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1,148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天的禁忌-22

(2008-06-07 02:53:34)
标签:

夏天的禁忌

长安

唐晋

文化

分类: 西市/长篇小说

11

 

    在越州的略园,我与当地的诗人效仿王右军之兰亭传杯,饮白菊之酒,涂澹淡之鸦。榭空舫寂,三五之人围聚在通往残垣的池水旁,目睹泥红的小瓯如何借着东风在涟漪之上拂摇,看浸湿的花瓣如何漾动莹绿的液体,漫生成绫罗的暗香。

    这里有着茁生的荒凉,粉墙上到处都是仕女的眉情,最终无望地倾颓。修竹间哨响着不断的跫音,亦是零乱待整。水若沉潭,鱼鳞混日,景物在此迢递成一缕,人影若端坐犹疑,片刻便斜没于池底。午后是我一生里最易感受的时光,我能听到芝痕和萍踪间珍藏着的笑,那笑很快便导引我倦怠的目光直人薄蓝的天空,在我感喟里早和往事一起牵射出晕眩的暑气。我几乎喘息不定,汗似沁露,我在享受着美妙的鱼肠,这把久储之剑像蝉翼一样,让我望见的全是斑驳的空洞。

    小瓯随风流转,一度时期恰如弹走的弦音,微倾着浮停于池心。我凝视它被多少重暗影叠压,水便在刹那成为劳伤的玉,被我们的玩兴遗弃了。移盏至亭,李十二捧梢瓜解醉,顿时众人又转入清脆之啖。我于扶栏内返首那小瓯,仿佛结尾的小令写在了水上,没有任何风卷的迹象,像满园怨歌的词眼。

    “一首堪废之作。”我默然低语。

    这一天我仅做了惟一的诗,古风体《拓韵》。那是约在未时,我微醉着,由雷五和常三陪着来到园内的一面碑前。碑无字,而百米处则有一座揭了顶的兰若,当时我看见青烟从一丛菖蒲中浓烈地腾起。

    诗如下所述(注:译句):

 

    倾圮和剥蚀,酢浆的鲜绿

    和褪甲虫奇异的白,风跳上夜半的庙脊

    像草一样用力。

 

    车轮脱离了。我衰亡着,低着头

    船桨无法载重,星辰里没有我的形体

    歌唱的水手齐向丛林进发。

    你仰仗的台风,我用来作指纹

    你依赖的乡土,足以损坏远行的罗盘。

 

    而我一直就是这样:孤独但不寂寞

    悲痛但不忧伤。大半的路上我踢着石子

    淫雨的街道上我踢着整整一个城市。

    我背后的婴儿,败坏的茎藤

    大部分在土里,少部分在前进。

 

    弥补的人,历史比你满足。

    当阳光足以说明这纸

    当我惊悚地后退,一双手反复拓印

    当咯血的君王呼唤他奔跑着的爱妃时。

 

    我摆脱不开大海给予的诱感。我总以为归宿在一场潮流的前方等着我,像苏蕙亲手的漂流匣。在诗中我倾吐了无望的思欲,同时又发现了许多东西,我发现的,加重了傍晚的天色,它阴郁中带着了幻灭的征象。

    黄昏我独自走到海边,水汽已暗晦了。所有的波浪都开始了喧嚣,海鸟肢解着天空。我行过滩涂上的沙城,褐土上满是幼儿的掌痕,帝国的旌旗微小着占据了这里。我已无所谓恭敬了,始终我是属于孩子们的一抔的,帝国亦被这沙城代表了。水开始把城墙变作陵丘,又变作沟渠,不久便散化成空。我浸在水中,只见泡沫不停溢开,然后经受冲刷。这段今后永无契合的时间里,我诧异地看到一条老鱼在礁石上卧拱着庞大的躯体,无神地向大海瞩望。

 

