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1,148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鲛典-8

(2007-09-22 23:33:01)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西市/长篇小说

    第271条  卢佩蒂在《梦境航记》里提到,它体如黑大理石,身形高大,各部位比例非常匀称。卢佩蒂说,它是梦精的后代。科林斯的菲德涅告诉她的母亲,中午睡眠时,梦见一个黑甲男人俯在自己身上,给她看一种龙形纹章。后来她被发现怀孕了,生下一个黑色婴儿,脊骨上有竖着的板刺。放入海中,自由游泳,然后消失。数年后菲德涅不幸病逝,它从海里出来到她墓碑前哭泣,已然成人。

    第272条  日本人传说,屋久岛的大雾里生活着这样的水妖。它豹眼狮鼻,长着鲸鱼的嘴,有一双透明的飞鳍,不喜欢阳光和灯火。大雾散去后,它便消失在海里,潜伏在暗礁处静静等待,用它呼出的气泡喂养蓝藻。

    第273条  中国古代笔记《稽神录》里提到,渔人李黑獭经常在江水中张网捕鱼,一天忽然捉到一物,如同人类婴儿,长有三尺,然后网被一些粘液系住,很长时间里无法解开。一位道士看见告诉他,用铁水浇灌就能够解开了。渔人如法炮制,得到网中婴儿。仔细端详,婴儿的嘴巴鼻子眉毛头发就像是画上去的,却没有眼睛,闻一闻它的嘴里还有酒的味道。旁观的人感到恐惧,渔人将此婴儿重新投入江中。在人与其它灵物相会的诸多传闻里,往往带有送子或留子的情节。有趣的是,女性若为人类,生下的孩子必从灵物种属,相反则为人童,绝不会诞生新的物种。比如白蛇女与人的姻缘里,即使化为原形,她生的孩子也是健全的人类。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鲤鱼女、狐女、田螺女,甚至天上的七仙女身上。中国人决定血缘是以男性为主的,灵物则延续了这样的有效性。这个笔记并不完整,因为在此婴儿身上尚未确定其人或物的归属。但是不管怎样,它是一个怪胎,所以不能被接受。J·TANG说,就笔记来看,似乎婴儿担受了全部的过罪。首先它有着不合年龄的体长,出现的场合也不正常,而它还饮酒,尤其是没有眼睛,使人们不能了解它的灵魂以及内心世界。

    第274条  古希腊多利茨人发现于克基拉岛海域。它的体形硕大,肤色呈青铜色,有人的四肢,背部有对生翼鳍,鳍针锋利,可用作箭矢。人们常见到它在海中与大鲸角力的情景,大鲸往往要被它推上沙滩窒息而死。

    第275条  在日本,有的渔人称呼它们“燕子一样的秀女”,不知是指哪一点:身形的敏捷、体貌、叫声,或者是恋旧?据熟悉它们的人描述,它们的躯体相对而言显得单薄,因此出行时那身灰褐色的罩衣便十分宽松。它们的脚是不给人看的,总是埋在沙子里,想必很是秀美。它们有一条细长的尾巴,装饰性的,有人曾经在喂给它们海星时偷偷摸了摸,这令它们非常恼火,像抽鞭子一般轮番抽打他,直到他的腿肿起来。这并不是它们的性情,如果不戏弄它们的话,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第276条  出现于中国古籍。根据描述,疑与第5条同。也有人认为是某种淡水鱼的古称。

    第277条  出现于中国古籍。记录者描述,它多出现于越地的一些近海滩涂,那里往往是晾晒提取海盐的地方。它擅长判别卤水的好坏,被它认定的所出盐晶售价很高。有经验的人利用它贪吃莲子的特点来训练它,使它充当质量监工。它的相貌近猿,只是无毛皆鳞,呈硫磺色或铁矿石色,有短尾,如江豚。中国宋朝有人曾驯养两只为他工作,长达十七年。

