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清陵石五供的沿革和演变

2011-08-19 08:51:23评论 文化

    清陵石五供的沿革和演变

清陵石五供的沿革和演变

五供一般是指陈设在佛像前或神位前的五件器物,即一个香炉、两个花瓶、两个烛台。香炉居中,瓶和烛台在两侧依次排列。其质地有金、银、铜、铁、锡、珐琅、陶瓷之分。如设在庭院中,则多陈放在石制或砖砌的台案上。

本文讲的五供是陵寝中的石五供。陵院内设置石五供始于何时,尚有待考证。但据笔者所知,最迟不晚于明成祖的长陵。清陵沿袭明制,帝后陵内也设石五供。明清陵寝中的石五供设在陵寝“后寝”部分的院内中轴线上,在方城前,二柱门以北。如无二柱门,则在陵寝门以北。石五供分祭台和五供两部分,五供陈放在祭台之上,祭台和五供全部用青白石雕琢而成。祭台为标准的长方体须弥座形状。上枋雕刻缠枝莲花,上下枭雕刻仰覆莲花瓣,束腰刻琬花结带,下枋刻杂宝和吉祥图案。在清代皇陵中共有18座石五供。这些石五供从整体上看,前后没有明显的重大变化,但细加考察,无论是形制、结构、排列次序上,还是雕刻纹饰、雕刻技法上都有变化。下面就根据我的多年考证,介绍一下清代陵寝石五供的演变规律,以就教于众师友。

一、石五供的功用

一般的五供具有实用价值:香炉内可以插香焚烧,烛台上的蜡能够点燃照明,瓶内可以插花。然而,陵寝的石五供却没有这些功能,因为炉顶、蜡烛、瓶内的灵芝都是石刻的。从这点上看,陵寝的石五供纯属一种象征性的礼制建筑。

但从另一角度上讲,陵寝石五供又具有一般五供所不能替代的独特作用。汉唐陵内的寝即下宫,被视为墓主灵魂日常起居饮食之所。根据事死如事生的原则,在寝内设有座位、床、几、匣、柜、被、枕、衣冠等一系列生活用品。留居的宫人要象对待生前的君主一样,“随鼓漏,理被枕,具盥水,陈妆具”,每天四次按时进奉食品。到了明代,太祖朱元璋对陵寝制度做了重大改革,取消了寝,废止宫人留宿,扩大献殿建筑,突出朝拜祭祀。经过这一改革,陵寝尽管每年有数次大祭,二十几次小祭,但与以前的每天四次进食,宫人随时侍奉相比,对墓主的灵魂仍然显得有些冷落,于是便在封土前立墓碑(即朱砂碑),覆以碑亭(即明楼),在明楼前设石五供,尽管炉顶、鲜花和蜡台都是石刻的,但却象征炉内香烟不断,瓶内鲜花常开,烛台上神火永明,使墓主的灵魂无时无刻都在饱纳着他的后世子孙对他们的孝忱,借以弥补因取消寝、废止宫人留宿而给墓主灵魂造成的冷漠。这是石五供的一个独特功用。

清代陵制,只有皇帝陵和皇后陵内才设石五供,妃园寝、皇太子园寝、亲王园寝、公主园寝内不设石五供。光绪元年(1875年)在兴建惠妃园寝时,慈禧为了抬高她所赏识的慧妃富察氏的身价,谕令在慧妃宝顶前设石五供。慈禧这一违制做法受到了朝内大臣们的非议,她自觉理亏,最后不得不收回成命。由此可知,石五供又是辨等级、明贵贱的一个标志。此又可以视为石五供的又一功用。

