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跑步论

(2015-11-10 19:04:56)
标签:

杂谈

跑步论跑步论

          ——我们谈判是因为生和死的寂寥,并非有什么需要达成。

早上好。当我跑步时我在想
什么时候才能跑到共产主义
一个悲观主义者总能找到悲观的入场券
但我实际对此并不认真。当我跑步时
一些想法就像昙花,只有魔鬼与我的谈判
看起来没有尽头,黎明:魔鬼疲惫的面庞
我们讨论一些词比如:跑马,跑调,跑场子
跑马,一个羞涩男生青春期难堪的梦遗,熄灯
之后那些大个子男生在窃笑,而跑马溜溜的山上则是
二叔笔记本里手写的一段歌词,那发黄的纸页里有月光
跑题。每一个词都是一条贪吃蛇,从吉尔伯特的一首诗开始
一个色情的念头就是一团线球,一团线球就是一团火焰
一团火焰就是一捧灰尽,但是,溢出的部分留下了
据说是一首诗,有时只出现一次,第二次时,书房沉入一种灰蓝色的黯淡
跑步。跑调是一个戴礼帽的摇滚歌手:为什么说我是摇滚?我不是摇滚
我要你滚。如今,你送给我的CD卡在了损坏的汽车CD机里
我从他的跑调里听到了温情和思想,可是温情是悒郁者羞涩的麻药
就像嫉妒是粉红的电动车漏油了,就像歌中的歌,就像
摇滚中嘈杂的背景音乐:我从小在北京土生土长,没招过谁没惹过谁
是个老实人儿,凭什么我们弱势群体总要遭排挤
生的计划,活的憋屈。啊,跑场子,一个大师迎面而来你
以为会有开示和摩顶,可是他拿着长长的竹竿要去捅金色大厅天花板上的一只蝉蜕
这是梦,是跑步者必须穿过的一个寓言,但是,与魔鬼的谈判并未停止
这不是一个人独自完成的路途,当我跑步我脑子里在跑什么
当我跑步时是你在我脑子里跑步,你穿着水晶鞋敲我的脑仁儿
(哪有什么水晶鞋?)你曾经像所有爱着的人那样爱过我,(你怎末可能曾经爱过我?)
是吗?我曾经像一架解体的飞机一样无可救药的爱过你?(我怀疑一定有什么搞错了。)
可是谁在跑步?我看到你的影子:那与我谈判的苦主。
啊一定是有什么错了,我在镜子里写诗?我在镜子里跑步?
你和那谈判者互为影子?呃,让我想一想,哪里出了问题:是在某一天我醒来,我不再需要穿鞋穿衣,当我飘到镜前剃须,我忽然发现一只灰蝴蝶望着我,于是我径直
走入镜子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