    第278条  这是炼金术士们热衷于描述的一种生物。它有妇人的上身和鱼的下身,鳞片圆而且大,鳍软而长,从脑后直达臀尾,桔黄色。一对翅膀,一红一黑。它还有一顶金色的王冠。据说它象征着所有自然元素的集合。

    第279条  中国古籍说,它是学者孔子在陈这个地方受难时遇到的怪物,身长九尺有余,穿着黑衣,戴着高大的帽子,因为打扰了孔子休息,被其学生子路斗杀。孔子并说,物老则群精依之,因衰而至。形似鳀鱼。

    第280条  7世纪时,那些从奄美岛驶向中国明州的日本使臣在岛屿一带看到了这种生物。它的身体较为矮小,前胸和腹部好像镶有明镜似的发出比较刺眼的光亮。几只这样的生物跟随船只游动,并不时伸起它们的手臂,仿佛求取食物。有人给了它们几个苹果,它们喜欢苹果的味道,吃完后快乐的神态显得很可爱。据说它们的嘴唇又扁又长,眼睛呈明黄色,不算太大。

    第281条  16世纪时,在波罗的海的希乌马岛和萨列马岛附近,有这种生物出没的踪迹。它们大约有近十英尺长,躯体呈黄绿色,鳞大且密。前肢粗壮,后肢显得细弱,尾鳍生有黑褐色骨刺,雄性带有骨状刺瘤。根据一些立窝尼亚人的描述,它们会分泌出一种透明的褐色体液,有点儿像生漆,接触过这种体液的皮肤容易红肿并溃烂。

    第282条  中国笔记说,这是淮水里的鱼魅,形似河狗,时常变化为人的样子迷惑女子。据记载,唐朝楚州一个姓沈的女子到水边浣纱,它爱此女貌美,因此化成翩翩少年来引诱她,直到女子整日魂不守舍,身体现出孕相,而被其家人察觉。于是请来当地一位有名的巫娘作法,以火刀逼出形体。它表现出依依不舍的样子,又写了一首很好的诗来告别,引起人们的同情。(译注:诗句如下:“潮来逐潮上,潮落在空滩。有来终有去,情易复情难。肠断腹中子,明月秋江寒。”见《通幽记》)过了几个月,沈女生下三子,相貌非人,家人打算杀死它们。沈女说,它虽然是鱼魅,却也有情义;我尽管是人,却也愚妄,不如把它们放了吧!家人便送到水边,它兴奋地跳出水面,背上它的孩子消失了。在相类似的故事里,这应该算是结局美满的一次异缘了。妖魅既然不为它害,只是本性驱使乱人之女,驱逐是适当的尺度。沈女虽失身于魅,但也可以说是失身于美少年的幻象,这样的私情亦发自怀春的本能,所以沈女的自审自省显得十分理性,也展示了人的高度。

    第283条  11或12世纪时,一些石匠为了寻找更多的可以用来建筑教堂和桥梁的石材而不得不借助别的力量。有人在罗讷河上据说见到了知晓一切的人鱼,它们的脸苍白缺血,长着栗色的卷发,但精神很好。它们似乎乐于帮助这些苦恼的人,不仅提供了矿脉,而且还画了一些图纸,告诉他们使建筑物更为接近天堂的秘密。后来的人们相信增高穹顶的高度是其中之一,很简单,它们为石匠们描绘一种鱼的修长的弧形背鳍,告诉他们更多的要领。它们的手指出奇地长,人们无法知道它们的性情,谁也不敢靠近并伸手接过那些图纸。(《皮洛朗手稿》Ⅺ.80)

    第284条  埃尔南多·科尔特斯的水手在驶往尤卡坦半岛的海域见到过它们。那些水手后来回忆说夜晚船只被迫停下来,有数百只奇怪的生物将彼此的上肢连在一起,形成一条长长的阻隔带,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在他们视线前方,不少雌性生物正静静地哺乳。水手们被迫绕离这一带。不久,他们又受到了阻拦,一只像是首领的生物跃出水面,张开它强大的背鳍,用令人震惊的葡萄牙语指责他们,抗议他们砸毁了科苏梅尔岛上的神像。它显得非常愤怒,胸口的膜异常透明,可以清楚地看到那疾跳的心脏——一位水手发誓说,那是十字形状。它诅咒他们将要死去,后来这些西班牙人的确被印第安人杀死了一大批。要知道,16世纪的印第安人甚至没见过马。

