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2,844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鲛典-5

(2007-09-19 01:47:07)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西市/长篇小说

    第151条  有着美丽的牙齿,每于月夜浮升,口唇之际银光闪耀,凡目睹者无不噤声。土人坚信这是海底宝藏的知情者和守护者。发现于婆利国。

    第152条  通体银色,体躯与人无异。(鱼旁加迩)雌(鱼旁加遐)雄,有致人幻梦的力量。多现于珊瑚环礁,与人沟通往往在人熟睡中。婆国伽蓝洲人常常梦游,第二天追述夜间游历,总在奇异之境。有白衫使者送来珍果,无不是罕有的美味。洲人经历相似者众多,曾有一位龋齿老者颊间藏了一粒果籽,大小若燕麦颗粒,呈泥金色。播植于壤,适期不见芽苗生出,于是翻土寻种,却再也不见。罗马时代的法兰西布尔热湖,现在有萨瓦家族的圣堂在那里,他们传说湖心有女性的梦岛,有致梦的银鲛出没,给独居者带来痴想和忧郁,继而产生晕眩感。不过格雷斐斯博士指出,那一定是空气中弥漫着高浓度的麻醉植物香气的原因,比如曼陀罗花,以及激发性欲的薰衣草、荷兰芹、胡椒和阴兰之类。巴黎的画商手中有不少相关的画作,一幅素描便要价五个法郎,纸页都薰了香。

    第153条  一些年里,它被称作“易洛魁巨蛙”。1588年,几个英国人从北美的易洛魁人那里弄来了这块化石。通过当时的记录可以知道,它的脊骨长度为48英寸约数;仅存一侧上肢长22英寸;下肢完整,长度为60英寸约数。化石在头部连接处缺损,大多数人认为它是一种类似于蛙的两栖生物,后来干脆以巨蛙来指代。因为这个记录是被奇怪地寄来给我的,并没有更多的内容,但我怀疑它与海洋有关——事情也确实诡异,1596年,英国人把化石装船运回欧洲,但在百幕大群岛附近沉没了。

    第154条  它也是存在于文字中的。几年前我曾收到过一个戏剧剧本,不知道来自何方,第一页的左上角用墨笔潦草地写了一个大大的字母F,或许与剧作者有关。剧本占用了我午餐时间,因为它薄如馅饼。讲述的故事从一开始就淹没在琐碎的世俗闲谈里,照例,它指向贪婪无度的犹太商人。那是在12世纪,托斯卡纳的虔皮在海上失去了自己的船只,同时也失去了那只代朋友抵押给犹太商人的“尊贵城主的锚”。年轻的法官蓝德缟斯向虔皮作出赔偿犹太人损失的判罚后,心情十分郁闷,于是他便应友人之邀出海游玩。不料海上起了飓风,船只迷失了方向,十数天不见陆地。又过了些天,蓝德缟斯一觉醒来,发现远方出现了茂密的树林,高高地居于海平面之上;他们庆幸看到了陆地。然而到了近处,却是一大群高如巨人的海怪,所谓树林便是它们的鳍丛。剧作者用长段文字来说明鳍的浓密、杂乱和无处不在。海怪为法官传授了更为精确完美的法律知识,并指给他们回家的路线。依靠这些,蓝德缟斯重新为虔皮赢得了公正,也为自己的内心寻回了安宁。我不太清楚剧作者是对犹太人不满,还是对现行法律不满,或者他是对自身不满?剧本最后,有一幅手绘地图,上面标着一些地名,如第勒龙安海、撒丁岛、巴勒莫和那不勒斯——难道他相信(或是知道)知识的传授就进行在这里吗?J·TANG认为,绘图者未必是剧作者本人,也许正是把剧本寄出的人。他的意图并非肯定一个文学幻象,而是要印证某种事实,换句话说,这种事实印证着他的存在——中国人说,您一旦把它写入册子里,事实便真切地浮出未知的境域,这样,一个人的大脑竟然强大到与未知接壤,他的骄傲必定因此而生。他一旦骄傲起来,世界在他眼中又哪会有什么虚幻和假,继而又哪会有什么世界呢?——我没有理由不把它记录下来。

    第155条  中国明人笔记里说,南海有一种生物擅吐火为灯烛,形如大猴。渔人以米酒诱之,饮罢必呕吐不休,直到呕出肠节。它的肠肥多脂,受冷而凝,色泽润黄,宛如名贵印石。渔人截为尺段,燃以夜烛,其光甚亮,其味甚腥。不过半月,新肠复生于腹内,才可进食。

