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2,844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天的禁忌-29

(2008-07-07 02:25:58)
标签:

夏天的禁忌

长安

唐晋

文化

分类: 西市/长篇小说

15

 

    在吴山的一个寺院里,我意外地看到了宋越。

    我是奔潮而来的,早晨离开越州,抵临这里时,天已经黑了。我在僧人的晚课声中步出禅院,沿着竹林间的甬道向院外的胥亭而去。路过一处天井时,我跟上了两个缓行清谈的背影,不得不慢下来。那是一僧一俗,依稀听见他们关于远古钱塘的闲语。小门处,老僧大概觉出了身后的我,回望中便稍稍侧身,袈裟上合,为我让路。我还以佛颂,穿越二人时,便瞥见了荒疏已久的朋友。

    我们几乎在长久的凝视里滋生了内心的尴尬,彼此表情像紧勒的烈马,思想成为乱蹄下的土地。我甚至想淡漠地逃避,这样的相遇太突然了,它击溃了我因忘却而获得的平静,他像顽固的往事再度被我撞上。我看着他,可眼中没有,我感到一阵翻动的酸涩。我真的想遗忘,那些岁月都在他的身上,他的灵魂是我永远的管鲍,但他的形体只属于那一段历史。

    “想不到,我急急赶来,原来有这样一场约定。”

    我的语言软弱无力,像握着他的手。

    宋越勉强笑着开口道:“这么久不见,真有些陌生。早听说你在越州,大家看来都显得小心。”

    他在选择着词语,努力回避着触及从前。他的神色健康多了,仪态亦远非登州、长安时期。虽然儒衣装束,但无形中有着习惯的寒暄举止。

    老僧请我们移步亭内,石桌上早已备好鲜果和龙井。宋越介绍寺内主持慧常,我们重新见礼,然后落座。

    “唐兄,到了杭州,也不先来看我?”

    “万事随缘,有些事是无法作为的。你政事繁忙,何必给你添乱呢!”

    “小弟早已是布衣之身,每日空樽酹月,寂无来往,正盼兄莅杭长叙呢,兄何故生此心情?好在冥有天意,今天也算对得上这稀世风景了!”

    “怎么,你的刺史一职又被免了?”

    “是的。因为我反对迁都,言辞又不大好听。”

    我竟有了一丝莫名的轻松。宋越端茶示意,不见什么怅然。我没有必要安慰他,他与慧常的熟稔,足以说明现在的心境。

    “倒也解脱。记得我们岛上的占卜吗?蠵的禁忌,注定的基本上被照应。由此而见,我们只是扶着手杖前行的人,无可,无不可。”

    我心头闪过一点黯淡。新芽在舌尖舒展而后郁结,许多话便在杯水中沉吟。

    “施主可曾观过潮象?”慧常打破一度的沉寂。

    我摇摇头,瞬间情绪低沉了许多。我淡淡地说:“不观也罢。”

    “这倒是兄的本来。当初登荁丘……”

    宋越突然停住,垂首默然剥弄几枝干荔。

    我明白。我遥视高空明月,聆听涛拍空穴,随之想起了苏蕙,脑中便充满那日的松风。但这不是压抑的景色,而涵盖了虚无通体的适意。我就像风过松针般地体味,尘土刷刷降落,香气送达极远。苏蕙是朦胧的爱,这种隔世的痕迹愈纯粹为无声的曲子,一旦出现,便扬为贯顶的清音。我必须以仙乐来仰之,渴盼而永不必有抵达的负担。

    “前人说的好,不以身为身,不以命为命。潮象在心,也可被复照。我前来观潮,或许仅仅是面对。犹如不立文字的佛祖,心传到了,一切便得以结果。”

    “那么新的悟觉呢?依兄所见,是否只需捧心便可得颦笑?”

    “心无。心有。”

    “二位施主玄机甚重,但不知如何看见?”

    “大师在说什么?不以禅而醒醉,我们只是由经历而毁惰的。其实,凡事不需研习,左右后总要适中。所知天命便在于此,瞽目之人也可看见。”

    “况世事往复,明查而已。唐兄,长安之进退,以数而趋避,实因心而看见。”

    “二位施主,空空无物,如何看见?”

    “空中之物,不看而已。空空无物,视若不见。”

    “禅师,空空无你,不予作答。”

    宋越说完,我们相视一笑。慧常亦捻须微喜。

    “二位施主,随老衲来。”

    我们下亭折向崖边。海雾远袭,江平泛鳞,圞月皎亮流光。慧常立于石壁下,合掌而道:

    “就此天地,二位施主肯合老衲一偈否?”

    “大师请。”宋越盘足坐下,面向浩渺。

    苍老的声音如钟乍起:“东照峦丘,西照渠沟。”

    宋越微微有思,应道:“琴缚鹏尾。”

    我惊于宋越此偈中流露出的豪气,不禁重新审视这个骨子里的兄弟。此时他的背影盈溢着江风,仿佛遁世的剑客俯仰域外红尘。没有人能接近他的圈子,而他随时都可能跃起。灞桥别后,他练就了利器和钝重的感觉。我心内慨然,羞于体中的瓷器,一时间不禁呆滞。

    “这位施主,你的呢?”慧常问道。

    我走到宋越那里,与他贴身坐下。他的手伸过来,握紧了我。

    “棒打潮头。”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