    我的一生就这样被游历贯穿了。我的心境在那些废址和遗迹中,包括罕有人踪的山林找到了归宿,我习惯于在这些地方宁静清澈,以期应合自然的神髓。我相信尘世冷落乃至忘却之处,必是神祗天机所存在的隐所,寻常巷陌是通不到这儿的。我探索一种启谕,而不是原罪,这便使我轻松又彻底地丢弃了本无有的羁绊,大悟着走向既定的终结。

    我经过一个匠人的工艺,当时他在矮小的竹棚檐下,耀眼的日光里描摹釉胎上的黄鹂。他精致地标清鸟的前后羽毛,并用微微的侧锋将那环飘黑的绶带提扬而去,足令鸟颈现出气流的波动和避光的倏抖,从而表明婉转这个词景。一旁乌梨木的斫寰、旋凿、水碓被溪流排推着,作空空的运转。他的周围没有更多的活需要劳作,他此时全神贯注的便是一只假想中的黄鹂。在他一生里,这种鸟仅仅是会飞的石头,也许他更留意节令的嬗变,所以他娴熟地运笔,似乎在一个外乡人面前勾勒自己心脏的形状,姿态里仿佛不屑于此。但我无法给他的技巧以喝彩,在我看来,那些机械起落所传递的沉缓,远远压抑了更多的力量。匠人瞥见我宽大的背囊,立即自棚内取出几件青瓷成品,以求交易。这些青瓷上无一例外地飞翔着他笔下的那种鸟,像是窑中积满了香木。他以此代表越州,而且为我扣聆薄胎,遂与水玉相拟。我效前贤题“凤”而去,无意作答。

    我安然穿行于上林湖畔的丘山间,幽谧的森林闪烁着天光,水蓝破竹而入。我踩着厚软的腐土向水边探降,不时趋避野藤的拦阻。我望见远处的土岗,却是一座废窑。天穴陷落了,孔洞黝黑。我绕至窑的背面,但被纠缠的荒草守住,迈不得步子。我坐于一片碎瓷中,在脆响和清吟里躺下身去,我想这里一定是青瓷的坟墓。我顺手取来几块残样,却惊奇地发现它们的饰花绝无俗意。这是些拙朴的鱼形,被抽象成对角的菱花和万字廊窗,鳃以半圆的玦和满弦的弓作构,睛目则化太极之图,吻衔辔环之草。首东尾西,相逐而环颈肚。我就近择意相凑,谁知不费力气便拼成一个完好的耳瓶和一个花碗。雪青的釉色均匀上下,瓶腹及碗底又惹了淡黄,鱼纹横亘瓶口瓶腰,也包容了碗边,在漏光的裂纹补合下,竟有难以言说的风韵。大喜之下,我匐身再去寻找,但渐渐便感到了疑惑。假如我拾到一块盘基,那么盈尺之内必有它全部的残缺。慢慢地我醒悟过来,这些瓷器是出窑后被整体打碎的!因为周围没有天灾之痕,窑塌并不能及此,只有人为的可能。一直到我发现那把折毁的阮琴时,这种可能便成了必然。那么有谁会以阮击瓷,造成这骇世的伤害呢?我的手指捻动着无魂之弦,眼中恍惚着玉殒器摧的美人。

    我可以想象一千种悲剧,但无一能体现此时心中的剧痛。我目睹过许多屠杀的场面,惟有这次看不见的戕害叫我想要逃走。我瑟缩地移到湖边,感受着阴冷。无边的青瓷拥满了视野,天空也在破碎,而且绝无半点声响。我在水面寻求卦象,涟纹竟也不起,我知道水底全是被损害的东西。我再无勇气回到废窑,这由惶恐引发的颤慄,使我不能像样地站立。我忆起前年的一个诗人,仿佛就死在昨日。他尝尽了读书人的痛苦,终于焚尽所有的书稿,自己也投身于最猛烈的一刻。