    第285条  日本四国一些岛上的渔民传说它们是龙太子的座驾,只有四只,能长生不老。它们很少浮上海面,除非下面发生地震和火山喷发。即使出升,人一般也不易看清,因为总会有大浪和狂风。眼力好的人可以看到它们雪白的腹部,以及下肢长达数米的飞鳍。

    第286条  一些日本人相信有这样一个神存在:它分配给每条河豚不同的毒素、不同的宰杀者和不同的食客。在他们看来,只鲀神不喜欢的人才会因为吃生鱼片死掉。有人同时相信,如果选对了食鱼的时间,一切也可以发生变化。还有渔民信奉鲀神化形于熟人亲友,当早晨出门遇到的第一个亲熟便是鲀神,他从哪个方向来,这一天就捕哪个方向的鱼。我见到的一幅浮世绘上把鲀神画成一个穿着和服和木屐,在春天的海岛上散步的俊雅男子,他身后渔民挑着沉重的鱼篓兴冲冲地回家。

    第287条  ①见于东方人的笔记。8世纪里,某地有一个姓叶的男子派遣他的仆人守候水田。田地边活水长流,在其下游形成一个池塘,水色乌暗。一天其仆人路过这里,忽然听到塘中传出沉闷的声音,既像大鹅叫唤,又像人在打鼾。仆人好奇,潜下水去察看,发现有东西伏卧在池塘深处,其体长约二三十英尺,光滑无比,弯曲有致。仆人疑为水怪,拔刀杀了它,并且砍下大约六七英尺的一段带上岸去。仔细辨别,与一般鱼类躯体区别不大,便除掉硬鳞和革皮,烧熟以后邀来数十人共同食用,觉得肉味异香,没有什么能够相比。在它的背脊之上抽出白筋一段,大如人腿,尝味仿佛鲟鱼的口唇,特别鲜美。后来剩下的肉段便作了脯干。叶某并不知道这件事,据说当天晚上刚刚睡着,便梦见一个黑影站在床头。惊惧之余,听到黑影对自己说,它原来是河神的信使,酒醉后不小心坠入池塘,结果招致杀身之祸,又被剥皮抽筋等等。它要求叶某杀了他的仆人以偿罪恶,这样的话便不再追究叶某的过失。叶某人性愚善,不忍心杀死仆人,亦觉此事毕竟玄虚,虽有犹豫,但不久便释然。第二年,叶某的仆人砍伐竹子制作农具,结果被竹尖刺入肚腹毙命。到了夏末,叶某全家患上了怪病不治而死,一共八口人。此事诡异,应该是传说附会的结果。我以之求证了J·TANG,却也没有满意的答复。不过这个中国人说,其实大错在河神信使和叶某,仆人只犯小过而已。既然是神物,就不该醉酒贪杯,将高贵之躯置于乡俗池塘,平生怨事。而叶某已被神示,却以一念之仁而徇情,不知冥冥中的察看洙心,获罪难免。所以才有剥皮抽筋作人口食,才有举家八人俱死的严重后果。至于仆人无非以乡民习惯杀妖除怪,只是肉眼之误,因此仅以一命相抵。神的判罚还有什么可说的?  ②记载发现于印度洋。印度东方古国恭御陀有贩象者,习惯在夜里行走。一次商人乘船运送青象往南方海中的僧迦罗岛国,沿海岸线夜行,途经某国时想起有朋友在此,于是泊船靠岸,打算第二天前去探望。夜半眠熟时分,忽然海风大作,疾入商人卧处。商人惊醒,见不远处站立一位妇人,身躯奇高且壮硕,披暗绿纱衣,头戴珊瑚冠,面容憔悴,一脸悲情。商人诧异间疑其为私逃家庭,恐怕受到牵连,便请求妇人离开。妇人施礼,连声求他救命,并不说其它言语。商人不知所以,仍催妇人离去,妇人拜谢后走了,大风随之停歇。商人纳闷,不再有睡意。天近晓时,妇人又来,神情慌恐,还是求他救命。商人劝慰几句,妇人依依而去。商人巡视船上各处,不见妇人踪迹,又怀疑水手拐骗人家妻女,便依次询问,厉言相逼,却无此事的形迹。商人正在猜测妇人是如何上船时,顿见妇人出现在自己身后,形容枯槁,惊恐万状,急急求告救命。商人三次见她,心中已经不惧,于是很柔和地问她究竟怎么一回事。妇人哆嗦良久,只说商人之友若来宴请,务必请求速去。商人虽不明其意,怜其情形,便答应了。没有多长时间,果然商人朋友差人来邀,他奇怪着下船,赶往朋友家中。途中有集市熙熙攘攘,商人不便空手前去,便挑选一些手串饰物作为礼品。到了朋友那里,宴席已设,商人环顾间并不见求告之妇人,正踌躇着想问朋友,忽见两人抬一身躯壮大的海鱼从门口走过,海鱼暗绿色的皮肤一晃即逝。商人仿佛有所悟,便问朋友海鱼一事。朋友笑答,真是你的好口福,前日刚捕上的罕见大鱼,为你烹制大餐。商人震惊,从席上跃起,狂奔至厨房,正好看到厨师挥刀将鱼头剁下一幕,不禁背生凉意。自此已无食欲,商人推说身体忽然不适,告辞回船,至夜不敢入睡。半夜妇人再来,商人望之已无头颅,心中既惧且愧。只听妇人腹内闷叹,并发怪声说道,你我都失掉了机会。从此商人操持数业都不能获利,最后一贫如洗。此事由博廷医生讲述。