    第156条  中国古籍里提到,有个身怀奇术的道士游历到松江小城,一日取来江鳅两条,一条黄色,一条黑色。道士用药泥涂了小刀,将江鳅拦腰切断,互调身体粘合,放归水中虽黄黑各半,依旧活泼如常。不久有获罪者被腰斩于市,其家人知道道士的法术,于是苦求他救活。道士起初不允,无奈乡人皆求情,便只得答应。待见尸身,因时间稍久,下体已开始朽坏,道士正为难间,恰遇渔人捕获一条体型硕大的江豚,遂取江豚体躯与人上身结合,很快便醒转。家人尚且高兴,该人见到丑陋鱼身羞愤不已,家中未居满一日,便顺江水游向大海。数年后有松江人出海曾见到他,仍表达对道士的不满。

    第157条  中国笔记记载,7世纪初(译注:原文“大业中”),江都仕子吴某在海边遇到一群奇特的生物,它们头形近人,只是少耳,颈部颀长,左右生有一对骨质颈鳍;腰身周正,密披细鳞,雌妇裹有牙绸,乳锥突。下肢与尾等长,尾略细,遍生油脂性牛毛纹,沾水不湿。有渔人围而网之,吴某怜悯,以银两求释。它们中有长者知晓汉话,告诉吴某说,它们原本生活在高丽的卑奢城外海,因躲避战祸而游来这里,以鱼藻为食倒也无忧,只是天气酷热不太习惯。它们送给吴某一件鱼牙饰串,以表谢意。

    第158条  1539年,西班牙的科尔特斯在他的加利达·佛尔纳克斯海湾作离开前的巡视。据他的助手在1547年的回忆(阿·萨维奥《火岛传奇》,1547年,萨拉戈萨),当他们一眼望到被藻类染红的无边的海水时,科尔特斯产生了一种幻觉。这种幻觉在他们看到岬湾沿岸尽是赤色砂岩时更为强烈,53岁的科尔特斯认为,如果炼狱也是一样的宁静,死亡就不失为美妙。后来一些怪鱼在船的周围出现,它们大约有三十来只,像印第安人一样头戴鸟羽、作有脸饰。但它们比西班牙人碰到的土著还要健硕;它们肉身浑圆,皮肤血红,没有任何鳞片——仿佛一条锁链,它们环集于船头,一齐发出古怪的音节,听起来十分可怕。在是人是鱼这个问题上,西班牙人争论了很久。他们希望它们浮游起来,以观察它们的下身,但没有哪个这样做。据船上的人辨听,它们所发音节不是土著语,大家开始怀疑它们是热病的传播者。科尔特斯对它们说,是给我诅咒,还是给我征兆?它们似乎听不懂,仍然坚持着呐喊。于是西班牙人大声说,那么给我让开。这时全船的人听见它们用非常精确的西班牙语喊道:窒息。

    第159条  中国人认为是化生之物。唐人在鄂州发现了它。据记载,它的体长寸余,肤被黑纹,四肢若蟾蜍,头颅像人。居住在淤积泥污淖池,以浮游小虫为食。15世纪德国的巴西尔·瓦伦丁在一些下水道里也见到过相似之物,并试着捉了一些,加入炼金的药水中。他认为这种生物可能有助于金属转换。后来也有人怀疑,巴西尔收集的只是妓女们打下的胎仔而已。今天不见记录。

    第160条  发现于酋里跋支。中国人记载:“此者天敌为海鳄,有识其骨骼者言之若猴。性温怯,喜财宝。水下设宝穴,凡金银、瓷器、耀目之物皆求。以海胆为食。”引发我兴趣的是右边三个不易分清的字(译者注:伯爵指赢、嬴、羸),这些充满玄机的中国字让人有做一名汉学家的冲动。J·TANG 说,这三个字都与女人有关,可以看作三种不同的女人。其中——亡:代表了女人的一种特性(比如水性杨花,有动感),同时有她们所畏惧的东西在内,如死亡、漂泊、动荡不安等。口:代表了女人的另一种特性,即以物质追求和满足为根本,由贪嘴所表示的物欲,由不满带来的饶舌、埋怨、喋喋不休等等。月:阴性词,表示阴柔以及梦幻企及的高度,美丽、纯洁、单薄、圆满、冰冷、空洞……凡此种种。贝:表示贪财的女人。女:表示女人味十足的女人。羊:表示温顺、弱小的女人。凡:共同的特性,她们都是平凡的人。哦,我的上帝,这究竟是汉学还是人学,抑或是鲛人——这种特别的学问?

