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两首诗

(2015-05-09 19:54:51)
标签:

杂谈

两首诗
无聊是一种高级的情怀 

象白云、石头、水纹这些东西
它们能感到无聊吗
几乎可以确定不
象小草、树叶、蘑菇这些东西
它们能感到无聊吗
几乎可以确定不
象蚂蚁、蚯蚓、蟋蟀这些东西
它们能感到无聊吗
几乎可以确定不
象小狗、小猫、小马驹这些东西
它们能感到无聊吗
这就不太好说了
象董小姐、你、我这些人
能感到无聊吗
这还用说吗
有时候我们这些无聊的人或动物会把
那些不知道无聊的东西做为玩物以
打发无聊的时光
你瞧,一直是我们玩石头、玩鸟、玩虫子
而不是反过来
所以无聊这种情怀把我们和它们区分开来
越是感到无聊的事物反而是处于更高的统治
如果不是这样
会发生车拉马,米啄鸡,水在鱼里游
狗遛着我们玩儿,尸体吃秃鹫之类的事
比如还有,石头也会拿我们投来投去
鸟会把我们关进笼子里
蟋蟀会听我们吵闹或者斗狠
白云怕是也要写诗了,但是有够无聊的我想
一朵的白云在那样的世界里将会写什么样的诗呢
什么样的诗呢
的诗呢
诗呢
呢,在万物都感到无聊那种高级情怀的世界里


他爱的人们

他爱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她有很多的脸组合
因为记不起一张完整的脸因为沉于
太多的细腻的肉欲的艺术
而使过多的脸挤成了一张繁密的抽象画
这是一种征兆,滑向所谓可怖的玄妙
这是一种逃避
他脸的A面在谈爱,B面在谈性
可以只谈性,但无法只谈爱
这是真象
这是塔基,塔尖越来越细,乃至于无
无是一种后来的东西,你说它高级也行,反正无从考证
直到无摸到了闪电的胡须并退缩
一路上,他在谋划约会,一个女孩,然后是两个女孩
女孩的短信说:我想挨了,各种想。这是真实的爱
他还能干得动,但是……然后我们看到了路边的月季
太红了,花瓣就象因为高潮而怒放的生殖器
简直是挑衅,肆无忌惮的红,在公众场合大声喧哗的红
我说是没心没肺,因为她开起来一点也不注意细节和优雅
我觉得凭这点,警察可以定你寻衅滋事罪月季你信不
但它就是烂掉也不悲叹:生命盛大,却无法不老
难道,不需要想想了
当我们干不动的时候我们在干什么
这句话出自村上春树的主要论敌城下秋风
当我们变成一缕烟的时候我们变成了什么
当我们沿着塔尘上升的时候我们将上升到哪儿
说实话别再升了,说实话,我们希望干点俗事、坏事,而不想变得再高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