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蚁蝶
蚁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243
  • 关注人气: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拜托,请不要将我当成照片里的猴子(全国第二十七个助残日,特别发声)

(2017-05-21 11:13:35)
分类: 心情随想——彼岸梦游
拜托,请不要将我当成照片里的猴子(全国第二十七个助残日,特别发声)

   

    今年3月,我去成都作协参加一次采风活动,因为我是一位轮椅者,又是脑瘫这样一说话面部表情就扭曲成怪样的我,居然还爱写作,对爱的执着追求还出版了自己的小说,在杂志上发表文章,关于我的报道也是漫天飞。当这样的一个我,这样的一台轮椅,这样的一些消息出现在人群中的时候,我很快成为了焦点,众人纷纷表示要与我合影。

这边,这个人举着手机走向我,并在走近我的时候脸上装着习惯性的礼貌性的微笑对我说:“这个妹妹好坚强,好乐观,来我们合影吧。”来不及拒绝,她已经在我的轮椅旁边站好,也没经过我同意就将手搭在我肩上就忙不迭叫别人按下了快捷,一张不管我情不情愿的合影就成。

一个合影者刚刚拍完,我刚刚开着轮椅来到一个景点,又一个阿姨拿着相机跟了过来。“这个妹妹好坚强,我要跟这个妹妹合个影,拿回家鼓励我的孙女。”说完她已经走到了我轮椅边摆好了POS,这时我又只能很无奈地在轮椅稍微坐正,摆出照相所需要的微笑,其实这时候我是紧张的,因为脑瘫这个病的本身它的运动神经就是不受控制的,它一紧张,更会加重面部表情的怪异,而且这时又要因为我身上的坚强逼着我去拍照。我的面部表情就更不自然了,不自然表情就更加扭曲,这时还要配合微笑。这照片照出来,也是可想而知。但和我合影者哪会想这么多呢?只要他、她,他们、她们拿到了他们想要照片就好了。

一天的活动就在这样的拍拍,谈谈,说说聚聚就结束了。

现在大家都养成了一个习惯性的癖好,就是凡是参加活动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加上微信,然后就开始炫照片。仿佛这都成了一个微信三步曲,第二天我在头天加的微友的朋友圈里看见了一个阿姨在她的微信圈发关于我的事迹,我的照片,其中有一张照片是这样的一个构图,在采风的会议上我正在发言,如真正了解脑瘫患者真正懂得脑瘫患者的人都应该清楚,他们在说话时表情怪异,脸上的肌肉被拉扯得横七八竖的,这样被拍摄下来,她或他的表情不要说一点美感了。就连最基本的正常的表情都不达标。我当然知道,拍摄者所想在她的作品里表现我即使说话困难,也努力说着话发着言,这——也许在她/他,他们/她们眼里或许这是一种坚强,一种坚持的表现,但是当拍摄者将这一张把我的病痛的丑陋暴露无遗的照片记录下来时,我毫不避讳地说,这无疑是在揭露我的伤,你们在用照片时刻无情地提醒我,你就是一个傻子,就是一个痴呆,你的面部表情就是如此一副痴傻相。

我所极力回避的,我极力掩饰的,就这样被那些高大上的健全人,轻易地用一张照片就给揭露无疑。我是一个脑瘫女孩,或是一个脑瘫女作家,不管是女孩还是女作家最终的落脚点是女——既然是女性,那么她的天性就是爱美的,爱美——就是规避缺憾修饰不足,我想,无论是不是我。都希望把最美的同时又是最自然的表情留在属于她的那张照片里。

那次笔会结束以后,一个特别有爱心的老师,在没有事先通知我的情况下,打电话告诉我他已经到都江堰,而且还带了一个我认都不认识的朋友来看我。他们来到我家,一见到我就展开了我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套路。他们来到我家,我们大家坐下没说上两句话,就开始拍照。

我,那个作协老师,老师的朋友,我们坐在一起大家都露出习惯性的微笑,我作为主人加主角,不管是事情使然还是待客之道的必然,我也露出看微笑。一张照罢,两张照罢,原以为这次摆POS的运动就要结束了。我可以松一口气了,我听见坐在我左边的作协z老师说:“等一下,我刚才好像眨眼睛了,重新来过。”于是,我努力做好我能接受的表情,又松弛下来,等z老师用手弄了弄眼睛,我又重新做好我能接受的表情,一张照片又完成了。z老师和他带来的那个女性朋友x立马丢下我跑去看他们刚才的照片。他们看了后,X又说:“重新来照过,我刚才的表情好像不怎么好。”听到这句话,我有些失望,这意味着我还要努力摆好POS,努力调整好面部表情再一次接受他们的摆弄。在这个三个合影者里,按面部表情好不好,他们最应该关注我的表情。不说,是什么因为我是一个脑瘫患者,一个脑瘫残障人士在表情这个词里,我应该是最应该受到关注的。但不管是Z老师还是那个叫X的女的他们如果真正关怀我,应该问我我对自己照片里的表情满意不满意,但是没有人问我。他们只顾他们是不是在照片里有最满意的表情。

是的,我用了“摆弄”这一不太礼貌,不太友善的词。但是这样的合影,这样合影里的这样一个我,难道不是像极了一只被人随意摆弄的猴子或一只木偶吗。这样的一个我因我的残疾,我怪异的残疾,常常被人忽略了我所想要的美丽,我所向往的美,去拍出只是别人所需要的一张张照片了,其实这个时候,我更多地是把自己当成一只猴子,任人玩弄!

今天,5月21日,全国第二十七个助残日,我匆匆写下这篇文字,我可不可以以一个有尊严的残疾作家呼吁,请本着对人基本的尊重的准则,不要再把我当成你们照片里的一只猴子,在你们想与我合影之前,可不可以请你们先问问我:“我想与你合影,可以吗?”

可以吗?!行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