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1,148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鲛典-10

(2007-09-27 02:01:23)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西市/长篇小说

    [鲛泉]  指鲛人熟知的水底暗流。中国人认为,那里是一个特殊的时间区域。

    [鲛池]  中国古籍里讲述,东海有海人鱼,长相美丽,眉目口鼻手爪头颅和人一样,只是没有腿脚。临海居民里的单身汉们修池来蓄养她们,与她们交合。所修的池子引海水而入,有门与居室相通;多呈满月形状。也作鲛泽、鲛沼、人鱼池、海女室、阴潭、合欢池。

    [鲛寮]  与鲛池类似。见于南亚一些岛屿。多以大茅草、棕榈叶等搭筑,无池泽之类,可能是近海便利的原因。

    [鲛门]  a.根据描述,应为软珊瑚之属。人们设想鲛门由大海贝的壳筑成,外面是珊瑚和海葵,形如低礁,不易被发觉。  b.中国笔记里提到,鲛门为阴阳会。海水为阳门,人类依靠避水珠——中国人认为珍珠属阴——能够自由出入鲛人世界。撰写者比较迷恋的是阴门,他相信它就位于空明中的某一处,就在海岸的上方,人类如果有缘找到此门进入,就会变成鲛人。他推测只有修行者,例如僧人和道士,才掌握通往阴门之路,因为这些都是纯阳之人。此说似乎可以解释一些修行者在海上突然消失的原因。撰写者魏敦抄录了一篇署名为木华的散文《海赋》,他认为这篇文章里藏有触摸鲛门的玄机,其中一句被肯定为密码:“阳冰不治,阴火潜然”。J·TANG幻想,或者在人与神之间便有鲛人的等级。  c.地名,在南中国海,分南北两处。《海异典集》中说,广州南有岛,南北皆有鲛门,北鲛门多被误称为江门。隋时外船聚此,名其礁门,亦有贸易者呼为交门。  d.鲛人耳鼓膜。意为魂魄之门。博廷医生认为,鲛人的耳内镫骨、砧骨和锤骨应该比人类的粗壮,它们的鼓膜厚度称之为门并不为过。

    [鲛幕]  中国笔记中提到,阴天时海上时见海水壁立,高可达数百英尺,如同帘幕,渔人称为鲛幕。据说白天鲛人携幼子出行,恐遇人船,所以以水幕遮蔽。《海异典集》中记录,唐人程范喜阴,宅中常挂帘幕,虽白日也很少摘卷。帘色靛蓝,人称海幕。也作海幕。

    [鲛紫]  鲛人染纱之色。据记载,鲛人搜集大量的骨螺将其弄碎,取出里面的液体放入容器,加入适量的海水,再用阳光暴晒。液体最早呈黄色,随着长时间的日晒而逐渐变化为蓝紫、紫、红紫和黑紫色。有的时候,他们也提取一些有色海虫以及某类棘皮生物的体液来加工只有他们才掌握的几种特殊颜色。基本的取色技术被传授给一些有缘的水手或者奴隶们,更高级的则秘不示人。在欧洲,就算是最早掌握这种取色技术的罗马人,当遇到如何使色彩更加鲜亮和不会褪色这些问题时,也不得不绕很大的弯子,做多方面的尝试,比如较为关键的水煮法。而社会的享乐需要那些足够繁多的色彩时,工匠们只好从植物和昆虫那里想办法。无论如何,鲜亮总是难以达到。可能在东方人的帮助下,工匠们试着加进树脂,因此获得某些变化。古代中国,紫色为神仙之色、尊贵之色,应与对鲛人的认知有关系。也作鲛色。中国人以其鳞色概称水族有鳞物,认为是天光水色相染,又与紫垣气脉冥合,所以紫色亦作为灵智之色。后来扩展为对其域空的印象。中国古代诗人曾有诗句说:“鱼鳞可怜紫,鸭毛自然碧。”据J·TANG说,可怜就是可爱的意思。中国古诗还有一句“春江水暖鸭先知”,这成为他们关心的问题。它们为什么会成为先知?感慨鳞色紫得可爱的人并非欣赏图画,他的目的是穿越紫色征象,获得别处世界的真相。又作鳞紫。

