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沂水流韵
沂水流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1,107
  • 关注人气:4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东王峪抒怀

(2018-12-08 11:35:09)
标签:

东王峪

沂水诸葛镇

分类: 沂水物语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偶然的机缘,路过东王峪,在这古朴的小村庄,做了简单的停留。

古老高大的银杏和千疮百孔的古槐,是这个小村子历史悠久的见证,也是最引人注目的景象。银杏仍旧苍翠巍峨,枝叶繁茂,健硕无比;古槐却是里呲外鼓,盘曲扭结,枝叶稀疏,一副饱经沧桑的模样。我忽然觉得,银杏挺拔,好似整个村庄的保护神,坚强不屈;古槐沧桑,像是慈祥的老妈妈,偎依在亲人的家门口儿,亲切地回忆着过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银杏树下,有一座拙朴的小庙,小庙门帘上挂有特别的饰品,大概是人们一份虔敬的表达抑或一种美好的祈愿吧?小庙显然是后建的,前朝的古庙早已不存在,只有一块石碑做了供桌,可惜石碑背面朝上,无法了解这座庙宇的来龙去脉。听说庙前曾有石人等物什,后来可能被垒入了河堑,早已不见了踪影。而古槐旁边,是一户人家,大门上仍旧贴着过年时的对联——“如意富贵门,平安幸福家”,至今焕发着喜庆和祝福的味道,让人深深感受到平凡人家对生活朴素而执着的向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青石因地制宜地铺在路上,石墙也不高,木栅栏简单地立在门口,墙头的凌霄花灿烂地开着……信步村中,看到六七位老人在街上一盘石碾旁边打牌娱乐。敦实的木墩子,厚拙的木板凳,憨长的粗树干,都如旁观的一位位老人,相伴在一起,是那么得和谐,那么得从容,好像谁少了谁,都有缺憾似的。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东王峪抒怀

感觉一切都是淳朴而静谧的,古槐是,古银杏是,石碾是,小庙是,鸡狗鹅鸭是,连老人和孩子都是,淳朴和静谧是乡村独有的特色,一直随时间汩汩地流淌……我突然很是向往起这种淡然从容的宁静来,好想说“在这里生活多好啊”,话到了嘴边,却默默地咽了下去。说出来,或许只会被庄户人笑话,甚至会被同行人讥讽,这是一种矫情把?向往,却总不能落地,更不可能生根,自己的灵魂什么时候不这么纠结就好了,我轻轻一声叹息。

是啊,我只能是匆匆的过客,甚至一个有些矫情的过客,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意义么?

之于沧桑拙朴的古槐,之于俊逸繁茂的古银杏,之于静默的石碾,之于光滑的石子路,之于潺湲的溪水,之于休憩的乡亲,之于这里任何的一房一瓦,一草一木,它们对我这个不速之客,恐怕连一丁点儿的记忆,都不会留存,更遑论其他。

这其实是最好不过的事。记忆最好是有意义的留存,假如无用,假如苦恼,这记忆留存下来,岂不是都是人生的繁累?静悄悄来,悄无声息走,当是对他人对人类对大自然最好的尊敬和回馈。

清风轻拂,看过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世事沧桑的古槐古银杏,他们什么都不会表达,抑或不想表达,甚至不屑表达。所谓的是是非非,以及那些自以为是的欢乐苦楚,对于鄙陋人类中的浅薄人来说,总是太纠缠,太纠结了。时间会涤荡一切,洗礼一切,一切的功名利禄是非恩怨爱恨情仇,都只不过是沧海之一粟的小打小闹,多如尘星,时间碾过,恐怕连可笑都谈不上。

东王峪抒怀

银杏肃穆,古槐静默,溪流淙淙,清风习习,瓮中的红花兀自美丽地绽放,老人们心无旁骛地淡然打牌,我笑吟吟地辗转流连一番,最后悄无声息地作别……

 

                                           201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