二、石五供形制上的演变

清入关初期营建的孝陵、景陵的祭台和五供的形体都比较小,如孝陵的祭台面阔为592.5厘米、进深159.5厘米,高130厘米,是清陵中最小的1座。继孝陵之后建的景陵,祭台面阔增到628厘米,进深增到166.5厘米,以后一直到清末,基本保持在这个尺寸上,但景陵的祭台高度仍为130厘米,与孝陵一样。到康熙中期建的孝东陵,祭台高度增到133厘米,从雍正初期建的昭西陵开始,祭台高度才增到143厘米,以后直到清末始终保持这一高度。香炉高度(到炉口上沿),孝陵为69厘米,景陵为98厘米,昭西陵为97.5厘米,也就是说雍正初年以前的陵寝,炉的高度均不足100厘米。从雍正的泰陵(始建于雍正八年)开始,以后各陵五供中的炉的高度基本保持在110厘米左右。花瓶的高度(上至瓶口沿),孝陵的只有72厘米,为最低。到雍正初期的昭西陵,最大高为105厘米。从雍正的泰陵开始,各陵五供中花瓶的高度一般都保持在110~120厘米左右。烛台的高度(上至平面,蜡高未计在内)也是孝陵的最低,只有67.5厘米,到乾隆初年建的泰东陵才增至84.5厘米。从裕陵开始,蜡台高度升至110~120厘米。

从以上举例可以看出,无论是祭台、还是五供,孝陵都是最小的。从雍正的泰陵开始,祭台和五供的尺寸才基本保持了稳定。

因为清陵规制沿袭明陵,顺治帝的孝陵又是清朝在关内营建的第一座陵寝,所以,明陵特点在孝陵体现得最为明显,石五供就是明显的例证。明陵石五供的香炉、花瓶和烛台矮小敦实,腹部大而下垂,瓶和烛台的造型与人们日常使用的实物差距较大,而清孝陵的五供器型恰恰具有这些特点,与明陵五供极为贴近。清陵石五供从康熙帝的景陵开始,五供的器型发生了变化,渐趋挺拔,接近实物,到清朝中期,五供的形状与实物已完全一致。

光绪帝的崇陵是清朝也是我国封建社会营建的最后一座皇帝陵,其五供形制除香炉外,花瓶和烛台均为四棱形的,此为清陵中的孤例。但其变化完全符合清陵石五供的变化规律。

三、石五供结构上的演变

先从五供的结构上看,裕陵以前的8座陵,香炉的炉身与炉顶均用一块石料雕琢而成。从乾隆帝的裕陵(乾隆八年始建)开始,用两块石料,即香炉炉身用青白石料,而炉顶用马鞍山紫砂石,顶、身之间卯榫相接。而明十三陵中的前十二陵,除献陵香炉用一块石料外,其他十一陵均用两块石料,而且石质是一样的。清陵,烛台和蜡烛从福陵到泰陵,都是用一块石料雕琢而成的,从乾隆帝的裕陵开始,均改用两块石料,烛台用青白石,蜡连火焰用马鞍山紫砂石,成为定制。

从福陵到崇陵,瓶及瓶上的灵芝均用两块石料雕刻,卯榫相接,其间没有变化。

再从祭台的结构上看,从福陵到裕陵,祭台均由三块石料构成,即上枋上枭部分为一块石料。束腰部分为一块石料,束腰以下为一块石料。从嘉庆帝的昌陵开始均改为上下两块石料,即束腰、上枭、上枋为一块石料,下枭、下枋、圭角为一块石料。

从结构上看,早期陵寝的石五供比较简单,用料单一,到后期比较复杂,所用石料质量也比较讲究。

如今,清陵石五供保存得最完整的就是慕东陵的石五供。

四、五供的排列次序的演变

从努尔哈赤的福陵到嘉庆帝的昌陵,这10座帝后陵的石五供均是烛台排在最外侧。从道光帝的慕陵(包括昌西陵,因为昌西陵建于咸丰年间)直到最后的光绪帝崇陵,后8陵则是花瓶排在最外侧。为什么在排列顺序上会出现这一变化呢?笔者认为原因是:人们日常的排列习惯是高者居中,两侧逐次低下,形成一个屏风形。裕陵以前的五供,花瓶都高于烛台,如孝陵瓶高72厘米,烛台高67.5厘米。景陵瓶高10.5厘米,烛台高81厘米。泰陵瓶高118厘米,烛台高84厘米。所以,把最矮的烛台排在了最外侧,这是完全符合日常习惯的。从乾隆八年兴建的裕陵起,五供中的花瓶、烛台与实物基本一致。这样,烛台就高于花瓶,如果仍把烛台排在最外侧,就会显得不协调,裕陵就出现了这种情况。裕陵烛台高128厘米,而花瓶却只有110厘米。在营建嘉庆帝的昌陵时,为了改变这种不协调的现象,将花瓶的高度增加了11厘米,为121厘米,将烛台降低了43厘米,为85厘米,这种硬姓拔高、压低的做法,使得器型受到了一定影响。后来在建慕陵时,把花瓶和烛台的位置对调了一下,花瓶排在了最外侧,这样既解决了高低不协调的问题,也避免了对五供器型的不良影响。