    [鲛饮]  即徐徐之饮。中国古代笔记提到,鲛人自饮清泉甘露,偶与人贸易得琥珀酒,以贝尊小酹,徐徐饮之,甲衣为之成酡色。有人以霓吸鲛饮作比照,说长霓吸水气势庞然,而灵鲛饮酒意态端然,用来形容书帖风格的不同。详见《海异典集》卷拾壹王瑗谋帖篇。

    [鲛听]  《海异典集》称鲛人听四方之声则浮于波涛之上,仰面向天,闭合双目。若逢阴霾天象,悬云低垂,便寻礁石而上,卧地侧听,可以知道百里以外的事情。卷拾玖陈建宴听篇中记载,越州人陈建夜宴于亭,所邀友人中有一自称海客者,跟从诗人杜冲而来,相貌清奇。席间新上江鲈,仕子尹晞提起筷子说,菜虽好,只是里面的黄韭换成了菰白。陈建奇怪,尹晞说刚才听见厨中人语,黄韭既无,换菰白也可。叫人来问,果然如此。人们都夸尹  晞听力好,惟海客不以为然。尹晞不高兴,海客于是讲,在亭后园子里第几株树上刚刚有蛾蝶脱茧飞去。众人于是前去检验,果然见茧壳尚在。海客笑而辞去,陈建便问杜冲此人之异。杜冲说十日前坐船返回,偶遇此人,交谈中很有好感,便交为朋友,并不知其来处。实鲛人也。

    [鲛明]  指鲛人具备的智慧。中国人认为,海水是时间的集,时间使一切明晰。J·TANG曾说,云海二者为元气,为意之虚;沙盐二者为根本,为眼之实。鲛人正是四者的结合,作为一种象征存在并出没。

    [鲛吟]  鲛人的歌声,据说可以传播很远。我怀疑记录者听到的或许是座头鲸或须鲸的声音。

    [鲛火]  一些中国商人夜行于海上,偶见海水中或较远的天幕有火光闪动,此起彼伏,稍时即灭,传言为鲛人举火夜行。现在看来,可能更多的是一些可以发光的和带电的海生物。范德萨的水手们甚至见到过大面积的绿光和柠檬光。也存在这种可能,它们是夜里岛屿或近岸上的个别渔火,随着行进中起伏变化的视线而明灭。在《海异典集》里记录有鲛人举火为船只引航的事情。

    [鲛回]  指丝绸上的回字、巳字形纹样。《海异典集》中写道,鲛人织锦采用纹样多以身上鳞纹鳞晕成图,亦以石花瑚棘作饰,繁密绵连,即使是裁切割裂也不会影响织锦的美丽。其中还提到古时青铜器上的类似纹样,认为是采自龟甲,并且只是摹拟版块的外形。

    [鲛岛]  只有鲛人才知道,并常在那里聚集的岛屿。远古中国人将这些不明位置的岛屿统称为仙山,列入“三岛十洲”体系。也有古籍称这些岛屿实际上是大鱼,方圆百里,人船不可接近。曾有旅人误以为仙山,弃船登之者甚众,不久岛没,人都被溺死。《玄中记》里提到过东海的一条大鱼,行船者遇到它,一日见其头,七日才见其尾。此鱼生产时,百里内的海水都会被血染红。邓恩博士认为,再大的鲸鱼数百米也足够了,中国人多好玄幻,传者皆加其大,以显世界未知之幽趣。他不排除有更大的鱼类存在,但认为也会在海洋最深处,绝不会上浮到人所能见的极限。

