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1,148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天的禁忌-10

(2008-05-09 15:02:09)
标签:

夏天的禁忌

长安

唐晋

文化

分类: 西市/长篇小说

6

 

    丙辰初暑,我被皇帝召回京城。帝国修纂的《群书四部录》进入缮写阶段,我将同其他人一起完成这项使命。离开长安整整三年,远远望见城墙时,我竟平静得像它头顶的云朵。只有当马爬上那座高坡,墙垣清晰地露出兵士的铠甲,我的心中方有了些小小的喜悦。漫长的跋涉使我感到严重的不适,我的头有些眩晕,两股之间也磨出了血斑。我希望能入驿中好好歇息。长安确实比我离去时繁华了,许多建筑突兀而起,酒家和妓楼占了多数。我看见街巷里到处是异国的旅人,他们在热闹的地方出售象牙和宝石,或者牵一峰骆驼停靠在茶肆的门口。没有人会认出一个回来的过客,他们每天交识大批新的朋友,喧闹在高处的扶栏上。我缓慢地前行,努力避开一切的碰撞,寻找着昨日的驿站。但长安的改变是巨大的,我必须找到朱雀大街才能回想以前的方向。我被他们的快乐推拒着,他们会说,无家的人,你来到这个盛世做什么?一队僧侣进入雁塔,我不禁追随着他们的声音,木然地面对一扇朱门。我想告诉这里面的每一个人,我也是有光芒的啊!我也是心中不停地舍弃着,又被大苦役着身体的人呀!黄昏之前,我就一直皈依在这里,领悟着初开的混沌。我的脸庞明灭着悲喜,被善于聆听的火焰轻轻复照。

    还京的第三天,我们被皇帝召见,并接受他对修纂一事的垂询。皇帝坐在大殿上,周围是他的臣子和力士。他详细询问了经、史、子、集各部的收载情况,同时就某些典章的删节下达了他的旨意。有关校注一项,皇帝偏重于经、史,子部令他感兴趣的是天文几卷,至于由我主责的集部,他只字未提。他特别推荐自己一个热衷于政治、且被特殊获准记史的弟弟代他为史部的监督,而且亲王亦有权衡量儒说的轻重公允。皇帝同我们的交谈持续了两个时辰,他便显出一丝稍微的倦意。他吩咐力士去兴庆宫安排一场斗鸡,随后离座走到我的面前。皇帝比三年前显得老成,也显得结实,他注视着我,浮现了深不可测的笑意。我知道眼前这个人的能力,脑中不禁映出那天夜里他接受万物朝拜的情景。我对他的下诏感到诧异,他召我回来到底标明了什么?我无暇想象,而皇帝就这样看着我,一语不发。过了很久,他从我身边踱开,传令给我们以赏赐,我们于是谢恩退下。只是这赏赐少得可怜,只有黄金一百两。

    我被准许寓居在皇城东侧的一个楼阁内,阁内摆满了我所缮写的东西。我整日埋首于文稿中,不再外出。闲时开始撰写一些有关诗的笔记,这是我回到长安后需要再次开始的事情。没有人来打扰我安静的生活,陪伴我的只有两样东西。四角的海星已经干缩成化石模样,宋越把它给了我,宋越给了我一个残缺的大海。但他还得孤身守在那些房子里、田垄旁,只是我想他必须经常在渔村过夜,经常向蠵片占卜,问穷自己的一生。他是有家园的,所以他又比我多了一条翘望的锁链。我记着我们分别时他失望的表情,我知道他怀着深深的恐惧和无尽的凄凉,他像一只海极的鹿,却无法回头。而他还以欢快鼓舞着我,他宰鱼为我祝福饯行,烧香敬告我自此平安,他拉开房门,衣衫有着微微的颤抖。我抚过海星坚硬的骨头,宋越看重的星宿刺痛着我瘦削的五指。我不能看出它的内蕴,我清楚这是一具尸体。我收藏了尘世的不洁,是要砥砺一生的高尚么?而它紧紧跟从着我,是向我警示生命的平庸么?我仿佛探到一种气息,它来自我的身后,在我四周弥漫。我于是便被指引着想象、说话、感觉和认知。我几乎想大叫,我想说,你们不必隐藏了,或者阻挡,或者出卖,你们都跳到我前面来吧。然而午间的阳光穿过亮槅,断送了我惟一可能的解脱。我放弃了海星,手中赫然显现苏蕙的珠链。原来的丝索已被我扯掉,现在贯着珠子的是一细绺乌发。我在搜寻珠子的时候发现了这绺长发,我有理由相信它是苏蕙遗下的,我便有了她实在的身体。珠链反复被我揉握,逐渐变得乖巧而再无半点碰撞的声响,静得如同听不到的苏蕙。我夜夜用真气贴暖,幻想它能成形,发丝中有鲜血和香脂,珠体染满了她的笑和多情。我渴盼每一次的梦醒,但总错过假设里的钟点。我被时间愚弄着,它告我还有将来,我便日日与珠链对话。我的血液里有着太多的戏剧。我终于得到苏蕙的消息则是多年以后了,来自于日本的朝衡。她归属于一个平城的贵族,最后又归属了佛教。可今天,我必须在文字中济渡,在睡眠里和睦这个家庭。我必须是老人,但必须年轻,正如帝都的夏天,它饱受乌云之苦,却被堆积着吉日。

