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1,148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鲛典-14

(2007-10-01 05:20:13)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西市/长篇小说

二分之一个鳞片的故事·1752

 

    很有些年头了,这件事情当初发生时,人们并不觉得奇怪,因为那个时候海域十分广大,鱼人可以从各个港口、河口以及岬角登上陆地,走进城市。据一份人口统计表的推算,城市里每一百人中至少有近十人是长官们不知道的,他们包括鱼人、狼人和远道而来的水手。

    在海洋中的岛屿里有一座竖琴岛,在蓝蔻城的西面,归蓝蔻城管辖。岛上住着一个养蜂人古尔特,这是个脾气凶暴的人,天晓得他怎会有耐心把蜜蜂养得那么好,酿出的桶蜜远近知名,成了抢手货。有一天,海里的鱼人诺阿经不住蜜香的诱惑悄悄登上岸来偷吃,不走运地被捉住了。古尔特把它绑在树上,用鞭子狠狠地抽打,直到它反复求饶才肯罢休。诺阿狼狈地逃回水里,足足养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好。过了些天,它忍不住又去偷吃蜂蜜,古尔特毫不留情地痛打了它一顿,并且用漆涂了它的鳍羽,再拿粗大的园艺剪剪了个精光。这下子有半年左右诺阿不敢出门去见别的鱼人,它很不高兴地想,如果我也有这么多的蜂蜜,一定会送一些请人吃的,古尔特这样做简直太过份了。等到新鳍长出来的那一天,诺阿从箱子里找到一颗珍珠,于是便去见古尔特。它对他说,我来买你的蜂蜜,这颗珍珠给你,你要给我满满一大桶。古尔特一把抢去珍珠,把手攥成拳头比划说,什么,这个东西作为赔偿还差不多,快从我这里滚开,不然的话我扒了你的皮!

    蜂蜜没有吃到,珍珠还被抢走,诺阿很不甘心。趁着天黑,它再次爬上岸来,古尔特好像就知道鱼人会来似的,一下子从树后跳出,把它摁倒在地上。这是你自找的,这是你自找的,古尔特嘴里念叨着,一边拿出一个特大号的木工刨子,吭哧吭哧几下子就把诺阿身上的鳞片推掉了。在鱼人脖颈上面有一个硬鳞,刨子推不动,古尔特一用力,咔吧一声,硬鳞被折成了两半,掉下来的一半卡在刨槽里,另一半仍在诺阿体内,但已经翘起。鱼人的心里痛极了,它颤抖着向海洋爬去,身后传来古尔特的大笑。

    就算有比海水还要多的蜂蜜送给我吃,也不能冲淡我内心的耻辱!鱼人咬着牙说道。

    第二天,诺阿来到蓝蔻城去见大法官。它对法官说,请您主持公正,我要让古尔特也尝到同样的痛苦。法官摸着修饰得很好的大胡子,对他的书记员说,法律上有这一条吗?书记员回答说,法律并没有规定不准抢劫鱼人的财物和不准刮掉鱼人的鳞,要知道,我们的法律是为人制定的。法官便说,那么,诺阿,你的请求不能被批准。诺阿觉得不能理解,它说,但是古尔特的确抢了我的珍珠,刮掉了我身上的鳞啊!鱼人说完解开了纱衣,露出满身的血淤给法官看。法官摇摇头,摸着胡子说,很遗憾,我们的法律不保护鱼人,这样跟你说吧,假如是你抢走了古尔特的蜂蜜并且伤害了他,那么我们就要把你关进监狱。

