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2,002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天的禁忌-28

(2008-07-06 00:54:45)
标签:

夏天的禁忌

长安

唐晋

文化

分类: 西市/长篇小说

    我以为毁灭波及了我所经历的一切,包括那些重新开始和产生的。我坐在原地,无动于衷,没有一点儿抢救的意图。怪异的现象持续了很久,我有缘目睹了这样一个奇观,同另一个奇观一起。

    黄黄的天光逸向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我们仿佛坐在最大的窑中,静待阴冷的山风把我们吹干。凝固的表情,凝固的釉色。

    窑停火熄,一地琉璃。灰烬的弥散中我看到了隐示的光亮,犹如脑际曾经出现的影像,但它切实流转着,古物在坟墓内部的那种流转,光的结晶体,不能被称作器皿。我以为那些随同热浪扑出黑暗的粉尘上驻着神,留着仪儿的诗,那诗在空气里重新凝结,便含了更大的寓意。而我们的青瓷就这样表现了,它存于一种茫然无视的冷静中,像我们心中遇到的一个失踪者。

    谁也没有欣喜,这欣喜太奢侈了。我不敢有声,更不敢伸出手去。它凭借什么在保持着形体,惟恐微小的变异会造成崩溃,我只是垂视,仅仅是捕捉虚幻般的闪动眸光。谁也没有见过跳动的心脏。

    “它在那里!我们烧成了!”

    我像一个苍老的窑工抖颤而熟练地做完一切。仪儿随着我起伏,用丝帕拂去我肩背上沾染的粉尘。我感觉到皮肤的跳跃,但不是我的,而汗水在山风的吹冷下,正慢慢涸掉它们短暂的湖泊。

    “怎么了,仪儿?”我问颈后的呼吸,同时攥住了滑动的指节。

    “我……突想到了失败。”

    手中的瓷有着雪的冰寒,大火烧去了它的温度,现在只留下了化石。釉色泛着毫光,细密的纹线凝着松脂色把瓷器分割成无数个小片,到处都翻出裂痕,似乎这是被粘合而成的。但凭借光鉴和釉度的视品可以确信,这个瓷体是完整的,它的胎体依旧入微地咬合着。

    我抑着的冷血此时涌上了眉间,仪儿的话就像我刚刚的发现。我直起身子,远离这个场景,一直远离到湖边。

    “是你干的么?是你将它击碎,又使它完好的么?冥无形迹的人,你是从阮弦上过去的吧,想说些什么?那些碎片是我不想看到的征象,就仿佛我避开的、遗忘的大海的蠵片,我畏怕它们。你惯于击碎,你惯于让人看到真实的现实,你把心也放在这里。这是你负担过又毁灭过的心么?”

    我对着湖底默语。那个游荡的孤魂伤害着我茁生的信心。我一言不发,走到瓷器近前,一把握住瓶颈,返回水畔,像倒拖着一只祭牲。

    “你要……”仪儿的长衣斜飞着,轻轻搭住我的肘弯。“不要,留下吧,我们留下吧……”

    我稍稍的迟疑中,她的影子掩过来。昏黄的草地上,她像一朵独翼的白蝶,意图飘向一只虚无的折扇。

    “仪儿,你爱我吧!神已在他的心上,让他永远安息,从此安息吧!”

    “别,那是个绝品!”

    瓷仅仅在翡绿的水面停了一瞬,便被水下的手抓住,倾斜着沉没了。瓶口在入水的刹那,一长串的气泡翻升而出,浮荡在愈下愈深的瓷的空影中。

    “他在说,堪废的人有救了。仪儿。”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