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沂水流韵
沂水流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0,451
  • 关注人气:4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礼拜江家崮

(2019-01-12 00:33:41)
标签:

江家崮

江孔澻

东里店

沂水

分类: 沂水物语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沂水历史上有一位比较有名的进士,名叫江孔澻,老家是如今沂源县东里镇东里西村,在明朝末年官至河南按察使,在沂水历史人物中,这个官阶也算比较高的了。去年考察桃峪兴佛庵时,就曾注意到清顺治四年所立“新建玉皇阁记”碑的碑文,就是江孔澻所撰。

去年1013日,周末,雨蝶、琳琅、耐松和我一行四人,专诚奔赴东里镇东里西村,拜访江孔澻的故里。江家祖坟仍在,江家后人建的族谱碑等也不错,可惜有一块圣旨碑横卧在地头,被枯枝覆盖,碑座碑帽散佚周边,没有被重视起来,令人遗憾。那时,就听耐松弟说,江孔澻为躲避战乱,就到端正崮隐居,正是因为江孔澻的到来,端正崮被后人称为进士崮,如今称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东里店街)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江孔澻祖坟)

1124提前邀约,石头兄和王兄一辆车,耐松和我一辆车,分别向江家崮进发。江孔澻晚年隐居江家崮,或许更是为了自己的气节,我们攀登此崮,似乎是一种考察,但对我来讲,更算是一种礼拜吧。

 

崮淳

 

因为锹断岗子修路,我们只好绕道五口村,经过九山,倒也多领略了一番美景。最后经过石棚村,来到江家崮南麓,此时,石兄王兄早已等候多时。

抬头眺望江家崮,如孤石端坐一上之上,高耸入天,气势非凡。石兄介绍说,江家崮海拔617米,崮顶周围是20多米高的峭壁,十分险峻,算是沂水山崮中比较高的了。石兄说:“整个崮体仿佛一块巨石端正地放在平台之上。”以前叫做端正崮,看来也是很有道理的。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江家崮山下是新建不久的小山神庙,有走亲戚的人们路过,周边梯田中已有很多劳作的人们了,他们大多是在刨丹参或种丹参。有夫妻一起刨的,有爷几个一起合作的,还有丈夫在外打工妇女自己单干的,已经立冬有些日子了,没想到,农民们还是忙个不停。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有一位年近八十岁的老人扛着头,慢慢悠悠上得山来,后面跟着他忠诚的狗儿,忽前忽后,欢快地跳跃着,这个画面淳朴温馨,让人觉得乡野气息格外浓郁,美好。也有老人从家里撒出几只羊,悠悠然踱着步子走出家来。我不禁慨叹,假若不是太劳顿,该有多少人向往田野生活呢?

乡亲们多是江家崮南边何家庄子、山头、江家崮前等山村的乡亲,他们分别热情地跟我们打着招呼,很自然地就谈论起江家崮来。有老人说,东里姓江的,在崮上修了围子墙,所以就叫了江家崮;也有人说,有姓江的在崮上占山为王,称江大王,崮自然称江家崮。这些说法,虽然不是很清晰,但也从侧面印证了江孔澻来此隐居避乱的史实。正如江家崮东北的纪王崮,传说中称纪王来此避居并得名纪王崮,定然有相当的道理。

山崮周边有很多的柿子树,枝干盘曲,树叶早已落尽,惟留下红通通的柿子密密匝匝地高挂枝头。有一些柿子被鸟儿啄过,有些残缺,更多的仍旧鲜亮通红,妖娆地诱惑着你,使你很想把它们捧之在手,掬之入口。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甭管是何家庄子的乡亲,还是江家崮前的乡亲,他们有似乎都看透了我们的心思,说,想吃就尽管摘了吃,又不值钱,也没来收的,根本就没人管,没人要呢。我们便不再扭捏,只要见到熟透了的柿子,也不管肚子怕不怕了,都会尽情地大口吃上个。突然想到,老百姓管吃熟透了的柿子叫“喝h烘柿”,还是挺形象地,方言的表现力有时真是比普通话有魅力多了。谈及此,我们就哈哈笑了起来。

空气清冽,令人神清气爽,很是熨帖,我们一行兴致勃勃地向崮顶攀去。

 

崮峻

 

