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2,844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天的禁忌-13

(2008-05-12 01:21:48)
标签:

夏天的禁忌

长安

唐晋

文化

分类: 西市/长篇小说

    宋越从遥远的登州捎来了一函信件,它们送到我手上时夹在一摞公文间,火漆角侧用我熟悉的字迹标着“家书”二字。

    我读着这十几页的信,如同幻视那大海的波纹。

    “兄安。有很多事情和情绪无法解释,也懒于说明,所谓得大自在。自笑此生浑似叶,不知今生复何求。薄醉低唱,执着的也不知究竟会如何?总归是要水落石出的。突然就坦然了。于是就坦然了。岁月恍惚,心境转暮,退让、从容,惟望于他。寂寥使我变坏了,让我学会了思考。

    “兄安。想倾谈的欲望已经不多,弥足珍贵了。我只和渔家长如水地相处着,余人均觉得面目可憎,或许是自己面目可憎了。越发静默地观望岁月和生命,更稀减了贡奉的激情。……

    “……先祖父的故去……想人生一世,十分简单而无奈,颇有阑珊茫然之况味。目睹亲人的死亡给予人内心寂寞的震撼,我惧怕死亡。……偶读,颇觉投缘,恐与目前所承受之压力有关。……繁华的表面所剥落后是我们沧桑的容颜,繁华中透着凄清。盼字。

    “兄安,鲜有诗作,倒也任性自由。生活中很少有叫人吓一跳的消息,大抵为平凡遭际,不禁生出了少许远游的幻想。秋深。人寂寞。如此而已。

    “兄安,一直等你的信函,但一直怅然。曾托京中一吏转达问候,不知是否见到。近来心境殊为恶劣,偶有文字,大抵在阅读、懵懂中消磨。渐渐自己也厌烦着自己的笨拙和冥顽不化了……

    “记一些笔记。其一关于艺和欲,另抒写时间、成败的思考。人昏昏然,而意昭昭然,时时被煎熬着。……始终对我是一个巨大和宿命的诱惑。

    “兄安。心境颇为萧索,隐约有冲动,也有说不出的冷漠。对一切产生不了激情,文字、生计均如此,想是一时找不到意义的缘故。我变得有些暴躁、易怒,时于阅读中寻找些平静。准备写一章较长的笔记《密云不雨本来寺》,写宗教、潜识或人自信的可能与危机。何时完成也不一定,总是计划多于行动,这是我最大的悲哀了。

    “麦子又倒了。风烈,你那间房子也倒了。弟又及。”

    我看见宋越的长衫飘动在湿冷中,摇颤的烛光将他归属于阴影的羽翼下,遍地都是海水,遍地都是纸。

    他的神也开始责备并且摧残他了!我记着岛上的漆黑,他欢乐的火把如何旋转出一道明亮的轨迹,把我们带到别人羡慕的鲸背。

    变化啊变化,和我相遇的人,难道都被注定了苦难么?我不是花,所以我们没有香气的互答。我也不是鱼,因此我们没有泡沫的相濡。我仅仅是一种疾病,他们便也站立不稳了。公主,苏蕙,宋越,还有捏泥人的宫女,我们之间必须是这样一场悲哀的搬运么??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我的心里凭空慄动着闪出这几句古风。

    宋越在信的最末一页附了一首诗,并说是新近之作,弄不清楚要叙述什么,仿佛贝类壳上自然的斑点。诗如下:《珊瑚》(注:译句)

   

    闪现大海记忆的爱,凝结成花束

    缀饰书房、客厅,庸常岁月里风之轻抚

    一种微不足道的小虫繁殖着

    我们不知道,却为这灿烂陶醉

    眩晕于天蓝色记忆波动的深处

    这从幽邃处上升的花:她并不

    孤独,孤独的只是大海

    时间紧锁的衣服,将被雷霆展览

    如同勇士攫取爱慕的心。而

    大海的腰肢,在索取的手上减弱、甘美

    赞颂和叹息的只是结果,我们

    忽略着小虫。看不见的积淀下

    一代代产生、流逝

    他们的骨骼闪烁出璀璨光芒

    从深处,从广袤天蓝色的背后

    无数瞧不清楚的面容忙碌着。风

    吹拂我的凝视,假若有一日化为齑粉

    因这裸露:凡灿烂的总是不堪一击。

    一个有形的人走来,俯身查视

    这无形的伤口,荡漾着大海的眼眸

   

    我被他的结尾所击中。我深深理解了这些语言。宋越是有家园的羁旅,恰恰与我不同。而我的离去凿沉了这只勉能静泊的小船,使他原本忘忧的心竟敏锐如匕首,渐渐堆积起累累的伤痕。登州几年,我却不识他固守的内心,看不穿他表面上的快乐。共生的人啊,只有分开,你们才有了血肉不及的交流么?你们像明月和潮水相互吸引,必须用漫漫的距离来显示彼此箭矢一样的力量么?我感伤于这种迢遥的抚慰,我甚至害怕几千里的时光都容不得我们之间有一次完整的应答。

    我又念起苏蕙,我知道这样的思念远远不及大海上的匣子,也比不上我和宋越的清晰;它永远也漂不到我们的手中。

    我拿起笔,写下这首诗:《客居长安望登州呈宋越》(注:译句)

 

    然而我怎么能吹熄这支蜡烛,那双烁闪的深色的眼睛?

    它在波涛的旅途上灭而复燃,在浪子的血液中循环不已

    像人鱼舷边的歌唱,搭着孤独者的肩,让他张皇

    海水一直到远方,而他一直淹没到最深处。

 

    隐匿的岛屿,像燕鸥一样,一旦人接近便逃开

    这不像我的忧伤。蜜甜的水手生活在方向上

    爱情是他手中的桨,桨用力,船才前进。

    当他界定了假期、餐时和写作的日子,朝阳给他信心

    当幻象升出瓶口,在扇贝上迎风展开长发

    他苦痛的肝脏渐渐平复,脑疾也缓解

 

    我飘泊的七个昼夜,我的星辰只是两三个回忆。

    你沾染的灰烬,悬浮在每一寸风中

    像我瞬间的闪念,却容不得回头。

    庭园就在前面,苹果还在手中

    世界让我爱上了,而我的心再没有东西。

 

    命运的城堡隐翳雾色里,黑马驰去,仅仅四个蹄痕

    白色的睡莲穿越一种思想,于是穿越了全部的夏夜。

    你盼望的寓所,在你顺延的情绪下,偏执于一切的结果

    惟我在死亡前耗尽一滴淡水、一片鱼腥、一句话

    一次挣扎的怀念的力量

    听任帆桅抖动,大海把激情还给天庭

 

    我对宋越说,这将是你看到的丧失。我把一切都缄了口,涂上火漆,在函袋上书下一个大大的“急”字,如同奔赴向帝国的戎机。

 

  征得诗人李郁葱的同意,小说人物宋越的诗作及部分文札取自他的作品和书信。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