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沂水流韵
沂水流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0,451
  • 关注人气:4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沉痛悼念无产阶级流浪者“眼眼”同志

(2018-03-24 11:57:34)
标签:

眼眼

百姓生活

情感

分类: 沂水物语

沉痛悼念无产阶级流浪者“眼眼”同志 

沉痛悼念无产阶级流浪者“眼眼”同志                                        ( 2014.2摄)
沉痛悼念无产阶级流浪者“眼眼”同志
                                (2013.1摄)
“沉痛悼念无产阶级流浪者‘眼眼’同志”,这个题目不是刻意夸张,更不是用来搞笑,是我斟酌再三以后,以凝重的心情确定的。

“眼眼”没有家,没有房,没有媳妇,没有娘,也没有一分钱的存款……谁能否认“眼眼”是真正的无产阶级?“眼眼”也纯然是真正的流浪者,只不过他流浪的范围并不大,几乎天天在沂水的中心街以及周边的街道上流浪。我称呼“眼眼”为同志,其实是我高攀了他,是我想跟他“志同道合”,然而我的境界和格局并不如他高,只不过是我现在能写下这些文字,鲁莽且自以为是地攀附他罢了。

知道“眼眼”的去世,是在诸城的晴妹子首先告诉我的,然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直到晚上,有不少熟识的人特意告诉我“眼眼”去世的消息,这大概是因为他们都知道我在几年前写过“眼眼”的生活,而今留下了好几篇关于“眼眼”的文章吧。晚上有两节课,一直上到九点四十,我回到家也是十点了,为“眼眼”写点东西,感觉很匆忙,也难以静下心来。但总得为他写点儿什么吧?谁叫我是为他留下文字最多的人呢?

我默默地看着网上的留言,多是评价“眼眼”好的,大都不胜唏嘘。极个别人也说“眼眼”骂过人,做过坏事,但基本都被淹没了。其实,谁没有骂过人呢?谁没有做过坏事呢?但跟“眼眼”比起来,反正我是绝对比他骂人多,比他做的坏事多。我暗自好笑,“眼眼”骂人能有多狠呢?做坏事能有多坏呢?反正就我来说,绝对比不上他的纯善,也没发现有几个人比他纯善。

说起跟“眼眼”的缘分,其实还得感谢闫方勇兄,正是他提议去探望拍摄“眼眼”,我们才在闲暇时间至少用了两天的时间探访了他本人以及一些了解他的人,并粗略地记录了下来。我们的本意是赞美淳朴善良的沂水百姓,容纳并供养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弱智流浪汉几十年至今。可是,其时,正赶上贵州流浪孩子死于垃圾桶的事件,闫兄的摄影被“和谐”掉了,我的博文也被好心的朋友警告过,不过,我的博客因为极少有人关注,从而得以侥幸存活了下来。又过了一些时间,我的博文不知被谁首先转出去,并火了一阵子,可是我并没有惊喜,因为我们很担心“眼眼”会被“和谐”得不知所踪。然而,世界是美好的,我的博文最终也没有被“和谐”掉,“眼眼”以他独特的身姿仍旧穿梭在沂水的大街小巷。

沉痛悼念无产阶级流浪者“眼眼”同志              (“眼眼”的背影,其时,他带领我们去探询另一位流浪者摄于2013.1)

沉痛悼念无产阶级流浪者“眼眼”同志                          (眼眼凌晨劳动场景,闫方勇兄摄于2013.1)
沉痛悼念无产阶级流浪者“眼眼”同志

 

沉痛悼念无产阶级流浪者“眼眼”同志              (我们跟“眼眼”的合影   2013.1 拍摄  下一幅闫方勇兄摄影)

由于“眼眼”去世,对他的赞誉很多,而引发的感慨也很多。一个没有任何财富任何地位的弱智流浪者,能够引起沂水人广泛的注意和赞誉,难道仅仅是因为逝者为大吗?这当然不是,中国每年逝去的厅级以上的官员又有多少?沂水每年逝去的有头有脸的人又有多少呢?可有几个人在乎呢?是“眼眼”的纯善,是“眼眼”的与世无争,是“眼眼”在你身边却不妨碍你顶点儿的和谐,是“眼眼”超越神佛不多取一丝一毫财富、不多求一点一滴名利的境界……我觉得“眼眼”或许是某位神佛的化身,来沂水一遭,来世间一遭,来度化整天被贪欲名利扭曲的人们的。

多人给我发来“眼眼”临终前的视频,我看他踉跄了几下,倒在人行道上挣扎了几下,然后不声不响地,一切归于平静。我心中没有多少痛苦和怜悯,以我貌似理性其实冷漠的眼光看,“眼眼”是死得其所了,连死都表现出了他一贯的大境界:不倒在马路上而影响交通,不死在人家的店里给任何人心里添堵,痛快麻利地死去而不连累任何人(虽然有警察到场,虽然殡仪馆需要为他做点儿事,而这些都是他们上班时间应该干的职业,算不得连累),死后也是干净利落,除了一些人的念想,连一丁点儿礼仪的繁冗也不会再有。这位无产阶级流浪者,比起一些无产阶级革命者境界都高出很多,更不用说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员了!

