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乃珊
程乃珊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56,308
  • 关注人气:7,4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过年祭祖

(2011-01-31 16:39:51)
标签:

文化

老上海虽为十里洋场,但浓厚的传统文化仍为强势。坚守传统文化的上海人家被称为“老派人”,而新派人大多为洋大学生或在洋行现代企业任职的,尽管他们认为传统过年繁琐费神费时,但一年也就这么一次,也就顺水推舟乘机热闹一番。这有点似今日香港的白领。老上海的居住模式,还是遵循三代甚至四代同堂的模式,家里大都会有个“高老太爷”或“贾母”。“五四”以后的文艺小说,他们大多被作为阻挡社会前进的典型,其实现实中,他们并非如此不堪,某程度上,他们为家庭文化的图腾,绝对权威地维持了大家庭的和谐和包容,是传统文化忠实的守护神。新派人在外面洋文再流利职位再高,在家里还是成不了气候。故而老上海的过年,还是很传统的。

中国过年习俗,看似都是吃吃喝喝,其实内里传递的信息,是十分深远的。常年农业社会的生活模式,没有社会福利没有社会保障,也无太多娱乐,老百姓赖以依仗的,唯有家族间的相互提携交往。故而,中国人从来十分看重宗族内的交往。过年的一切风俗传统,其实就是紧紧围绕着家族宗亲四个字。

俗话说:年廿十,数银纸,即此时此日过年的资金要到位。放出的债和借贷的债,也要收回和还清。年廿开始,就要忙送年礼和收年礼。

老百姓间互送年礼,原本是一份挺朴素的感情交往,通常为自制的糕点自腌的咸肉风鸡之类。客气点的,为原只火腿、鲍鱼海味;洋派点的有听装糖果饼干,洋烟洋酒;也有送衣料绒线等,这是十分海派的了。除非客户商家之间,一般不会送太重的礼,以免对方有压力,因为要回礼的。从前送年礼极少有送现金的(压岁钿除外),除非送大公司的礼券。老上海习俗,送现金似有看低对方的意思。

大年夜是过大年的高潮,犹如西方的圣诞夜。这一晚,不要说在外地的小辈,哪怕已分家住出去的本地小辈,也一定要回来交人。大年夜最重要的一个仪程,就是祭祖,所以决不能无理缺席。

近日报端有载,浙江乡镇掀起修家谱热潮。人说盛世修谱造庙,一点不错。大年夜的团年饭,不仅仅是寓意合家团圆吉祥,也更是生动的传承家族文化的一课。所谓树高千丈,叶落归根。祭祖,起的就是这个作用。老上海人家女儿嫁妆中,总有一套包括蜡签、香炉、酒壶、桌围的祭具。祭具是锡制的。曾问老人为啥不用黄铜,答曰可能黄铜太亮不够肃穆。桌围是缎子,紫色的绣花。嫁妆中有这样一份祭器,意即从此女儿姓夫家姓,要用心供奉夫家的祖宗。

年卅傍晚时分,厅堂已布置好,朝南墙上刷刷挂出列代祖宗画像,俗称“尊”。祖宗眉目都是一样的,身穿朝服挂朝珠。小时候不懂事,以为祖上真是做大官的。原来“尊”上的祖宗都是穿官服的。这种“尊”是人手绘制的工笔画,十分细腻。“尊”下是一条供桌,上面排列着密密集集的酒盅碗筷,那是为列代祖宗准备的餐具。一张八仙桌与供桌成T型。八仙桌最朝外侧一边系着桌围,桌前有拜垫。桌上放着供菜,其中一定会有条生猛的活鲤鱼,在供桌上还是泼拉拉的,最外沿就是蜡签香炉等祭具。

老上海人家,大年夜祭祖时,就已换上过年新衣,崭崭新的齐齐围站在厅堂。特别要提的是,小老婆不能参加祭祖。

祭礼由家中最年长最有权威的成员主持,上香洒酒后,他就如宣读年终小结一样将家族中一年发生的大小事宜一一向祖宗宣读,其实是通报给各位家庭成员。从前通讯不发达,难得一年中人到得最齐,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然后众人依资排辈向老祖宗磕头。酒过三巡后礼毕。在天井或花园中已设有一只大火盘装满锡箔,仍由最年长之成员在大火盘前洒三杯酒,再绕盘洒一圈酒,然后点燃锡箔,直到全部烧尽,祭祖始结束。这时,热热闹闹的年夜饭就开始了。

老上海习俗,最高年资家长是在年夜饭桌上发压岁钿的,也可能因为此时小辈们到得最齐。说起压岁钱,也是源自农业社会大家族的循规:古时大家同工同酬吃大锅饭,没有自己分配银钱的权利,过年时做长辈的体恤小辈,就分发给小辈一点零花钱可以让他们自由支配。这就是压岁钿的初衷。一旦成家另开门户,自然就不再有压岁钿拿了。故而老风俗只要一天不成家,就可以拿压岁钿,也不用给别人分发压岁钿。

大年夜是狂欢的一夜,再严格的家庭在大年夜也可以大开赌禁。长辈和小辈,主子和仆人,上上下下一起赌。最常见的是推牌九,热闹又有气氛。当然搓麻将也十分时兴。新派点的人,特别关系已确定的恋人,可以出去看一场半夜电影。张爱玲的《半生缘》中也提到过。

从年卅祭祖始,祖宗像就一直挂着,天天要上香,香茗鲜花供奉。上门的拜年客,因大家都是亲友或姻亲过房亲,拥有共同的祖宗,都要上香。民俗所说的“香火不断”,就是这个意思。如是直到正月十五,“尊”就一一除下,也一样有仪式,由家长带领全家敬香,俗称“收尊”。

少小时总觉得祭祖是“迷信”,现今有了相当生活资历,方才悟到,在我们漫长坎坷的人生之旅,那自小耳提面命的祖训家风犹如亲人的叮咛,我们懂得不能辱没祖宗庭门,我们也懂得感恩回报……那深深扎入中华大地的宗族之根,令我们的文化灵魂得以依仗有所归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年花
后一篇:年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年花
    后一篇 >年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