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2,002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天的禁忌-12

(2008-05-11 01:46:55)
标签:

夏天的禁忌

长安

唐晋

文化

分类: 西市/长篇小说

7

 

    这座楼阁闲置久了,木板陈旧而散发着淡淡的腐味,画栋上的景色被鸟粪一爪带过,栏杆覆满了尘土。我循着失修的楼梯小心闯入蜘蛛的世界,在阁的顶端,冷落着一个向晚的平台。

    “吱吱”而响的是我踏向虚空的声音,打破了安居者的寂静。这高瞻者雪藏多年的皇城记忆,纷纷从窗槅、茶桌以及椅背上震落下来,又被我的脚印压过而不再飞扬。我仔细又醒觉着察看这里的每一处,并从厚积的尘土里拾出一柄铜制的镇纸尺。我并不知道每日同我一起居住的是谁,但这次小小的拜访是因为孤独而产生,我相信,它于是便隐于流动的空气中,席卷了所有的秘密潜向遥远。我凭栏俯瞰皇宫,皇宫的一切早已被看穷看尽了,静态地任暮日照下它们倾斜的影子。我恍惚着,仿佛涌来万道金光,时间的帝子策纵而过,极缓极缓中,六合八荒全是光了,尘土也被消灭。

    一队兵士朝太极宫走去,一些宦臣在白玉的台阶上进行他们的攀谈。我转过头,西边高高的林杪承着初瞑的水雾,四方袅动着炊烟,御林军齐整的枪尖集聚着渐弱的天色在女墙上坚寒,这是帝国今日的最后一道防御。

    一个宫女手持一柄扫帚从角落里转出,朦胧中仿佛一株被风吹动的草。空空荡荡的皇城里,她像一个守着陈迹的萤火,为遗漏的秽物而巡游。

    我目睹她欢快的形体蹦跳着在甬道左右,她用采桑的心情来作清扫,是把这里当成僵死的遗址么?不管如何,我的嘴角竟有了一丝微微的笑意,她正如美丽的叶子,使我因此而不见帝城。

    她小小的身躯扭转着,顾盼着,突然匆匆折入溷厕后。我怔了怔,那后边是堆放冬用麦秸之处,幽深狭小,她去那儿干什么?虽然有些疑惑,我却不能猜测什么,但她的消失,令我在栏杆处有了怅惘之心。

    数十只白鹤列队在城墙周围盘旋,它们的浮动驱走了骤来的死寂。我听着一声又一声明亮的长嗥,顿时如临芝兰之丘。白鹤敛起翅膀,滑翔着地面的空气,像结团的柳絮般袭入内苑,立刻便如梦一样断续地隐没了。这时我才注意到太阳已经下山,黑暗的长毯正逐渐从镐水那边铺过来,天空布满了归返的鸟雀。我拍打着衣襟,似乎看见帝国的大门缓缓关闭,进入它一天里最亲切的时刻。而星辰亦开始登临,并留下各自的车辙碾压那些无奈的观象人。

    但是宫女还没有出来。我怀着一种担心和恐惧犹豫了许久,最后几乎是冲下楼梯。我不太相信会有一场死亡等待着她,我焦急而谨慎地出阁而去。

    临近溷厕,我的步子轻了。我蹑足进入狭长的巷道,我的心紧张而踯躅。屏息贴住墙壁,我想,假如她真的是在此求得解脱,那么我又如何解脱呢?若非这样,那她……当我不敢再想的时候,里面发出一阵干草的声音,霎间复归宁静。我又听了很长时间,这时巷道里明显暗了下来,想必外面已开始宵禁了。我不能再考虑,尽管这儿平素鲜有人至,但很难说兵士们不会巡查过来。我无声移过转角,向内窥去,却看见一个跪着的背影。她时而伏下,手里不知忙着什么,一身粗服上到处沾着泥土的斑点。

    “你在干什么?”我忍不住好奇,现身问她。

    她竟一震,回头尖厉地大叫一声,直吓出我一身冷汗。我听了听,外面没有什么动静,方转过一脸死灰,朝着她的惨白,无力地摆摆手。

    “别怕。我从楼上看见你到这儿的,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

    “你是谁?”她平静多了,但两只手还是藏在身后。

    “我就在阁内住,在这儿修《四部录》。”我同时向里面探看一番,见并无什么异样,便说:“你看宵禁了,待会儿你该回不去了。不管你在这儿做什么,但总要听着时辰呀!行啦,快走吧。”

    我急急返身,却被她迟疑着叫住。

    “你不会告诉别人吧?”她心里安全了,因此腔调中自然带了娇甜。她期待地等我一个好的允诺,虽然黑暗遮了她的脸,我还是感到了那翘望的盈盈。

    我有些怜爱地拍拍她瘦弱的肩,摇摇头。

    她显然高兴了,揪住我离去的衣角,说:“你帮我个忙,行吗?”没等我回答,她又道,“把这个替我保存好。”

    一团冰冷而湿重的东西放在我手中。我疑惑着问她:“这是什么?”

