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沂水流韵
沂水流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891
  • 关注人气:4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给姥爷擦了擦眼屎

(2013-09-04 20:49:00)
标签:

情感

分类: 亲人忆语

我给姥爷擦了擦眼屎

 

“姥爷!”

当我喊着姥爷,从石头坡下面翘首望着姥爷的时候,姥爷正光着脊梁背靠着梧桐树坐着,雕塑一般。听到我的喊声,他慢镜头般地转过头,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麻木地看向我,微张着嘴,然后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是他连起了好几起,还是没有起来。

“姥爷您不用起来!”我赶紧说。我快步走进大舅活着时给他盖的低矮的老年房,把蛋糕、八宝粥什么的一些简便易吃的食品放在桌子上。桌子上有吃了半块的馅饼,还有未动的包子,也有时间久了将要烂了的几枚葡萄,被几只苍蝇嗡嗡地围着。姥爷大概自己做不了饭了,亲戚们也识相地偶尔送些简便易食的食物来,我轻轻叹了一口气,钻出了低暗潮湿有些霉味儿的小屋。

姥爷此时已经挣扎着站了起来,他艰难地挪着步子,迈出小栅栏,有些重地喘着气,默默且定定地看着我。姥爷皮肤松弛,脸色蜡黄,甚至浑身发黄,身上布满了草屑和灰垢。我叮嘱着姥爷什么先吃什么后吃,然后认真地迎向姥爷的眼睛。姥爷两眼似乎有些空洞,眼角竟然满是眼屎!我突然有些反胃,内心又满是悲怆,知道姥爷如今不会多说一句话,波弟又在下面等着我,便准备离开。

“你娘身体怎么样?”姥爷终于问了一句话。我按照母亲的嘱托说:“她很好,你放心。”

“对你娘说,我怪好。”姥爷喘息着,再也不言语。

姥爷又向那棵梧桐树挪去,走得很是艰难,我本来打算这就走,便赶紧跑过去扶他。姥爷的胳膊枯瘦如柴,有些发凉,他慢慢地迈过几墩发蔫的辣椒,然后背靠着梧桐树,慢慢滑下去,然后坐到靠在树前的马扎上。

姥爷的眼睛周围发红,眼屎很多,“姥爷连自己的眼屎也擦不了了!”我突然想掉下泪来,决定给姥爷擦一下再走。我不禁对刚才的自己有些厌恶,觉得自己很是不孝,不该对姥爷有半点嫌弃。

我轻轻地为姥爷擦眼屎,他静静地坐着如同一个孩子,好像不知道我在做什么。这就是那个在生产队出大力带领社员拼命干活的生产队长姥爷吗?这就是那个被村里公认为是憨厚老实人的姥爷吗?梧桐树静默无语,任凭姥爷默默偎依着它。

迈下石头坡,回过头,我跟姥爷挥手道别,姥爷背依梧桐树,两眼空洞地望过来,他已经没有力气再站起身来。“多看看姥爷,看一面少一面了,别让自己后悔!”徐同学的话在我耳边盘旋起来。

望向那棵并不是很高大的梧桐树,我悲怆不已:“或许,姥爷也会时日不多了!”

而今,大概,只有这棵梧桐树才是姥爷的依靠吧?梧桐树是大舅生前栽上的吗?梧桐树硕大的叶子在风中飒飒晃动,我扭过头来,远处大山青翠,横亘不语……

 

2013.9(回忆8月探望姥爷的场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