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2,844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鲛典-7

(2007-09-21 04:43:44)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西市/长篇小说

    第231条  汉格书中提到的另一种生物。它生活在卢瓦尔河中,形如少女,体长不过三英尺。它的皮肤银白,鳞细且小,带有一些灰色暗纹,如闪电的形状。它的数量极少,几乎不见两个以上同时出现。它喜欢停留在芦苇茂密的地方,因为看上去像小女孩,所以很少有人会注意它。布列塔尼的几个玩劣少年曾经用石头和木棒打死过一只,拖到岸上被认为是怪物,用火烧掉了。

    第232条  大约5世纪时,发现于百济州胡岛附近的海域。据记载,它貌如美女,洁白娴静,性情高雅,善穿素锦裙衣,纽带盘绕极为复杂。更早的时候,马韩人曾以之为海中仙娥,传说颇多。记载里没有相关的生物特征内容,只是说它的歌唱得好,有时随歌而舞,兴之所至可以踏波旋转。熊津乐人曾经默记数首它的曲子,却无人能唱,只能用清器演奏,悠扬高亢,激荡心神。(译注:公元前后朝鲜南部分为三韩,由西向东依次为马韩、弁韩和辰韩。)

    第233条  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因果产物,在鱼化人的文化背景里创造出人化鱼的某种必然。中国笔记里说,江鲫湖鲫密密麻麻,如同人众,机缘存焉。又记录说,人化鱼形并非虚妄。某地有儿歌唱道,城门见血,陷落成湖。有老妇人信而不疑,一日看到城丁杀狗,涂血城门,于是急忙逃走。大水便果然袭来,有人去报告县官,县官见他奇怪地问,你怎么成了鱼?回答说,明天你也将变成鱼。

    第234条  《海异典集》里记载,唐初句容地方有一个白袍男子,身材高大,面目俊朗,常常独自饮酒,既无家人也无朋友,人们不知道他的来历。女子多爱慕,但苦于无法媒引,难以与他交往。有一歌妓名叫小宴,姿容姣美,胆大无惧,于青楼之上见过此男一面后念念不忘,于是与人密谋,用迷药将其弄昏,抬回居室,欲行强事。解衣后发现遍体莹白鳞片,胁侧有鳍羽,于是以鱼妖报官捕之。半夜雷雨大作,此男破牢而去,空中只听到笑声。第二天天明,兵丁去青楼寻找,但见小宴两颊生出鱼鳞,头发尽变作鳍毛,两眼鼓凸,世间诸事都已不知道了。

    第235条  ①«酉阳杂俎»是中国一本很有意思的书,其中有一条记载了海里的一种印鱼。此鱼长一尺三寸,头上四方形成印章状,并有字。海中诸种大鱼如有将死的,此鱼必会先给它身上印上章文。原文未有印字内容,也许是传闻不实,也许是故意略去,以避不祥。我认为这种生物为神鬼役,当敬畏远避,所以记在这里。  ②475年,中国有刘姓将军驻扎在京口的北固山附近。一天夜里巡逻时,遇到两个男子,长相洁白秀丽,举止端庄合礼。他们问刘将军,你与现在的皇帝是不是同一个家族?刘将军说,我们的姓氏一样,但家族却不是一支。他们便说,虽然不在一族,但恐怕灾祸还是可以涉及你的。刘将军有些不解地问道,我难道有什么罪过吗?二人并不回答,只是说,你辞去你的职位,自然就会避免的。刘将军感到奇异,便邀请二人回到驻地把酒,意图详细了解。但他们识破其意,明确对他说,我们不是人类,也不吃人间食物。说完二人现出鱼形,在长江里消失了。刘将军目睹此种变化,便下了决心,第二天便称病请辞,皇帝于是罢免了他。后来世事进行正如预言。(译注:此条原为单列,但感世事纷乱,有预知,有应验,仿佛鱼印在身,故而归为一类,下条亦同)。    ③753年,岳州人张敝作少年游。一日夜宿于江畔人家,张敝饭后踏月散步,在不远处的渡口遇到一位白衫老者。老者精神矍烁,颇健谈,与张敝议论世间诸事,见解深奥,闻所未闻。后来说起当时的帝政,老者却掩面低泣。张敝便问何故,老者感慨说,江清月近,这样好的景致就要看不到了。张敝责怪他说,清明盛世,为何您会说这种话?老者跺脚大叫,糊涂啊糊涂,刀兵即起,还在醉梦之中!张敝奇怪地问,何事要起刀兵,刀兵又向何处?老者摇头说,再有两年,你就知道了。张敝正在纳闷,老者又说到,我听说你打算往京城去谋求作为,特来相劝的。张敝开始有些相信他,便问,您所说的有征兆吗?老者皱眉说,一定要有征兆么?张敝见他不悦,忙拱手问老者名姓。老者自称姓聂,单名为浪。张敝便问,若有刀兵,何时可止?老者神情黯然说道,就在我死的那一天。张敝犹豫着问,莫非没有限期?老者叹息道,不是,从此后十年之数。张敝更加奇怪地问道,您莫非有顽疾在身?老者说,再说则不宜,告辞吧。第二天睡醒后,人家失盗,丢了几头猪,张敝的马鞍也不见。两年后安禄山、史思明兴兵作乱,张敝忽然醒悟,马鞍即安,猪即史(译注:古字猪作豕,音同史),这就是老者给他展示的征兆啊!张敝深知此人定非常人。十年期到,兵乱平息,朝中有人邀张敝赴京共事。行至江边,闻人乱箭射杀一水怪,张敝心念忽动,奔去观看。但见此物一身白鳞,面目宛如相谈老者。又见其颅上有三只耳朵,于是明白聂浪之名的来由,便将其尸还于江中并奠之。