五、石五供雕刻纹饰上的演变

清朝前期的福陵、昭陵、孝陵、景陵、孝东陵、昭西陵、泰陵、泰东陵的花瓶、烛台器身上皆光素,无纹饰雕刻。香炉炉身上也无纹饰雕刻,只有炉顶上刻龙两条、如意云和海水江崖,在三条炉腿上各雕一个狻猊头像。建于乾隆八年的裕陵,五供上首次出现纹饰雕刻,其图案为兽面纹。晚于裕陵而建的嘉庆昌陵可能是因仿泰陵而建的原因,其五供表面仍为光素。从慕陵开始,五供器物表面再次出现纹饰雕刻。慕陵的香炉、花瓶上满雕流云,而烛台仍为光素。建于咸丰初期的昌西陵、慕东陵只有香炉仿慕陵,亦刻“万福流云”图案,而瓶和烛台则皆为光素。从咸丰的定陵开始,以后各帝、后陵,无论香炉、瓶和烛台皆通体雕刻纹饰,其中以兽面纹为主。瓶和烛台上还加饰一些蕉叶、日、月、阴阳鱼等图案,成为定制。

清代所有五供祭台的上枋看面皆雕刻缠枝莲花,上下枭刻仰覆莲瓣,束腰刻琬花结带。这些从清初到清末没有变化。纹饰上的变化主要集中在下枋看面上。早期的陵寝祭台下枋图案多为一些杂宝,如古钱、银锭、双环、方胜、珊瑚等,很少有组合式的吉祥图案,更没有完整的“八宝”和“暗八仙”图案。从裕陵开始出现“八宝”或“暗八仙”,有时二者同时都有,或前后排列,或在同一面左右排列,或相间排列。晚期的陵寝又出现了许多带有民俗文化特色的吉祥图案。这些图案利用某些珍禽、瑞兽、花草、虫鸟构成图案,并利用这些名称上的谐音,组合成含有人们经常企盼的某种愿望或境界。如两个柿子加一个如意,寓意“事事如意”。戟、磬、鱼组合的图案寓意“吉庆有余”。三支戟和笙寓意“连升三级”以及“琴棋书画”四艺图案。同时还出现了乐器、令旗、翎子、花篮、盆景、香几、花盆、拐杖等生活用品。中早期陵寝的祭台台面周边浮雕蔓草,而晚期的慈安陵、慈禧陵、惠陵祭台台面周边则雕刻缠枝莲花,而且在每朵莲花的花蕊处分别雕刻石榴、佛手、阴阳鱼、海棠等不同图案。总之,纹饰图案越到晚期越复杂、吉祥图案也越多,生活气息越浓厚。

六、石五供雕刻技法上的演变

早期陵寝石五供祭台纹饰图案的雕刻为浅浮雕,立体感不强,图案小,排列稀疏。随着时代的推移,越到后期,立体感越强烈,图案也变大。定陵、定东陵祭台下枋的图案采用的是高浮雕手法,技艺精湛、形象逼真,图案的排列形式也灵活多样,不拘一格。如慈禧陵的八宝和暗八仙相间排列,而慈安陵的八宝和暗八仙则左右排列。下枋分成许多小方格,每一方格内雕刻一件器物,颇为新颖别致。笔者认为,祭台下枋上的图案,雕刻最精美、最形象的莫过于慕东陵的石五供了。

清代陵寝地面石刻中,以石五供纹饰图案最多、最丰富、最富趣味性,每座石五供都称得上是件石雕艺术珍品。

清陵石五供的演变规律可以总结为:由小到大,由简单到复杂,由朴实到奢华。这一规律一方面反映了统治阶级的奢侈腐化,另一方面也反映出石五供作为石雕艺术品的不断发展前进。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