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1,148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天的禁忌—39

(2008-07-17 00:32:18)
标签:

夏天的禁忌

长安

唐晋

文化

杂谈

分类: 西市/长篇小说

我不是一个因远离而唾弃、因丧失而诅咒的人。我为大美而自豪,并不因此否定那小而局促的宁静。我痛恨,因为我爱。我时常激动于帝国人民贴近自然的生存方式,那些不足为道的场景。捣衣,织网,蚕桑,还有山道上的歌唱,男女相互暗示的舞蹈,采莲,荷花散卖。每每看到这些,我总是说,策纵的车子停一停吧,心被诱惑了。他们看不到暗处的我,并不为我表演,我偷偷攫去了他们一生中最美丽的片断,并以此作为衡定生活的准则。这些小小的场景加深着我对尘世的迷恋,也扫去了我的烦恼。它们构成了我脑中的帝国,使我产生偏激的热爱。但那绵延不绝、无处不在的城墙也同时加重着我的厌恶,正如我讨厌的杂耍。我责打我爱着的孩子,因为他在不停地偏离,可我招致而来的却是一次次的损害。对他桀傲的力量而言,我只是一个固执又愚蠢的老人,自己把自己的流年捆缚了。远处的梨园开满了音乐的白蕊,一支箫和一面筝便把我心里积存的美景全部写尽,我不得不惊叹帝国高度的概括力。在概括中,存在的变得突出,忽略的依旧不见痕迹;高尚的曲子萦绕着龙旗。

    仪儿,唉仪儿,我欲言又止,堆着卑劣的笑。我不需开口,你就会从梦中惊醒。你注定要认可和接受我身后现实的魔影,在绝望的滋生中听完我要讲的这些,流完你的泪。你我再不会相见,虽然明天你还在为锦被上的鸳鸯挑选上好的丝线。我希望这残余的秋光仍可作为隔尘的珠帘不被卷起,继续一场不合时宜的蒙蔽。我违背了命运,因此铸成大错。我不愿背负始乱终弃的骂名,而今却完全陷你于不洁。出于自爱,我选择了你,满足着贵族式的情欲。我曾为你苦苦不舍的前缘所感动,在我看来那段莫须有的故事体现着你悲苦的心性,你用血肉编织它,并以为能印证我们的永恒。可仪儿,我没有因此而索求改变的力量。你的爱像酒一样浸泡着我,懒惰的我,苟且的我,丧失了酿造的责任。我没有为你重新思考要走的道路,斟酌一番生存的方式,相反我从你这里得到的导致了生命变本加厉的浪掷。这么多年,礁岩在海水的冲击下面目全非,我的感情像体内的空气一样日渐稀薄,惟一完好的只是满嵌着段落的往事的脚链。他们仿佛一声嘹亮的喇叭,当我熟睡时便在枕畔骤然响起。我惊觉着跃起,他们就无影无踪,一时间竟好像你也要离我远去。我在漆黑中喊你的名字,摸索任何一个可能的火烛,但如雨急下的桐子停固了那伸出的手指,我的信心和勇气也随之狂泻。仪儿,今夜无月,我惭愧的嘴脸才敢奢谈感情。屋脊一片一片地交错起伏,中间缭绕着轻霜,以及兽檐交错的阴影,但我找到了你的闺室,尽管它大部分的粉墙被高耸的尚书府阁楼遮住了。我便如见到了你,含混不清地倾诉。冬天展示了它的笛子,把我仅存的温暖一丝一缕地抽去了,但愿你听到的是我对你最后的抚摸。这些交替的季节,我曾费尽心机地安排感受的次序,当我疲乏而无力抗争时,夏天总会使我坠入命运的低谷。我和农夫一样低头耕耘,积蓄着下一次的赌资。现在我终于输得精光,天气也更加不好。这朵火苗是我大脑中的一部分,这一朵是我心脏的一部分,我把这些作为向你惟一一次的献诗。它们的留存已没有任何意义了,星辰被贬为炭。这是我第二次焚诗,浓重地犹如一场祭典。今后再不会有,我所仰慕和爱戴的一切,再不会有。仪儿,你难道不觉得这是一首难懂的歌谣,排斥着所有的直观、简单、想当然的理解而超擢了旋律么?我在寒冷中握着你的手,那记忆里的温润和白皙,那感怀中的柔滑,在我掌心中留下了烙印。我又遥遥捕捉你的呼吸,直至绝决所有的声音。仪儿,你只能是铭文里的妻子,那钟鼎在我的额头厚厚地错铁,成为我永久的隐痛。

    渭水发出异样的光,远处的林木都成了剑戟。一个黑影在奔跑中变成了鸟,原本瘦小的形体硕大起来,一下子便触及了几千里的土地。

 

    庚辰十一月初,作为范私密的文人助手,我被诏命流放崖州。

    一个阴沉的早晨,我离开了长安。守门的士兵挺立在刺骨的风中,铁衣显示着攻击的质感。我毫无理由可以轻视我的帝国。箭楼今天换上了簇新的旗帜,士兵紧贴垛口,仔细看去,那里面有不少异族的面孔。我想起登州的流放,我也曾是一名帝国的士兵,勇猛而忘死地冲锋。现在这点权利也没有了。

    马匹在塬上驻足,从这里下去,长安便掩没在地势的高度里。初夏来时,我骄傲的鞭梢就在十几匹大宛马的一拥而上间向它举起。我环视渐趋狭窄的官道,蜿蜒起伏中便愈去愈远。我最终没有回望,我不是虎符。

    两个少年仕子向兵士问路,他们的毡靴泥痕累累,负箧上遮放着肮脏的毛毯。他们微喘着,呼出长长的白汽。

    “前面就是长安吧?”

    “帝京好吗?朱雀大街热闹吗?”

    我明白这是我为他们想出来的问题,初入长安时,我便这样问过。事实上当他们弄清塬上的位置后,便继续匆匆行路了。

                                    1994.1.1——3.26

                                         10.26——11.28太原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