    第288条  中国古籍中说,它生长着猪一样的硬毛,发出的叫声也像小猪。它的出现会让天下大旱。关于它的样子,中国人描述说“其状如鲋”。这个“鲋”据J·TANG解释,它或者是鲤鱼,或者是一种蟾蜍。

    第289条  10-11世纪时出现于格陵兰的西南海岸。据红头发埃里克的移民传言,它们出没于厚厚的冰层地带,赤身露体,披着长长的体毛。后来的一些学者找到它们的墓洞,得到了部分脊椎。这些S形程度较重的脊椎通过脊突的参照分为左右S和前后S,学者们判断这或许就是不同性别的体征。也有人认为,这些只是那些患有佝偻病的古诺曼人的脊椎。

    第290条  ①中国古籍中记载了不少奇特的生物,我不能肯定它们完全是想象的产物,因为其中存在着叙述的真实。当然,它们基本上由传闻构成,在最早的时候,传闻加强了世界的交流,这就等于说,某个人的大脑可以覆盖整个世界。——这种生物有着强烈的宿命感,它的一生就是为了走入并完成命运。它与它人类的对应者共同制造了神秘,在文字中,它们的故事结束得很快,但我们的困惑却漫长地拉开了——比如,它们是谁,他们又是谁,在我们看到的不对等的命运交锋的暗处,会不会有一个天平正转向衡稳;或者,他们是如何开始的,现在是他们的结束吗——我所读到的几则笔记里,它们无一例外被纳入鱼的躯壳,鱼很巨大,或鱼很怪异,目的是潜在的,就是体现一种典型的中国哲学:此鱼非鱼。《灵怪集》中讲述,唐朝吴郡有一位名叫张胡子的渔人,曾经在太湖里钓到一只大鱼,鱼肚上有用朱砂写的字:九登龙门山,三饮太湖水。毕竟不成龙,命负张胡子。《录异记》里也记载,唐朝金州洵阳县有人名叫柏君,于汉江一个称勒漠潭的地方获得一条数尺长的鱼,鱼身上同样有字:三度过海,两度上汉。行至勒漠,命属柏君。我问过J·TANG,难道这些字不会是捕获者自己写上去的吗?中国人说,谁写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命运已被注定。即使无字,鱼仍然要被人捕获。我们不知道鱼曾经是不是到过那些地方,但是,在悠游的岁月悠游,在命运到来时服从命运,这不是鱼和人最好的存在方式吗?  ②关于水底的世界,除了西方的海神,中国人自己设计了一个复杂的社会。从五海龙王到江河湖塘的河伯水神,这样的体系与僧道传说交织,实际上比我们掌握的更为纷繁复杂。某个帝王想吃鱼,臣属于他的道士可以通过法术书写符函与水神协调。某种水生物得罪了有能力的人,人会写一封书信给河伯,要求给予惩处。但是鲛人似乎极少卷入是非中。我既不见将鲛人与水神并列的记载,也没有听到鲛人会屈服于人或水神的传闻,在这一张比水的密度还要大的无形之网内,鲛人有自我的空间。《海异典集》记载,登州有人名叫王传,入山求道,学成遣摄的法术,时常以拘传水族为趣。其母作寿,王传意欲传召鲛人吟唱,于是投符于海,久候不至。王传生气,又以符书召来水神,共同追究鲛人之罪。过了不久,有大鱼从波涛中跃出,王传提捉而看,见鱼腹上有字:王传在壤,水神在虚。我在深渊,道在此鱼。我想,这就是J·TANG所说的悠游吧。中国人有句古话:相忘于江湖。此一忘的确是一个境界啊!自由不隔绝,交会不打扰,顺自然天命而为,这种理性让人深受启发。(译注:此处原为我和伯爵之间的一次闲谈。我大概为他译说了上面的几则故事,他很感兴趣,专门列一辞条谈述。原文译出。)

    第291条  中国古笔记说,卢眉国(译者注:疑为土耳其)的使臣归国途中在海上所见。  {鱼旁加介}者鱼首人足,{鱼旁加见}者人身鱼尾,二类共同生活在珊瑚丛中,体长均不过两米。{鱼旁加介}腿白皙并不见鳞,{鱼旁加见}貌姣美且生有绿发,避人而远逝。曾听其言语,犹如土著俚俗,不知其意。

    第292条  也是卢眉国的使臣在归国时发现的。它的下身藏在水里,只有上身浮在海面。据使臣的记录,它像一位青年男子,胸肌异常发达,肩胛上有对生鳍,金红色。它向使臣询问一些萨珊波斯王朝的事情,看上去显得木讷而焦虑。使臣给它一些芒果,它吃得津津有味。

    第293条  在中国古籍里,它的体长不大,肤生黑色文花。传说它习惯于坐在水边,彻夜不眠而沉思。有人曾捕杀一只烹食,食后患上失眠症。

    第294条  6世纪时被中国的旅行者发现于帕米尔高原的龙池中。身体呈艳红色,长达三十英尺左右,体重与成年男子相仿。有鳞化上肢和后肢,鳞的密度大,群集于深水内,性情凶烈,力大无比,以其它鱼龙鼋怪为食,偶尔捕杀浮游的鸿雁类属。