    第236条  被认为是人类婚姻的破坏者。有着令人惊艳而难以把持的白皙肌肤,一双浑圆上翘的乳房,两腋可漫散出龙涎香的气味。它们关注人的婚礼,关注青年夫妻的生活,散步的细节,一个人时不被监督的行为,等等。它们非常擅于选择目标,俘获对象一定是男子。出于种种考虑,它们一般要对男人实施催眠,以消除他们的理性。奥·德奥坦的文章指出,沉睡无疑是致命的,催眠是让原罪面前的男人变弱的方法,而享乐就是原罪——性交只有在婚姻的范围内才是许可的。英国人13世纪的一本《大百科辞典》里写到,催眠之后,它们把男人带到坚硬的土地上,迫使他与自身乱合。如果遇到意志坚定者,它们便杀掉他,吞吃他的肉。

    第237条  艾尔伯特介绍过一种日本的海妖。它们似乎都是雌性,身材异常优美。它们有着一身洁白的皮肤,上身就和完美的女人那样,浑圆的肩背,光滑的手臂,饱满的乳房。它们的头发是红金色,一绺绺笼在脑后挽成螺状髻。它们的腹部被大卷叶形的鳍毛覆盖,一直连接到尾部。它们的尾巴如同鳗鱼一样修长,但尾鳍竖状,分为均等的三岔,无疑也是洁白的。这里,聚集着一些透明度较高的贝壳白鳞片,从它们同样卷着的柔软的臀鳍开始,向下铺伸至尾鳍。它们还有一对翅膀,据说是从天鹅那里借来,这不得不让人想到宙斯与水里的丽达。

    第238条  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在他第一次的航行日志里记录了对它的发现。它出现在伊斯帕尼奥拉岛的北海岸,开始的时候,是以三个个体面对人类。它们竖立在水面,显得很高大。哥伦布冷静观察了它们的脸,他认为确实像人脸,但远远不是传说的那么美丽。这一点让他有些失望,他认为这也许有这片海域未开化的原因。

    第239条  哥伦布记载,它出没有于非洲西海岸。从一开始他就拒绝依据古典传说来对照它。邓恩博士说,早在哥伦布以前,葡萄牙的水手习惯把非洲的雌性海牛称为海妖,这些习惯说法一定影响了他的观察。其实这样的海牛史前时期的地中海就有存在。邓恩分析,它多半是南美海域的种属,而前者则是加勒比海的种属。

    第240条  中国笔记提到,它居于溪水中,有蛟的躯体和少女的面庞,并不与人为患。永阳有人名叫李增,经过某溪看见它们,便用弓箭射中一只。他回到城里,走在街上,看见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子含着泪水,手中拿着他射出的箭。李增觉得奇怪,便问她。女子说,还用问吗,以暴还暴,特来送还此箭。她把箭交给他,一下子便消失了。李增慌忙向家中跑去,结果暴死在半路上。