    [鲛促]  鲛人上肢手掌指间的蹼状联结物。呈色有不同,微现透明,光色较浊。长度较短,根部厚而有茧。也作鲛触。一些诗里用它来指代手掌。《海异典集》里有这样的句子:“斑斓入大波,径取蓬山住。宁知鸿毛里,不翻云水怒?盖将浩荡许,澹然化鲛促。”(卷七越人樯。东方朔《十洲记》中说,凤鳞洲四面都是弱水,鸿毛不可浮。译补)中国笔记里提到,也有三蹼之促。

    [鲛离]  鲛人下肢脚掌间的蹼状联接物。呈色主要为淡蓝,十分透明,是趾长度的一半,根部厚而有茧。蹼中各有一根游离软骨,长度与蹼齐,略出一点,呈骨白色,极细。某些种类蹼上还有小圆灰斑或晶体斑。

    [鲛客]  中国宋人笔记里说,传说中海中的仙人为鲛客。这是一个将鲛人与仙人混为一谈的例子。鲛客即海客的更明朗化的称谓(参见[鲛听]一条)。唐人李白曾有诗道:“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即使是在传说里,鲛人去寻找海上仙山都确信找不到。在人、鲛、神的链条里,距离是最突出的,不管是空间还是时间。只有消除了距离,三者方能统一。对于海洋的时间概念来说,鲛人这一过客身份是不必怀疑的。在诗中,李白以鲛来印证海上仙境的虚幻,以人来印证人间仙境的迷离,以此来探寻神界的实有。这里,神的等级十分明确地高高居于鲛、人之上,并反衬出鲛界的无奈和人界的困窘。当然,李白最终是通过梦境完成了对神界的抵达,但梦境不是现实。固然梦境所表现出的精神活动能够让三者同一,它却并非纯粹,也绝非真实,它只是对于未来所有预习、预演中的一部分。《海异典集》里记载,有人坐船出海,与一鲛人饮宴坐谈,感叹生命之短,向求长生飞升之术。鲛人对他说,鲛之在海与人之在陆并无多少区别,我们最后都不能登临太虚。这是什么原因?因为长生和飞升都是为了我们的身体。你瞧,你甚至连浮升也做不到。假如不为了身体,你又怎么知道这个东西朽坏以后,你焉得不到长生?而你有时在梦中升上太虚,又何尝是带着你的身体?话未说完,有鲛人之子登船呼唤说,母亲传你回去,莫叫人客将你耽搁了!(卷拾陆之鲛人儿)

    [鲛语]  鲛人之间的耳语。也作鲛唾。据说只在波涛中进行,声如吐水。

    [鲛烟]   a.突如其来的海雾。闽地人多行海上,时有此景困行,有年长者说这是鲛烟,即因船只闯入鲛人妇幼居处或积宝之处,所以才有海雾驱逐遮蔽。  b.火山烟气。远海孤岛及海水中每有烟气升腾,人说是鲛人煮玉之烟,有黄白色泽。唐人已知为海中火山烟气,《海异典集》里提到,海上生烟气,人说鲛人焚石煮玉,实为谬传,乃火山喷焰吐硫之象。明人笔记中也比喻因海难困于荒岛者点燃的烟气讯号。  c.我们可以将布尔热湖银鲛出没的地方,那些致人迷幻的香草气息称为鲛烟。

    [鲛童]  鲛人幼子,很少可以被人见到。中国古籍记载不多,可参见[鲛客]一条中鲛人儿部分。也有被误以为儒艮怀抱之子。J·TANG说,中国地方戏剧里有鲛童扮相,无非荷衣绿裤,眉绘金睛,腰扎大红丝带,聪明喜人,常常由七八岁小儿饰演,没有面具和台词。

    [鲛鞍]  用上好的鱼皮制成的马鞍,斑纹大且华美,故称鲛鞍。唐时有少年仕子热衷于此,重金求之。

    [鲛娥]  a.浙地沿海居民对鲛人的称谓。出于视觉上的误差,鲛人在他们眼中多显娇小。b.指体态轻盈的女子。《海异典集》中记载,明州有少女善走索,经常于塘池上埋索往来,水掩索痕,人仿佛凌波而行,观者以其为鲛娥。