    第161条  卢佩蒂在《梦境航记》中提到,它的样子如同大海龟,却有着较长的颈部,颈部下端粗厚,有椎骨。它的外壳是青铜色,有十字纹饰,向尾端竖起一颗圆椎形骨钉。能用西西里语与人交谈,墨西拿的水手曾根据它的讲述绘出一幅宝藏图,传说位于克里特岛附近。有探寻者数次前往,从未找到。

    第162条  中国古籍言此物出没于淮水,身若巨蛤,卵形壳突呈现鲜明的银色晕环,颈存雀翎,翎毛间杂金色和铜色,四肢淡紫,行如烟水,迷茫迅忽。传闻秋天水浩淼而在波洲之上,以蛤的方式生活。春日气流鼓荡,清明爽朗,于是化成黄雀居于空中。此物限寿五百年,时间一到,便如蜃气般缈然聚形,若有若无。

    第163条  发现于郎婆露斯。身体修长,头发暗红而与体长,发根有粘液。嗜贝类,会用火熟食,雌性彼此间能接生,出没于无人环礁。初春交配,暮冬生子,每胎一子,单年为雌,双年为雄。产后脱发,以发结织婴服。煮其弃服取汁沐浴,可治癞痢、红斑狼疮。中国大明郑氏宝船曾得其婴服二件,后为仁宗或宣宗皇帝内宫取用,据传另有奇效。可惜相关记载均被大明销毁。

    第164条  中国笔记里提到,5世纪时,湘州有樵夫夜宿山中,夜半忽闻金器相击,并有呼号低喝声。天明时分,樵夫寻至一处沼泽,见一少女卧于泽边,臂伤流血,昏迷不醒。樵夫于是为其裹伤,又喂以泉水。少女醒来,自言游山迷路,与家人失散,幸得相救。樵夫见其肤色红润,绿衣如翠,怀疑非是常人,便问昨夜之事。少女告诉他,有竹叶青蛇来袭,与之相斗,被剑气所伤,幸无大碍。说完向樵夫拜谢,化为一只青蛙跳跃而去。

    第165条  发现于东方古南越国,体形阔大,方圆三十余英尺,有一双深不可测的大眼。其嘴生长在腰肋处,齿外翻露,咬肌赘凸。颈颅侧生一对肉质角,粗壮如耕夫之臂。它还有两只薄膜翼翅,各长约七八英尺。有尾,长约五英尺。翅已退化,仅仅可以浮出水面。虽然附生物众多,但在水中十分自如。它没有鳞甲硬壳之类的记录,一些读书人的笔记里摹状它仿佛犍牛,遍披绒毛。据某些宾客的谈话,出海人一般以此物皮囊为宝,悬挂于空,可以知晓潮信。每当海潮将至,皮上绒毛即直竖。

    第166条  中国古籍记载,这种生物出现于章安之地。它的面颊闪耀赤金之色,雄健非常,鱼网并不能制服。雌性腹大,为幼子居藏处。幼子早晨从母腹中出来寻找食物,嬉戏游历;晚上便返回母腹。据说腹纳四子,看来出生率并不高,这一点与人接近。当地俗众称它为河伯健儿,视为神物。邓恩博士指出,纳子非腹,应为口腔。

    第167条  中国古籍记载,在舒这个地方有一位名叫子英的人,善于潜水。有一次他捉到一只赤红色的鲤鱼,养在家中。一年以后,此鱼长成数十英尺大小,头顶生出角,脊上生出翅膀。开口对子英说,我来接你。于是驮着他升空而去,后来又带他返回探望他的家人。当地人以之为神异,家家建立神鱼子英祠来祭祀。

    第168条  中国古籍记载,此物色黑紫,有红斑纹,有几英尺长,数百只群居于豫章地的沼泽里。有幻魅之术。在它们居地周围的农田,人们都不敢侵犯,只有拿礼物供奉,并交付一大笔租金,才可耕种,收获必丰。有经验的人不用真实姓名租地,并且三年之后舍地不种,据说这样可以免受它们的祸害。它们害人常常把人的手脚弄成相反的方向。它们夜行于陆地,所经之处可以听到指唤狗的声音,见到泥的痕迹。有符书可以制约它们。