    诺阿非常疑惑,也非常不满,它决定去见总督。总督问道,你说的是哪个古尔特?旁边的士兵悄悄告诉他,大人,就是为我们提供蜂蜜的竖琴岛的古尔特。总督点点头说,那么,鱼人,你想告这个古尔特抢劫你吗?诺阿说,他抢了我的珍珠。总督说,你可以把证人叫上来。诺阿奇怪地说,什么证人,古尔特他知道抢了我的。总督说,你是说,古尔特他自己证明自己抢了你吗?诺阿说,当然是的。总督和士兵们一起大笑起来。诺阿想了想,又一次解开纱衣说,他还用刨子刮掉了我全身的鳞片。哦?总督亲自过来查看,忽然,他指着鱼人脖颈处问道,这个是什么?诺阿用手摸了摸说,是我的鳞片。总督说,你的鳞片不是说被古尔特刮掉了吗?不,诺阿说,只留下这半个了。总督便问,这是你的鳞片吗?诺阿说,是的。总督又问,还长在你的身上吗?诺阿说,是的,还在呢。总督于是大声说道,那你为什么说鳞片被古尔特刮掉了?诺阿更加奇怪了,他说,是啊,他用刨子刮的。总督说,你刚才说鳞片还在,是不是?诺阿点头说,没错,但只有那半个了,其它的全被刮掉了。总督说,鱼人,你有多少个鳞片?诺阿说,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数过。总督说,这么说你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少个鳞片了?诺阿觉得有趣,说道,鱼人从来不数身上的鳞片的,也从来不数星星和贻贝。总督说,根据你所说的,你身上的鳞片也可能是一万个,也可能是一个,更可能就是这半个,对不对?诺阿忍不住说,您错了,我有很多的鳞片……那么,总督打断了他,鱼人,告诉我,你的鳞片究竟是多少?

    诺阿决定去见国王。它对国王说,陛下,我不了解法律,我也不知道身上有多少鳞片,但我必须要让古尔特得到惩罚。国王说,你不要着急,我会给你一个公正的判决。国王命令大臣从库房里抬出厚厚的法典,一页一页地翻着。啊,这里,国王念道,不许用烧开的水泼向猫——噢,你是鱼人。啊,这里,国王念道,不许用任何手段从狗的嘴里夺走骨头——噢,又忘了你是一个鱼人。鱼人,鱼人,鱼……啊,这里,国王念道,在鱼还活着的时候不许取出鱼的骨刺——噢,鱼人,你是鱼人,真是头疼,我们从来也没有拿鱼人作美食……噢,对不起,法典中并没有跟鱼人有关的条文,看上去这真是个难题。国王抬起头来,对诺阿说,你瞧,这么厚重的法典,我一定会召集全体大臣和法官开会,为鱼人增补法律条文,我绝不允许国家法律留有空白!诺阿说,那么现在,陛下,您打算怎么惩罚古尔特?国王说,古尔特,他也是鱼人吗?诺阿答道,不,陛下,他养蜂造蜜,是住在岛上的人。好的,国王说,我也要为养蜂造蜜住在岛上的人规定法律,让他们看管好自个儿的蜜蜂,不许随便蜇人。不,不是蜇人,诺阿说,古尔特用刨子刮掉了我的鳞片。国王说,好吧,这一条我也会写入法典,你放心,今后再不会有人用刨子来欺侮鱼人了,噢,也不会用斧子、锤子,还有镰刀!

    离开国王后,诺阿直接去找海盗。海盗们杀入古尔特的家,把他捆在树上鞭打,剃掉了他的头发、眉毛和胡子,剥光他的衣服,给他身上用靛青刺满了鱼鳞饰纹,然后瓜分了他的蜂蜜。鱼人这下子相当满意。

 

四分之一鳞片的故事·1753

 

    人鱼世纪时,海疆是被分封的。在地中海,包括更为广大的幽暗世界,由一个人鱼家族掌握。王位是世袭的,乌多传给赫特,赫特传给伦特,伦特传给罗兰特,再传休恩,再传切恩,再传雅尔,再传马约尔,再传汉斯和德格斯,再传顿伯斯,再传约即。王位的凭证是一个能够发出萤光的鳞片,盾形,据说采自海神的锁骨。数代王位几乎都是单传,只有汉斯和德格斯时代是兄弟分理昼夜。这一回轮到约即传位,他却不知该怎么办了,原因是他有四个儿子。要知道人鱼并不依照长幼次序,人鱼之间也不用角力比拼。约即犯愁了。于是,有人提出,可以效仿陆地人类的四分领方法,把海疆划为四等份,每个儿子掌管一份。这个提议很快就被通过了。按现在的格局来看,大儿子伊斯特掌管亚速海、黑海和爱琴海;二儿子掌管塞浦斯岛、克里特岛以南地中海和红海,自己取名为尼罗;三儿子诺斯掌管亚得里亚海和撒丁岛以东地中海;小儿子维斯特安掌管梅诺卡岛以西地中海和休达地域。自然,作为王位凭证的鳞片也被分为四等份,四个王各自拥有鳞片的四分之一。分封后不久,约即夫妇便去世了,他们活了三百多岁,一直过得幸福安宁。

