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沂水流韵
沂水流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2,999
  • 关注人气:4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平和忍让传家远

(2015-04-09 19:29:30)
标签:

百姓生活

分类: 亲人忆语

                       平和忍让传家远

我不知道我们家确切的家风到底是什么,只知道我们周姓在这个村子十来个姓中,是最讨乡亲们喜欢的,都说:“你们姓周的老实厚道,甭管谁家的闺女,没有不愿意嫁给你们周家的。你看看,你们周家人,没一个打光棍的。还别说,闺女嫁过去真是吃不了亏。”村子不大,偏僻,鼎盛时也只不过有七百口人,光棍确实有二十好几条,而周家还真一个都没有。

身为周家人,周家人的老实厚道,我是亲身体会了的。乡亲们评价的老实厚道,在我年轻时看来,常常是窝囊无能的驯服,是不得不隐忍下去的无奈,甚至还是许许多多大大小小不必承受的委屈。

记得我大概九岁的时候,三婶刚生下小弟六天就因病去世了。全家人很悲痛地把三婶葬上没有多久,镇上就来了工作队。一群干部模样的人,还有一些穿制服的,在村干部的陪同下,提着汽油桶,浩浩荡荡地直奔三婶的坟墓。原来,国家刚刚开始推行土葬改为火葬的政策,而三婶是土葬下去的,这违反了国家政策。农村人祖祖辈辈讲究入土为安,已经葬下去的人重新扒出来再烧掉算怎么回事?村里人群情激奋,很多本家包括许多外姓人,拿着铁锨、䦆头,怂恿着爷爷去阻挡工作队。村里还有几位即将去世的老人,一直害怕火葬,许多人想阻挡工作队,也是为自己的亲人着想。

爷爷一直憋红了脸,一声不吭。儿媳刚刚葬下去,幼小的孙子还在家嗷嗷待哺,却有人来要扒周家的坟,爷爷内心的悲愤可想而知。但是,爷爷不准人们闹事,自己却扛了铁锨径直去了三婶的坟地,过了没有多久,三婶的坟地就冒出了浓浓的青烟。听人们后来说,是爷爷亲自动手把三婶的坟扒开,让工作队泼上了汽油……看着浓浓的青烟,人们议论纷纷,大都骂爷爷窝囊,甚至说三婶九泉之下也不饶他。

爷爷如今已经去世,他生前,我从来没有问起过他对这件事的感受。以现在我成年人的视角看,假如爷爷不服从又能怎样?他领着一群村民跟工作队杠起来甚至打起来又会怎样?恐怕事情很不妙。人们回忆回忆上世纪八十年代计划生育工作队那种工作作风,就会不寒而栗。爷爷的驯服,从大处着眼是服从国家政策,从小处着眼,自己忍辱负重,也是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流血事件。

爷爷如此窝囊,父亲也好不到哪里去。春天是种树的季节,每当我回老家看到我们老家老屋后河沟和大门口外地堰下的几棵大树,内心都觉得有些憋屈。记得小时候,有一年春天,母亲费劲刨了树坑,弄了槐树苗和榆树苗来,准备种下去。结果有两家邻居不愿意了,说这些地方应该由他们来种树。母亲觉得委屈,找父亲来,想让父亲去跟人家理论理论,结果,父亲也没说几句话,就把母亲刨的树坑让给了人家。母亲傻了眼,却也没有什么办法,只会悻悻地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家。刨树坑的这些地方,离我们家远比离邻居家近多了。至今,人家都还占着这些地方,理所当然的成了人家的地盘,不知种了有多少茬树了。

不仅仅种树,父亲有时连自家的地都保不住。一块山地,比较偏远,土地还算肥沃,跟我们家土地挨着的那家乡亲,或许有些小算计,每年都偷偷向我们这边挪界石,倒也不多,一步半步地。这点地产不多少粮食,但也着实气人,父亲心里很明白,但是他装糊涂,跟人家一起种地,打招呼,就跟没这回事似的。父亲说:“争着不足,让着有余。他也明白多占了咱家的地,跟他挑明的话,他却不一定承认,还把关系弄僵了,何必呢,不就是三墩五墩的地瓜吗?这不是吃不上饭的时候了,计较有什么意思?地不一定要回来,事情还只会更糟,随他去吧,他家吃饭的多。”就这样过了几年,界石又慢慢往回缩了些,不过我们两家好像谁都不知道这回事似的。

父亲挺不起大梁来,母亲也更懦弱。我们从小跟人家的小孩子闹了别扭吵了架,回到家,非但得不到母亲的支持,只要让母亲知道,一定会得到母亲的训责,有时还会挨母亲的打。所以,我们兄妹在外从小就小心谨慎,从来不敢招惹是非,吃了亏就忍着,从不敢回家说。其实,母亲行事也是一直谨小慎微,从来都给人忍声吞气的感觉。人家丢了鸡,大多会骂街,骂得很难听,吆天喝地的。而我们家丢了鸡,母亲只会在家里唉声叹气地说声:“谁家吃了谁家好。”不过,有时,有乡亲会找上门来,问是不是我们家丢的鸡;而那些骂街的,好像从未听说过他们的鸡能够找回。母亲常说:“吃小亏赚大便宜。”或许这也是很有道理的。

那一年,姐姐因不满父母包办的同村的婚姻,自己跟打工时认识的姐夫私奔去了东北。在那个年代,父母亲在村里几乎抬不起头来,父亲一个劲儿地责骂母亲,说母亲没有调教好闺女,脸都丢尽了。母亲只是默默忍受着,一句话也不多说。当时,男方是送过一些彩礼的,父亲和母亲便想方设法全还人家,甚至男方有一天顺手拿去的两条不大的鱼也给算上,惹得村里人一阵惊叹。听说父亲多还了人家几百块钱,男方都不好意思说什么了。容易成为仇家的两家人,反而关系仍旧密切。“你有赚人家便宜的心,恐怕关系就不好处了。”父亲事后说。

虽然常吃些我以为是的小亏,父母亲在村里的威信却很高。谁家两口子闹别扭了,哪两家因事吵架了,经常来找父亲出面帮他们说和,效果还都挺好。我们家就在大石碾跟前,婶子大娘们甭管什么人来推碾,都愿意来找母亲坐坐,拉拉呱儿,虽然说的都是些家长里短,但母亲从没有走过话,反而常劝解她们一些事,所以她们都愿意跟母亲说说知心话。

长辈们一代一代的作为,无形中深深地影响着我们。“一家人家一家天”,周家被乡亲们称赞为“老实厚道”,这大概就是周家的家风吧?而在我看来,我们周家的家风,主要还是“平和忍让”,概括说来,大概就是“知足常乐”的淡然,是“退一步天高地阔,让三分心和气平”的气度,是“忍一句,息一怒,忍一事,少一事”的宽容,是“遇方便时行方便,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善良……而这些,其实大都没有离开中国老一辈人的传统作风。

“平和忍让传家远”,末了,我突然想对周家的孩子这样说。

 

                                      2015.4.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生疏有个缘由
后一篇:齐山的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生疏有个缘由
    后一篇 >齐山的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