    第169条  中国宋人所著的《惘知录》中记载着东海的一种海怪。它的肉身被厚厚的脂肪包裹,或许在一千年或更多年以前它曾被认为是阻碍求仙之道的大鲸。它的寿命据说约有三百年,二百多年里,生命的三分之二时间,它拥有的是符合肉身规定的鱼类的大脑。这样的大脑让它十分敏感,除了捕食、消化和交配,周围没有什么可以影响它去反省自身。在差不多二百六十岁时,它的大脑开始了裂变。那一方面是老化的颅穹无力继续支撑海水重力的原因,他的颅缝处向下陷落,变得扁平。头几个月里,它夜不能眠,昏昏沉沉,行动迟缓,麻木失察,对一切感到陌生。但作为鱼的大脑退化,被剥离出他的世界——那些日子,从它口腔里升逸而出的气泡浑浊不明,气泡里有破碎的、零乱的、不能拼接的记忆,在高浓度的盐的围挤下很快便化作幽暗中的一分子。作为灵物的大脑带着鲜红稚嫩的肿胀和疼痛把颅腔填满,它就像从一个长长的梦中惊醒,面对自己庞大的身躯以及身躯外更为庞大的海洋世界一片茫然。慢慢地,它试着向陆地靠近,并且试着与人类接近;这使得它如同人类最小的孩子。当然,所谓的接近也只是一场远处的仰望,漫长的岁月将它的四肢全部变成波浪的形状,在水里毫无用处,在水面又是沉重的赘肉。它没有知识依据,它获得智慧是从对自身形状的不满开始的。它纠正自身,甚于了解世界。在它将死的日子里,从它的内心可以感应死的来临起,到最终的消失,有180天到210天的时间。这也是它远离鱼类的头脑以来最为明晰的时间。它有了对“错误”的认知,它确信自身即错误。然后它为自己就要抛弃这个丑陋的躯体感到欣慰,它为自己能够改变“错误”而骄傲。遗憾的是,我们对这场伟大的变化一无所知。(在这则笔记的前页,有人告诉他的朋友,虽然是野趣,但西溪于昨夜到来了一批可爱的官妓。)

    第170条  中国人认为它是鲤鱼的异种,他们描述它的不凡之处在于脊中的一道鳞线,大小恰合三十六数,每片鳞上生有黑点,以志阴阳。在唐朝专有法律规定,此鲤捕取后必须放归,不准食用,也不许买卖。买卖者将受杖刑,大约为六十下。中国人的习惯里,三十六为天数,六十为一甲子——那真是个神秘的国度。(译者注:来自《酉阳杂俎》,名为赤{鱼旁加军}公。唐人认为鲤鱼有诸种美德。)

    第171条  一种有趣的生物。中国人在古籍中一方面明确提到它是乌贼,另一方面又说它是水神的助手,当年秦王赴海巡游,不慎将所戴的用来装筹算工具的袋子掉入大海,于是化为此物。记载里还提到,江东那里的人用它体内的墨汁来与别人写契约,骗取钱财房地。所写之契约笔迹比常用墨汁要淡一些,过一些日子便消失无字,只剩下白纸。这种手段真是闻所未闻。

    第172条  这是东方记载中人的色彩最鲜明的生物,除了鱼的身体,它有人的面部和双手。发现于西海的列姑射山,传说能够带来飓风和大浪。中国的一本古籍描述道:“背腹皆有刺,如三角菱”,并提到它生气时可以吞食小型船只。据邓恩博士分析,这可能是某类古生物在造山运动后形成的内陆湖泊内的遗存。传说源于人们心里的畏惧和无知,但人力无法降伏的物种总是会有神性背景的。

    第173条  据记载,这种生物具有极强的致幻力量。在地中海沿岸,它的出现总是在夜深时分,一般总要寻找那些与丈夫交合完毕相拥而眠的妇人,让她们在睡梦中相信,是女神狄安娜来邀请自己狩猎游乐了。于是她们纷纷推开身边的丈夫走出门来,骑上各种家畜,一同随它到海边的林子里。她们恭顺地服从它,当它骗奸她们时,那些妇人的脑海中延续的却是与丈夫交合的场景。人们把幻梦中出行的这些妇人们叫做“狄安娜的马队”。一个名叫拉桑梅莱的法国妇人曾对别人讲过她的奇异经历,在那里,女神为她展示她未来的幸福与不幸,展示天堂的情景,并且女神还暗示她,她是惟一被她爱的人。后来这个法国妇人被罚进行一年的斋戒。

