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诗篇
   



这雪来得快,走得也快
快过村子四起的炊烟
时光久了,难免生疏
就像见到江边的柞树
忘记了他的骨质,本就坚硬

雪后的天空,只有老鹞子在盘旋
也许它在唤醒
曾经的旧事
时光短如雪堆下新挖的空洞
稍瞬即失

飘忽的风,使屋顶的雪一块一块坍塌
雾凇开了,又落,
这些熟悉的景物,不再熟悉
就如同你我
差点搭错时光的列车




冬日的夜晚,长于白昼
它给予月亮更多闪耀光辉的时间
银色的江湾
在这样的夜晚愈加消瘦
江冰映出夜的孤寒

一個孤单的人兒脱去臃肿
手握雪团,如把握一树梨花
只是融化的雪水
从指缝间滴落成冰

你说我是个愚笨的人
不象那些精灵,有那么多心眼
可又不缺乏乡村小子的浪漫
捉弄起村里的妮子
让人心如火燎般的舒坦




江岸上,野玫瑰的枝条
挣扎出雪毯
玫瑰果在月光下失去红色
枝条上,尖锐的刺挑着雪
如白莲花开放

树冠的雪很难掩盖
松树的苍翠
一只白兔钻过灌木丛
一会就了无踪影
而你正是撞击我心胸的玉兔

江畔的风,吹过来又吹过去
在树梢缭绕歌唱
一树银花,几只喜鹊
勾引江村糊里糊塗的少年




让我们一起口含一块江冰
如母亲给我们的薄荷
佳酿从心上掠过,惹得满脸潮红
加几滴冰凉的江水
用这冬季的花粉酿就甜蜜

雪滩坦步走来的人,难以屏住气息
在这个料峭的冬夜
他将在隆起的江冰之上
用心镌刻诗意
但他又怕乱了你的芳心

你的形象,因距离而美好
你的心地如此善良,你这个小女人
我想对你说,还怕说了此
而忘了彼。就像那一回
差一点耽误了你的行程




小鹿穿过树林在雪原追逐
雪地上杂乱无章的脚印
如缤纷落地的梅花
其中有关爱情的悲伤
只有冬季的爱才可以承担

雪后的村庄,空气不再潮湿
阳光下,紅妆素裹的冰河
变得温柔如初
爱像溪水冻结的冰湖
在江滩无限延伸

塞北的雪总是那么晶莹
农田里面被遗忘的稻草人
仍然头戴草帽
摇头晃脑地向刚落下的麻雀
讲述冬天的风景




春天的故事

岸上林子茂密,仅有的开阔地
矮矮青草,疏密有致
忽有绿瞳游动
小妖蜕化的幼身
在地上翻滚。树上的露,簌簌落地

她新生的薄翼
扇动黑龙江吹来的雾。她随春色而行
微风吹
她裙裾飘起
沾满金黄的花药

她用紫色的指甲
在根上镂刻生命的嫩芽
此前
草丛里的蛇也已苏醒
知更鸟不知去向

阳光穿过薄薄的雾,有些倾斜
小妖在林中练习
倒踢紫金冠
白裙子,红舞鞋
在春天演绎遗忘的故事
2008/01/16




上一班启程的船

老码头,木桩。白轮船再次起航
而江风从北方来,我搭乘的
上一班启程的船
是30年前。秋雨停,岸上满是黄花
我的茅屋,青苔因潮湿而绿
菜园,满是凄凉

燕子追扑秋季最后的蚊虫后
在高压线上无规则排列
呢喃低语里,相互交换返回南方的信息
此行不是游逛
是探访明天的温暖

身着青花小袄的少女,在桦树林
张望,然后抱紧
我栽的树
月亮升起来,依然古老
可他手中却没有了那条牵引姻缘的红线
坠落的青果,满地皆是苦涩
2008/01/19




黄昏

江岸上的羊群,在黄昏到来之前,表情安详
西边的霞被涂上虚幻
林间的蔓草,羽翼丰满

在温暖的夕阳下
田间的白杨树,影子越来越长
归巢的鸟
三两声唏嘘,渲染秋天

乡路那端,几驾马车
像一条回往洞穴的长虫,在黄色的光里头蠕动
他们正把秋色运回村庄

2008/01/20




我只是你怀中忧郁的鱼

黑龙江,亿万年前你是海,现在
你依然是海的根
晨曦里,我作为你的影子
穿越山峡,透过迷雾  抵达海洋

你是我挚爱的母亲,自有记忆起
你就川流不息
你的水如同仙人脚下的祥云
送我奔流

我只是你怀中忧郁的鱼
在去往海的路上,不时思想游过的地方
你那么广阔
却很难喝到一口忘情的水,让我停止思念
2008/01/22





小夜曲

江滩上,我,像一块黑色的石头
在我不远,是一块
比我,更黑的更坚硬的石头。周围更多的
是卵石。流沙发出声响,像
风吹草地的声音

江水涨起,江水的蓝,淹盖我的身体
我终于看到蓝月亮。月光里
我右臂弯曲,呈弓箭步
迎着水流
始终保持向前的姿态




清晨小曲

豆秧在清晨扎下根须,豆叶,露珠滚动
豆角架上,家雀在背诵
早上的功课
江坡几只羊。在轻声歌唱

江正绕过村庄,去远方。都市很遥远
难以看清熟悉的人的身影
好在此刻,木桨
拍打节奏,撩起江的面纱
晨雾中。村子里
没什么事,令人忧伤




再回江村

再回江村,在江边吃回乡饭
饭后我们一起
去江滩淋雨
或下大江游泳
不会游泳的也下水洗洗澡
沾一沾久违的江水
然后顺水而下
往南游
去我们曾经住过的草房
留个影
再往后就像侠客般抱拳相辞
皆曰
青山常在,绿水长流
后会有期