    第295条  ①这种生物与人长相几无区别,多以美丽少女外形出现,亦有以华贵少年骗娶人妻的纪录。检视中国古籍数篇,故事曲折各异,但所述绘者差不多都一样,即当其入水时,貌如苍獭。如果平时仔细观察,它的蹼爪和水獭十分相似。《搜神记》里讲述,在无锡的一处大湖地带,负责巡察湖堤防务的小官名叫丁初。一年春天,雨水丰沛,丁初出行在塘堤上,近天黑时,忽见身后跟来一位小女子,一身青衣,举着一把青伞,边追着他边喊他的名字,请他等等自己。丁初开始不知道是什么事,便打算停下来。然而转念一想,很长一段路上不见有人,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小女子在阴雨中行走,恐怕是鬼怪之类。于是丁初便加快脚步朝前去,而那女子也追得很紧。丁初干脆跑了起来,把那女子远远地甩在身后。转过一个弯时,丁初再看那女子,见她投入了湖堤隔开的池塘中,声响颇大,衣物与伞全部丢散在空中,皆为荷叶。女子无非此物,出水来魅惑丁初罢了。中国人讲求姻缘天定,私自求好者不祥。J·TANG细讲,在事情的过程里已经设定了征兆。荷叶在中国南方湖池中遍生,密可遮蔽水面而连接远天。异物以其作衣物器具十分自然平常。在中国字里,荷与合读音相同,女子披持的外象正好传达出交合的意图。伞与散读音又同,便暗示了最终的结果。就丁初来说,丁为男子之意,初为开始之意,就是说,一个刚刚开始的男子应该求从人道伦理,又怎会坠入畜物属性?哦,这种解读真是奇妙啊!  ②《甄异志》里讲述,河南有一个名叫杨丑奴的男子经常到章安湖去采拔蒲草。某天将晚时分,遇到一个女子,所穿衣裳不怎么干净整洁,但长得很美。她坐着一只小船,船上载满了莼菜,靠近丑奴对他说,自己的家在湖的另一边,天黑了无法回去,想在他船上借宿。然后向丑奴借了盘碗,弄了些鱼干生菜之类吃了。完后二人便相戏调笑。丑奴唱歌嘲笑她,一定是贪玩回不了家,弄得衣裳脏乱。女子便用短诗回答说,家远太阳下山又早,幸好遇上你这个好心人,才让我宽心无忧。(译注:原诗为:家在西湖侧,日暮阳光颓。托荫遇良主,不觉宽中怀。)很快两人便睡在一起。交合中,丑奴闻见女子身上有一种臊气,又摸见她的手指非常短,便怀疑她是魅怪。女子知道了丑奴的心意,便突然起身出舱,化为原形,入水消失。(译注:杨丑奴所居非船,应是在湖畔的一处简易屋子,原文中提到此物“遽出户”。伯爵有误。)J·TANG细讲,蒲草粗韧,用来编席;莼菜粘软,浮于水面,都是交合之象。丑为形貌之陋,奴为品性低下,所以才会有交合之实。倒是此物以肉体求悦,因人识破而怒,尚比丑奴有气节。