    第174条  这一种生物据说不对肉体感兴趣,它往往在人熟睡时把生命灵魂取走。由于孩子力量的弱小,他们成为主要的受害者。防范它的有效物是圣水,人们在晚间临睡前把圣水洒在卧室的每个角落,并作祈祷。航海者们最害怕它在暗处的窥伺,他们相信死在海上,人会变成幽灵而被飓风撕得粉碎。因此他们在入睡前要反复诵念《忏悔诗》,或者念古老的拉丁咒语。

    第175条  (译注:伯爵原来的名字是他创造的,发音为太蛮,便译作坦。)发现于扶南园。扶南古籍记载,此物高约三十英尺,四肢俱备,卧下像大壁虎,嘴和脖颈完全像人,眼睛环突,头部至全身披有硬鳞。力大无比,可两栖,善与熊斗。变化多端。关于它的形体变化,记载里提到三种,说它春夏时如鳄鱼,潜居在深潭中很少上浮;秋天时化形为虎,只有三只爪子,人称郭雷或骨雷;冬天则形迹与人无二,常在南海的雷州、思州一带出没,可以知善恶辨罪责。据传官府以它作判罪依据,十分灵验。

    第176条  中国古籍记载,济南这个地方的东北处就是这种生物的聚集地。6世纪初,魏朝有人在这一带打井,得到了许多像镜子般大小的鱼。当天晚上,河水泛滥,淹入井坑,坑中的鱼全部化作人形,以坑为家居。(译注:原文“魏景明中,有人穿井得鱼,大如镜。其夜,河水溢入此坑,坑中居人,皆为{鱼旁加重}鱼焉。”见《太平广记》。)

    第177条  发现于南中国海。四肢俱备,嘴生于侧背。左前肢长,右前肢短。习惯以长肢搏物捉食,置放于短肢掌中。短肢奇异之处在于掌心生有砺齿,将物磨啮,然后再送入嘴里。进食时它的嘴可以张大至三四英尺长,咀嚼之声朮朮不绝,人遂呼之海朮。曾有婆罗洲人携带一只三岁驯虎出海,遇大浪,忽闻虎爪在甲板上磨抓不停,见其颈毛竖立,面向涛中作伏跃之势,口中发出阵阵低吼。不久水中浪花豁然,一只大海朮浮升而出,前肢左右摆动,渐近船舷。虎进退数次,项中链索铮铮疾响。二物对峙多时,船员以火药枪击大海朮,却不能伤其韧皮。它犹豫片刻,没入海中,不复再现。但夜间仍可闻听虎的低吼。

    第178条  中国的古语说:城门失火,祸及池鱼。据传古时宋地城门外有护城河水,水中住有池姓鱼人一家。城门一日失火,这些鱼人全被烧死。(译注:这一则传闻为旧说,记载于《风俗通》,后收入《太平广记》。)

    第179条  据记载,它的存在在3至5世纪,之后便再无传闻。中国古籍中提到,它居于山中湖泊,湖边所种全为桑树。它的体长、相貌没有记录,只是标明两个特征:一是它的鳞片呈火红色,二是它的鳍羽大且坚硬。根据描述,它似乎不喜欢人类,常常摧毁小船。曾有江州使者途经湖边,口渴欲饮,被它驱逐。这或许是某种未被发现的鱼怪,目睹者因为恐惧,没有记清它的样子。

    第180条  它的体型较大,不易近人。据观察者的记录,在浅海可以见到它的白色肚腹,以及黝黑的肉质鳍。比较独特的是它头部生长的一只角,15世纪时被认为是逃避离奇死亡的灵物,为贵族们竞相搜求。在喝酒时,他们习惯浸泡一小片。平时也有很多人把角块镶嵌,作为护身的饰品。邓恩博士认为这是一种有角鲸,当时的药剂师可能建议他们用这种角来解毒,因为用毒物谋杀是最常见的手段。我同意他的看法。