    一只鸟从不知处飞来,掠过这场大火,隐入林梢。我心里迫急地呼喊,但愿你是一只黄鹂!完整而溢美的器皿呀,虽然泥土永不能飞升。我的眼中一片模糊,渴望这一天会融入传说,疾迅而遥远地离去。

    夜幕垂落,水寒侵衣。我在树权间沉想,西边窑火烧红了云的边缘。我下悬着双腿,竭力想与那里争一番平衡。我知道,一旦我开口,我就是最重的。

    “遁世的清流,你浮华的也是那秘色么?我看见的仅有这止不住的奔泄。荒芜的开始枯竭,淫糜坐上了柱顶,吼兽正化作齑粉。抽空了,夜晚被燃尽,漆黑而且脆弱。你的尘滓如此广博,绵长无尽,那些遗弃了的,都要早早的消失么?我能掬捞一捧一捧的磷光,但我弥补的远远不及他们抛掷的,水饱含了昂贵的废物,变得多么沉重!浓夜在遮蔽,枝叶在遮蔽,旷古的欺骗就在我努力看清的瞬间。你把血液抽空了,那滚涌的只是气流;你把伟大从他们的睡眠里漂去了。我看见的酒,只是雾气,我看见的金杯只是他们吮咬的最后一块骨骼。清流呀,这里从此只有这样的火光,再没有照明的东西,我将适应漫长的水夜,在呻吟中得到快乐。

    “在你离去中,死人填补着红妆。而他们说着,多么繁华而强壮的况境啊!人寰毁了。像一个曾经存在的念头,生长中没有力量。我的身下是假想的马匹,可我能追到你的源头,那不断翻倾的逼我退却,整整一座山便被你吞没了。我看见巨大的痴人,你给予他们清洗败疮的水,他们却用来酿造,我看见的多么真切!时光对他们已无任何意义,大地只是他们享受的城。昔日飞纵的翅膀如今变成金辇,只有欲望在挺进,人已不辨方向。可怕的现实啊,生活创造着人,尘土被注入质量。

    “而我,仅仅是暗夜的泄愤者。我戴满了冠冕,渴望最真实的那一个。富贵之浮云,屡屡停在梦中的小园。我劫掠所有的美女,为这些虚幻的海棠夜夜烛照。我耽于天下美食美景,深厌文字和思想。我要成为肉体的奴隶,让它在欲望的巅峰烂掉。但我无能而羸弱。快乐又毁惰的人们,我持道德之盾,便无防可设;我秉操守之矛,便溃烂不堪。我说了这些,是的,我扯掉了全部的衣服,依旧足以对抗绝望的寒冷。啊,悲伤,这曾是我多么好的性情,我竭力冲淡这些阴影,时刻加深体悟。我向往天空,事实上却是锈重的铁板。我皈依佛教,因为一切无望,它轻松如不雕之玉,我便能够合理地复仇。修罗,饿鬼,我播撒无尽的种子,不择圭土。如此伟岸的卑鄙,只有我做得到,白天我是精华和表率,衣冠楚楚,动静合仪,谈吐无人企及。但是现在,你们的惭愧便是我的尊严,世上最重的丑恶比不上我的一句话。

    “冤逝的人啊,你灭了自己的灵魂,是要空荡荡地消失么?但你让我看到了惨烈,你比我还要狠。我拼接青瓷之形,同时伤害了心神。我拾起阮琴,这受害的凶器,我便失掉了听觉。天意在媾合我们,它创造了一对完美的左右脸,只有我们能承受世界的沦丧。

    “你是为一个奇迹而去的吗?这个早已没有奇迹的时代,如此的征兆便折毁了你的天数么?你为这个世界消灭了隐者,多么果敢而杰出。臻达纯粹的乐土啊,鲠骨和钻石都筛尽了,请沐浴无底的流沙!

    “黑色真好,这样及时的葬礼。树木、草、虎虫、腐物,我们竟如此相像。窑火愈烧愈旺,那片凝云也被焙成瓷器。万岁,帝都。万岁,国壤。”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