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2,844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鲛典-13

(2007-09-30 01:53:17)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西市/长篇小说

两个鳞片的故事·1752

 

    我们的世纪还没有开始之前,有一段短短的人鱼世纪——海上的浓雾就是人鱼世纪的外壳,它们的时间是肉眼能够看到的。历史学家H·温特说,在人类的战争时代,人鱼世纪是一个盲点,要知道,历史学家往往习惯于忽略和平岁月的。“就像不幸的肢残者,他们丢掉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并且从一开始就消逝无踪。”

    像我们一样,人鱼也有各自的疆域。当然,其中的一部分会与我们的交叉、重叠,甚至被我们包容。故事往往发生于这些地方,与那些完全的人鱼世界里发生的故事相比,……哦,还是开始吧!

    小人鱼史安似乎非常喜欢隔着绿色的水玻璃打量与人类共同享有的这座城市。这是一座海滨城市,战争毁掉了不少的建筑,但是留下了数不清的喷水池,它们便成了小人鱼史安偷偷进入人类世界的通道。有一天,在其中的一处,史安睡着了;她是在与清清泉水的嬉戏中睡着的。那个正午,阳光就像壁炉一样温暖,西利亚的国王打猎回来,一眼便看见了这个小人鱼。啊,他忍不住惊叹道,多么伟大的雕像啊,泉水使得大理石看上去多么温润!国王赞叹着,绕着喷水池左看右看,渐渐地,一种火山般的爱冲出了他的喉咙:啊,她能够活过来,作我的王后,那该多好啊!国王的声音惊醒了小人鱼史安,她突然发现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面前,全身立刻泛起了羞怯的红晕。国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极快地从马上跳下来,一把抓住史安的手,连声说道,嫁给我吧,嫁给我吧……

    故事本该如此。在盛大的婚礼之后,小人鱼史安来向父亲和母亲辞别。母亲从自己身上摘下一个鳞片对史安说,以后不管你在什么地方,它会帮助你回到妈妈身边。同样,父亲也送给史安一个鳞片,他说,孩子,小心珍藏,它可以帮助你挽回一切。小人鱼彻底沉浸在幸福中,根本不去管鳞片有什么力量,回到王宫后,她把父亲的鳞片赠给了丈夫,从此他们快乐地过着每一天。

    战争总是要到来的,战争总是双倍于幸福。在打胜了几次重要的战争后,西利亚王国的疆域从海边一直扩展到了内陆的沙漠地带。小人鱼史安跟随丈夫远离了海洋,第一次见到雪花、高山、针一样的树叶和胖胖的棕熊。不过她并不知道丈夫在干什么,他的铠甲每天都擦得亮晶晶的,睡觉时都不脱掉。史安多么想让丈夫抱着自己,她甚至去想,是因为爱,他才会披上这满身的鳞片,就像一个真正的人鱼一样?只是丈夫的鳞片总会刺疼她。史安觉得披上鳞片的丈夫一点儿也不像几天前、几个月前、几年前的丈夫,可她又说不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她就在大河里游泳,试图使自己的鳞体变得更结实一些。

    国王终于想做皇帝了,他想要全部的陆地和海水。结果,失败就无法避免地降临了。几次失败后,敌方的联盟军队将西利亚军队逼退到雪山脚下的芒斯地区。这是西利亚人不熟悉的地方,寒冷,饥饿,以及强大的孤独感,还有从未有过的怀疑,几乎让他们崩溃。小人鱼史安感受到丈夫的焦虑与愤怒,但她却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安慰他。史安的身体变得僵硬,神情也出现了恍惚,一天到晚总是泡在温泉里。让史安不能理解的是,自己的丈夫宁愿坐在寒冷的池边看着自己,任凭鳞甲上布满冰霜,也不跳入温暖的水中。生活完全变了样,史安突然发现,不仅仅是自己没有朋友,就连丈夫的朋友也越来越少了。

    小人鱼史安现在非常思念父母。史安想起了父母送的两个鳞片,她想,是该用这两个鳞片呼唤奇迹的时候了。她从温泉中伸出手去,召唤丈夫的双手——来,亲爱的,握紧我,靠近我——然后她闭上眼睛,感到有一种力量将自己拉上了天空,她的眼角忽然流下泪来……

    看到女儿终于回来了,小人鱼史安的父母非常高兴。史安左顾右盼,张着空空的双手大声问着:我的丈夫呢?我的丈夫在哪里?而在那个美丽的海滨城市,西利亚的国王打猎回来,正是一个正午时光。国王经过一个喷水池时,忍不住停下来,久久地朝泉水中凝视。他的大臣打了个呵欠说,陛下该走了,午宴早就备好了。国王掉转马头,又向泉水里扫了一眼,低低嘟哝道:那儿好像缺了些什么。