 

    得得的马蹄敲着青石板甬道,从朱雀门横穿皇城,直向承天门而去,我要听它渐渐地消失。它的出现通常在午后,就像多年以前我在长安驿馆的那一段时光,但心情早已不同了。我猜想窗外和蹄声一起响起的一定还有换季的声音,要不它为什么如此飘忽而清晰,仿佛云朵加了一件霓裳。这是我每日最渴望的享受,尽管极其短暂。然后,阁外便响起洒扫的屑语,有兵士在咳嗽。

    我沉浸在思想的流动中,体悟着冥冥中永远的诗歌。我把我想说的话一页页记载下来,灵魂逐渐消释着重负而趋于高渺。我在心灵里搜求,不让神授与的词语有半点遗漏。我誓言要带来宇宙的光,以扫却人们久已蒙蔽的黯淡,不再教他们被自己吓倒。

    我对他们说:“纯净令诗人逃离了,而弱小得不敢接近苦难。诗人们追逐尘世的小美,因此失去了力量的源泉。他们浮华在情绪中,被他们看到的景象所迷惑,反复摹写着认识的最初。他们何不描出内心的潜影,让真实的东西在诗中挺进?只缘他们不能容忍苦难的煎熬和折射,他们需要忘却,需要欢乐,他们需要诗里的统一。但这是一种畸形的统一,对立的事物糅合于想象,事物的根本被表面掩盖,这一切出于他们回避着的苦难。他们歌颂麦子和田园,歌颂精致的风景,甚至歌颂光芒,事实上他们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歌颂。因为他们远离了真实的内心而不敢说话,他们即使说话那也都是妄言。他们意欲减轻的依然沉重,他们麻醉那些肤浅的眼睛,但那是虚幻,在虚幻中毫无意义可言。他们无法代心中的神表达,最终被神遗弃。因为被遗弃,他们丧失了才华,成为附庸而且卑微地生活。他们在作品里大暴原形,怀着枯木而求诗的欣荣。他们可以是雨水,但绝非闪电。他们可以赞美飞翔,但自己永远不能在高空行走。到底是什么致使诗人的沦落?是匆匆的一生惊动了他们的思想么,还是向美的醍醐给了他们致残的毒药?”

    我对他们说:“诗人啊,你靠什么来依恋美呢?你又靠什么来引导人类上升呢?你称赞美,因为你仅仅贪图美。你用美来驱赶苦难,把它蹂躏得千疮百孔。你需要它的支撑和抚爱,却无视于它的痛苦。因为你不知道美还有痛苦,它化身于万物的诱惑,是希望诗人开口的。它给人愉悦,是要人看到自己的劬劳。它指点人去幻想,是要化解人对死亡的畏惧。它抛洒全部的征象,求的是诗人的宣讲,求的是诗人为大众指引苦难而超越心灵。有智慧的人却湮迷于尘俗,诗人啊,你何以依恋美呢?你又何以为诗呢?神降临了一个仙子,你却把她变作妖魅。你用这样的诗来惑众,让他们张着空空的手停止了呼吸。那么人类为什么不去信仰宗教而冷落你呢?有什么理由埋怨这些渐渐觉醒的灵魂呢?”

    我对他们说:“那么,诗人,把你的灵魂也展示出来。你讲究诗意,为每一个明艳的词煞费苦心,柔美到极致。那么,再请你说说什么是诗意?那些典雅的、纤秾的、绮丽的、委曲的、飘逸的就是诗意么?因为美而承诺诗,那么这便是完全彻底的美了?诗意,你知道什么是诗的灵魂呢,诗人?你以俗美来认可诗的灵魂,你怎能不被遗弃、不被忘记呢?如今缺乏的,必是今后璀璨的,求美的诗人,你既自由地驰骋,为何又耽于词语的选挑呢?看中和偏爱的只具备本身既定的意义,而你又把什么给扔弃了呢?你为什么不想想人类的苦难,为什么不愿意进行一次刻骨的回忆呢?你看一边在建筑,一边在死亡,你是否悟到诗的灵魂呢?你又如何记录下你曾有过的生活呢?也是否有过诅咒和怀疑呢?你说你是坚强而追求光明的人,你鄙视一切苦难,鄙视衰亡,但你又如何启悟人类真正的鄙视和追求呢?你在诗中说清澈,说温暖,说一些小小的忧郁,可人类却陷入一片浑浊,寒冷而颤抖,饥渴于黑暗中。你能为他们阐释这些根由,为他们传播宗教的寄托,并且指给他们幸福的道路么?如果不能,你不必再以你所谓的诗意搔揭他们的痒痛。如果能,那你就以一个神的面目出现,告诉他们苦难,让他们颤慄和震动,并且替他们诉说和祈求,使人类在你的声音下得到心灵的安慰,追随你从苦难的历程中摆脱出来,带着欢乐行进在充满希望的道路上。诗不应有善的欺骗,而是根本的揭示。同样一个废墟,由幻象建立的还有第二次的毁灭,只有从苦难的经历里看到未来的人,他必以鲜血来重建,因此他的努力便是后人所敬仰,并倚仗着渡过死亡黑海的灯塔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给你一支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