(译补:伯爵就此事问我,西人亦有与狗、马、羊、儒艮类交合之事,中国人又如何看待此事,它与人伦要求一致吗?我说,西人与我国人不同。西人强调动物肉体的快乐,所以只重器官不避外形无常,便有羊蹄人与仙女交合、天鹅与人交合等传闻。中国人追求灵魂的愉悦,动物变化为人,目的是在同一等级平面纵放心神。中国古事里罕有化人为动物交合的情景,这就是说,人伦要求的就在于符合灵魂的要求,而兽交不是人伦。中国人伦反对人与动物交合,但当动物化形为人时,这个问题便复杂了。)  ③《异苑》中讲述,宋朝元嘉十八年,即441年(译注:此宋为南朝之宋),广陵有女子张道香送丈夫出行,夜里住在一处祠庙的下房。半夜时有此物变化成她丈夫的模样到来,假作依依不舍,张道香顿时被惑,举止失常。正好有一位名叫王纂的人擅长治邪,下针治之,此物便从道香被中逃出,直入江水中。我问中国人,即使化形向人,也有此骗奸之法可行吗?J·TANG说,自然不可。中国男权社会,崇尚贞妇烈女,有夫之妇自不能投怀送抱,此物化其丈夫形貌,以骗交合,当然是无耻之举。这是它动物本性使然。细说事主之名,道分人畜妖鬼,也是万物本源;香为气虚,无形无色,易被遮污冲损。道香固然可以被蒙蔽,但以针辨识探究,正如提婆之针,一切终究清澄如本。  ④在《幽明录》中记载了一个发生在宋朝(译注:同③)的事情。永兴县有一位名叫钟道的小官,大病初愈,性欲超乎寻常地旺盛。以前他曾与白鹤墟里的一个女子交合过,如今十分想念她。忽然这个女子就来了,钟道欣喜,立即与她交合。此后这个女子又来了好几次。有一天,钟道对她说,我特别想含鸡舌香(译注:一种香料,汉时规定,尚书郎奏事要含鸡舌香)。女子说,这有何难?于是捧了满手的鸡舌香给他。钟道请她和自己一起含咀,女子拒绝说,我的气味素来芬芳,并不靠这些。后来女子出门离去,一只狗看见她,扑上去便咬死。女子仆倒在地,返现此物原型。再瞧鸡舌香,似是一些干粪。J·TANG说,粪香不辨,动物的本性,而人亦不辨,是因为沉迷。钟为专注,专注于道,却不知道之真义,所谓惑于外象,其实患于心欲。心欲愈烈,器官之乐感尤甚,与动物又有何区别?  ⑤《穷怪录》中讲述,梁朝(译注:南朝)河东人柳镇在钟山西买地结庐,自耕自足,闲时扶杖临江远眺,悠闲自得,乡人尊称他为柳父。一天,柳父忽然看见沙洲上有三四个小孩子在游戏,不久便听见他们喊饿,要找食物吃。瞬间江风大作,波涛汹涌,有条大鱼受惊跃起,落在洲上,小孩子便跑过去争抢着吃鱼,边吃边说道,吃不完的鱼留给柳父。柳父闻言大惊,于是驾船过去。小孩子们现形为此物,纷纷入水逃走。柳父取大鱼分给村民,后有所悟。