    在伊兹米特有一个巫师,名叫埃罗。四分领的消息很快就被知道了,于是他化装成一个渔夫,驾着小船到黑海上。这一天正好是大儿子伊斯特王的巡视日,埃罗守在他要经过的地方,撒下了鱼网。伊斯特王看到这个渔夫便问:你今天的收获怎么样啊?埃罗假装皱着眉说:不太好,那些红纹鱼不知道躲在哪里了。伊斯特王听了笑着对他说,你搞错了,黑海里没有红纹鱼的,只有中国的海里才有。埃罗摇着头说:不,是你错了,黑海里有红纹鱼。伊斯特王不高兴地说:我怎会错?我是这海中的王,我会不知道吗?你今天如果能打上一条红纹鱼,我就不做王了!话音刚落,埃罗便从海里提起鱼网,网里的红纹鱼活蹦乱跳,把伊斯特王惊呆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奇怪地自语。没办法,他只好把象征王位的四分之一鳞片给了埃罗。

    埃罗又来到克里特的礁石上,当远远看见二儿子尼罗王的海豚车时,他向海中投下钓篓。尼罗王瞧见他,停下车子打招呼说:嗨,勤快的老头,别把我的鱼儿全捉光。埃罗打了个呵欠说:我不捉你的鱼,我在钓冻冻虾呢。什么?尼罗王大声叫道:这个老头不会是疯子吧,冻冻虾只在南面的冰海里才有,你就是钓一辈子也得不到的。埃罗懒洋洋地说:这个年轻人,我看你才是疯子呢,这里有很多很多的冻冻虾,你快走吧,别打扰了我们。尼罗王气恼地说:什么?我掌管的海里有什么我会不知道?好吧,我就在这儿看着,你要能从这儿钓上冻冻虾来,我把王位给了你!埃罗笑了笑,暗地里使用魔法弄了满满一篓子冻冻虾,然后提出水面给尼罗王看。尼罗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真的是这样,他只好交出了自己的鳞片。

    巫师得意地来到了撒丁岛,三儿子诺斯王正在这里与他的王妃游玩。海面上有几千只雪白的天鹅,它们都是诺斯王豢养的宠物。看到陌生的船划了过来,诺斯王忍不住问道:你是什么人,到这儿来干什么?埃罗一边划着桨,一边假装叹着气说:唉,我在找我的母鸡。诺斯王说:你的母鸡在哪里,怎么会在海上找呢,你应该去燕麦田和森林里去找。埃罗朝不远处指了指说:你不知道,我的母鸡和那些天鹅们混在一起,根本不想回到窝里。诺斯王刚喝的一口葡萄酒立刻便喷了出来,他笑得都直不起腰来了:这个老糊涂,你瞧。他对他的王妃说:这个老糊涂,竟然以为母鸡可以像天鹅那样游泳,真是笑死人了!埃罗反问道:怎么,你们没有听说吗?诺斯王拍拍心口说:我是这海上的王,从来就没听说母鸡在海里自由自在地玩,你呀你,老糊涂了,要在天鹅里找回来母鸡,笑话,除非我不做这个王。埃罗诡异地向海面挥了挥手,马上有一行天鹅——不,是一行母鸡飞过来,降落在船头。诺斯王差点儿没喊出来:天啊,母鸡!好奇怪的事情!