    [鲛奔]  中国人认为,鲛人求偶十分自由豪放。如两情相悦,则一同前往种群罕至之地合欢,从此形影不离。中国女性的婚嫁必由父母作主,但有私下成婚甚至逃离家庭的,称之为奔,不被社会接受。个别笔记中将这种行为比喻为鲛奔,看上去似乎是羡慕他们获得的快乐。

    [鲛产]  鲛人生子。《海异典集》中说,鲛人临产,一定会在暖水区域,身体倒悬,尾鳍前后合拍而摆,子鲛则浮升而出,须臾即可游动。

    [鲛鉴]  鲛人之镜。在欧洲关于鲛人的故事里,镜子或者是预置之物,或者来自沉船上水手们的珍藏。大部分镜子带有手柄,呈椭圆形,一般为绿玻璃。曼岛有人保存着一件圆形的金属镜,它的右边有一列创伤,据说是某个发狂的海妖咬出来的。中国人认为,鲛人原本并不需要镜子,如果愿意,它们随时可以看到自己,比如在海面、泉边和珍珠的表面。但是作为一种重要的贸易品,一种背后有海水纹饰和珍珠抓纽的铜镜——它像月亮一样圆——很快就引发了鲛人的喜爱。它们乐于看到这样的映现,显然铜镜里的面目清晰、稳定、完整,最主要的一点,镜面有着令它们沉醉甚至忧伤的清碎光芒。为了避免海水对镜面的腐蚀,它们习惯把铜镜放在鲛岛上。也有鲛人把铜镜放入死去的大扇贝中。在一些笔记里,鲛人们甚至学习自己打造一面金属镜,除了背面的凹凸花纹,东西做得似乎比人类的还要好,这大概是大量掺入了稀少的矿物的原因。有人见到过这样的镜子,可以看得出来,它们还不会使用模具,但鲛人们天生就对圆形有感知力。记录者说,鲛人制出的镜子如同月亮一样,肉眼中似乎并不圆整,然而用规器衡测却合乎度数。另外,人们尚不知它们是如何完成抛光的,用珍珠的方法吗?令人惊讶的是,鲛人制出的镜子不怕盐的渍损,相反,盐使得镜面越来越亮。邓恩博士说,这一点令他想到日尔曼人或者日本人用盐来给陶瓷上釉的做法。资料中没有显示人类拥有过一件鲛人制做的镜子,不论是唐朝人还是宋朝人。

    [鲛潜]  按照我们的理解,这个词是指鲛人下潜的动作,但中国人却解释为鲛人的消失。在中国人的角度,鲛潜所蕴含的自由度是人力不可知的,但他们效仿了这种从容的、带有自我封闭色彩的生活方式。《海异典集》里收录了一首诗,可以看出中国人的态度:“悠悠清江水,水落沙屿出。回潭石下深,绿筱岸傍密。鲛人潜不见,渔父歌自逸。忆与君别时,泛舟如昨日。夕阳开返照,中坐兴非一。南望鹿门山,归来恨如失。”(译注:唐人孟浩然《登江中孤屿,赠白云先生王迥》)J·TANG说,潜的意思是隐藏,很隐秘地躲藏。两种空间的并存,无法了解的便称之为隐藏,这的确是仁智者的修为。

    [鲛榼]鲛人所用的酒具。《海异典集》中说,鲛人酒器为螺贝,特别喜欢用的是鹦鹉螺和一种含有红晶纹斑的圆形小螺。唐人有仿制的,称为鹦鹉杯,小巧精致,多被女子喜爱。有诗句说:“钿翻破橙指,忽作鹦鹉杯。”一些贵族妇女泛舟河上时,携带的鹦鹉杯有时入水化鱼。

