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沂水流韵
沂水流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2,999
  • 关注人气:4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姑父那年喝了农药

(2013-03-16 22:05:13)
标签:

生活

承受

杂谈

分类: 亲人忆语

大姑父那年喝了农药

 

今天虽然是周末,我也得早起到学校值班。我长长打了几个呵欠,借以舒缓我身心的疲倦。刚打完呵欠,我忽然就想起一个人来——我的大姑父!

我清晰地记得,在一个早春的清晨,我在迷迷糊糊之中,跟我同睡一个铺的大姑父早起穿衣的时候,打出一个又一个的呵欠来。呵欠是那么疲惫,似乎又是那么无奈,反正给我的感觉是很压抑,难以舒缓的压抑,这让我很惊悚,不禁动了一下身子。大姑父立马停止了他的呵欠声,和蔼地笑着对我说:“还早呢,你继续睡。”然后,他穿上衣服悄悄出了门,去耕地了。

不知有多少个春天,大姑父都撵了他家的牛翻过大山,来给爷爷家、我家以及两个叔叔家耕地,一忙都好几天。父亲和叔叔们给他帮个忙,大姑父扶犁,是绝对的主力。那时的地那么多,我想,一个春天下来,大姑父肯定很累很累的。但他从来没有喊过累,总是默默地干着,对谁都很随和,一直笑眯眯地。

大姑父个子魁梧,脸膛黝黑,一看就是很健硕的样子,一天到晚忙个不停,走到哪里,人家都夸他能干。他只是嗨嗨地笑两声,拿出烟来,抽两口。

然而,大概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我惊闻大姑父喝了农药,死去了!人人都叹息,他怎么想不开呢?是啊,他怎么想不开呢?有什么想不开呢?两个女儿,一个儿子都已经成婚了,只管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了,他却自主地走向绝路!而他是一个一说话就笑眯眯的人,一直忙忙碌碌的人,一个很会勤俭持家的人。

隔了些时日,我去探望大姑,大姑喋喋不休地对我说:“是他自己想死,我有什么办法?有人说是我逼的,他自己喝的药,怎么怨我逼的?管我什么事?”大姑的眼里没有哀伤,没有怜惜,说了很多的话似乎都是在急于漂白自己。我忽然觉得,大姑父生前大概有无数的压抑,无处排遣,最终把他压垮了,从而走上了绝路。看大姑如今的表现,我倒觉得大姑真的是脱不了干系,他们毕竟是最亲近的两口子,一方义无反顾地离去了,怎能说与自己没有关系?但作为侄子,事又如此,还能说什么呢?我只好淡淡地对大姑说:“你好好吃饭,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委屈了自己。”

不要委屈了自己,其实,现实中却总是那么多人觉得自己委屈,我自己也常常觉得是。这岂能仅仅是别人的缘故?有外在的因素,必然有内在的因素吧。生活是需要默默承受的,哪里有那么多的是非呢?默默承受,其实与坚强根本不沾边,坚强是一种主动地迎接,而承受却是被动地接纳,两者的差距实在太大,而人们却经常把承受当作坚强了。不过,大多数人还是把该承受的能承受的都承受了下来,所以生活得以继续。假如承受不了了呢?或许,就会有一些极端的做法出现,大姑父喝农药,大概就算是其中一种极端的逃避吧。

在这个农耕开始的日子,我突然想起了大姑父,一个忙忙碌碌的人,从不喊疲倦的人,一个笑眯眯和蔼可亲的人,他承受不住自己的生活了,然后选择了逃避用喝农药的方法寻求了解脱。我叹息了一声,大姑父您委屈了,希望您来世不要如此委屈!承受生活的同时,希望您能够舒缓一下自己,凡事太较真,路,大概就会走不远甚至走不动了。

大姑父,您安息!

 

2013.3.1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