一路上,野兔以及各种鸟儿的粪,野鸡趴过的窝,都使我饶有兴致。沂蒙山区所有的山崮,悬崖下的斜坡其实并不是很陡,也不难走,所以,我们很快就来到了江家崮的悬崖下。

礼拜江家崮

放眼远眺,江家崮南边是歪头崮、锥子崮,东南从南向北分别是枕头崮、板子崮、角子崮以及角子崮上的橛子崮、剪子崮,然后是猪栏崮,北边从西向东分别是靴子崮、透明崮、褡裢崮、丁家崮,东北远处的纪王崮也看得清,群崮环绕,连绵不断,形态各异,气象万千,让人从心底涌起“一览众山小”的豪迈之感。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山崮南边是一块崩坍下来的巨石,似乎摇摇欲坠。前些年,这块巨石跟山崮相连,听说人们可以从这里攀爬上去,而今是不能了。东边悬崖上垂下一根绳子来,先前不久大概有人从这里上下过。石兄和耐松弟,从东边两处多次尝试,想爬到崮顶,两人虽然矫健敏捷,但都因为太高太危险而被迫撤下来。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有人说,以前东面还垒着石垛子,可以上下,有人因为孩子爬崮摔断了腿,一气之下给拆了;还有人说,如今灵活矫健的年青人,还能从西面轻松爬上,从东面轻松下来。看着陡峭的悬崖,我却有些将信将疑了,以我看,除非有格外的准备,崮顶是很难有人再能攀顶了。

江家崮前65岁的张见友老人回忆说,以前,他在崮顶上还有一亩来地,上面有一个泉水池子,可惜,多年不上去了。也有人说,崮顶还有战争年代留下的防空洞。可惜,我们攀不上去,崮顶的风貌我们是难以一睹了,

后来,在石兄又尝试了几次,还是无法攀爬上去,在我们的劝说下,他只好很是遗憾地放弃了,说:“沂水的山崮只有江家崮没有爬上去过了,来了两次了,都没有爬上去。”抬头向崮顶望去,先民沿崖壁垒的围子墙仍在,很是令人向往,可惜,我们准备不充分,加之危险,今天是不能一睹其风采了。

沿着悬崖走,山崮悬崖周边还算平坦,崖壁下端,有不少开凿的小孔,大多呈三角形的屋脊状,大概是人们在这里或避难或生活时搭房子放檩条用的。还有一些石屋框子,显然是先民居住的遗迹,这些石屋框子规模都很小,因地势错落而建,应该就是周边先民为了逃避匪患战乱而建制的,那时生活的艰难逼仄,可见一斑。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不能登到崮顶,我们遗憾地从悬崖边撤下来,直奔传说中江孔澻隐居的地方。

江孔澻建造的房屋,虽然已坍塌,不再完整,但山墙依旧巍然耸立,气势恢宏,很有些像澳门的标志建筑大三巴牌坊。山墙上有两个瞭望孔,居高临下,不仅可以用来采光,还可以观察崮下敌情。这里视野十分开阔,放眼望去,周边形势一览无余。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虽然有人说,江家崮是江孔澻隐居的地方,但看崮顶围子和悬崖下屋框子,依势而建,密匝错落,在我看来,应该不是一时之力建成,从江孔澻那时起,到后来躲避捻军幅军、日本鬼子、国民党军等战乱的人们,不同时期大概都在江家崮留下了一定的建筑。

 

崮史

 

山崮南垮垮落落的村子,名叫江家崮前(如今分别属于曹家林村和云头峪村),以江家崮之名来看,江家崮前村落的形成大概是更晚些时候了。

在江家崮前遇到几位老人,跟他们拉起呱来。82岁的苏志香老人说,她十几岁从蒙阴上头门村嫁给了邱运福,经常跑到江家崮上去躲避战乱。她听老人们拉,这里先经历了长着红头发红胡子的“毛子市”,后来她自身又经历了“鬼子市”、“放火市”,整天巴结着逃命,吓煞了。

礼拜江家崮

老人形容的“毛子市”,“毛子”都扎着红头巾,我怀疑是幅军,作为清末的起义军,他们是用五色幅巾勒头作为本部标志,当时的沂州的人们称其为“红头”“红胡子”。“鬼子市”就是日本鬼子侵华,江家崮这里很早就有抗日的队伍了,据新《沂水县志》记载,19391月,八路军山东纵队在柳树头村和江家崮村举办了该纵队最早的两期爆破训练班,由王凤麟主持。“放火市”是我第一次听说,据老人讲,就是国民党实行的三光政策,这里离“沂蒙小延安”云头峪村只一山之隔,是共产党常活动的根据地,国民党军来,到处放火烧房子,想以此杜绝老百姓对共产党的支持,很显然,他们失败了。

老人回忆说,当鬼子或国民党军队来时,有“送嘴信”(口头情报)的。往往“嘴信”刚到,鬼子就紧跟着来了,人们就拼命地往江家崮上跑。曾有八路军在崮顶上跟敌人打仗,埋地雷,用石头砸国民党的兵,等敌人撤退了,再用大绳子滑下来转移了。老人还慨叹,打孟良崮的时候,运到这里的伤员,摆都摆不开了,这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孟良崮战斗当时该是多么的惨烈。