    [鲛姱]  指美丽的鲛人或美好的姿态。按照今天的比照,鲛人体现出的既不是肥硕之美,也不是柔弱之美,它是一种活力反映,它的美是均衡的力量美。

    [鲛鬋]  中国古籍里指鲛人鳃侧的软鳍。

    [鲛皦]  中国古籍里指鲛人鳞片上的光斑。

    [鲛祲]  中国古籍里指死去鲛人的魂魄。传闻鲛人死后,魂魄多行于海雾之中,是一种奇特的灰色。船只如果遇到此雾则会迷失方向,不能前行。必须以酒食奠祝,向海中投下一定数量的红色绸布,才可以正常行驶。那些绸布会被鲛魂寄寓,化成罕见的红鱼,返回海底。红鱼千年不上浮,只停留在热潮处,死后变为红藻。据说一旦红藻覆盖了海面,鲛人就会灭绝。也作鲛禁。

    [鲛解]  中国古籍指红鱼化红藻的过程。

    [鲛犁]  中国古籍指鲛人在海面奔行时,尾鳍划开波浪,如同犁波。

    [鲛艏]  指船只前端雕刻的鲛人像。亚洲的日本有这样的船只,欧洲绝大多数雕为海妖。5世纪开始,希腊人便热衷于在各个地方雕刻海妖,船只也不例外。人们认为,这样做无疑获取了海洋的通行证。海妖立于船首并非只具备符号意义,在水手们眼里,它或它们此刻就位于那里。有经验的船主会用十分巨大的雕像来给航海者以足够的信心,同时也警告他们注意约束自己的灵魂,小心平静海洋下面隐藏着的危险。我相信不会有人忘记把自己绑在桅杆上的俄底修斯吧!如果跟从海洋时间集的意义——有点儿像在冥界航行——海妖于是又成为温柔的陪伴者形象,正如古埃及人习惯做的那样;它们有动听的歌声和无穷无尽的知识。当然也有人有坚持认为,雕有海妖像的船只都属于海盗。有趣的是,鲛人史料丰富的中国却没有这样做的例子。在他们无比巨大的船上描绘的是另外一种独特的生物——龙,它与海洋有关,但却象征了天下。

    [鲛兵]  指一种长柄短刃、刃呈锯齿状的刀具。中国人笔记中说,它被用来对付那些凶猛的鲨鱼或大乌贼。

    [鲛史]  中国唐朝幻想家魏敦撰写的一本著作,约为十卷,内容为鲛人在中国境内的历史记录,并有附图若干,现已失传。据J·TANG考证,此书很可能未经刊印便毁掉了。879年唐人黄巢在广州大屠杀时,魏敦正在那里游历,他于883年逝于岭南。一些笔记里的线索显示,个别文人看到手写稿《鲛史》的时间不会早于877年,这个时候魏敦已经到了岭南差不多近两年了。而且,有理由相信,正是岭南流传甚多的鲛人传说诱使他开始撰写鲛史。依照旁人笔记遗留,《鲛史》起笔于大禹治水,这和西方大洪水时的记载十分相似。大洪水中的方舟保存了众多的生物,但并不意味着海妖也可以不停地被复制,此后它们的角色性质变得向人类接近——中国人并非这样认为,在《鲛史》中它们始终被视为灵物。汉时记载有三卷,晋时为两卷,南朝与隋为一卷,唐事则成三卷,与古卷合为十卷。

    [鲛寿]  依《海异典集》中所记载的鲛人计时方法,它们的寿命至少合人类三百岁以上,而那些主动离开种群去向不明者则已在六百之龄。这是相当长的生命了。不过这种喻词在中国很少使用,更多的人用不老松柏或龟鹤来作祝词。恐怕是因为鲛人相比之下更为虚幻的原因。然而神仙之喻也使用颇广。假如是出于物种的考虑,龟鹤又为何不忌呢?J·TANG认为,这也许是鲛人在中国有许多不雅传说的原因,比如相关的人伦问题。(译注:伯爵此处发表了自己的见解,考虑到中国与欧洲的不同,不便译出。)

