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玛加
玛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685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半个世纪的珍藏

(2013-05-15 11:15:25)

半个世纪的珍藏(原稿)

 

江苏 李明山

 

    半个世纪了!我一直珍藏着我父亲的两张照片。尽管照片已经泛黄,但有关我父亲的记忆却一直在我的大脑中存盘,并时时刷新。

    那时我太小了,很多事情都是听我母亲和哥哥姐姐们说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刚刚诞生的新中国辽阔的边疆,比我们儿女们更需要我们的父亲。他主动向组织递上报名决心书,戴上大红花,离开上海去新疆。那时他一人在上海,而母亲则带着我们一群儿女住在江苏镇江。当父亲坐的火车经过我们居住的城市的车站,父亲将一捧从上海带过来的鲜花递给等候在站台上的母亲,并叮嘱她带好孩子。面对一脸光荣的父亲,站在母亲旁边的二姐,回到家中却大哭了一场。她事后对我说,她有一种预感,父亲永远不会回来了。父亲果真就这样离开了我们。再也没有回来。

    父亲不远万里来到新疆后,先是在乌鲁木齐市七一棉纺厂工作,后来又调到水磨沟小学。 这两张照片就是1953年父亲在水磨沟小学任校长时,带着学校的小学生拍的。望着照片上他和孩子们开心的样子,我们在镇江的兄弟姐妹好羡慕。

   父亲在上海工作时,回江苏的机会很少。有一次过春节回来,我的两个妹妹正和门口邻居的小孩一起玩,父亲竟把人家的孩子当成了自己的女儿抱了起来。我妹妹反倒呆呆地站在一旁。这件事以后就被母亲当成一个笑料。实际上父亲是非常爱我们的,他每次回来,都要带好多好吃的东西给我们。回到家后,他还要带我们上街去买我们喜欢的食物。他还忙着带我们理发洗澡,这样他带我们拍照片的机会就很少,要拍也是一大家子。何况那时拍照片比洗澡更精贵呢。

    父亲爱我们,更爱他的学生。他远离家乡,远离亲人,不辞辛劳为边疆的教育事业贡献力量。他在寄给我们的照片反面介绍了这几名学生的情况,可见他对学生是非常了解的。也非常喜欢的。我们兄弟姐妹九人都以有这样的父亲感到自豪。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父亲在反右时被错划为右派。父亲退休后回家和我们团聚的美梦也化为泡影。他在家信的字里行间中强烈地流露出思念之情。他说他多想变成一个小鸟儿,一下子飞回来,飞到我们的身边。然而他没有飞回来,他永远留在了那里。

    半个世纪了。半个世纪我一直有个梦想,就是能到我父亲工作过的新疆去,看一看乌鲁木齐,看一看水磨沟,更希望看一看当年曾经为我父亲拍照的摄影师,我父亲的同事老师们,还有照片中的小学生。他们该是我的同龄人。

    新疆的朋友们,请帮帮我!

                2005年4月

半个世纪的珍藏

半个世纪的珍藏

(博主说明:  

  大概是2005年4月,拆阅稿件时,我发现一封江苏镇江日报编辑李明山的来信,他希望乌鲁木齐晚报的同行帮忙打听一下他过世的父亲在新疆教过的学生的下落。李明山9岁时,他的父亲就离开上海到新疆工作,此后再也没有回到家乡。他的父亲曾在乌鲁木齐水磨沟小学当过校长,后来被打成“右派”,病逝在新疆福海农场。李明山随信寄了两张尺寸很小的黑白照片,是他父亲和几个新疆小学生的合影。照片背面注明,有一个学生是维吾尔族,另两位学生是混血儿(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前苏联人),可惜没有学生的名字。父亲对李明山来说,只是9岁孩子记忆中模糊的影子。他很想找到照片上的学生,听她们谈谈自己的父亲。  

    我很同情李明山的遭遇,非常想帮他。我给江苏打了很多通电话才找到李明山(他当时不在镇江,去了上海女儿家),我建议他写一篇追忆父亲的文章。他很快写了一篇散文《半个世纪的珍藏》,用电子邮件发给我。4月底,我在我编辑的版面上刊发了他的文章,还附了照片,并留了办公室电话,希望知道线索的读者联系我。我给李明山也寄了一份报纸。

  过了两天,非常不巧的是,我下班走后,有位看到报纸的老人打来电话找我,是同事接的,同事帮我留了老人的电话,说会转达我。可等我上班来,同事留在桌上记有电话的纸条怎么也找不到了。很可能这是唯一知道线索的老人,没想到错过了。这件事让我懊悔很久。

  9月份,李明山来新疆旅行,我和记者周志东一起去旅馆看他,他的双鬓已有白发。他特意带着那份报纸。记者写了一篇稿件帮他寻找知情人,但仍然无果。我们又和水磨沟区有关部门联系多次,可惜太久远了,没有人知道李明山的父亲。

没能帮到李明山,我心里很难过。我一直保存着李明山老人的手机号码。真希望知道他父亲的人能提供线索。

在中国大陆,像李明山父亲这样经历的人,还有很多。)

 

  转发同事周志东当年的稿件

  《从江苏镇江来到乌鲁木齐

  六旬老人持晚报寻父足迹》

  2005年09月07日乌鲁木齐晚报

 

  9月5日,一位来自江苏镇江的六旬老人拨通晚报电话。他就是4月29日晚报刊登的《爸爸的学生,你们在哪里》一文的主角李明山,为了追寻慈父的足迹,他随《镇江日报》离退休同志的“丝绸之路之旅”,一起来到乌鲁木齐。

  9月5日晚,今年61岁的李明山老人在他下榻的招待所,再次回忆了父亲李修沂在新疆的故事。上世纪50年代父亲来新疆支教,最早在乌鲁木齐市七一棉纺厂做会计,不久到水磨沟小学当校长。之后到一家砖灰厂做会计,在砖灰厂工作时被错划成右派。1960年,父亲病故在新疆福海农场,终年57岁。

  李明山的父亲在新疆工作期间一共寄回三张照片,其中两张是合影,一张是单人照。两张照片都是1953年父亲在水磨沟小学任校长时,与他的学生拍的。为了找寻父亲的足迹,李明山将父亲的经历和照片寄到乌鲁木齐晚报社,本报刊登了他的这篇追忆父亲的文章,并替老人表达了他希望见到合影中两位学生的愿望。

  李修沂在寄给家里的四人合影照片的背面介绍了这几名学生的情况,他说,有一个学生是维吾尔族,另两位学生是混血儿(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前苏联人)。对于父亲,李明山一直有一种愧疚的情结,因为父亲在新疆福海农场去世时,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李修沂是在冬天去世的,李明山的母亲做的棉衣还没寄出,就收到福海农场寄来的死亡通知书。后来李明山的姐姐来乌鲁木齐市建委办理平反手续的时候,也没有见到父亲的尸骨。

  李明山手持晚报从江苏镇江来到乌鲁木齐,追寻父亲在乌鲁木齐工作的足迹。风尘仆仆赶到乌鲁木齐的他,在感谢本报的同时,也希望有知道父亲、父亲学生或者这位摄影师线索的人和本报联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