老码头

江面,波光粼粼。刺得眼睛
很难看清流水
是绿是蓝
江静的还是像当年那么宁静
在老码头我翻出
旧船票
票上的字迹依稀可见
可谁知道,却再难看到
往日的客船




忏悔

所有的溪流都流向大江
我用手指
拨响浪花
水声像琴划破静寂
也划破业已残缺的梦

灵魂在午夜敞开窗户
默默忏悔
原罪像燃烧的灯心
失去纯正的颜色
回光返照的红,竟如此虚幻
2008-01-02




记忆深处

记忆深处,夜晚的江面反射点点星光
其中也有江对面
老毛子那边的几处灯光
对此,无关紧要
我们的约会
在江坡的暗处进行

但有时也许要糟糕些——
甜蜜使人失去警惕
在快乐中拉拉手
或是无语地抱一抱
这在那个年代也算越过了雷池

时过午夜,江里爬上半个月亮
天作之缘
源于纯洁的爱神
有了这个夜晚
我们不再悔恨




蔚蓝的风景

总有一些不知名的水鸟
在江滩飞来飞去
从近处看
水并不蓝
即使洗掉沾在身上的泥土
水依然那么清凉

那时,我很青春
地道的农活
也很难使我劳累
蚂蚁往江坡上搬家
她在洗衣
我邻水聆听
棒槌捶打衣服的声音




这条江已经成熟

眺望远处,沙洲已成绿岛
梨花刚落水中
倒影便映出树上坐下的青果
青春并不意味着幼稚
虚无变得现实
我们像当年的这条江
已经成熟




炕头坐着的女人

炕头坐着的女人
挨个抚摩棉被下的鸭蛋
她穿青花小袄
头发乌青,脚板裸露

暖色的阳光照进窗户
也照亮她的世界
她用手掌传递温暖
她似乎感觉到蛋壳里的心脏已经在跳

新生命的羽毛
正在潮湿中丰满
她摸索鸭蛋的神情
像是抚摩襁褓中的女儿

2008/01/04




秋天,我该如何料理自己的节气

这个暖秋,我该如何料理自己的节气
那些老玉米
生怕发霉而不再需要温度
往日的场
仍用长长的网围起
里面堆积的小山
黄色依旧

我难以选择一张规则的铁
给它们造一座大房子
我粗糙的手
只会春耕秋收
不能控制潮湿的节令

冷漠的天空像镜子
照我的愁
我让另一个我
蹲在场边
写下这些破碎的诗句
文字都疼痛起来

2008-01-08




无言的结局

深秋的太阳就要落山
最后的客轮正通过江村
一声深沉的汽笛
从码头传到江心岛 秋风
扯不住船掀起的波涛 那重复的微笑
绕过层楼反射的霞光
向古老的村庄铺展

曾经遗忘的誓言
被鸥鸟击中
秋天
以成熟的姿态
宣告这个难以料想的结局
2008-01-08




山雪

雪,下了一天一夜,清晨停下来。
山坡的树,
枝桠挂上厚厚的雪,
冬青寄生在树冠上,从雪底下挣扎出绿。

工棚里重新添满木头的火炉,噼里啪啦地烧,
木屋子不再冷。
那个讲了半夜故事的人,
懒懒地醒来,还想着梦里的女人。

牲口棚在青杨树下。兰花和耳朵有点背的大叔
在铡谷草,
那些马、牛一个夜晚就吃去
半仓的草料,补充它们的生产力。

太阳爬上山头,冬青在阳光下滴落苍翠。
高速路上我再次想起
往日的故事,
