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1,148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天的禁忌—后记

(2008-07-18 00:19:18)
标签:

夏天的禁忌

长安

唐晋

文化

杂谈

分类: 西市/长篇小说

                               扩大的郊野

 

    我在一篇冬天展开的小说中讲述了一个倚靠心灵游历的人,他在有限的时间里访问了众多的遗址:凉州的槥椟,宇文邕的享陵,祯明后主的蔽园,淝水,上林湖,以及浐水之灞上。他一遍又一遍地从城市出走,目的就在于望见郊野,和我们今天已无法感受到的旷寂中的幽冥。天光放晴,而他的面目十分模糊。

    现在,那一堆莲蓬在我们的注视下渐渐阴干,原本很饱满的被剥食殆尽,留下散乱的巢孔,在光影中凸立。这是极具风情的场景,青石板上水渍最重的地方闲置着它们,水珠旋弄着鹅黄,南方的河水浮着脂粉一直西下;不过已属于久远的时期。眼下它们毫无作为地被扔在空调吹冷了的茶色玻璃上。

    许多事情于是与我们有了关联:音乐,大师的信,溽热,以及自行其事的人,自以为是的人,可怜的人。

    花草簇拥的地方算不算郊野?那个游历的人一旦迈出城门,离开吊桥,便成了卖盾的人了么?心情和现实如此敏锐,我们消耗了上吨的酒,却依旧被湮灭。这便是我们再三感触的时间,经不起彻底的品味。

    在我抵临杭城的晚上,浙报洪兄请客。所列都是颇有文化底蕴的菜肴:莼菜、东坡肉、醋鱼、糟鸭等等。盘中可食之物甚少,价格却不菲。金毅惭言此为无为之宴,他由文字转向商贾,心中有着很无措的抑郁。随后数人便环湖而行,看到的恰恰是离得很远的。唐马宋墨行色而出的西湖,无缘拾得一些形迹,甚至无寻周密旧事中的桨声灯影月琥珀,惟叫卖者渲染出另一条堤来。我们被一种尴尬困在公园的俗貌中,而游历的人正在湖东策马,快乐地杀向小说另一页的绿杨荫里。

    从某些角度看去,我们的文化以及文化的我们几近过客。我们像几个寥落而自卑的捕快,穿行于熙熙攘攘的机巧中。

    那天在特定的场所,整整一个午后,我们在讨论一个女郎的蠢事。她一只手扶起灰布裙幅,一只手向背篓里汲水。她那哥雅式的头发垂下又抬起,水在她背上不停地流泻。一个企图注满背篓的女郎就用流水象征了自己的一生,她渴望成为泉,最终也看不到红磨坊。

    对于万事万物,有以人的一生做参照的现实,有以宇宙做参照的现实;其中没有善良和执情之说。我在小说中用遍了隐喻,可以相信,任何选择都没有错。女郎选择了汲水,背篓选择了流泻,而河水并不枯竭;我绝不能比较那些望见白云的人和拾起黄金的人。

    因为对于生活,这都是负责的人。只有生命质量的高低把他们区分开来。因为匆忙,一些人浮躁而浅显,无暇领略生命更深的意义。因为一瞬,一些人只为真实和珍贵而生活,尽管代价十分高昂。这便是两种现实的观照。

    我因此希望心中的郊野一再扩大。小说里游历的人这样说道:

    不止一个夜晚我捕捉到感性的到来,如同浮起的月光,我注视的时候便领受了启谕,我当时的宁静就是我被抚爱的样子。我曾经说,神啊,我见过你的具象和载体,你予以他们光泽和惠美,当你离去时,他们就被损毁或捐弃。但他们有过一段由平庸抵达圣灵的福缘,这样以一生来折抵的福缘,我是多么情愿啊!……

    稍晚时候,我们坐在豪华的皮椅上等待一个远方的电话,电话间隙是郑钧的新歌《灰姑娘》。旋律寻自艺术的郊野傣乡,他所唱的是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爱情。他的情绪像一侧渐渐扩张的鸟翼,哀伤但不失平稳。我能看到这巨大的痛苦每一根毛羽之间断续伸缩的过程。

    一个诗人可以锦瑟题诗,静候渠水中浮出红叶。一个诗人同样可以费尽心血写来万行情诗,然后无休止地争吵、懊悔。一个诗人,噢他不是诗人,仅仅用一匹马便劫去了天下的美女。爱情,赞美它的远不比怀疑它的,那么在沉默的隐晦的碑之间,那些黑色或空白,是否被称作情感?

    而它同样被现实左右。我们可以谅解。

    没有最重要的,只有最需要的。许多人忽略了这一点,便承认孤独了。情感,极易被诱发、极易波动的东西,在文化人手中这是失衡的天平,现实中的一次小小的怨怼由此足以酿成火山之祸。因为通向郊野的路迷失了。一个书生借酒嚎哭,他在反抗不公正的乡试。

    这些都是小说很好的内容。包括前朝遗老,失宠者,没落的贵族,垂死的天才,自爱者,洁净的人……没有谁是重要的和最重要的。做你最需要的,获得你最需要的:安慰。使命。责任。这便是相对于小说的现实内容:生命的趣味。

    这样的郊野没有车,没有既成的道路,没有高台,没有祭坛,没有烽烟,没有骰子。这里适合心灵的游历者,高贵而足以对抗背后的城市。

    里尔克在给我们的第四封信中写道:

    “凡是将来有一天许多人或能实现的事,现在寂寞的人已经可以起始准备了,用他比较确切的双手来建造。亲爱的先生,所以你要爱你的寂寞,负担那它以悠扬的怨诉给你引来的痛苦。你说,你身边的都同你疏远了,其实这就是你周围扩大的开始。如果你的亲近都离远了,那么你的旷远已经在星空下开展得很广大;你要为你的成长欢喜……”

                                

                                             1995  太原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