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2,844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天的禁忌-38

(2008-07-16 01:30:16)
标签:

夏天的禁忌

长安

唐晋

文化

杂谈

分类: 西市/长篇小说

20

 

    庚辰十月。一场骤雨的经过给帝都带来了寒气,长安的街道上贴满了黄叶和积水,昔日繁华的地方也少有人的影子。我披裹一身貂裘,听任坐骑漫无目的地游遍每个狭长的小巷。像我以前的游历一样,这时的长安有着空城的感觉,在冷雨的冲刷下,它像一个因贫血而苍白的人委顿无声。风沿着墙根向前疾射,犹如沾满霜粒的被惊眠的蛇,灵活中不乏僵硬。我的马成了帝都的更夫,不同的是,它用四个铁锤敲击这片土壤。真的,漫长的闲走中我竟然再没有看见其他一个人,似乎这里就是整饬、洁净而庄严体面的遗址,一夜之间,不同精神里的人们都被寒流裹走了。阴冷凿刺着我屈折的膝骨,鞍边一痕霜雾,辰时已过大半了,东方仍不见红日。我从启夏门出了城,在荒芜的郊原无所事事,只假想自己是外归的人,期望回去能融入久违的生机。

    湿软的泥土间处处可见薄冰的水洼,庄稼遗落的茬梗被小小的麻雀灵巧地躲避着,草籽的腐烂与大地冻在一起,显出一片灰黄的暗景。雾在向上收敛,渐次进入清晰的是人烟的冷清。农舍的轮廓在乌鸦的低掠里虚幻地抖动,它们停在矮树上,便与空荡的视线一同凝住,像许多挑衅的幽灵。官道无车无马,翻浆的辙印旁零星散着南方枯瘪的干果、蜷曲的咸鱼和几只敝履,可以想到昨夜的城有着多么富足而匆忙的收藏。

    那么此时的我可以是个盗贼了,消停而自由地欣赏和选择,任意出没于畏怯、懒惰和丧失信心与勇气的人们中。我把他们的时间拿来,足以喂饱我的马匹。我可以是一个泄愤者,展现强硬的态度而不必顾忌周围,那些辱骂和抒怨的语言并不能被这虚空纳留。衰草亦不识我自己的轻贱。我可以是最豪放的酒鬼,占据所有的通衢和真理。我可以是最出众的赌徒,把这苍凉赢为黄金。甚至,我还可以是赤裸裸的叛逆者,是一大段颠覆的告白,在这浩瀚的沙盘上建筑精神至上的王朝,贪婪的人、卑小的人、淫邪的人、残暴的人、不思进取的人、歌功颂德的人,我必剿灭。但我什么也不是,我只是被眼前的空旷和冷寂吓住了,我只是慌不择言。可我什么也没说,作为垂柳身边的异类,不成熟地燥热在帝国的宁静中。

    这仅仅是白夜。边城浮云。望见烽烟的诸侯看不到美人的笑。

    我无聊着返回长安,在一队御林军的簇拥下穿越京都,并被告知限定留在家中。

    ……裴氏被控查阅预言吉凶的巫书,遭贬及放逐岭南。一批术士同时受到惩罚。皇四弟李范违背圣意,有结党嫌疑……

 

    没有任何一个黑夜能让我像今天看得最远。幽冥从我的脑中扩散,它向上升腾,逐渐消除着融合的痕迹,而使黑色加重。当它延展为整体的广大,它便向更高处浮起,彻底断绝了与我的牵系。我的双手不自觉地抬起,与心一起舞着,它把赐予我的重又索回了,我并不能像我渴望的那样,在解脱重负后,抵达它的核心。我仰望了它多少年,现在才看清自己原本蹲踞着的形体。夜幕不停地被它吸卷、吞没,雕像在瞬间失去了血肉,我害怕呀,我的灵魂像流水一样被引去,寂灭的光就要出现,收拾我的骸骨到永劫的塔中。安稳的人,不知道活在飓风的内心,它已经转化为空洞,通过黑色产生巨大的摇荡,现在,消灭来临了,连同那些早有隐示的卦器。每个头颅都将成为沙漠,流沙缓缓漏尽,铺垫成光行走的道路而渐被碾灭。我用一片瓦的高度企图接近宇宙,但远远不及一株树木。我渴想跑过时间,成为它箭头前方的空气,但时间化作了波浪,湮没了所有的蜉蝣。我无神地瞩望,它用闪电把我的眼核挖走。当我在这致命的击打下成为槁木,活着是多么好啊!当我被榨干,思想着是多么好啊!但这一切是我自己祈求的惩罚。流星群浩荡地消失,它的杂滓有着如此耀眼的光芒,我看到它内部的明澈。我必须被黑色吸附,并被化尽,才能融入那无尽的空明。我的末日使我不可细辨,但我获得了永恒的快乐。可此时,这样的快乐令我胆颤,我害怕我的肉体遭逢的会是一场毒蚀,我害怕那强劲又细密的碾压,害怕心在钻石上的磨损。更大的畏惧来自无知的世间,来自他们剔除异己后的轻松。啊,寂灭着,我希望有一颗尘粒的保留,但绝不是在他们的眼中!我的降临是被当作光芒的种子投下的,那些驱散他们黑暗的并不叫光,只能使他们趋向阴暗。惟有使黑暗变得纯净,成为他们心灵稳固的色彩,与宇宙同一,这便是我抵达的目的。记着我醒来,用啼哭表示自己的怀疑,他们把自己的翅膀交给神,而求神赐他们在大地上日行千里。他们的引线都潮湿了,腐朽了,日日歌颂太阳,他们不知道自己也有光芒的机缘。我找不到燎原的基点,像苍老的医师切不准脉搏。我努力的结果是自身的黯淡,而那率先燃尽的并没有构筑冷却的岩石,它们变成了灰烬,一触即散。最初的奔跑成为行走,行走成为踯躅,如今退缩着收作一团,恳求这无为尘缘的结束。然而我的毁惰使一切都丧失了,我以人世的丑恶填补我因灰烬而虚空的内心,我有了贪欲,有了放纵着的掠夺,同时也有了畏惧,有了屈服。这些与我仅存的光芒时时交战,我便又有了痛苦,有了偏执的疯狂。当光芒赢取胜利时,我满怀信心和仁慈,有着不可征服的高傲和更大的虚妄。一佚丑恶的力量炫耀起来,我卑下又怯懦,私心重重。我将体内的交戈写入诗歌,不是要描述象征的神话,是在启喻他们现实中的苦楚和迷惘,可那些言辞摇摆不定,我最终一无所得。我也曾经想,放任他们吧,总有寂灭的一天,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在世界的绝舞中,在浑然一体的空明中,文字、思想终究冥寂无踪,历史也化作一道划去的光。但我荒芜不了我短暂的生存。我像看待泡沫般看待我的作品,但又希望它有着河流的意义。由此来说,我惟一不怕的便是死后的洪水。我的额际真的有过寂灭的返景,长久而又短暂。那时我满怀回归的惊喜。我躲在浩渺的昏黄中,没有形体的牵碍,目睹那些星球被纯净的光诱燃着,在时间的终极之处像旷野上的风车缓缓永号。这时我的感觉被直接贯通,这是最后的彻底,它们把我变成一个强大的震撼炽烈地爆射了。昔日影响我的东西虚叠在光的流转中,仅仅有着瞬间的显现便依次化尽。我从未有过如今的坚实,语言也消逝了,我再也没有任何缺陷。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