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乃珊
程乃珊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55,949
  • 关注人气:7,4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大亨、瘪三、拉斯克与夯浜榔

(2009-06-02 15:29:45)
标签:

文化

上海本地话加全国南腔北调再洒点English,就成为现在的上海闲话了。讲得白一点,上海本地话是蛋糕底,其他就是上面的奶油裱花,从而成为颇有特色的色香味齐全的一只奶油蛋糕。

上海话称大人物为“大亨”,皆因当钞票刚开始代替又重又不方便携带的银洋时,一张面额为一百只洋的百元大钞,在当时是相当一笔钱数了。至今上海老人仍习惯说“五只洋”(五块钱)、“十只洋”和“一百只洋”……一百英文为hundred(亨局特),上海人不懂洋文,为方便记叙,就将大票与一百合拼一起:“唷,一张‘大亨’!”。这有点类似今天人们称“奔驰”为大奔一样道理。

那时光荷包里拥有一张“大亨”,也是很有点身价——当时货币,一块银洋约可换十二只银角子,一只银角子可换十来只铜板,二只铜板可在城隍庙吃一碗鸽蛋圆子,三块银洋可买一担米,一家布庄大掌柜(经理)月薪不过十来只洋,一张百元大亨当然十分值铜钿。久而久之,上海话将有财有势的人,也称“大亨”。

与“大亨”对应的自然是瘪三。称为瘪三,必又穷又潦倒再加无赖。此字也是外来语,来自A bitter cents,几乎一个先令都没有,够穷了吧?试着将这一组英文快读,就成“瘪三”的谐音了。

上海话到了“拉斯克”意为紧要关头,“拉斯克”即为Last,最后一刻……类似这样外来语演变成上海闲话的例子太多了。

老上海移民中,唯一可以以财力、人数、能力可与上海江浙籍人抗衡的,就是广东人,因此上海话中也掺入不少广东元素:如埋单(也称买单)、饮茶、靓女、煲汤……其中最有形有色的一句是“夯浜榔”,这与上海话“一塌刮子”同义,但声感极强,很合广东人大声雷行的个性。不过,现今新一代上海人不大用这个词了。

上海话是与时俱进的,一些不合时宜的上海话很快就被时代淘汰,如“拉三”、“阿飞”(对极左思潮下行为稍有出格的男女的偏见之称)、“打桩模子”和“八级钳工”(专给人上纲上线扣政治帽子)……

同时,不少诙谐幽默的新上海话让人会忍俊不禁,如“吃籼米饭,发糯米嗲”、“拗造型”(做作)、“扎台型”、作秀(show)、脱口秀(talk show)……

上海话是活水泉,只会发展,绝不会消亡。阿拉上海人,夯浜榔要讲上海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观佛洗心
后一篇:面包物语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观佛洗心
    后一篇 >面包物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