    第241条  记载里,它出没于中国东海,体貌同人,黑色,遍体生有长毛,可在水上行走,遇人则拱手直立,不与应答。当地人称为海人,传说见到它必会有灾祸发生,因此见必杀之。东州有姓姚的人曾捕到过一只,却没有杀它。他希望它能为自己多驱赶一些海鱼,便放其归海。第二天,姚氏所捕获的鱼是平时的许多倍。

    第242条  它是随着一则异事出现的。中国笔记里说,它本为鱼的形体,但不知是什么原因让它可以摹拟人形,却不具备飞升之术。晋安地方的渔人用网阻断了溪水,它无处可去,便化成人形,戴着白色绢帽,穿着黄色绢衣,与渔人饮酒,并求情说,明日有大鱼来过,一定放行。渔人答应了。第二天它去冲网,渔人却反悔杀了它,破腹后昨日菜肴还在。不久,渔人一家差不多都死掉了。

    第243条  中国古籍记载,它的身躯如同白色丝带,光晶耀眼,生活在洛水以及洛水支流的水湾湖泊中。有少年男子沐浴或洗马时,多被它绕住脖子带入深水。当时的人们一度认为是鼋龟之类的精怪,后来被一些学者否认,而判定为蛟龙的某种,他们称之为“白特”。我认为也宜列入鱼人内,因为它只取少年男子,肯定不是为食而来。

    第244条  生活在普林尼撰写他的《自然史》之前约一个世纪的地中海。沉沦的原因是无望的爱情。即使在传说最盛的时期,它们的痕迹也只伴随了谛听者的一生以及儿子的青春时代——大约七八十年光景,之后,它们便湮没了。致命的原因据分析有几点:其一,种群中雌性数量占绝对多的比例;其二,种群中雄性生殖力量的弱化——由于种种原因;其三,雌性极易动情;其四,这是最重要的一点,雌性对与外界——人类——的沟通有着无上兴趣,但是,人类语言宛如意识的迷宫,它们深受诱惑,却无力自拔。这些雌性均为白种美人,脸廓硬朗,鼻梁挺立,眼如蓝色深渊。它们很少有鳞和鳍,一般生在背部和臀下。传说它们从不暴露下身,只有上身浮起,并以褐发与紫藻作衣衫遮掩胸部,仅仅能通过透明的水看到一条变形的鱼尾。它们有各自的名字,彼此间称呼。晚霭里常听到名字有:艾卡、路卡、亚卡、迪卡、奥卡、舒卡、尤卡、基卡、查卡、夏卡和麦绍儿、阿绍儿、金绍儿等。据说一次有一个西顿的玻璃吹工乘船过海,遇到了它们——他被这一群美女惊呆,恨不能立刻投入它们中。显然它们也因他健壮的体格而动情,它们渴望他说话,向它们中的任何一个示爱。可怜的男子变得结结巴巴,内心不再有智慧而只有欲望。他对她们说着粗话,那是在妓院流行的;她们也一遍又一遍地学着他重复,以为是诗歌。然而很快她们便从音节的狂野里听出了侮辱,于是失望地散开,有的还把自己排出的卵吃掉。某个艾卡从水下取来一面玻璃镜子交给那个吹工,吹工第一次不用水而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脸;当然,他并不觉得丑陋。回到西顿,他开始大量制造这种玻璃镜,还有雕饰精美的台座固定立面——从此,人类不仅迷失在语言中,而且迷失于对自我的察看里。

    第245条  ①中国古籍里指这种生物是狗头与鱼身的结合体,它所发出的声音如同婴儿,只有疯狂的人才敢吃它。邓恩博士说,这是想象之物。  ②尼禄火烧罗马城的第五天,因为风向的原因,这种富含脂肪的海洋生物为它们好奇的窥伺付出了代价。它们被突然卷来的烈焰与大海隔离,只好躲入一处喷泉池中。不幸的是第六天风向的变化烧彻了这片城区,泉水很快被吸干,它们一边窒息一边燃烧,变成灰烬的时间比喷泉雕像还要漫长。如果有目睹者,那就是听琴的皇帝——后来,他给不少人的身上涂满了沥青,用来为宫殿照明。