试着重过一遍往昔日子,听山雪的欢乐。
2008/01/12




很久很久以前

“那么就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
故事像绝版的网页,被再次点击
每个情节都独立成章
用一把锋利的镰刀
收获一个古老而又成熟的问题

此时,正值深秋,一部分庄稼睡得正香
一部分急切希望
被这秋的琴声收割
夕阳遮不住田野的寂静
她就把光聚焦在场上,晒那些收回的稻谷

其它散落的碎片击中白杨树
诱惑出叶子的黄
事件的灵魂,像一匹马横跨成熟的旷野
马上的稻草人敲击铜锣
他的脸,挂满疲惫
  2008/01/12   




乌鸦轻轻地落在树上

乌鸦轻轻地落在树上,却始终保持着张望的姿势——
这种姿势是必要的。
正如我们经常观察庄稼和草的生长
它也在关心果实是否成熟。

草的气息明显干不过那些进口的药品
乌鸦也是。
它飞起来会更有快感
而现在,它似乎在田野探险。

乌鸦哇哇的叫声打破宁静。而我在张望
正被打破的平衡。
2008/01/12




她以为我代表人类

江畔,受伤的银狐——对我充满了敌意
她以为我代表人类
还有一些冰
飞上天空,像是一团火
温暖这个星球

灰色的云团越来越大,高纬度的村落
在这里,就在这里
可笑的人们
还围坐在炉火旁
探讨美国二氨新的价格
2008/01/13




冰痕

起初,流动的冰凌
自由自在地江水里涌动
几多晶莹
慢吟慢诵
现在它摇起身躯
从容地翻滚,吞噬寒冷

然而,一群雁衔着暖
向北飞。
在这寒气下降的季节,雁长出新羽
冰陨。水瘦
江岸之上,山查花开
2008/01/13




玉米林

玉米林淹没当初的麦茬
草帽底下
露出模糊的双眼
花白的头发
以及难以擦干的汗水

云飞起,遮出一丝阴凉
喘一口气
磕去锄头上草的绿锈
老人锄草的姿态
像在茫茫大海,划动一叶孤舟
2008/01/14




腊月初八
      
  江边的风,飘来些银白色光粒
  你在岸上说
  风好,冰封的江好
  冰雪比天光明媚

  渔火噼啪噼啪,烧红半壁江岸
  爬犁滑下江坡
  人亦恍惚,江亦恍惚
  腊月初八。隆冬江上搅起几多柔情
    2008/01/18




作者简介:
孔祥忠,黑龙江北大荒人,网名天荒一隅。近年来,活跃在各诗歌论坛,现任《华语文学》论坛诗歌驿站版、《北大荒文学》论坛现代诗歌版斑竹。在红袖、榕树、流放地、一刀以及新华网论坛有天荒一隅的网络诗集。部分诗歌被《东三省诗歌年鉴》(2005、2006)收录。作品散见《彩虹鹦》《岁月》《华语诗人》《清水洗尘》《魏风》等报刊。出有诗集《窥视太阳》。
通联:154200 黑龙江省萝北县科技信息局 孔祥忠
邮箱:zyew@sohu.com
电话:13351962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