 

一个鳞片的故事·1752

 

    胡安岛的风景在很久以前可不是今天这个样子。船只太多了,我们看到的帆,前帆和后帆,三角帆,各式各样的旗子,胡安岛被完全遮住了——当然,同样让我们无法望见的,还有很久以前的胡安岛。

    人生生啊生啊生啊生……最后出生的人只好听故事。

    大人物胡里奥从他的房间出来,走到阳台上。胡安岛总督的女儿诺玛和女仆格瑞斯汀娜正好拐过墙角,胡里奥一下子就爱上了其中那个最美丽的姑娘。他抓住阳台边上的葛藤,毫不犹豫地跳下去,落在她们面前,吓了她们一跳。胡里奥不管这些,他紧紧抓住那个美丽的姑娘的手问她:你是谁,仙女一样的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格瑞斯汀娜的脸立刻红了起来,她轻轻抽走自己的手,含羞地躲到后面去。诺玛非常生气,她大声斥责胡里奥:太不像话了,你竟然称呼一个仆人为仙女,那我算什么?胡里奥惊讶地说道:什么,我看你才像是她的仆人哪!诺玛气得脸色都变了,她挥着拳头说:太放肆了,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总督的女儿诺玛!胡里奥很不屑地笑笑说:那有什么,你知道我是谁,我是大人物胡里奥!什么,格瑞斯汀娜尖叫道:你就是杀死三百头公牛和三百个海盗的胡里奥!她再也不害羞了,马上扑向他,抱紧他,拼命地吻他。胡里奥被幸福击倒了,好半天才想起一句话来。他让她先停下来,然后对她说:嫁给我吧!格瑞斯汀娜毫不犹豫地说:好的,我嫁给你!一旁的诺玛简直就要气疯了,她大叫道:胡里奥,还有你格瑞斯汀娜,我要报复你们!胡里奥转过身去说:噢,亲爱的,原来你叫格瑞斯汀娜。

    他们的婚礼持续了七天七夜,诺玛的仇恨燃烧了七天七夜。婚后,胡里奥订做了一只大船,准备带上格瑞斯汀娜周游世界。这件事被诺玛知道了,她想了一个恶毒的主意,派人把粘合船板的胶脂换成了蜜蜡,又把桅杆锯断后粘接好,外面刷上漆,让人看不出来。这样,大船在海上走了两天后遇上了大风,很快就散成了碎片,所有的人全部掉进了深深的海水中,包括大人物胡里奥和他的妻子格瑞斯汀娜。

    我们先说说大人物胡里奥。他落海后正好身边有一头鲸鱼,于是他就骑了上去,四处张望,寻找自己的妻子。可是什么也看不见,除了几片木板,海面空荡荡的,就像他痛苦的心。不知过了多久,鲸鱼带他来到了一座珊瑚岛,岛上长着茂密的花草,还有好多的果子。胡里奥在花草丛中找到一条鱼骨铺成的路,他好奇地走下去,不知不觉中进了一个大房子。这个房子太大了,差不多有三个打谷场那么大,里面摆满了海里的珍宝,都是胡里奥没有见过的。胡里奥很快就眼花了,他瞧来瞧去,左摸右摸,突然他的手被人抓住了。胡里奥的劲儿很大,但他却没能挣脱,他奇怪地想:谁的劲儿比我的还要大呢?胡里奥扭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穿着金锰石条饰衣服的人鱼。只听人鱼说道:你为什么要偷我的东西?胡里奥不高兴地说:我并没有偷你的任何东西,我只是看看。人鱼说:我不信,你不能走了,直到我数清楚它们的数量,来证明它们确实一件不少。胡里奥想,这要数到什么时候啊。不过他还是同意了。

    就这样胡里奥在岛上住了下来。他怀念着死去的妻子,每天坐在海边回想与格瑞斯汀娜在一起的分分秒秒。当然,他也不完全闲着,有时去摘果子,有时去钓鱼,更多的时间里他在设计一只船,准备着离开。一年过去了,人鱼才数了不足十分之一的珍宝,胡里奥找来的木头也只够造四分之一的船。三年过去了,人鱼数了三分之一的珍宝,胡里奥的船也只差做龙骨和桅杆的木头了。第五年,人鱼不小心打了个喷嚏,一下子忘了已数了多少,还得重新再来,而胡里奥的船已造好了框架。第八年,胡里奥终于造好了船,就在他打算不辞而别的时候,人鱼出现在他的面前。人鱼说:珍宝在我脑中越丢越多,这样吧,你如果帮助我找回来那头看守珍宝的狮牛兽,我就让你走,并且给你一万颗宝石作酬劳。胡里奥说:好吧。