    “泥人。是我捏的。”她一指麦秸堆,“那里面还有。”

    我差点笑出声来。这分明是个孩子么!她像一只野兔为它的窟奔忙和警惕,那罕物却仅仅是泥土。

    但我承认她使我愉快起来,于是我答应了。

    她像一只狸猫,拖着扫帚灵活地射入夜幕中。我一路上漫踱着步子,仿佛刚刚从花园返回。我的心里满是窃笑。

    我进入阁中,点燃油盏,仔细端详手中的泥人,我却再也无法轻慢了。我简直被震惊: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艺术品!几寸高的黄泥形体,女性的神情呼之欲出。她的脸部浑圆,双目巨大而扁长,恰将脸分成均衡的两部分。鼻突光滑而小巧,嘴唇厚实,正以平稳的三角状与眼睛形成协调。面肌被竹篾削刻出几圈花纹和鱼纹,贯穿着七窍并在额问聚成一只三翼鸟。更令人吃惊的是泥人的身体,女性的双乳肥硕而结实,乳头周围还被数弧虚点标出了乳晕。她的腹部鼓胀,脐下镌着倒置的麦纹和豆饰。而生殖器官毫无掩饰,并且像嘴一样朝前突出,经过篾片的挤压而十分夺人。两腿根部一个由下而上刻满溯游的蝌蚪纹,另一个还未来得及与之对称。这样大胆粗犷的造型我是第一次见到。我凝神久视,仿佛被古老的时代召唤着,内心充满原始的冲动。我忍不住说道:神啊,是你的机缘让我得以目睹?这是你的语言结出的果实?你让我看到了电光石火中的最初时刻,你让我崇拜它的自然,是让我撼动全部的器皿吗?你的神灵太隐秘了,也太强烈了,你让我在这样的顶端飘摇不已。我幻想着提升人类,可他们给了我他们的高度,我望着如此的高度哑口无言,他们竟给了生命如此鲜活壮大的自由!

    我往返数次,把麦秸堆里所有的泥人取了回来。这些泥人大大小小共十一个,都已风干了。它们的主题几乎一样,全是母性的歌颂,只在纹饰上有区别。我把这么多神物摆在案头,火苗烁闪中,仿佛聆听着神用另一种语言给我启悟。我掘到了一个宝藏!我追想着那个宫女的容颜,但一片黑暗,连她的姓名也不知道。我不禁怀疑,莫非她是神的变化,以此回答我昨夜的问询?

    我对神说:“真的是你吗?你是想告诉我自然的神器吗,像那个海岛上的蠵片?你是要再度启示我的愚钝,并显现你降下我的意义吗?你是要用这宽广的隐秘来代替我内心中的炫耀,用它厚重的风范来抑止我精神的浮乱,用它饱满的内容贬斥我思想的苍白,用它亘古的价值来吸引我意念的本能吗?你让我平静且收敛,是藉着它的端庄吗?你让我自律和谦卑,是藉着它的强大吗?你让我深刻,因为它寓满了象征;你给它天仪地貌,是要我牢记使命,并自拔超升出你的俯视么?如果不是你,那么你给了我太多的征兆和感悟,给了我太多太丰富的神旨,你却使另一个弱小的灵魂无辜地进入劫难。这是帝国最大的禁忌啊,所以,你降我于斯是你的错误,你又同样给了她一个错误的时代。神啊,你急于提升的心屡屡出错呀,你给我们无法推卸的责任,为什么不把权力也同时赐与?我们弱小得经不住帝国的一句话呀!你的意志存在,我们就要消亡。你把我们造成了历史的浪子,却给我们一个定居的时代,我们又依靠什么代你宣讲?”

    我怀想着那个宫女,不知这个夜晚开始,她如何平凡地度完这个夏天。至于秋季,皇宫或许会有再一次的遣返,那样她便有了创造的可能。而在这里,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会在哪一场悲剧中不期而遇。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