    第246条  它的肤色从正面看,像东方的黄种人,但在背部却是紫黑色,如同中国古代受到杖刑的罪犯。身体柔软无鳞,腋下有棘状鳍,性情温驯娴静。11世纪时的法国有一个无德骑士常于夜间劫掠路人,曾经有一次他拦劫了赶往香槟的水产车,发现了作为海怪而准备献给伯爵的一只。他带它到另一个城市,为它剪除了鳍,并用香料沐浴,然后取名“安安”,对外宣称是自己的乡下侄女。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他教它说话、走路,费了很大的劲,但至少看上去像是一个村姑了。1083年的时候,他试图让它进入一座城堡,但有意思的是,它爱上了城主所青睐的一位画家。因为它被画家要求作模特,真相暴露了,骑士只好仓促逃离这个地方。而它据说随从画家没多久便死去。

    第247条  一百多年前有葡萄酒酿工在莱茵河谷见到过这种生物。1601年美因兹城的R·汉克在他的《酒城游记》中记录说,它的外貌非常迷人,总是出在夜的河水中。和那些健壮的女工不同,它的体躯娇小,曲线优美,长着丝绸一样的绿发。它浮起来时周围的水面闪耀着金光,众多的萤火虫围绕着,使它的肌肤像变幻着的水晶。它喜欢远望山上的葡萄丛林,然后微笑,露出一对尖尖的但并不让人害怕的犬牙。很快,能听见它咦呀的歌声。

    第248条  我想,最初的时候,它们可能并不想在咸冷的海水里沉寂一辈子。这种擅长于陆上生活的海洋生物有着一身乌黑的橡胶似的皮肤,有较为宽大的鼻穹,但作为鱼类的嘴部特征还是非常明显的。它们的下肢是由两列对生的鳍状骨板装饰的有分叉的尾,行走时不与人类相同,而像蛇一样靠腹甲的伸缩。15世纪时,葡萄牙人在南部非洲海岸的敖维斯湾首先发现了它们。他们对这些并不受到鲸群攻击的生物兴趣不是很大,以致于它们中的某几个游近他们的船只,比划着请求——它们认为那些熟悉的黑人是被送往乐园去的——希望也可以被接上船,他们粗暴地轰走了“这些想当奴隶的怪物”(戈麦兹:航海日志)。后来,博物学家赫迪·马修在敖维斯湾靠近内陆的一处旧矿石开采场找到一些它们的骨骼,他发现它们的脊椎节数以及骨盆都和人类相同,而下肢最重要的区别是,它们没有关节,也没有形成脚掌。

    第249条  德国的海平认为这是为了躲避火刑而逃到河流甚至海洋里的女巫。他在他的侦缉记录里(1712年,朴茨茅斯)说,它们是相邻两个村镇的女巫全部,是一群会在水中呼吸的,携带着虾蟆、大比目鱼和会说话的黑狗,没有子女和仆人的魔鬼。它们潜伏在水中,分成两部分来观察来自陆地和水上的动静,以逃避追捕。可以通过对体形的辨识确认它们。由于水压和不停交换监视位置的原因,它们有着三角形的身体,作为女人的乳房早已摘除,献予了撒旦。那两处是深深的溃疡,它们从中掏取秽液来制作迷惑人的毒药。但上帝盯着它们,无论它们藏在哪儿,上帝的旨意早已进入它们的躯壳。自从进到水里,它们的胸背处便长出对生的硬鳍,其实这就是上帝投给它们的十字架——仁慈的上帝并非不给它们赎罪的机会。海平记录了抓获它们的几种方法,并说利用这些方法,在1683到1705的二十余年中,经他的手就有大约六千个这样的女巫被湿淋淋地送去烧死——对付它们,绞刑、斩刑、石刑都不会起作用,它们会借机变化成它们渴望变成的怪物。海平的方法大概有:一、用棕榈、荨麻纺织的网浸过圣水,一见它们便迅速撒出去;二、选健壮有角的纯白色公牛,配以鹰式盾形纹章,安置在船头,海平相信它们会像死鱼似地浮在水面,再无能力逃走。另外,用柞木制成高杆,顶端装一个了望架,上面坐着的人向它们投掷含有橄榄油和麻醉剂的燕麦团,这是它们爱吃的,吃掉就会昏倒。还有,海平确信它们每隔七天,总会轮流偷跑回家里,取一些在水里无法找到的甲虫尸体。这时捉它们最容易。

    第250条  发现于文郎马神国。梅州的缫衣居士记录说,中国明代有人在南海得到一具海生物的尸体,色呈杏黄,有绿斑,鱼身人首,背鳍粗长,鳞细密。析解它的尸体,得到六十三粒骨突,洁白扁圆,嗅之有清香若茶,正好用来做成一副九档算盘。