    可是狮牛兽在哪里呢?胡里奥找遍了整个珊瑚岛,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他想,这个狮牛兽到底是像狮呢还是像牛?是吃肉还是吃草?睡觉时是习惯卧在草丛里还是站在树木旁?胡里奥依照狮子的习性找了一年,依照牛的习性找了一年,还是一无所获。于是,他下决心驾船到海上去寻找。十几天后,胡里奥来到一座岛上,这座名叫大狮王的岛有一尊大狮王青金石像,远近闻名。胡里奥见到这尊石像,心想,用它来作压舱石正好。但是有五百头海狮守卫着大狮王像,他与它们搏斗了七天七夜,终于搬走了石像。胡里奥的船行走了快一个月的时间,靠上一座名叫大牛王的岛,这座岛上同样有一尊大牛王青金石像,由五百只海牛守卫。七天七夜过去,胡里奥的船舱里有了两尊石像。他认真打量,发现它们一样高矮,一样胖瘦,狮头朝左,牛首向右,就像是一对儿。胡里奥一下子跳了起来:狮牛兽!狮牛兽!原来是这样的啊!

    胡里奥高兴地返回人鱼的住处。他把石像安装在大房子的门上,门立刻关得紧紧的,只有人鱼的力量才能推开。人鱼说,你帮我做到了这件事,你可以走了。人鱼赠给胡里奥一万颗宝石,又送给他一个银光闪闪的鳞片,对他说:你只要说一声——心如明镜,你就可以知道一切。胡里奥笑笑说:要真像你说的那么神奇,你还用得着去数你的珍宝吗?还用得着把我当作小偷吗?还会不知道狮牛兽在哪里吗?人鱼不好意思地说:那不是因为我太孤独了,不想让你走吗。

    差不多又是一年的时间,胡里奥来到加西亚王国。正巧国王在征召卫队长,胡里奥被选中了。他穿上了铠甲,手执长矛,骑马巡视在大街小巷。所有见到他的市民都惊叹他的威严,很快,大家又感到了他的仁慈。因为总有贫穷的人被作为盗贼送到胡里奥面前接受惩罚,而这位大人总会取出一些宝石交到犯人手里,并释放他们。乞丐们也不例外。于是,当胡里奥的一万颗宝石所剩无几时,这个王国再不见盗贼和乞丐。后来,老国王去世后,人们便推举胡里奥做了加西亚国王。

    在老国王的葬礼上,胡里奥见到了老国王的侄女玛特伦蒂——现在她告诉别人她成了一个孤儿,哭得十分伤心。胡里奥便留下她,让她作王宫的总管。大臣们劝他娶了玛特伦蒂,但他的心里只有他的妻子。哦,我们再说一说幸运的格瑞斯汀娜吧,最大的一块船板托着她漂浮,直到被意大利人救起。她女扮男装,为一位有名望的商人作记帐员,……长话短说,现在来到了加西亚王国。玛特伦蒂负责接待商人和他的随从,她一眼就认出了格瑞斯汀娜——哪里是什么玛特伦蒂,她就是胡安岛总督的女儿诺玛。胡里奥又怎会知道,他问过鳞片,他的妻子虽然活着,却在遥远的意大利。这么多年过去了,胡里奥相信妻子已经完全适应了新的生活,他宁愿当自己早早被海水吞没。所以,尽管在款待商人一行的宴席上,胡里奥和他的妻子面对面坐着,可谁也没有认出对方。

    也许是喝了太多酒的缘故,回到卧房的胡里奥特别想念自己的妻子。他坐在窗口,忍不住又拿出那个鳞片。他说了一声——心如明镜,接着便问:我的格瑞斯汀娜过得好吗?鳞片回答道:陛下,她很好。胡里奥叹口气又问:她住在意大利什么地方?鳞片回答说:陛下,她此时就在你的王国。胡里奥听了大吃一惊,在他身后偷听的诺玛更为惊讶。这时,胡里奥激动地说:快告诉我,她在哪里?快告诉我,她在哪里?诺玛不等鳞片回答,猛地扑向胡里奥,那个鳞片便从他手里掉出了窗外,正好落入抬着经过的垃圾筐内。胡里奥顾不上听诺玛解释,急忙跑去翻找,然而筐里满满的全是刮下来的鱼鳞片,又怎能找见呢?胡里奥的心里难过极了。