    第296条  去年(译者注:1756年)秋天,法国人约瑟夫·里尔给我写的一封信里说,他们在吉安半岛的某个浅滩捉住了这个被潮水抛弃的生物,打算在各地展览。他们借用流行的称呼“海女”作为它的名字。据里尔的观察描述,它有一双特别长的腿,差不多近七英尺,但非常灵活。它没有发囊和指甲组织,颈背为鳞区,脖子粗壮,有一对狐耳和猿手。它的乳部极大,乳头血红,当它注视着围着它的身体赤裸的渔民时,乳头的硬度如同青铜。它顺从地让里尔检视阴部,分开腹股沟处的一对耻鳞,可以看到突出的阴蒂和长约半英寸的外阴,上面布着半透明的胶状物,可随触体拉起蛛状丝线。奇特的是尾椎处它仍有一截鱼的尾巴,鳍翼由十数根翅条撑开,并有几处白斑装饰。我与邓恩博士和博廷医生准备去察看时,他们送信来说,它在去巴黎的路上逃走了。

    第297条 (译注:奭。这种生物的样子让我想到这个汉字,这与其本义无关。)爱丁堡的休斯在寄来的信中说,他曾在北海里看见像人的水怪,它的毛发极长,浮在水面,腋下各有一个幼子。

    第298条  大雅茅斯的罗伯特·S·哈丁在他的信中讲述了一个水怪。它的颈部很长,头部较小,面目有点儿像小猪,但它却有一双妇人的手。赫尔港的马修也描述过相似的生物,他甚至注意到在它的颈部有立生的骨状鳞。二人的奇遇都发生在北海近陆的水域。

    第299条  去年(译注:1756年),格廷根寄来的一个小箱子里,罗斯巴赫的B·康恩教授把他的一些化石转交给我,以躲开战争中的劫掠。这些化石大部分是植物化石,其中有一块比较大,看上去像是属于人的一段脊椎,连同明显的对生肋骨。教授判断它是某种海生物。

    第300条  安格尔西岛的查克在他的来信里提到,五六年前他在挪威海看到过人鱼,它们差不多有十几个,离船大约有三四百英尺远。它们并不像传说中那样貌美,身上全部是粗大的鳞片。它们长相有人的轮廓,却没有鼻穹,也没发现有耳朵。它们的鳍是深蓝色的。

    第301条  斯卡伯勒的希思·沃尔在他的信里发誓,他的生命里多次出现海妖。它们个个都是美女,斜躺在北海的波涛中,用小巧的脚蹼搔痒。

 

    译注:在本书中,伯爵没有为塞壬列出辞条。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