沉痛悼念无产阶级流浪者“眼眼”同志
沉痛悼念无产阶级流浪者“眼眼”同志
沉痛悼念无产阶级流浪者“眼眼”同志          (摄于2014.2.6,不知谁给“
眼眼”的煎饼,闫兄为“眼眼”带来了棉被)

许多朋友给我发来“眼眼”去世的网络报道,其中有些里面用了我一篇20131月关于“眼眼”的生活记录。我每次都打开,每次都重读,场景历历,如在昨日,每次都想说几句话,但看到众多的留言,我所有想表达的,在他人的留言里都基本上已有所呈现,尤其作为文字的作者,我也并没有特别格外的表达,便静静地默默做了一名旁观者。此时此刻,“眼眼”领我们去探询另外一位流浪者的情景,浮现在我眼前,我觉得“眼眼”不仅在我心中,就在我身边,他和我已不相识,看着逝去后这一切的繁华和热闹,淡然相向,似乎与他一点儿也不相干。对,假如“眼眼”就在这里,这些现世的浮华和喧腾,岂能入得了他的眼睛和心中?何况如今他早已离开这了尘杂的人间,去了纯洁的天国。

因了“眼眼”的离世,闫兄格外给我打来电话,我们便唏嘘一通,本想一起坐坐聊聊,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却了,理由是上晚自习要到九点四十,到他的书房也得十点,太晚了。其实,我内心还有一个想法,谈论“眼眼”的人已经够多了,对他而言,如若有知,恐怕也仅仅是一种莫名的烦扰了,我们兄弟两个,何必再去增添一些貌似与他有关其实与他毫不相干的谈论呢?我还想跟闫兄去给“眼眼”添一炷香或者续一刀纸,但最终也是放弃了。“眼眼”生前是基本不要钱的,生活必需之外要些多余的钱干嘛?对“眼眼”而言,钱纯粹就是一种负累。所以,生前曾跟“眼眼”密切相关的两个人,却没为他做任何事情,在上百条的留言中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闫哥找出了他先前记载““眼眼”的文章发在了朋友圈,我也找出了我曾记录的有关“眼眼”的五篇文章发在了朋友圈(加这篇,算是六篇吧),有没有人看,我从来不在意,我只是表达我对“眼眼”兄的一种纪念。

沉痛悼念无产阶级流浪者“眼眼”同志                 摄于2015.2.19中心南街,好心人给了“眼眼”一些钱

“眼眼”兄已经仙逝了,赤条条地来到了沂水,而今毫无羁绊地离开,他到底多大年龄?据我了解,他当是五十岁左右,而且四十八九不出五十的可能极大。他的出生日无可考,但逝世日是确切的,那就是公元2018323日下午3点左右。“眼眼”兄的籍贯不可考,但有人说是沂南的,这也极有可能,但他已成为地地道道的沂水人,是沂水一张亮丽的人文名片,这应该不有人会质疑。

我如今还不知道“眼眼”会葬在何处,假如能为他立一块石碑,我一定会郑重其事地刻上“无产阶级流浪者‘眼眼’同志之墓”这十多个大字。名字前边是对他人生的定位,“同志”是我跟闫兄等人对他的尊重,是想跟他思齐的标准和要求。或许在现实中不能为他真正刻下这样一块墓碑,而今我就把他刻在心里,刻在以后众多读到这篇文章的人的心里。

或许在一般人看来,“眼眼”智力有不足,但没有人否认他的纯真和善良,正是这十足的纯善,才令沂水的父老乡亲感念深切,乃至于他的离去几乎“刷爆了朋友圈”。我在想,假如我死了以后,能够被几个人刷朋友圈呢?如果有几个人因为感念我而刷上几次朋友圈,那我或许就够格跟“眼眼”兄称为“同志”了!

沉痛悼念无产阶级流浪者“眼眼”同志
沉痛悼念无产阶级流浪者“眼眼”同志
沉痛悼念无产阶级流浪者“眼眼”同志        (2017.8.19“眼眼”在双成路一家店前避雨,这是我用手机给他留下的最后的影像)
    

“眼眼”生前力所能及地帮助过许多人,他的纯善令几乎所有的沂水人感念,而今我写这篇文章悼念他,算是为他留下最后的篇章。我对闫兄说,我不知道该怎么来悼念“眼眼”兄,闫兄安慰我说,我们且“好好活,尽自己力帮一点别人就行了”。闫兄说得有道理,既然我想跟“眼眼”兄以“同志”相称,那就继承他的纯善和他力所能及地助人为乐好了。

“眼眼”匆匆逝去,令人不胜唏嘘,但不管怎样,他在沂水网络圈,算是享有了前无古人的哀荣。但热闹总会过去,浮华终会散去,日后的平淡仍旧如生前的“眼眼”吧?我惟希望,沂水大地上,“眼眼”生前的纯善仍在,关爱仍在,热情仍在,和谐仍在,包容仍在……让沂水继续成长下去,成为富有人文情怀、开放包容的美丽城市!更让中国继续成长下去,成为富有人文情怀、开放包容的富强国家!

  

2018.3.23-2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