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蚁蝶
蚁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232
  • 关注人气: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陌生的人,让我对你说声谢谢

(2017-04-11 16:40:16)
分类: 我的散文——梦的追随

     “不要相信陌生人……

   “在外面不要轻易跟陌生的人答白……

   “面对陌生人谨防上当受骗……”……

因为类似的言辞太多于灌入了我们的耳际,“陌生人”这三个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被小心的人们用言辞涂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灰色,人们为了保护自己,不厌其烦一层又一层地给自己涂抹着防护罩。

我记得,我清楚的记得,大概是在两三年前吧。我和妈妈去成都办了事准备回都江堰。妈妈刚推我走进售票大厅,就对我说,她去买票,让我自己推着轮椅往候车厅走。我的手没有多少力气,我根本就推不动那种手动的轮椅。无奈,我只好吃力地推着轮椅往前走,我推着轮椅还没有走两步,原本很笨重的轮椅瞬间变得轻松了。我以为是妈妈买了票回来了,我高兴地转过头正想跟妈妈搭话。我看见推着我的并不是我的妈妈,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小伙子,他脸上挂着平常的表情,那表情里稍微挤出了一个“笑”,他似乎想用这样的表情告诉我不要害怕,我只是想推你走一程,走一程而已……

但我还是害怕,因为他是陌生人。我并不知道这位陌生人对我会怎么样。所以在那个人推我到目的地的时候,我的心里是紧张的,我不知道他要推我到哪里去?要对我干什么?但那人推我到目的地后,在我对他说了声:“好了,就到这了,谢谢”。这句话里虽然有谢谢两个字,但我自己听来都觉得有些僵硬。他就将我放在那儿走了,没有多余的话语,没有多余的举动。他,这个人——这个陌生的人并没有对我怎么样,我所想象的恐惧都没有发生。

他这个陌生人出现得是那样及时,正当我推轮椅推不动的时候,他就很自然地来到了我的跟前,推了一段路然后又很自然地离开。我望着他的背影,我在想,他叫什么呢?我不知道,我来不及问,刚才他推我的时候,我怎么不问问?我没有想,我只想这个陌生人的人他要干嘛,他也许会对我怎样。

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时,当我重温刚才的那一瞬间,我才发现那一瞬间,满满的都是温暖与感动……于是,我只能在心里对这个陌生人默默地说一声,谢谢。

那天我和母亲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峨眉山,考虑到我们游峨眉山的便利,我们几乎住的就是峨眉山的脚下。这样离市区就相对比较远了,既然到了一座城市,我们还是想去这座城市的城中心去看一看、晃一晃、溜一溜……然而,刚到这座陌生的城市,我们既不知道那儿有没有到城里的公交车,也不知道哪路公交车到城里,更不知道这个公交车应该在什么地方坐。我们就这样一头雾水走了出去,当母亲推着我们来到门口的时候,正好就看见一辆白色的高级轿车,妈妈推着我靠近了白色的轿车,原本她只是想向轿车里的师傅问问路。

但我没想到妈妈之后问了一句:“小伙子,你们是要进城吧,我们也想进城,你们能不能捎我一段路呢?”听到妈妈这样问,我将两只眼睛闭起,我已经做好被这俩陌生小伙拒绝的准备了。毕竟我的轮椅它的的确确是一个很麻烦的东西。

“她有轮椅,不方便,车子装不下……”

“要装她的轮椅好麻烦……”

“有轮椅啊,不好放”……从我以轮椅代步以来,这类的言辞我真的听得太多、太多了,我也曾经被公交车拒载过,被出租车拒载过。所以当妈妈问出那句话,我已经充分做好准备被拒绝了。因为残疾,一而再再而三的残疾,我已经习惯被拒绝了。虽然那种感觉非常不好,但我作为被拒绝的当事人,我已经习惯被拒绝,这种习惯似乎有种“账多不愁,虱多不痒的‘柰’”。

没想到:坐在副驾驶的男子居然打开车门,下车来并对我们说:“来吧,”这两个字,他说得那么轻盈、那么自然。说罢,他领着妈妈推着我来到了后座车门并协助妈妈将我扶上了车,然后和妈妈一起把我的轮椅放进了后备箱,不知道是我的轮椅太大,还是后备箱里还搁置了其他的东西,轮椅放进后备箱后后备箱车盖就根本盖不了,别人只有等那后备箱的车盖就那样敞着……

轮椅放好后,妈妈和另一个小伙上了车。汽车就在这座陌生的城市跑了起来,小伙和妈妈答着话:

“你们是到这来玩的吧?”

“小伙子,我们想去城里,你看我女儿她又走不动,真是……”母亲露出一脸不好意思的神色。

小伙轻轻柔柔的话从前面飘来:“没事的,今天正好我们也要到城里……”

“你们是才来峨眉山的吗?”陌生小伙儿问。

“是的,小伙子你们当地的特色是什么?”

我坐在车里一边以人性原本的机警环视着车上的一切,一边听着母亲和那陌生小伙的搭着讪,微风轻轻地从车窗飘了进来,在那样的时刻,这些吹来的风让正感受着这人间逐渐消息的美好的我感觉很舒服。汽车仍然在陌生的道路上奔驰着,母亲他们的话还在我的耳边萦绕,我坐在车的后排,默默地望着这两个陌生小伙的背影,我在想:“他们为什么?为什么就愿意载我呢?他们怎么就那样自然而然地接受了我的轮椅?而且是一个完全陌生人的轮椅,他们就不怕,不怕碰瓷,不怕责任?不怕……”当我的脑海出现这一连串的疑问时,我的脑海又一个想法恰巧也在这时出现了,也许他们相信,相信善良、他们还愿意相信人——这最根本的本质没有消失,而我和妈妈也在潜意识里跟他们有着同样的相信——相信人的最根本的本质没有消失;因为这样不谋而合的某种约定,成就了我们此刻相遇。人与人互相帮助的某种美好,我们只是因为刚刚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找不到路并且行走起来很艰难,所以希望有这样一辆车在方便的境况下能稍我们一段路……

当我坐在车里感受到这一切的发生,我觉得这一切真的是有些奇妙。之后,两小伙送我们到达了目的地,跟我上车时一样,一个小伙下车,帮我从后备箱拿出轮椅,然后在妈妈的帮助和指导下帮我展开了轮椅,然后扶着我坐上了轮椅并为我们指路后离开……

两小伙驱车离开,母亲推着我行走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这时,我心里因刚才发生的那一幕而涌动着满满的感动,这感动里洋溢着一种属于我的幸福的滋味。

这一幕,仿佛寓意着我的人生,在我的人生的旅途中不就如我遇到的这一幕,总会在我需要的时候,就会有那么一两个人给我最恰当的帮助……处在这样温暖的境况里,我真的好想、好想在心里默默地说:谢谢你,一路支撑我行走过来的陌生人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