    第181条  关于异物的传说有很多,其中一些被认为是幽灵,然而随着海洋航线的延伸,似乎再没有什么角落可以让幽灵安歇。当越来越多的物种在美洲被发现,不少原来误识为怪物灵异的东西恢复了它们的真实面目。这种与成人体躯相差无几的水生物一百多年前就生活在纽芬兰、亚速尔群岛之间的海域,每个个体只与其配偶在一起。早年的消息里,某对这种生物由目睹者描述为操纵死者之船,在马萨诸塞沿岸任意漂行的幽灵。同一时期完成的一些个人著作里,它被反复引用,变换成不等的实证,并被冠名为海洋流浪者、奇怪的恋人以及精神的自我放逐者。人们有理由相信,它们正在被送往天堂的路上。1688年,探险者道森在纽芬兰一只被冰困死的弃船上获得这种生物的一对尸体,遗憾的是他不懂解剖,只在日志上简单记录了它们的一些特征,比如灰绿色的皮肤,有蹼的手脚,数百个大小不一的肌瘤(或血瘤)遍布全身。道森确定它们占据船只已有很长时间,在底舱有众多的干藻、嚼碎的豌豆渣,还有成捆的发霉的烟草。道森设想,除了年龄,致它们于死地的也许就是这些烟草。他用两只箱子装好它们,连同那些烟草一起托运往英国,第二年初在布雷斯特港转往法国时丢失,下落不明。博廷医生猜想,那些体瘤也有可能是骨质密度变化所造成的,不排除这种生物具有先天缺陷的因素,它们的肌体和血液或者不能长久持续地为水里的停留供氧,体瘤将会是一次次痛苦经历的纪念。

    第182条  这种生物对水质的要求非常高。范德萨的记录里,种群数目为9条,栖息在珊瑚活跃的海域,发现地位于班达群岛东南。据水面观察描述,其体长在十五英尺左右,肤色呈银黄,鳞为碎豆状,细密精致。颅形如鲇,口鼻突出,有前肢一双,无后肢,鳍短且疏,颈两侧有丝带状软鳍各一,长约二英尺。见三个幼体,均长不过成体的三分之一。水十分洁净。据当地人说,因为外来船只的增多,它们的数量急剧下降。对它们几乎没有什么了解的,它们只呆在水下五六十英尺处,从不上浮。

    第183条  (译注:伯爵所用名称援引自西班牙著作,取其首个音节发音为汉字名称。)在寄给我的一些文献里有几份是西班牙士兵的探险笔记,其中一份来自有名的奥雷连纳团队。根据笔记,大约在1541年6月7月间,他们在亚马逊河上的某一个幽暗地带遇到了一群女人。记录者怀疑她们是河水内部的精灵,因为她们个个力气很大,会用咒语弄湿火药和弓弦。在目睹者的记忆里,她们的肤色呈淡棕色,脑后有长长的主鳍,黝黑透亮。她们附近或身边没有雄性存在,也没有家庭的形态,比如幼子。士兵们杀死了其中的七个,剩余的带着愤怒离开了。在当时,这件事情被认为是无稽之谈,也有人认为奥雷连纳在夸大他的发现,以逃脱罪责。笔记中提到,后来又有一些人专程赶到亚马逊河去寻找这个奇特的地带,但什么也看不到。

    第184条  一份资料里称它为“破冰者”。北欧人了解它的习性,天气最寒冷的时候,一些岛屿附近就会出现它锯齿状的蓝鳍。诺曼海盗活跃的年代,它被传说为领航人。据说它的体形扁长,后肢粗壮有力,鳞片粗大且外张,呈不透明白色。性情诡恶,亦是海盗的防范对象。9或10世纪时常常在冰岛以北群集,以鳕鱼和天鹅为食,也吃海难者和战死者。B·约根森认为它是一种近海鲨鱼。

    第185条  阿塔戈尼亚的一个修道院里藏有不少稀世文献,可惜在一场大火中几乎全部毁掉了。13世纪时在诺特兰的诺姆纳据说有人见到了传闻在灰烬里的两本手卷,其中一本数十年前出现在法国,但无人知道藏家的姓名。据寄来的一份文件说,那一本是一整套百科式的辞典之一,同时附有几张抄页。在第一页的某个角落有一个名字:里维尔,我估且将它们称作里维尔抄页。(译注:这一段文字伯爵写得很小,内中还有涂抹,置于本辞条开头。)这是抄页上出现的第一种生物,它被商人们发现于亚得里亚海,浮于水面,长有妇人面庞和外翻的疣猪牙齿。它的尾巴修长,尾鳍主干旁生一对侧鳍,在水下呈现水母般的团形。喜欢橄榄油和榛果,对人类存有戒心。当时的记录者宣称,接近这种生物会被传染上鼠疫。1516年,奥斯曼的士兵们仍然有见到类似生物的传闻(此处为译者所加)。

