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1,148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天的禁忌-25

(2008-07-03 00:38:39)
标签:

夏天的禁忌

长安

唐晋

文化

分类: 西市/长篇小说

13

 

    她已是沉浸在悲剧的水中了,我想。这是我们相约的第一个晚上,在越州一个清冷的湖畔。她的侍女在远处照看着滋长的芙蓉。

    “我觉着我们就像一对陌路的天牛,在用触角说话。”

    她的话有一种幽幽的凉意,仿佛久远的古井,月光复照着她青苔的脸。我的思绪刹那间飞得很远,停留在一个没有泊船的古渡。我盯着她的唇,那纹路恰似一段楔牢的缆绳。我悄悄地想着吻,那水已晃漾了,一阵寒气把我对这个夏夜渐已模糊的感受冲过了湖面。我的心里突有了千年的温馨,在她和我之间,真的有一双看不见的触角掩去了各自的历史。

    她摘下一片菡萏,十个手指巧妙地编织,竟成了一颗无心的菱角。她含着菱角嗫嚅了许久,重新抬起头,像看一颗星的距离。

    她说:“我们真的见过。”

    我涟漪于此时她的神色,玩笑着构思出一段故事。我对她说:

    “我们是见过。那,也是一个夏天……”

    既然是夏天,那么这个可人的女子便是诗经中的采桑人。可惜这便产生了一个庸俗的主题。一袭藕粉,或是淡青的小褂,她应该是当户织锦,还是荷花散卖?我是亲近于水畔的濯足的。

    “那天,你坐在一块青石上,双腿浸在水里,南方的蝌蚪一望无边……”

    “这么说你还记得?”

    她的手急剧抖动,她一把抓牢了我,像擒住了那一年的朝鹤。

    “你还记着,几百年了!你是一个仕族子,骑着马,是白马,杂青斑的那一种。马鞍是赤金打的,垫坠有一个万福的铜钱,用夹丝法佩钩的……”

    我忍不住笑了,抚拍着她的手背,道:“对呀,我的马踏入了你的领地,污了泉水,拔起了四汪淤泥。”

    她把脸贴近,认真地说她那个惟一的夜晚。

    “你太弱了,不经汗的,你总是被马匹吓住,梦魇里喊叫老虎。”

    我感动于她的率真,不忍惊动这安恬的花瓣。我的手指轻捻着她的发丝,继续为她构思这个故事。

    “天亮了,我们分了手。你挑了一小筐蕨菜或其它什么,把你的小裙子拉展,在我的背后唱着歌,那歌好像是……”

    她沉默了,眼中像是有泪水流动。我爱慕的就是这样的女子,她们在风中可以没有波浪,但在一盏灯,或一烛火下却清波缭绕。我不会停下我珍惜的凝视,呵护一个美人,彼此感动中共有的高洁和甜蜜,我真的像一只小虫儿在歌唱着深墙以远的时光。

    这时,水车的意象跳入我的脑中,它缓缓的,缓得既像挽留,又像无奈的别离。四溅的水花变得温驯,温驯的水于是在夕阳里稀薄地弥散开来,把一切都遮盖了。

    “那水车,”我微合着眼,脑中充满了那种移动的声音。“转啊,转呢,一片钟罄便把盲人唤醒。它不停地转,我们不停地离别,它的声音永远清晰,一直掩盖了我的马蹄。它的水覆着我的一生,我便再也不怕那么多的尘土……”

    “你还记着那辆水车!”

    我猛然颤慄了。她的轻呼竟像一次沉重的敲击,我额际刹那闪出一段空白的道路,上面模糊着显现一组组我无法解释和回想的人和风景。我加紧停住它们,但最终浮上一片无底的玄冥。

    她扑上来,按着我的双肩,仿佛要把整个城市摇动:

    “你真的记着,你真的记着!”

    她便全部埋在我的怀中呜咽了。

    这段时间宛如枯干的莲蓬,这时的我们便是剥离出来的一粒莲子。前生无碍于缘合的清永,我们聚如珠露,陶然忘情于如水的往事。

    真的有那样的日子么?我却如何隔绝到遗忘?我甚至不敢稍加力量地拥着她,她像烟雾一样轻,又如幻觉一样松散,她惠守了一场几百年的爱情,她的血肉在细密的空气里,撼动我的正是这破空疾射的辛酸。

    暮霭埋尽了周围的一切,我们在蒸腾的水汽中,没有鸣叫,没有响动,仿佛有一个宁寂的空间,带我们返回那个缘起的地方。我升起了一种恐惧,我的灵魂莫非早已浮游在人生以远?我向心于神界,只以双脚负担名字和荣辱,那么我走的远远不是我欲求的路途,我被瞩目的其实仅是我的影子,真实的一切都属于另一条通道,那么在人世又何来高低之患呢?

    这么说,我早已死去。只有死去,才能解释冲突和所有的不平。我拥有的只是灵魂,而人世的现实全部基于肉体。同是欢愉和麻醉,我又缘何以思想来鄙薄行为呢?他们的方式,不是我的。我没有帝国,帝国也看不到我。

    “仪儿,你睡着了么?”

    她的身子蠕动了一下,我昵爱地俯下去把她抱紧。

    “仪儿,你知道,我消失了。我的双臂已成了你的双臂,我的腿也不复存在,它要凭借你的速度奔跑。我的心,与你的心合二为一,你融化了它,并且吞噬了那些污浊。”

    我含住她的舌尖,躯体瞬间倾空。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