    但是国王自有国王的办法。胡里奥亲自写了一张告示,上面写着:寻找我的爱妻,胡安岛的格瑞斯汀娜。他命令士兵把它贴到城门那里,谁知半夜里诺玛偷偷跑去,一把火烧掉了。然后诺玛在原处贴上另一张告示:捉拿意大利人,国王谕告。第二天,所有在加西亚王国的意大利商人连同他们的随从都被关进了监狱,格瑞斯汀娜也不例外。

    这一天,一只猫跑进了监狱,它浑身沾满发灰的鱼鳞,张着嘴拼命呕吐,像被食物卡住了咽喉。格瑞斯汀娜见小猫可怜,便抱起它来,用手指替它取出咽喉里的东西,原来是一个大大的鳞片。格瑞斯汀娜奇怪鳞片之大,便用衣襟擦干净,见它银光闪闪,又温润可爱,于是装入衣袋。不知道为什么被关这么久的商人很是生气,他对格瑞斯汀娜说:这个国王真是太无理了,我们千里迢迢为他送来上好的石材和美酒,却换来这一场结局。他的记帐员安慰他说:恐怕是国王弄错了,我想我们很快就会被释放的。商人失望地说:不会的,加西亚国王一定打算向意大利宣战了。格瑞斯汀娜说:大人多虑了,怎么会这样呢,人人都说这位国王仁慈勇敢,心如明镜。

    不一会儿,格瑞斯汀娜的衣袋中响起一个声音:你想知道什么?你想知道什么?她好奇地摸了摸,啊,是那个鳞片!她小心地取出它来捧在手里,想了想问道:为什么要关起我们来?鳞片说:有人换了国王的告示。格瑞斯汀娜又问:什么告示?鳞片说:是国王寻找妻子格瑞斯汀娜的告示。听话的人不禁大惊,她颤抖地说:国王,国王是谁?鳞片嗡嗡道:大人物胡里奥。格瑞斯汀娜的泪一下子流满了面颊,她喃喃自语:胡里奥,我的胡里奥……这时她看见周围的人疑惑的表情,便立刻止住了哭泣。她定了定神,问道:那么,是谁换了国王的告示?鳞片说:玛特伦蒂,王宫总管,胡安岛总督的女儿诺玛。

    格瑞斯汀娜完全明白了。她知道诺玛认出了自己,虽然自己是女扮男装。可怜的胡里奥还被蒙在鼓里呢!她的心里泛着柔情,眼中闪动着丈夫那威严的身影,忍不住低声问着:那么,国王这时在想些什么?鳞片说:他仍然想念他的妻子。格瑞斯汀娜努力控制着自己,她停了停,问道:国王从来不到监狱的,是吗?不,鳞片说:仁慈的国王每隔七天就要来监狱一趟,他救了好多的人呐。众人立刻高兴起来,格瑞斯汀娜说道:这样的话,国王明天就会到这里来了,真是谢天谢地。鳞片说:你说的一点儿也不错,不过你们无法看到明天,因为诺玛已经私自决定处死你们,她派来的人已拿了国王的权杖出发了。

    话音刚落,一群士兵和刽子手闯了进来,领头的人举起国王的权杖大声宣布处死命令。趁着骚乱,格瑞斯汀娜悄声问道:国王此时在哪里?鳞片说:国王在他的窗口发呆呢!于是,格瑞斯汀娜便对士兵们说:感谢国王的恩典,在我们去往刑场时,请求你们让我们绕行国王的居所,以目睹陛下荣光神彩。士兵们都是仁慈的,他们不明白国王这次为什么要大开杀戒。在他们眼里,这些意大利人友善无辜,死得真有些莫名其妙,所以他们很痛快地答应了。当格瑞斯汀娜远远望见窗口丈夫的剪影,急忙吩咐大家齐声高喊:了不起的大人物,三百头公牛!了不起的大人物,三百个海盗!高处的胡里奥一下子就被惊动了,他的心怦怦直跳。他抓住窗边的藤蔓,像从前一样,飞落到队伍前方。怎么回事,国王奇怪地问道:谁要杀死这些意大利人?而你们,又怎会知道我的故事?

    ……一切该结束了,哦不,他们还要重新开始。有趣的是,国王向鳞片问询诺玛的命运,他让她亲耳听听未来的判决——她将被驱逐,回胡安岛去,鳞片不紧不慢地说:在海上,她将被海盗捉去卖为别人的奴仆,一辈子混在肮脏和耻辱中;正如一个大鳞片落进垃圾筐里。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鲛典-12
后一篇:鲛典-14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