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反贪英雄孟克非
反贪英雄孟克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48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反贪英雄亿万富豪独子遭绑撕票案悬疑未解(之六)

(2007-06-29 21:46:36)
 

独子惨遭绑架撕票血祭复仇之台
    2007年5月5日是周六,下午3点50分许,孟赫夫给在北京学习的女友谭茜打了一个电话,说他要到海南文昌送一个朋友,送完后就马上返回海口。
    19岁的谭茜,17岁时在海南大学舞蹈艺术专业刚毕业已当两年俞枷和舞蹈教练。做为亿万富豪之子有近十年留学经历形象良好的孟赫夫身边不乏有众多女孩追求。但孟赫夫确被谭茜舞蹈专业人特有的形体和气质所震撼,两人一见倾心,并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孟克非与妻子对性格坦率、单纯、善良且身材高挑、面容娇好的谭茜也很满意。全家筹划着为两个年轻人今年年底结婚。
    谭茜是今年4月份离开海南前往北京的,她到北京舞蹈艺术培训中心进行为期1个月的进修。谭茜离开海南后,恋人之间难免有相思之苦,孟赫夫与谭茜以短信和电话经常联系。孟赫夫5月5日下午3点50打给女友谭茜的电话也与以前一样,恋人之间一个普普通通的问候电话,并告诉她开车朋友送一个人到文昌市。
    谭茜挂了电话后仔细想了想,总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劲。当天下午约一个小时后她又拨打了孟赫夫的手机。谭听到孟赫夫手机接听后含糊不清的话,手机里传出呼呼的风声(实为喘气声),手机通话状态持续近三分钟,里边风声越来越小最后完全消失。谭茜做梦也没想到这是同孟赫夫最后诀别的声音。此时孟赫夫在车里已经被凶手用绳子勒住颈部,年仅26岁的生命此时已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赫夫他会不会出什么事?是不是他的手机没电了?”惊恐万分的谭茜立刻给孟克非的妻子庄丽敏打了个电话,把蹊跷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庄丽敏放下电话后,立即拨打了儿子的手机,但儿子的手机在一天内都处于关机状态。

儿子突如其来的失去联系,震撼了孟克非和妻子,惊动了亲戚和朋友。此时孟克非和妻子近百次拨打儿子电话,度日如年般的痛苦等待着儿子消息,亲朋好友四处寻找仍无下落。

孟克非与妻子庄丽敏在家焦急地等待着儿子平安归来。此时的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成天忙忙碌碌,与儿子平时难得打照面。而惟一的一次等待儿子回家竟是在这样的情境之下……想到这里,他不禁捂住脸,祈祷儿子早点回家,给他弥补亲情的机会……
    时间已经到五月六日清晨,孟赫夫依然没有出现。孟克非坐不住了,拿着从移动通信打印出孟赫夫的手机通话单,发现儿子出走前一天内有两个陌生电话十多次的通话记录,拨通该电话号码时都关机无人接听。此时此刻孟克非和妻子像放在火炉上被烧烤,坐立难安痛苦万分。

    5月7日早晨,一夜未眠的孟克非又发动亲戚、朋友在海口、文昌两地寻找孟赫夫,均是无功而返。儿子是不是遭遇了不测?孟克非不敢往下想。
    5月7日上午9时17分,随着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因寻子弄得心力交瘁的孟克非和妻子从沙发上弹跳了起来。电话来电显示的号码是孟赫夫的手机,而接通后却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你是孟克非吧,你儿子现在我们手里,你马上准备30万送到海秀路‘钱柜’(KTV娱乐场所),不许报案……”
    儿子遭绑架了!妻子庄丽敏听到消息后瘫坐在地上,孟克非在感到十分震惊的同时,但他还是十分冷静地对绑匪说:“朋友,图财不能害命!对于我来说,儿子比金钱更重要,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但不能伤害我的孩子。但是,我怎么相信你所说的是真的……”孟克非向绑匪提出要听儿子的声音。“不能!”打电话的绑匪一口就回绝了。孟克非最后答应马上想办法凑钱送过去。这次通话仅仅一分钟。
    电话放下之后,孟克非立即向海口市公安局报了警。不一会儿,办案民警赶到孟克非家里。
    时值“五一”放长假,因为手头没那么多现金,孟克非向朋友打了几个电话一小时内凑到了20万元,孟克非决议送钱赎子,而此时,警方经过分析,目前不宜送钱给绑匪,因为绑匪一旦拿到赎金,就很有可能撕票。警方要求孟克非与绑匪周旋,争取更多的时间。
    很快,孟克非桌上的电话第二次响起。电话依然是用孟赫夫的手机打过来的,绑匪在电话还是追问赎金的事情。孟克非说:“钱已经凑到20万,你们千万别图财害命……”绑匪很生气,坚持要30万,还声称“给20万,我们一人还分不到3万,生意做得不合算”。
    二次通话,孟克非坦诚地对绑匪说:“听你的声音,你一定还是个孩子。孩子啊!可怜天下父母心,你还年轻,千万别一时冲动而酿成终身大错,你们要多少,我可以给你们。但是,你们一定要保证我儿子安全,否则你们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法律后果……我现在只要听到我儿子的声音,马上给你们送钱!”“这是不可能的!”绑匪说:“我是来取钱的,你儿子在外地。如一小时以内不送来30万元,我们就“撤了”,我们要去收别人的钱了!明天我们会放人回去的。”

