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2,844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天的禁忌-33

(2008-07-11 01:57:47)
标签:

夏天的禁忌

长安

唐晋

文化

杂谈

分类: 西市/长篇小说

    两天后,裴氏传来话说已经找下愿意接受此事的人,约我过去面谈。

    我骑着马跟着裴氏的书僮朝芳林门一带摇摆而去。说真的,我对购买名瓷已无多大兴趣了,只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当然要有结果。夏天的阳光使人昏昏欲睡,曲折的街巷静寂少人,马蹄单调。我闭着眼计算这几天泉州方面的销售情况,这恰好是各国商人蜂拥而至的季节。我想办完事情就该赶回去了,否则商行也会发生变故的。

    一辆宝顶香车自前边巷中折了出来,强烈的薰香迅速袭了过来,裹没了两边梧桐的冷馨。我勒马让到一边,颇有兴趣地目睹车子由远及近。然而轮子停了,窗口有人一把拉开帘幕,默不作声地看。我回顾身后并无异样,探望窗里,却是模糊的一个轮廓。我正思忖间,那满车的红色刹那震悟了我——仪儿!马匹缓缓靠过去,那脸庞也慢慢明澈了,确实是仪儿。

    她没有变化,少女的垂髫仍在,秀颜如昨,只是眼中聚汇了惊疑和痴怨。我突地极不自然了,仿佛与追债人狭路相逢,整个身体全成了暴露的谎言。

    我下马施礼。在帝都官宦的宅区内我不得不这样。但接下来便不知说些什么才好。我在短暂的时间内低着头,如同大食国进贡的驼鸟。

    “你,怎么穿戴成这个样子?”

    我这才有勇气与她对视,猝不及防的相遇令我心乱如麻,而此地此境是不容盘桓的。我瞥了一眼裴氏的书僮,他连头也没有回,直直地立在那儿,保持着行进的态度。

    我朝一旁的下人摆了摆手,他动作连贯地举过一只礼盒。我把这枚采自涨海的蓝宝石交给她的侍女,然后行礼告退。

    我明白她还在望着。我径直策马徐行,并不敢回头。那辆香车沉寂得可怕,如同一架弩机掌握着我的步数。直到我们进入约好的府第,我仍然没有听到它起步的声音。

    这一粒石子投得太深了,因为我掩饰得久了,波纹的撞击就像异族的毡靴登上帝国的女墙,令我在崩溃中拖延着时光。相见来得极迅猛,我甚至毫无准备。它纯粹是一支利箭,穿透了一个为死亡而怀疑的胸膛。我在迷乱中被领过甬道和池榭,一个意想不到的面孔便傍着了前庭盛开的芍药。

    “原来是你。”

    范很响地呷了一口茶,随后将茶碗放回侍女的托盘。他注意到我浑浊的目光,笑了笑,径自返身在堂中主座落下。

    “进来吧。看茶。”

    我在惊异中觉出自身的不妙。奇遇频繁,如同预定的阴谋,我几乎已经忘却了范这个人。侍女恭敬地送上香茗,我努力想从那一张木然的脸上看出一丝狡猾,但长长的睫低垂下来,一切显出无懈可击的美丽。

    我张了张嘴,却最终默然。范的目光带着一种得意,牢牢吸附着我的形体。这样的尴尬远远胜过仪儿的突现,我感觉眼前的人似乎制约着一场正常的交谈。我表现出我的随意,颇有兴趣地环视他的居所,家什,以及鹦鹉的脚环。我绝不会率先描写此时的心情,也绝不猜谜。

    范掩口打了呵欠,像是困倦的样子。他示意点燃兽香,继而开口问我目前窑火如何,青瓷可有新颖的成品。我谨慎着应和他的寒暄,思想却不由自主地倾向仪儿的香车。我认真回想着仪儿的容颜,仿佛方才的一面加剧了遗忘的速度,片断的捕捉里仅仅闪现了她的发式,其余全部隐没在红色中。

    范的再度出现可能是极其偶然的,我并不为他而引发对天命的痴想,更多的我越过他的存在,去惦记那个裸足的美姬。当半盏热茶喝下后,我已经十分安宁。对方毕竟是同我贸易的人,这一点我们是平等的。

    我竭力用无所谓的口气问范那对名瓷,这种商贾中习惯的手腕曾经使我获益匪浅。在帝都也一样,我不需要分析他的思维,结果是自然的,何况现在我并不在意得失。我甚至为仪儿的去向产生了部分妒意。

    范却漫长地提及我那一次的占卜。以至于后来几个时辰内,我们陷入了对文化无休止的议论中。从古越国开始,到韶州、崖州、黎州以及泥江流域,最终到河岷以西,他周围的典籍愈堆愈厚。范是个异常认真的人,尽管我言辞中屡屡避让,他的颊部始终涨红。当他的叙述抵临康国,我缄口了,淳于雁的影子给了我骤然的疲惫。

    在我告辞时,范做出了我意想不到的举动。他命侍女取出那对名瓷,像一句话般送给了我。我立刻怀上了入堂时的心情,不知所措地步下台阶。我真的不明白他的用意,难道他是陶醉在酣热中吗?我回望他在座中的身影,堂中却已空空,只闻得一阵缥缈的女子娇笑声。下人抱着这沉重的东西停在我的马前,我在门槛处踯躅不行。天色趋暗,院里多了宿鸟的嘈杂,我只好犹豫着离去。但是街景扑面而来的清冷中,红色香车如一个算透机关的名捕,寂静地立在灰墙的影子下。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