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玛加
玛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685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梦游中的父亲

(2008-12-06 12:28:47)
标签:

情感

分类: 那时候

梦游中的父亲

后排右一是父亲

 

梦游中的父亲

在父亲身上,我分明看到自己的影子

 

 

 

从我记事起,父亲好像已是一个中年人的形象,穿着严谨的中山装,微驼着背,牵着我和哥哥的手,去医院看母亲。那时母亲刚刚生下我们的小妹妹。

我得承认,小时候我常为父亲难为情,为他笨拙的动作,和极差的生活能力。母亲生病了,父亲给我们做饭,面条和饺子都是甜的,因为他总是分不清糖精和味精。他常常被小偷偷去钱包,上街买一个西瓜夹在自行车后面,瓜什么时候丢了他也不知道。有一次,他骑车带着妹妹过一个村庄,狗一叫,他就跌倒了。我也曾试着去坐父亲的自行车,我一跳上后座,他的车就开始摇摆,不用说,把我摔得伤痕累累。

最近回陕西探家,我才知道父亲连自己的年纪也记错了,他说,有朋友帮他查到了档案中的高中毕业证,他才知道他不是属马的。母亲说,你父亲糊涂了一辈子啊。

这一切,和父亲从小是一个孤儿有关吧?

 

 

母亲讲起一件令我啼笑皆非的事。

那是父亲刚退休的时候。他要带母亲去西安看病。咸阳离西安很近,坐市郊火车大约需要40分钟。像往常一样,父亲准备骑自行车驮母亲到火车站。两人出了院子大门,父亲骑上车,让母亲跳上后座来。但这一次,母亲动作慢了一些,她只重重地蹭到车子,并没有成功地坐上去。父亲却加速了,骑得飞快,走远了,连母亲的喊声也没有听见。

这后面的事是父亲的讲述。

他说一路上他一直在和母亲聊天,只是纳闷,为什么母亲不应答。路上遇到了一个熟人,他向父亲打招呼,父亲说,我们去西安。那个人后来对母亲说,他当时很纳闷,老袁明明是一个人,他为什么要说“我们”?

那时,有条小路直通站台,到了站台附近,父亲减速,告诉母亲下车,然后他跳下车,头也没回地说:“我去存车,你在这儿等我。”他说他似乎听到母亲应答了一声。存完车回来,父亲才发现母亲不在站台上。因为是铁路职工,父母都有乘车免票。父亲判断,母亲可能自己先上车了。父亲也上了火车,但遍寻车厢也没有找到母亲。就这样,父亲一直坐火车到了西安,又到母亲常去的那家医院寻找一番,才不甘心地返回咸阳。

这就是我可爱又糊涂的父亲。这次梦游的经历让父亲在母亲面前的权威大大降低。母亲说,我那么重,你后面有没有带人你都感觉不出来吗?

 

 

看电影《雨人》的时候,我常常会想到父亲。在生活中,他似乎是一个不能让我骄傲的父亲。但在另一方面,他又让我佩服。父亲是一个会计师,只有在工作的时候,父亲才充满了自信。我很喜欢看父亲做的账本,那密密麻麻的阿拉伯数字和汉字,排列得那么整齐,干净,好看,可惜的是,我没有继承他的这个能力,我一见数字就犯晕,算不清账。

我还喜欢读父亲的来信,他的手书圆润洒脱,带着旧时代的气息,事无巨细地叮嘱,传达着对我的疼爱。

 

这一次回家,我发现父亲更老了,像一个婴儿一样需要人时时照顾。外出时,我扶父亲从公共车上下来,他不停地喃喃自语:“我怎么了?还要人扶?我记得上次出来我不用人扶就可以下车的啊。”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林语堂的女儿回忆林语堂年老时曾对着美丽的珠子哭得像个孩子,那种对生命老去的无奈令人心酸。

父亲最大的满足是让我看他年轻时的照片。照片上,父亲的面孔清秀稚气。谈起念书时有几个女生追求他的经历,谈起他在学校门门第一的成绩,父亲笑得羞涩又得意。父亲还讲起小时候他帮人家卖货的故事。大人将熟花生分成一堆一堆的卖,让他守摊子,他守着守着谗了,就偷吃起来。怕被发现,每堆拿几颗,结果,吃到最后,每一个堆都变得越来越小,他干脆合并两个堆为一个。

这是我不熟悉的父亲。我都忘了,父亲也曾是一个调皮的男孩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伙食革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伙食革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