    从这天上午9点许到下午3点多,孟克非与绑匪一共通了9次电话,最长通话时间2分钟,最短45秒。
    5月10日,孟克非接到海口警方的通知,孟赫夫的尸体已被找到。5月9日下午,海口警方已抓到两名凶犯,在凶犯的带路和指认下,警方在南渡江琼州大桥附近打捞出孟赫夫的尸体。警方现场勘查发现,尸体是被装在一个的大编织袋里,编织袋里装有石头。死者脖子上有勒痕,尸体被水侵泡发胀,人体变形面目皆非。警方经DNA鉴定,确认遇害者就是孟赫夫。警方初步判断,凶手是用绳索将受害者勒死后装入编制袋,然后绑上石头进行抛尸。听到这一噩耗,孟克非与妻子当场昏倒在沙发上……
    案发后不久,两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一名嫌犯是26岁社会无业青年吴青,海南临高县人;另一名是海南省某机关一名身份特殊的干部蓝正荣,东北人。蓝正荣在上中学时,曾与孟赫夫在同一所学校读过书,其父母与孟克非是同乡,双方家庭曾相识有私交。
   据犯罪嫌疑人蓝正荣供述,他们在5月5日下午五时许将孟赫夫约出,在海口琼州大桥附近用绳子将孟赫夫勒死。开始交代犯罪动机时蓝正荣称,他参与绑架孟赫夫不是为了钱,要钱是为了转移视线。蓝正荣父母也认为儿子被人利用了或者遭人控制,不然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而据犯罪嫌疑人吴青初步交代,他与孟赫夫根本就不认识,是蓝正荣让他帮助杀人,为什么要绑架撕票自己也不知道。

    6月3日,孟克非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仍然处于丧子的巨大悲痛中,身体消瘦、神情有点恍惚,他曾拒绝了很多中外媒体记者的采访。但孟克非听说是《知音》记者异常“开恩”他说十来年他都是《知音》的忠实读者。接着他悲愤忍不住捶胸顿足:“恨我就对着我来呀,为什么要祸害我的孩子?他那么老实本分,他才26岁人生真正意义的生活还没有开始啊!”
   至于孟赫夫被绑撕票真相,警方正在进一步的调查中,目前尚未给孟家最后一个结论。
    孟赫夫被害后,其女友谭茜从北京回到海口。谭茜抱着孟赫夫的母亲痛哭了一场。她说,一定要到殡仪馆抱抱自己最心爱的人。孟克非和妻子告诉她说人已经被水泡得变了型已认不出来是本人,把美好的印象留在心里就行了。谭茜表示尽管孟赫夫走了,愿认孟赫夫的父母为爸爸和妈妈,已给两位老人更多的安慰。
   “这是胜利者的失败!”孟克非说:“刘须钦等同伙虽已受到刑事(重罪轻判)和党政纪的处罚,但他们所侵占的数亿资产司法机关并没有协助追回,如今国科园只剩下一个空壳。”因“国科园反腐事件”总部关门倒闭,各分支机构和优良资产仍掌控在刘须钦的余党手中。孟克非还表示,儿子走了,人死不能复生,他将尽快化悲痛为力量,从人生最大的痛苦中走出来。将一如既往的带领国科园股东股民将追查流失资产的斗争进行到底,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数亿股东股民和国有资产就这样被人侵吞和白白流失,国科园的广大股东股民一定好依法讨个“说法”,完全实现自己就职时宣誓词。

 目前孟克非决定自己出资700万元人民币,抓紧筹备申报“人民群众反腐基金会”,其宗旨是:“为投诉无门求助无路,举报贪官受到打击报复,有志反腐的社会弱势群体,提供法律帮助和经济援助。”现已得到全国60多个城市有志之者和海外华人团体热烈响应。目前孟克非在海南民政部门申报时已遇到不畅,孟表示:如果海南省不能获得批准我们将到外省、市注册,据初步联系已有省、市同意批准注册。孟克非认为这是一件利国、利党、利民的反腐大计,其义举应该得到支持。(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