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者丰采园文化宫
长者丰采园文化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45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RE:走进冬季(4)

(2006-11-15 10:08:05)
   
[读博笔记]

走进冬季(4)

作者:丑牛

 

   当“老三届”们最早一批被一锅端到广阔天地的时候,刚刚20来岁的小青年对未来很难有一个准确的判断,甚至都无暇去思索。有相当多的一部分知青们,根本就想不到、也不敢想将来还会有回城,甚至当兵、上大学的机会。
      丑牛下乡刚三个月,开始冬季征兵,公社就给了我们集体户一个男兵指标。九个男同学虽都符合应征的条件,但却都表现得异常平静,谁都没去争这个指标。尤其,户长首先表态他不去。他说:“咱们集体户是我带头张罗起来的,才来三个月,我就先走了,对不起大家。我是县革委会的委员,要带头扎根农村干革命。”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如此关系人生命运转折的关键时刻,我们集体户的同学们竟然都表现得如此大度。最后,还是由户长提名,户里也没有什么反对意见,把当兵的指标给了一位平时表现就比较突出的男同学。
       转过年来,到了1969年底,又要征兵了。原本就不曾有当兵奢望的丑牛,竟然差一点儿就穿上了军装。那一天,我请假回家探亲,一进家门,就有没下乡的同学跑来告诉我,说有一个当兵的找我,姓范,是来招文艺兵的。范同志从同学那里了解了我的基本情况,很想见见我,已经去你的集体户了。
       在农村已经干了一年多,体验了农村的艰苦生活,原本的革命激情在逐渐消退,也开始考虑未来了。机会却突如其来,丑牛自然喜出望外,何况又是自己喜欢的文艺兵。于是,我在第二天立即返回集体户。在路过公社的时候,公社干部告诉我:“范同志是来找过你,听说你回家了,他就返回县城了。”不过,范同志把我的事情交待给了留在公社负责带兵的一位乔连长。我找到乔连长,他很热情地对我说,你的情况我知道了,部队也已经确定要你。但现在有一个问题,给你们集体户的一个指标已经被人占用了。我问是谁?他说是你们户长。我不禁大吃一惊。
       原来,在我回家的时候,公社就给了我们集体户一个当兵的指标。但户长并没有及时告诉大家。因为这次他决定当仁不让,他要去。在农村接受了一年的再教育以后,人的思想就这样开始“进步”了。同时,因为户长是县革委会委员,与主掌县革委会的军代表关系密切,为户长当兵的事情,那位军代表还特意跟公社和部队打了招呼。
       听此情况,我实在不愿意与户长去争这个指标。实际上,要争也争不过。乔连长安慰我说,你先别着急,我看能不能再增加一个指标。当晚,乔连长把我留在了公社,住在他的临时住处。当着我的面儿,他连续给县武装部、军分区打去电话,态度非常诚恳地希望能调剂一个指标,最终也未能说通。也许,那时候,一个入伍的指标很珍贵吧。
      当兵的事情泡汤了,我哭了。乔连长气得直骂。
 
       身在南方的秋之牛
(http://blog.sina.com.cn/m/QiuZhiNiu 也在1969年底的征兵中,与全大队符合条件的5名适龄青年一起报了名,其中当地青年3人,知青2人。两名知青是秋之牛与他一位叫“书桌”的同学。
    