“现在不打仗了,人们生活水平也高了,刚嫁过来时,附近就几户人家,人烟很稀,现在到处是人家了……”老人一个劲儿地说现在的社会好。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关于老人记叙的崮顶的战役,原山东省农业厅副厅长黄子忠就曾写了一首《忆坚持姜(应为“江”)家崮》:

山名姜家崮,峭壁入云端。山顶面积小,计亩三十三。

抗日烽火起,顽伪曾抢占。三易云梯上,我军驻一班。

工事牢又固,坚持十一年。气死反动派,日寇啸徒然。

三千蒋家军,围困十余天。乖乖受严惩,军民笑开颜。

《沂水英烈昭千秋》一书《江(书中也误为“姜”)家崮坚守战》有更详细的记载:19428月,八路军就曾在江家崮顶构筑工事、凿水窖,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10余年间,人民军队在崮上就常给敌人以沉重打击,尤其是19477月,国共两军更是在江家崮上打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

19476月下旬,国民党纠集了30万人进攻鲁中解放区。鲁中军区二军分区锁定江家崮为牵制敌人的制高点,并由一团派部队坚守这里。在国民党侵入沂水境内之前,郭庄区一个民兵连已连续一个月用绳子向山上运粮、运柴、运水等物资,并重新修复崮上的水窖、工事等。民兵、武工队先后奉命在上崮驻守,最后改由二军分区派所属十一团一个班14名指战员坚守。716日,国民党军沿泰石路东犯,17日占领了王庄,烧杀抢掠一通。18日,国民党由王庄北进,江家崮的部队便向敌人开火,以牵制敌人。敌人虽猛烈反击,但伤亡惨重。其后,国民党军重新调集3000余人向江家崮发动猛攻,先用小炮向崮顶猛烈轰击,再组织人向崮顶攀登。悬崖直立,敌人在东边企图派人沿梯子而上,坚守崮顶的指战员等敌人爬到梯子当中时,再一齐开枪扔手榴弹,敌人无奈,又调来飞机、大炮轰击,但始终没能登上江家崮。就这样,崮上14名指战员一直坚持了10余天。8月初,山上的生活用品枯竭,用作工事的山洞也被敌人炸塌,而这时坚守江家崮的14名指战员已经圆满地完成了预定的牵制敌人的任务。一个夜晚,他们派一名战士攀下悬崖,拴好大绳,全体指战员悄悄滑下,神不知鬼不觉地冲出了敌人包围圈。

 

崮思

 

攀山途中,我们就谈论到,江孔澻字“湛如”,有许多文章把江孔澻的“澻”写作火字旁的“燧”,水火不容,显然不妥。在兴佛庵清顺治四年所立“新建玉皇阁记”碑上,也明确显示是“澻”字。

礼拜江家崮                           “新建玉皇阁记”明确记载为“江孔澻”

另外,江家崮因江孔澻而命名,写作“姜家崮”自然也不对,正如附近“纪王崮”,其得名因纪国国王的传说而来,有人写作“姬王崮”也是犯了同样的错误。“姜”“姬”二字是中国古老的姓,貌似用字更古老更深沉更高大上了,其实讹谬无比。

江家崮以前叫做端正崮,其实更能说明该崮的特征,却因了江孔澻而端正崮改名,这显然算是名人效应。突然想到,许多的事物,还真是名人效应,一事一物,关乎名人,就有了名气。普通百姓,若没有身份、权力或金钱这些世俗的力量支撑,也很难把事情做大,毕竟普通人很难有多大的影响力。想想古代的诗歌,作者没有认过官职的还真不多,即便流传下来,经常就变成了“无名氏”。又想到北朝现存的碑刻——“魏碑”,大多是民间书法家的作品,他们遵循原来民间书法的发展轨迹,在书法史上固然算作独具一格的一个门类,但毕竟是在民间兴起,这些书法家如今鲜有留下姓名来的。

沂水的江家崮因了江孔澻而命名,而江孔澻的老家东里店在行政区划上如今却被划给了沂源县,我不禁感到有些遗憾。非惟江孔澻,东里店历史上基本一直属于沂水,素有“沂水二衙”之称。在1938年12月,新任国民党山东省主席兼保安司令沈鸿烈率省府机关和所属部队进驻到了沂水县东里店,可惜,这个抗战初期山东省的临时首府仅仅存在半年有余。19396月初,日本侵略军出动2万余人对鲁中山区进行疯狂“扫荡”,6月7日,日军兵分四路合击东里店,并出动飞机轮番狂轰滥炸,致使东里店一片火海。此番轰炸,东里店省府机关房舍和民房全被炸坏,死伤300余人,沈鸿烈仅带数名随从仓皇出逃。20余天后,沈鸿烈逃至临朐县东廖子村,召回各机关失散人员重建省政府。至此,东里店为期半年余的首府生涯正式画上了句号。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遥望东里店,东里村西村“
簸箕洼”,江孔澻故里)

