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沂水流韵
沂水流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891
  • 关注人气:4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父亲的手

(2014-01-02 15:45:20)
标签:

杂谈

分类: 亲人忆语

父亲的手

 

很少关注父亲的手,大概是因为父亲少在家,且跟我们不太亲密的缘故。

我只在意过母亲的手,跟老槐树皮似的,老茧很厚,布满了裂纹,口子很深,有的都能渗出血来。母亲就经常缠上个医生固定针管的胶布,否则,渗进水去,尤其在这冬天,那是很疼的。

关于父亲的手,唯一一次有印象的,我大概还在上小学。父亲是木匠,用电刨子给人家做家具什么的。在一个傍晚,突然传来父亲被电刨子割着手的消息。我听见村里的拖拉机“腾腾”的声音,说是有人把父亲送到医院了。我只见母亲在家里坐卧不宁,充满了担忧。而我,却不能安慰母亲一句。再后来,父亲包着手回来了,说是小手指被电刨子割去了一截。我没有认真去看,所以一直印象也不是很深。

父亲的小手指少了一截,如果不注意看,还真没有人会发现。只看见父亲又在忙忙碌碌地给人家做家具,砍门框,做板凳马扎,砍铁锨柄头柄……尤其这些年,父亲出去打工,我就更少在意父亲的手是不是影响他的生活和活计了。

终于在元旦放了一天,考虑到母亲身体仍旧不好,便决定回趟老家。

一进家门,就看见院子里摆满了各种木头,地上满是刨花和锯末。父亲正在洗猪排骨,知道我们要来,准备中午炖上。炖上猪排骨以后,他又拌鸡食,用手锛子劈柴……家务活儿很多,我居然帮不上多少忙,只好静静地看他干。我已经很久就慨叹,之于父母,我到底成了家里的客了!

一位本家的叔叔来还十多年前的帐,父亲泡上茶,跟他一起聊天。叔叔说,他的一个手指在外打工时,差一点被机器的三角带挤了去。他伸出手来,我看见他的一个手指头,指头肚歪歪着,指甲几乎掉了下来,叔叔补充说:“幸亏已经停了电,否则,这个指头还不一下子就没有了。”父亲跟叔叔谈论着乡亲们在打工时受到的各种损害,听得我心惊肉跳。忽然,父亲抬起自己的一只手,指着手心说:“在潍坊打工的时候,有一次电锯蹦起了一块木头,一下子就打进手掌里去了,缝了九个巴子。”

我吃了一惊,因为我一直不知道这件事,父亲从来没有跟我说起。我仔细端详着父亲的手,满是厚厚的老茧,皲裂满布,三个手指上缠了胶布,一个小手指少了一截儿,感觉指甲比我的要厚一两倍,且里面似乎满是灰垢……

我内心有些凝重。待叔叔走后,我便拿了马扎,坐在父亲身边,看他在厚厚的凳子面木板上凿卯眼儿。父亲说打算做个马凳,以后贴个对联、挂个东西的好用。父亲左手拿凿子,右手拿锤子,一下一下地凿着,跟我说:“木匠好学,斜卯难凿。如果一个木匠能做好小板凳了,那就行了。”然后,跟我说起他年轻时学木匠的事情来。

原来,在生产队的时候,并不是每一个人可以随便捞着学木匠的,许多人想学,但没有机会。因为爷爷跟腾姓老木匠关系好,老木匠才让父亲和他的亲侄子一起跟他学的木匠。为了学好木匠手艺,晚上,父亲都在小煤油灯下偷偷学艺。结果,老木匠在父亲身上用时少,而父亲的手艺却超过了他的侄子。而今,父亲是附近几个村子手艺最好,威望最高的木匠了。

要不是母亲身体不好,父亲还是想到外面打工的,尽管他过了年就66岁了。父亲说,在家里,也就挣口吃的,给这家打张桌子,给那家做个马扎,收不起钱来。“等你娘身体好了,我就再去打两年工。”父亲对未来还是信心满满地。

我看了看父亲缠着胶布满是皲裂的手,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说:“不用操心钱的事,够花不就行了吗?身体还是最要紧的,俺娘也需要你照顾。”

父亲没有吭声,一下一下地凿着木板,坚强而有力。

 

2014.1.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