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玛加
玛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685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明天要交的“作业”

(2009-01-14 23:17:30)
标签:

杂谈

分类: 这时候

我所在的工作部门规定,每个月的15号要交一篇读书推荐笔记。刚才匆匆写完了这篇“作业”,贴到这里,明天交。我推荐的是雷蒙德·卡佛的小说集《大教堂》。这是卡佛晚年的小说。据说他早期的小说更冷峻。

 

 

    在读到雷蒙德·卡佛之前,我正在读诺奖女作家耶里内克的小说《钢琴教师》。不知道是译本太差,还是作品本身就写得晦涩难懂,我硬着头皮读也没有读完。也许它有深刻之处,但显然,这不是我喜欢的小说类型。

    朋友说,去读卡佛吧,他读起来容易一些。朋友发过来一个博客地址,叫《寻找雷蒙德·卡佛》,原来是一群卡佛迷聚集交流的地方。

    我下载了几篇卡佛的小说,在电脑上读起来。才读了第一篇,一种久违了的会心感就让我激动不已。小说名字我忘了,写一对要复婚的夫妇格格不入的一顿晚餐。有毛姆的味道。我又读了两篇,显然,这是我喜欢的小说,简洁,朴素,能感觉到点什么,但又说不清楚,很丰富,但又很单纯。有欧亨利小说的传统,但比欧亨利深沉。

    我立刻到卓越网上订了一本雷蒙德·卡佛的短篇小说集《大教堂》。四天后,书收到了,灰色的封面,设计得素雅厚重。我先读了放在集子最后的《大教堂》。不知道是因为卡佛的小说都不长,让我没有压力,还是他的叙述技巧高超,从第一句话读起,我就能被吸引住,心也变得安静。这个小说有着欧亨利式的温暖结尾,男主人公“我”终于放下偏见,闭上眼睛,和妻子的盲人朋友手摞手一起来画和感受笔下的大教堂。有一种宗教寓意,让我想起圣经中的故事:瞎子能看见的东西,眼睛好的人却看不见。

    读完这一篇,我又倒过来读第一篇《羽毛》,毫无障碍,一口气读完。读的过程中,我几次笑出声来。纯朴的乡村生活中一个爱脸红的主妇,一只脏孔雀,一个丑陋的石膏牙齿模型,还有一个难看的婴儿。这些记录着女主人奥拉爱与感恩的事物,在客人“我”和弗兰的眼里,却是恶梦。雷蒙德·卡佛把人与人之间由于认知的不同而产生的那种微妙的尴尬、无奈、隔膜写得令人绝望。“自己觉得美好的事物在别人眼里也许是灾难。”我这样概括小说的意图也许很不准确,小说毕竟不是谜语,不是让人猜谜。它是一种感觉,这就够了。

    《羽毛》的结局,意味深长,仿佛是一种报复。“我”和妻子弗兰从别人不堪的生活里对比出自己有多么幸福。就是在这个晚上,他们孕育了自己的孩子。从此一切都变了,妻子一头美丽的长发不见了,开始发胖,孩子也喜欢撒谎。但男女主人公仍然对此不敢正视,仿佛这一切只会发生在别人身上。可以说,和乡村夫妇巴德、奥拉比起来,男女主人公“我”和弗兰的生活才是一种虚假。

    书的第一篇和最后一篇我都读过了。中间还有更好的故事等着我去读。我读得很慢。我不想快快地读完整本书。我想延长这一次幸福的阅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女儿回家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女儿回家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