    [鲛合]  中国古籍里指不同性别之间的鲛人交合,也指鲛人与人类进行的交合。关于前者的描述几乎没有,但后者的记录屡见不鲜。这里有一个主要原因,人类无法达到对鲛人交合的真实观察,只能借助鲛人与人类之间的行为来了解弥补。我们并不是说鲛人们都乐意献身人类,特别是那些迷人的雌鲛,中国笔记中当然有一些是性幻想的产物。我们知道,并非中国人沉迷这样的想象,欧洲人也如此。13世纪的罗马曾有人为此疯狂,据记载,他杀死了十七个妓女,折断她们的椎骨,缝合她们的双腿,把她们的两只脚全部扭向横位,看上去仿佛人鱼的样子——哦,她们无一例外都长着长长的漂亮的金发。人类,特别是男人们为什么会对鲛人想入非非呢?J·TANG说,或许正是出自对自身的不满。男人不满意女人也拥有两条腿,像自己的翻版。男人与女人的形体应该存在明显的区别——正是那两只分开的腿让女人失去了完美的流线体型,失去了腹肌的波涛般的力量,失去了缠绕的尾巴,更重要的是失去了秘密。哦,上帝,饶恕这个东方人吧!但他说的有他的道理。他对我说,您知道从唐朝起,就有中国女人裹脚吗?现在,这些脚尚不及拳头大小。判断一个女人愿意不愿意成为你的,不是靠玫瑰和吻手指,而是你摸她的脚她会不会愤怒。为什么?因为这双小脚已经改变为鲛人尾巴的性质,成为她的快乐区和耻辱区,作为走路的功能渐渐消失——鲛人的魅惑并非走路。如果有机会观察,便会发现她们的脚已经转向横位,正如鱼尾那样;这是时间的暴力。我想起中国笔记小说《水边的英雄们》似乎有过这样的描写,一个男子装做捡拾掉落的筷子而去摸那个叫做潘的女人的脚——哦,潘,西方的森林之神,欲望强烈的家伙!约翰·德屈巴的海妖自己捉着自己的尾巴!

    [鲛林]  中国古籍里提到,南海有海上树林,鲛人常在林中嬉戏。据记载,树林方圆百余里,多有奇异,渔人如果误入其中,几天几夜找不出去。疑为红树林。

    [鲛诣]  中国古籍里指鲛人的来访,带有突发性和不可预知性。《海异典集》里记载,泉州人邓惟以诗文出名,曾作海赋数篇,传抄者甚众。一日夜读,忽然有人来访,相貌奇特,自称是邓惟昔日的朋友。邓惟记不起来何时与此人交往,但也欣然与之对茶。闲谈中,此人取出几页纸,说是自己写的一些诗文,特来请邓惟指点。邓惟翻看,只见摹写世象的几首诗尚且工整,惟有后面一篇海赋写得峭拔诡谲,仿佛字句都化作汪洋四溢,荡人魂魄,自己的文章与之相比大差,心里不禁黯然。此人见邓惟惭愧,轻笑一声,拿起文章便就烛火烧之。邓惟大惊,忙来阻夺,纸已熊熊起焰,须臾化灰。此人听到邓惟叹惋,于是说道,这是万篇海赋精华组成,您也不必自惭,今世之人谁也做不出来的,我也是奔遍诸海,耗费数百年神智,才略有所得。邓惟奇道,您莫非是神人?此人大笑说,不瞒您实情,我乃是东海鲛客。说着,他将纸灰扫入茶水中请邓惟饮下,然后说,以您的文才还原这述海之文章,即使万篇也游刃有余,纵使木华再世也无法比及您了。言毕告辞而去。此后邓惟文思如涌泉,词句新奇有如神授,五十岁时应故友相邀,入海不归。J·TANG认为,不排除鲛人以隐性的方式到访的可能,比如梦幻。对于有的人来说,这样的访问也许童年时就完成了。而这些或许就是伯爵您为什么想要撰写这部《鲛典》的原因。(译注:我时常回想起与伯爵说这番话的情景。烛光,还有茶……)

 

   唐晋注:此处所录词语及内容几乎全为虚构,各位读者请勿在正式文章里作史料引用。)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