    埃罗如愿获得了三个四分之一的鳞片,现在,他要出发,到小儿子维斯特安王那里,去骗取最后一个四分之一的鳞片。但是,一个巫师要这些鳞片干什么,他是专门和人鱼过不去吗?反正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埃罗高兴地唱起了歌儿,把小船划得就像时间一样快,不多时就来到了巴利阿里岛。他左看右看,不见维斯特安王的影子。这个懒惰的王!巡海的时候也不早点儿出来,不像话!埃罗自言自语道。他等啊等,等啊等,都快要睡着了,海面仍然一个影子也没有。埃罗又累又饿,他想:看来今天是等不到了,不如去吃饱肚子,明天再说。

    埃罗走进新迦太基城,在一家酒店里坐下,要了些酒菜和水果。白等了一天,埃罗心情十分糟糕,很快就有点醉了。这时,有一个玩把戏的年轻人进了酒店,巫师便招呼道:嗨,小伙子,你会变些什么?年轻人说:老人家,你想看什么,世界上的所有东西我都可以变给你看。埃罗又说:你给我变一个老鼠。年轻人马上变出老鼠给他。埃罗又说:再变一只玻璃罐。年轻人就给他一只玻璃罐。接下来,什么刺猬、蝰蛇、夜莺、郁金草、奥格斯堡棉布、爱尔兰羊毛剪、红陶瓶、水晶球、黄金耳饰、镜子等等,根本难不住年轻人。埃罗非常生气,他心想:哪里来的一个小伙子,竟然比一个巫师还有本事,岂有此理!他于是掏出三个四分之一的鳞片,拍到桌子上说:小伙子,你若能变出鳞片缺的那一部分,我把头割下来给你!

    这个年轻人正是维斯特安王。因为这一天,新迦太基城有一对情人举行盛大的婚礼,维斯特安王特意穿上普通人的衣裳去参加,给宾客们表演助兴。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些鳞片正是三个哥哥的,可是怎么会到了别人手里呢?维斯特王是四王中最聪明的,他捏起一个看了看便扔到桌子上说:这不就是鱼鳞吗,有什么稀罕的,不变,不变!埃罗瞪大了眼睛说:什么?你懂什么,这是海神的鳞片,它上面的十字,就是打开海底火山宝库的钥匙,到那时,年轻人,你可以买下整个世界!维斯特安有些奇怪地想:这个鳞片上没有十字呀?他又仔细看桌上摆着的三个四分之一的鳞片,一下子就明白了:再把自己那一个加上去,拼好的大鳞片上不是有了一个十字吗?

    巫师大口喝着酒,得意地说:有谁能比得上伟大的埃罗?伊斯特王比不上,尼罗王比不上,诺斯王比不上,还有,还有……会变老鼠的小家伙,你也比不上。维斯特安王对他说:看来你的鳞片还没有凑齐,不过,如果你没有了头,你还能做什么?埃罗哈哈笑着说:小家伙,你想割我的头吗,你有力量变出最后一个鳞片吗,哈哈,除非我成了一只青蛙。维斯特安王什么也没说,轻轻拿出了自己的那个四分之一鳞片。埃罗一下子呆住了,他想到了刚才的许诺,急忙跳起来要跑,但落在地上便成了青蛙。维斯特安王抓住它装进袋子里,他开心地说:下一次如果再有哪个巫师请我变青蛙,你才可以被拿出来。

    伊斯特王、尼罗王、诺斯王和维斯特安王用他们的鳞片打开了海底火山宝库,噢,不,那里面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美丽无比,整个人鱼家族全部搬了进去——四分领自然取消了,随着不同季节的到来,四王轮流在人类海洋上出现,进行巡视。维斯特安王是第一个升上水面的,正值春天,爱玩把戏的他一路走,一路不停地为我们变出好多东西。现在,还有不少东西留在科茨沃尔德丘陵呢,树木,花草,松鼠,红狐狸,溪水,讲故事的人……

 

后 记

 

    这本假托斯坦霍普伯爵作品的《鲛典》应该说是我写《鲛人》时的一个衍生品,也是一个实验品,即由前言作梗概、信件作小说主线、辞条作补充和扩张、故事笔记作印象覆盖、羊皮纸手稿辞条作实证,相互交融,相互作用。引发兴趣的还有《鲛市》这个题目,此可为《鲛人三部曲》,代表我对时间、空间的一种思考方式。其中即使有参照文本,也经重新创作。绝大多数人名、书名为虚构。

 

                                  2006年6月   太原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