    第251条  发现于文郎马神国。当地人按见到它的次数来计算自己的年龄。人们传闻它居住在海底的深窟,那里离海面非常远,它一升一降差不多要走一年的时间。据说它的身体赤红,肤表遍布针状气囊,四肢扁圆,无脊椎软体,没有鳞片。头部浑圆,口鼻皆不明显。有渔人收网时恰逢它上浮,海面有蒸汽逸出,空气里有浓重的硫磺味。人们不知其体形巨大,实在是距离远的原因。

    第252条  它是在日本一个称作同的小岛海域发现的。大约在三百多年前,几个在小岛游玩的市民看见了这种个头不高、密披红鳞的长鳍人鱼在沙滩和礁石上寻找螃蟹的情景。据说它们并不怕人,消失的速度极快。

    第253条  6世纪时,有印度恭御陀地方的商人出海售卖当地的大青象。途中遇大风刮至浅滩,象群四散,象奴也无法阻拦。忽见海中跃出十余个海怪,人首人身,却披着鱼鳞。它们奔跑迅捷,力能搏象,很快便帮商人将象群聚拢。又推其大船,使之进入深水。商人以美酒酬谢,它们却不胜酒力,一个个醉倒在甲板上。商人于是心生歹意,用棕绳将它们束缚,又用粘网罩住。登陆时被高僧延法师看见,法师指责商人,令他内心恐惧,于是解开绳索,好言抚慰,将它们重新放回大海。

    第254条  许多年前在中国的瓯江传说有这样一种水生物,它有着透明的身体,心脏及内腑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它的头颅像河鲤,但有一对可以跳跃的下肢。每当运送茶丝之类的小船出现,它就会一路跟随,直至抵达卸货的埠头。它陪伴时天气晴好,风平浪静,船速也快了许多。

    第255条  15世纪俄国的“负债者”尼基丁在他贩卖公马的旅行中,于南印度的克里希纳河上见到了这种据说是嗜吃辣椒的水生物。它们旁若无人地游泳,露着高高凸起的铠甲似的背。它们的面貌较为奇特,是一种狭长的锥形,但有眉骨和鼻腔,眼珠呈碧绿色,还有浓重的褐色胡须。在后来的一些尼基丁回忆录的抄本里,它们的食物被列了一个单子,其中有香蕉、木瓜等水果,还有十几种水鸟,包括大鹦鹉在内。它们从不食用水鸟的内脏,羽毛也要一根根地拔去。邓恩博士怀疑他见到的是恒河鳄。

    第256条  中国有的地方认为它就是梦精。从古代捕获它的人留下的笔记里看到,它身体魁伟,肤色黄白,长像不被人害怕。随夜潮而上岸,寻找独身寡居女子趁其睡眠而交合,所致孕者终难产死去。唐时沧地有一李姓女子,丈夫早亡,便按当时风气守节不再嫁人。她的年龄正是青春,通过设置丈夫的灵案这种方式来压制内心的欲望。而她的美貌名声在外,连这种生物也知道了,便在她熟睡后赶来求欢。李氏在梦中依稀觉得此男子是丈夫的灵魂变化,用来考察自己行为的,于是坚决拒绝。它从此天天纠缠,李氏越加认定是丈夫的妒心作怪,因而剪掉一头秀发,不再洗漱沐浴,也不再换衣服,直到遍体肮脏,气味难闻。它实在不能忍受,便不再来。

    第257条  中国古籍记载,在安南武平县的封溪里生活着一群这样的生物,它们长相酷似猩猩,但妩媚多娇,貌若美人,而且懂人言,知道过去所发生的事情。有人利用它们贪酒却不胜酒力的弱点捉了一百多只,关在一个大笼子里。新任县令到来时,人们准备杀掉其中一只招待他。它们知道后便选了一只最肥的等待宰杀,洒泪作别。这一只清洗干净后单独放在木笼子中,上面蒙了一面苫布。县令经过这里,问苫布内是什么。里面的它便说,没有什么,只不过是大人的一个奴仆和一杯酒罢了。县令闻言掀布,忍不住啧啧稀奇,于是免了其死,收之为仆人,百般宠爱。后来用它传递书信、消息,快捷可靠,一般人都比不上。如今这种生物早已不存在了,令人神往。

