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沂水流韵
沂水流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2,999
  • 关注人气:4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二舅客死他乡

(2016-04-17 16:04:36)
分类: 亲人忆语

                            二舅客死他乡

 

三妗子小声对我说:“你二舅没有了,你知道吗?腊月二十六走的,跟你大舅一样的病,一个年龄。”我错愕不已,不知该怎样回答三妗子,只是幽幽地叹了口气:“他太年轻了。”

是的,二舅太年轻了,跟大舅死时一个年龄,只有57虚岁,而且还是一样的死法,突患脑溢血,一下子栽倒在地,再也没有起来。就这样,我的三位舅舅全部去世了。我本以为,以二舅的豁达,他可以更长寿多活些年的,然而,他还是紧紧随了大舅、姥爷、母亲三人,早早逝去了。

姥娘1990年去世,三舅去世大概也20年了,二舅生活在黑龙江,前两年大舅先于姥爷去世,姥爷去世后,我便开始每年探望一次大妗子、三妗子。去年年底,刚到三妗子家的木寨门前,跟她说了没几句话,三妗子便小声告诉了我二舅去世的噩耗。我麻木的灵魂其实并没有多少悲伤,眼前只是立马浮现起二舅光亮的额头和笑容可掬的样子来,仿佛他就在我身边,笑吟吟地看着我。

我跟二舅最后一次见面,是完成姥爷葬礼他决定返回东北专程来跟母亲告别时,在大姐临时租住的小平房院里,他拥抱着母亲,脸贴在母亲脸上,哭了又哭,像个孩子一样,依依不舍,他多次嘱托甚至请求我好好孝敬母亲,说“你娘也没多少年活头了”,我郑重地向他点头保证。令人痛心的是,不到一年的光景,母亲就去世了。作为儿子,我已经对不起母亲,但是又怎么向远在东北的二舅作交代呢?我还是拨通了他的电话向他说明情况,二舅痛哭失声,没有责怪我一句话,只是悲痛而无奈地反复说着“我的亲人又失去了一位”,我们只能相互安慰,这是他在我记忆中最后的通话。谁承想,在同一个阴历年里,二舅也紧跟母亲走了。母亲这么年轻就去世,是我根本就没有料到的,二舅以小母亲8岁如此年轻的年龄紧跟母亲去世,更是我无法预料的。二舅跟母亲道别的场景仿佛依然在眼前,让我沉痛不已。

“有谁去东北了?二舅不回来安葬吗?”我向三妗子问道。

三妗子摇了摇头:“有谁能到东北去?怎么接他回来?你二妗子和小萍都在东北,大概也就这样了。”是啊,老家这边只有大妗子、三妗子,谁能出面谁能做主呢?二舅大概也只能长眠于东北了。

其实,二舅也曾想回老家这边安度晚年的。前些年,他从东北带了妻子和女儿小萍回来,没有屋头,只好寄居在人家。生活家当什么的没有一件,亲戚们尽力帮衬一些,自己也添置了一些。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大概跟大舅不是很和睦吧?或许也是确实没有经济能力来安家,他们只呆了一年左右,便又毅然决然地返回东北了。生活竟然真的是这么艰辛粗粝,我为此怅然了很久。当时我想,二舅在黑龙江的生活理应比在山东好,否则,他怎么会又回去了呢?至少,二舅在那里还有一份煤窑的工作,二妗子的家人也都在那边。想到这里,心里才稍有些安慰。

回想二舅的一生,尽管我了解不甚多,但看起来也算坎坷了,他离过婚,坐过牢,闯了东北,一个小人物貌似轰轰烈烈的大事基本都摊上了。

二舅年轻时,还是比较帅气的,人家给他介绍媳妇他不应,而是自由恋爱,媳妇漂亮直爽,在那个年代也算是思想前卫的了。婚后小两口在公路边开了一个小卖部,在那个无处打工的年代,仍旧算是有经济头脑的人,但生活仍旧贫困。前妻其实是一个很爽快的人,也有头脑,但二人还是常打架,估计都是打得穷架。我似乎还听说他们小两口打过姥娘,这让我很不理解,但让姥娘为他操了不少心这是事实。两人终是过不成块儿,离婚后,七岁的儿子便被他娘领走了,再也没有了音信。

或许二舅内心郁躁,把生活的不顺归咎于亲戚,他为了朝自己的亲四姑撒气,偷偷牵走了她家的牛。他四姑家急坏了,只好报案,追查到他,把他抓起来判了大概三年刑。二舅的四姑或许并不知道是他所为,想撤案大概也来不及了。

应该是刑满释放后不久吧?二舅大概无颜在家乡生活下去,便一翅子刮到黑龙江去了。然后在那里成亲,有了一个女儿,生活才安定下来。我们知道二舅在东北生活和顺,有一份工作,也都挺高兴的。

但二舅很少回来,他原先的老房子因没有人过问,多年后便坍塌了,导致他想回山东老家时,没有屋头住,只得又重返东北。但在姥爷八十大寿时,二舅全家赶了回来,我还为姥爷全家照过合影。那时,姥爷、母亲,大舅、二舅,家人大都健康,其乐融融的样子让我至今难忘。

然而,只有三年的光景,大舅、姥爷、母亲就先后去世,如今,二舅也紧跟着去世了,并且连祖坟都捞不着进,只能长眠于两千多里之外的异乡了。作为外甥,我竟然连给他磕个头的机会都没有!这是怎样的哀痛和遗憾?

如今,我顺着暖阳河谷的公路回老家,都能看到姥爷、大舅、二舅、三舅他们生活过的房子。每每这时,我总会想到这些亲人,他们和蔼的脸,一个一个闪现着,我总是不忍心再去看这些熟悉的房子。但是,暖阳河里的水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清澈和宁静,我的亲人们再也不可能回来了,就连梦中也很少见到他们……

唉,逝者已长离,生者还是自相安吧!但愿亲人们安息,但愿二舅的灵魂在东北不会孤单!

                                                            

                                             2016.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