搞行政区划的不问历史渊源,古地名有时也乱改一气,这些都令人觉得遗憾。又想到有关江孔澻的圣旨碑,就随便横卧在东里店一盘石碾旁的地沟处,无人管问,政府相关部门应该把它保护起来才好。

在江家崮前村游走,仰望山崮,发现山坡有许多崩塌滚落下来的巨石,想到崮顶悬崖有许多的裂痕,估计有些地方最终会继续坍塌下来,或许几千或几万年后,江家崮便会坍塌殆尽,它高耸入云的气势将不复存在。“时间真是一个令人恐惧的东西。”我心中不禁暗自惶恐。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礼拜江家崮

在江家崮周边,在江孔澻的老家——东里店东里西村,我曾多方询问当地百姓,想了解一下江孔澻在家乡留下过什么事迹,可惜无人能说得上来。看来,江孔澻只是为朝廷效命,在家乡大概真没留下多少轰轰烈烈的事迹。我原先有礼拜江孔澻的意思,如今心中似乎没有太多的着落了,不过,了解了江家崮的历史,尤其是匪患严重、战争频仍的年代,江家崮能护佑一方百姓,如今来江家崮游走一番,就算是对江家崮的礼拜吧!

 

2019.01

 

【附录】

1.江孔澻,字心一,号湛如。沂源县东里镇东里西村人。活动于明朝末年,官至河南按察使。江孔澻出身于官宦之家,其父江铨是诰封四品中宪大夫,其母王氏为诰封“太恭人”。江孔澻18岁考中秀才,39岁中举人,崇祯戊辰会试八十九名,52岁会试考取贡士、殿试考取三甲第204名进士。获“两榜出身”后,先做湖广行省德安府推官(七品),又做吏部验封司主事(六品)和陕西司主事。崇祯九年(公元1636年)八月升任户部广东司员外郎(从五品),九月升户部江西司郎中(正五品),十一月又升任四川省重庆府知府(正四品)。崇祯十一年(公元1638年)任山西分守冀南道副使(正四品),崇祯十四年(公元1641年)升湖广扶夷兵备道参政(从三品),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65岁任任河南按察使(正三品)。不久,他为避李自成起义的兵变而回家隐居,于清顺治四年(公元1647年)三月去世,终年71岁,葬于本村凤凰山前祖茔。当朝通政使司右通政(四品)高有闻为他撰写的《墓志铭》镌于墓碑上。

 

2.幅军起义。幅军是清朝末年太平天国时期,山东省南部的一次农民起义。时间自咸丰三年(1853)公开武装起义至同治二年(1863)最后失败,在兰、郯、费、峄四县山区,由小到大,由弱变强,坚持武装斗争十几年。幅军起义的外因是帝国主义侵略和太平天国革命运动影响,而内因则是严重的阶级矛盾。幅军初期称幅党,在苏北比较活跃,由于当地统治势力较强,1861 年后,活动中心转入鲁南山区。他们首先蓄发,然后各用五色幅巾勒头作为本部标志,故沂州俗称其"红头""红胡子"等。形成武装组织后,他们夜聚昼散,杀富济贫。民间俗称"涌子""捱乎子""长毛贼"等。当时在兰山、郯城及苏北一带称"":"奸民蹈瑕抵隙,召号亡命,假息百里之内,俾倪群盗之间,所至驱略牛马,纵索金帛酒肉,以餍饕餮。旗志以大布为之,名曰幅匪"(见清《赣榆县志·兵事》)。在台儿庄一带称"",寓意反清复明。在费县、峄县一带称 "",说法有二:一是以木棍为武器;二是成员多为光棍。因为各部分人蓄发勒头相同,互相配合活动,难以区分,因此旧籍常常""""混载。咸丰八年(1858)棍军首领李其孟被杀害,余部投入幅军,两家合二为一。但是同为费县石井人的岳相林部,到同治二年失败时仍称棍军。

幅党最初只有经济目的,以杀富济贫为口号、索取金银财帛为目标,捉住财主甚至清政府官员,可以用白银赎回;后来随着势力增强逐渐有了政治目的,即杀尽贪官污吏。刘淑愈在耿家埠起兵有联云:"圣主本仁慈,都被赃官污吏破败二百年基业;我是真貔貅,全凭强兵猛将扫清十八省山河。"

幅军起义十几年,有过辉煌的战绩,失败后参与人员遭到清政府清查屠杀,民众因株连受到地主乡团的血腥报复,被杀和逃离家乡者不计其数。清代泰安人汪宝树讽刺当道好杀,有"沂水城边鬼夜哭,十万生灵遭荼毒"诗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