    第258条  17世纪的丹麦医生托马斯·巴托林在《解剖学史》一书中画出了它的体貌,一只前肢的骨骼,一根肋骨,以及它在波涛里的样子。它有着人类的头颅和脸型,五官端正。它的上体像女人,有着饱满的双乳,位于咽喉与肚脐之间的正中,肚脐之下是鱼体,看上去富含脂肪,却没有下(后)肢和尾巴。它的肋骨与鲸的无多大区别;前肢的骨骼与人类接近,有五根手指(肉身图示手指间有蹼相连),骨节也与人一致。托马斯·巴托林讲述,它是由西印度公司的商人在巴西附近的海域发现并捕获的,并由名医若阿纳·德拉埃和帕维奥进行了解剖。几年前瑞典人彼埃尔·阿尔德笛在他的著作里命名它为“特里雪许斯”,并肯定它是海妖,而不是海牛。J·TANG说,不论是真实的还是人为的,将它标志性的尾巴消除,这体现了学者们对海妖实有存在的肯定倾向。邓恩博士提出一些疑问:它是如何完成前肢的进化的?它的后肢原本没有呢,还是退化成鱼的体型?它为什么会没有重要的尾巴?它真是生活在水里吗,它的头适合游泳吗,它还有人的外耳,适合海水的压力吗?它只是浮游吗?它会是人类与某种鱼类的交合产物吗?邓恩博士找到的一些资料说,在大科摩罗岛和昂儒昂岛,土人们时常捉来儒艮进行奸污。他分析,至少儒艮的阴道是适合人类的。他建议,若想了解丹麦人是不是说谎,应该先研究儒艮由何而来。邓恩博士提供了一本出版了几年的瑞典人写的《自然体系》,上面把儒艮归入鱼类。J·TANG说,在亚洲它或许就是海猪。更早时期,法国人龙德莱,以及热斯内尔、奥尔维斯特,还有纽曼,索性简单地称它为“海女”。

    第259条  中国的古籍中讲道,有人去往高丽国,傍晚泊船时在一座山脚下的沙洲上看见一个红衣女人,露着两个乳房,头发乱糟糟的。他注意到她的脖颈后有红色的鳍,知道这是被搁浅的人鱼,便让水手用长长的竹篙把她拨入水中。女人仰泳着,向他们拜谢了很久,然后没入。

    第260条  范德萨记录,在爪哇西南的水域见到这种生物。它的身高就在4到5英尺之间,体少鳞而鳍密,皮肤呈黑色,有绿色棕榈叶纹。头部很小,鼻穹宽大,颊上有对生两列棘形白斑,唇褐色,有退化犬齿,手脚均有蹼。喜欢清洁,明尼娜岛土人有豢养它们作奴隶的习惯。有时,它们也会作为礼物送往那些更大的岛屿。

    第261条  中国古籍中称此鱼人为鲵儿所化,四肢等长,有较长的尾巴,喜欢呆在树苔浓密的枝干上或者是潮润有荫的石壁上。善食飞禽。天旱时含水上高处,用草和树叶伪装自己,张开嘴巴,待鸟来饮水时便吞吸而食。

    第262条  中国古籍中提到,在一处称为昆明的人工池里,用石头刻有一种水生物,形貌仿佛大鲸鱼。每到雷雨天气,便可听见它的吼叫,见到它的鳍和尾巴振动。汉朝时祭祀它来祈雨,往往很灵验。

    第263  据记载,最早发现于中国东海。相貌如美妇,体肤遍生文花,颇像佛庙诸菩萨的模样。8世纪初,有人在瀛州附近发现了一只,认为是祥瑞之物,把它献给当时的皇帝。不久宫廷平定变乱,它便趁机逃走了。

    第264条  中国古籍记载,此物生活在一个叫豫章的地方的江水中,体形蜿长,性暴烈。有位叫做许逊的官员曾用剑杀死一只。后来尸体化为一块石头,渔人网出水面,拍打它所发出的巨响可传数十里之远。唐朝有人破开石头,从中发现一把宝剑,剑身刻着许逊的名字。

    第265条  中国古籍记载,此物生活在岭南的罗州和辩州境内,凡是有水的地方都很容易见到它们火石颜色的脑袋半浮着,像龟鳖的头形。一旦有野兽、牲畜前来饮水,常常被它们拖入深处溺毙,吸干体内的血液。据见过的人说,此物体形并不大,下身臃肿,宛如一柄汤匙的样子。