“晚上,我和书桌都很兴奋,睡不着,讨论着同一个话题:参军,参军,一定要参军。在小山村的知青中,我和书桌是68届的,年龄最小,但也20岁了,达到年龄上限,今年参不了,明年没机会。
      好不容易熬到公社体检这一天,我们早早来到公社,体检就在剧院里进行,公社安排我们大队下午体检。上午,我们就在现场看别人:量身高、测视力、查色盲、称体重、外科、内科、五官科……。
      体检要进行初检和复检。初检,我和书桌都顺利通过,量血压的时候,有点紧张,还怕血压太高呢,幸亏经过一年多的劳动锻炼,血压平稳,符合指标。复检时,我见两个解放军同志一直跟在我们旁边,见我们顺利通过检查,面露喜色,我暗暗捅了书桌一下,用本地话说:“我们有希望了。”
     “凭我俩一手漂亮的钢板字,履历表上填写的是高中文化程度。叔叔不要才怪呢!”书桌有点沾沾自喜。
     “快了,最后一关。”我指着舞台对书桌说。
     复检最后一关就设在舞台上,也是医生签发体检表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有带队的大队干部,也有公社武装部的同志。
     “医生您好!同志您好!大队干部您好!”我和书桌赶忙向在座的掌握着我们命运的人们问好,因为我们人生的另一页就在这张体检表上。
     医生拿着器械(大概是耳道窥器)在我的耳朵里弄了弄,就在体检表上写道:中耳炎。淘汰。还没等我缓过神来,医生又在书桌的腿上捏了捏,也在体检表上写道:静脉曲张。淘汰。
     “完了!”
     美丽的肥皂泡破灭了,我和书桌耷拉着脑袋走出了体检的剧院。走着走着,总觉得不对劲,什么中耳炎,静脉曲张,全是无中生有。我对书桌说:“不行,得到卫生院查查是否真有问题。”
     “算了吧,查了又有什么用?”
     “不,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我的牛劲一来,谁也劝不了。
      到卫生院一查,耳朶健康。
      “找他们论理去!”
      来到复检办公室,医生说:“武装部的同志和你们大队干部都在这里,我们查的就是中耳炎。”
     “我刚到卫生院查过,没有中耳炎,你们弄错了,要求复查。”
      在场武装部的同志说:“不行,我们与你们大队干部和医生共同检查的结果就是中耳炎。”
     “武装部和大队干部也会查中耳炎?”
     “……”
     和他们论不出所以然,我直奔公社武装部部长办公室:“部长您好!……”话没说完,张部长倒先开口,做起我的思想工作。
     “黄牛同志,你们都是来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要从思想上严格要求自己,今年参不了军,明年还可以再来嘛。”一副首长的口吻。
     “明年就超龄了。”我没好气地说。
     “那就继续在广阔天地炼红心嘛。”他还是不紧不慢地说。
     “问题是我耳朵健康,为什么说是中耳炎?”我的嗓门越来越大,把公社机关的同志都引来看热闹。
     “你是不是要来捣乱?”他来劲了。
     “我来澄清事实!”我更来劲。
……
      最后是我气得脸红耳赤,他气得两眼发青。就在不可开交的时候,大队书记派人骑着单车把我连拖带拽地拉回小山村。那天晚饭没吃,一个人跑到小山村的水库边呆呆地坐着、想着、看着天上的星星和月亮,直到大队民兵营长和知青们闻讯而来,我才无助地跟他们一起回村。
      路上,谁也不说话,踏着淡淡的月光,回到村里。
      心沉重,笔沉重,只有日记本上的两个字在摇曳的灯光下晃动,似明似暗、似是似非。”
   
      与当兵擦肩而过的还有拥抱海洋http://blog.sina.com.cn/m/wangzhixia那是1972年刚入冬的时候。拥抱海洋在大台子生产队参加工作组的时候,突然接到农场的通知:让她去参加征兵体检,说是本年度,盘锦要招收女兵,知识青年中要有一定比例,所以她被幸运地选中了!
     “因为突然,所以比较懵懂,没有太多的兴奋,只有太多的意外,好像是别人的事情一样,稀里糊涂就到了农场,被带到征兵体检的地方,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被彻底检查了一番,又从自己的身体状况到家人的身体情况被详细询问了一遍,总算过关;后来,又被带到面试的地方,有男女军人数名,问了一些问题,是什么问题已经没有印象了。印象最深的是问我都有什么特长,我说没有特长。他们追问:唱歌跳舞吹拉弹唱会不会?我说不会。他们追问一点也不会吗?那你随便唱个歌吧。于是在他们的引导和鼓励下,我唱了一段《红灯记》里李奶奶的“17年风雨狂”反正我不会唱戏,唱功也不好,没腔没调的,大约制造了不少噪音。仅凭这一项考察,我就失去了信心。知道没有我的事了。(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那一年招的是什么兵?我这个人粗心马虎得够可以了吧)
      回到青年点后我再也没有提起这段经历。因为我是从工作组走的,所以青年点的人并不知道我参军体检的事情。当兵,参军的梦就这样结束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谁知道,第二年春天,去农场开会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大台子生产队的知青,他一看到我就非常吃惊,说到:怎么,你没去当兵吗?我们队里的人都说你已经当兵走了,亲眼看到你穿着军装,在沟帮子车站乘火车离开的呀!怎么会没有走呢?看着他充满疑虑的脸,我不禁开怀大笑:哈哈哈,真是没有想到啊,原来在有的人心目中我早已是个军人了!真不错!高兴!但不管别人怎么说,总归还是一场梦,一场关于参军`当兵的梦。
      一段当兵的经历,一个参军的梦,给我的人生增加了一抹彩色的记忆,虽然轻轻地一带而过,但是还是很不错的呀!起码我经历了当兵的体检过程,走进了那个曾经令无数人向往的队伍的边缘....所以至今还会常常想起——在每个征兵的季节里!”
   
     三个人的当兵梦,就这样以不同的方式粉碎了。也许,这就是命运使然。
     丑牛虽然与当兵擦肩而过,却在一个月以后,被调入了地方的文工团,结束了14个月的插队生涯。从此,踏上了一条与当兵有较大差异的人生旅程。
     秋之牛的同学书桌在体检“不合格”以后,回到老家再报名应征,竟如愿以偿地了穿上绿军装。两年后,秋之牛被调到了公社的农科站工作。
     拥抱海洋后来上了大学,在大学毕业后,与同窗的恋人一道,与105名同学一起,踏上了援藏的征程,在西藏工作、生活了18年。一个当兵的梦,给了她一抹彩色的记忆;一段援藏的经历,在她的心灵深处,永远激荡着高原的情怀。
     各自在不同的生活轨道上运行……。
     太阳,天天东升西落。
    地球,年年春夏秋冬。

文章引用自:http://blog.sina.com.cn/u/59191a9b010006mc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