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沂水流韵
沂水流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891
  • 关注人气:4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鼻梁上的青痕

(2013-04-12 10:46:08)
标签:

情感

分类: 亲人忆语

鼻梁上的青痕

 

我鼻梁右侧有一个青青的窝痕,不明就里的人总认为那是眼镜压的,而实际上不是。

大概上二年级的时候,我们都还没有本子和铅笔,只能用自己打磨的石板和到山坡上起的石笔。小卖部里也卖石笔,我们那时叫“骨头笔”,细圆柱形,长长的,白白的,硬硬的,大家都喜欢用,但毕竟需要花钱,所以同学们都很少用。

一天,我有了两根石笔,忘记了是爷爷给的还是我自己买的,反正心里很高兴。吃完饭,要去上学了,我便用右手紧紧握着这两根石笔,从奶奶家飞快地跑出来。为了走捷径,我跃上她家大门口的石凳,然后往下跳。结果,从石凳上跳下的时候,不知怎地,我一下子摔倒了。右手紧握的石笔一下子就戳破了我的鼻梁,淌出血来。大概很疼,我哇哇地哭了。

说实在,我的记忆就到这里结束了,后来的事是母亲给我补叙的。母亲说,她看到我脸上流血了,鼻梁处被石笔戳了个窝,庆幸没有戳到眼睛的同时,又怕发(感染)了,正不知怎么处理的时候,突然想起听老人们讲,草木灰能消毒,就赶紧进了锅屋,从摊煎饼的鏊子底下抓了一把灰出来,拿一些按到了我鼻梁的伤口上。

那时的孩子没有条件娇气,我就忍着痛继续上学了。当时,好像还有老师问我鼻梁上的伤口怎么有灰,我也稀里糊涂,最终也没有人再问津。过了些日子,伤口就自动痊愈了。

有一天,好像邻居家有位奶奶发现了我鼻梁上有块青,用手摩挲着让母亲看。母亲这才懊悔不已,仔仔细细端详起来,而且反复地说都怨她自己,竟然只管听信了别人的话。那位奶奶反而笑着安慰母亲:“怕什么?这样也倒好,省得长大了瞎了(丢了)后没个记号,这样找的时候就有记号了。”

日后,有一些时间,母亲还真把这个青痕当做了记号,她时不时地就停下手中的活儿,来仔细地摩挲着我的鼻梁看看。她还很认真地对我说:“以后果真找不到你了,这就是咱娘俩相认的标记,你可记好了?”直到我点头,她才又去忙别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后来戴上了厚厚的眼镜,已经没有多少人注意到我鼻梁上的青痕了。只是俯身在为学生解答问题的时候,偶尔才会有学生善意地提醒我说:“老师,你这儿弄上墨水了。”我就友好地朝学生笑笑:“不是墨水,就这样子。”

而今,每当忙完了一些事,目光下垂的时候,我常会注意到我鼻梁上的青痕,淡淡地如同敷上的一抹蓝墨水。这时,我内心总情不自禁地充满了笑意:这可是母亲怕我丢失,跟我约好的惟一一个记号!

 

2013.4.1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