    第266条  出没于印度洋和红海,皮肤洁白,上肢关节处有较长的红色鱼鳍,下肢纤细,腰如同海鳗而不能挺直。一些古籍中记载,它可以说话。传说亚历山大帝在远征印度的途中遇到它的阻拦,它大喊大叫,宣称印度归属于天神,命令他回头。也许这样引起了亚历山大的兴趣,15世纪的《伊斯肯德文集》中画着他偷看它们洗澡的场景。窥视提升了欲望,后来他借助水晶球的力量,许多次地潜入海底,与它们交欢。据说现在的印度,渔民出海前都要向法官发誓,不和它们结合。

    第267条  发现于中国东海。中国古籍记载,它有着人的体态和容貌,秀美端庄,身长在六七英尺左右。它的肌肤白腻,没有鳞片,却有着各种颜色的轻软细毛。这的确罕见。它还长有像马尾一样的头发,和身体等长。分有雄雌,“阴形与丈夫女子无异”。海边的寡妇和单身汉们捉来它们,在家院里挖出池塘养起,便于交合。交合的感觉据说和人没有区别,温柔而不伤人。

    第268条  中国人说,它浑体银白,如同妇人,有乳房和生殖器官,只有尾巴是鱼的。人们传言,如果在路上见到它,对人没有好处,将染上恶运。

    第269条  ①中国古籍记载,有一郭姓官员出征高丽,归途于浅滩上见到一条小船翻覆在那里。命令兵士掀起,船下藏着一对儿身着薄衫、美艳绝伦的少女,于是收为姬妾。二女妖娆多情,耻部又不与人相同,分以阴阳双穴,阴从阴火,阳从阳冰,每半月遗红,奇香布体,必闭一穴。郭为二女所迷,旦夜相拥,少理家事,称病不去朝。郭的妻子感觉异常,于是召来亲戚劝阻,不料第二天死于家中,脑袋也不知去向。负责查办此案的官员名诜,怀疑是那二女合谋杀掉了主妇,只是搜遍家里不见头颅与凶器。诜有一友经常出海,闻知此事后教给他一个办法。于是密告郭家侍女在二女沐浴的香汤中加入海盐、鱼粉和芫草汁,二女不知,汤中嬉戏不久便肤色涨红,昏睡过去。便见原来稀疏柔软的腋毛渐渐变得粗大,最后长成由十数根锋锐骨针构成的利鳍,用指肚轻轻试之,竟感到疼痛。又撑开红唇,见到一对尖长犬牙和粗砺臼齿;请人带至茅厕细检其粪,内有人之毛发、骨粉结成的球团。诜将二女监禁,上报朝廷,判决腰斩。  ②15世纪的葡萄牙人在中国东海上见到这种貌似少女的水怪,他们称它为“兰吉罗斯特蕾丝”。据他们描述,它的下体是侧扁的鱼尾,身无鳞片,只有对生的胸鳍、腹鳍、背鳍和股鳍。它们的腰间用藻草围了一条带子,上面系满了大鲍鱼。葡萄牙人用一些玻璃珠子换走了这些大鲍鱼。  ③16世纪末期,在拉普拉塔河入海口处,一段时期总会发现一些当地妇女的尸体被抛弃在岸上,人们传说是英国海盗奸杀了她们。后来,据德雷克的一位手下回忆,他的某位随行医生偷偷解剖过其中几具尸体,在她们的腹内无一例外地发现数百条活着的小红鱼,她们的内脏几乎被吃光了。不久英国人在海滩上抓住一个正在对一个拾贝妇女施暴的海怪,“它长得极像巴塔哥尼亚人,力气非常大。它显然十分愤怒,它的鳍划伤了我们的胳膊……我们看见众多细小的红鱼和它的精液一齐射了出来,在发烫的沙子上跳跃挣扎,这真是骇人!那个女人的脸都吓白了……”(捷林:《航海手记》,1579)

    第270条  发现于中国钦州江坪外海。体形浑圆,脸部有如人髦耋时的须髯,有五列背鳍,肤有带光条纹。常随帆船泅游入港,助人落篷,以换取甘蔗和鸡鸭活物。据渔人讲,它不能完全直立,一对短小后肢与尾部形成稳定,动作灵敏。与人说话只反复发二音,极像“打铁”,渔人因此称呼它们为“铁匠”。农历三月数量最多。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雷霆来
后一篇:鲛典-8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