    第186条  (译者注:在斯坦霍普伯爵笔下,她们各有自己的拉丁名称,由于这些记录过于虚幻,便统称她们为{鱼旁加惑}。)1499年,在北大西洋,阿隆索·奥赫达的水手发现了几个神奇的海盗。根据海盗的描述,水手们找到了传说中的海神的妻妾岛,那是五座相连的环礁;这些精力旺盛的水手梦想着有一场情欲的欢宴。“第一座岛上的女子有着迷人的栗色卷发,美艳惊人,卡瓦第一个冲上去,在我们的唿哨里抱紧她们中的一个便要奸污,却见她们的胯间守着一只硕大的寄居蟹……第二座岛上的女子肤色棕黄,她们疯狂扭动着双胯,用眼神勾引我们。没有谁可以受得了,她们就像酒精,大家纷纷跳下去。只是她们滚烫的皮肤上布满了细碎的鳞刺,如同茂密的荆棘,我们无法接近……第三座岛上的女子被锁链缚在岩石上,身体的每个部分都是那么突出。她们香蕉色的大腿为我们敞开着,等我们到了跟前才发现,她们的阴唇上缀满了珍珠,你甭想塞进去……第四座岛上是美丽的人鱼,她们乳峰高耸,肌肤细腻。我们各自抱住一个,她们巨大的尾巴倒卷过来,把我们掀倒在沙滩上。等我们寻找那个诱人的地方时,却发现它细得就像钉子扎破的伤口……最后的岛上只有一个高贵的白种女人,她的傲慢令我们恼怒,我们用木棒把她击昏,决定轮奸她。结果刚刚亲吻她,她的身体便不可思议地膨胀起来,那个地方越来越大,就像一个粉色的布满蛛丝的山洞,连我们整个人都能够装进去……(拉斯·迪阿斯:《水手的黄金国》)笔记中写到,后来水手们见到更多的印第安美女,却再无丝毫兴趣。

    第187条  里维尔抄页提到,该生物是联体的。它们各自拥有脊椎和完整的消化内脏,只是在骨盆处连接。在骨盆突出的地方,是它们厚实的、多脂肪的臂斜肌鳍翅,它们的鱼尾各有一条,不过随着时间的行进,总会有一条要退缩变化,成为附生鳍翅。这种构造使它们适应各种不同的水流。最初在西班牙附近的海上捕鱼的人认为它们正在交配,事实证明连在一起的并非只是异性。这种生物的独特之处正在这里:它们一定是双双出生,在胞衣内便决定了将来。西班牙的目睹者认为这是受到诅咒的结果。有意思的是,即使雌雄同体,像某一条变化的尾巴一样,它们只保留一种子体的性征和能力。

    第188条  里维尔抄页提到,它的下肢是上肢长度的两倍,尾叉开得极大。使它著名的是它胸背处对生的骨板,暗白色,各四块,共八块,呈方尖碑形,前后构成十字。僧侣们称之为“海上的十字架”,即使水面雾气很大,泛着豆青色光的十字还是很容易就能看到。

    第189条  里维尔抄页提到,这种生物的悬浮力是天生的,红海和地中海上有时候把它当作海标。它的身躯挺拔修长,尾部如侧观的燕翼。它的腹部沿股沟生有V状软鳍,四肢宽扁,关节一侧有硬鳍。它的瞳孔赤红,是因为目睹了多场城市大火。抄页提到,早期气候温润时,这种生物也会进入尼罗河,进入内陆。

    第190条  见于红海。里维尔抄页同时附有简笔图案,它看上去如一只较大的纺锤,四肢肌肉强健突出,脸貌如有角兽,牙齿锋锐,颈背有粗密硬鳍。它的尾部巨大,在图中占较大比例,像贵妇人的礼裙。抄页提到,它的体长在15英尺左右,最大的可以达到18英尺。它的性情暴躁,易被激怒,常与阿拉伯人争斗。人们利用羊和幼驼引诱,或用火光、石机惊扰,令它上岸,然后合力捕杀,取走它的肝脏和厚唇。邓恩博士看过图绘后认为,这应该是一种鲨鱼,所谓的四肢可能为了夸大鲨的凶猛。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鲛典-3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