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沂水流韵
沂水流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1,107
  • 关注人气:4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年房

(2012-06-25 21:39:01)
标签:

杂谈

分类: 粗陋小说

老年房

 

清晨,麻雀早早地就在窗沿上叫了,东方还没有泛起一点鱼肚白,陈长贵就起了床,他在床头坐了一会儿,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两口,便向村支书刘同波家走去。

论辈分,刘同波该叫陈长贵表叔;论年纪,陈长贵年长刘同波三十多岁。“我可是看着他光着腚长大的。”陈长贵心里想,“自己求他这么点事,还不是小菜一碟?”想罢,陈长贵便“咚咚”地敲响了刘同波家巍峨的铁大门。

“谁啊?”里面传来刘同波媳妇不耐烦的声音,“这么早,还叫人睡觉不?”

“我是……侄媳妇,我是你表叔啊!”陈长贵心有不安,赶紧说。

“哪里来的表叔?”里面传来拖着鞋走路的声音。

陈长贵有些尴尬地站在大门口。大门随后吱呀一声开了,从门缝里拱出一张年轻漂亮的脸来:“哎呀,真是表叔啊,我当谁呢!你有事啊?”

“啊,啊,我寻思问问我表侄,我想,我想在我家屋后那点空地上,盖两间老年房,你看,你表弟结婚了,我也该搬出来自己住了。”陈长贵说完,长长吐了一口气。

“那好,我告诉他就是,他昨晚喝了不少酒,如今都还睡成一摊泥,没起床呢!”刘同波的媳妇朝里努了努嘴。

“不急,不急,麻烦你告诉他啊!”陈长贵心里亮堂了许多,用手捋了捋花白的头发,看着东山上露出的晨光,不禁笑了起来。

 

陈长贵的老婆因患肝癌死了有五六年了,两个闺女出嫁了,唯一的儿子于今也结婚了。虽然欠了近一万块钱的帐,“只要有力气,省吃俭用些,这帐几年就可以还上了。”陈长贵内心其实也不愁,再说,儿子也说过不用自己管了。

陈长贵平日只能跟着村里的建筑队打个小工,年纪大了,人家不愿意要他,碍于情面,这才留下了他,但现如今农村在村里盖新房的并不多,所以无论多么卖力,收入其实并不厚实。

前两年,邻居王道平怂恿陈长贵跟村里要份低保,说只要会来事,多低保这份收入是不成问题的。陈长贵就动了心,觉得自己是村支书的表叔,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找到了刘同波。

刘同波很热情地接待了他,让他抽沂蒙山烟、喝铁观音茶,然后说:“表叔,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村里再有名额,我一定会尽量先安排给你!”陈长贵感觉这表侄确实够义气,够热情,就高高兴兴回家了。但几年下来,陈长贵根本就没有得到过低保,离谱的是,小耿家居然就有低保,说实在,小耿家并不富裕,但在村里绝对不算困难户。有人就说了:“小耿媳妇妖着呢,自己单独去了几趟刘书记家,这不她就有低保了,而且还年年有!”还有,老陆家也有低保,人家说是镇里有人呢。

村里一个七十多的老光棍都没有低保呢,其实陈长贵并不惦记低保的事。能干活,能劳动,要什么低保呢?主要是跟儿子媳妇住一个院不太方便,他很想在屋后那点空地上再盖两间老年房,单独住,图个清闲。

 

布谷鸟的叫声催得人内心发急,陈长贵决定再到刘书记家问问老年房的事。

当他来到刘同波家时,发现徐仁家二媳妇正往外走,脸红扑扑的。徐仁家二媳妇迎面碰上陈长贵,眼里似乎有一丝慌张,问了声:“二大爷,你也有事啊?”还没等得及陈长贵回应,她便像逃似的匆匆离去了。

陈长贵走进了刘同波的屋里,刘同波正坐在床上穿鞋子,抬头看见陈长贵,瓮声就问:“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表侄,你看,我想盖老年房的事,你看村里能不能答应?”陈长贵小心翼翼地站在一边。

“哎呀,表叔,你怎么不早说啊?村里已经研究决定,你屋后的那点小空地已经划给徐仁盖老年房了!”刘同波很遗憾地大声说。

“他有房子住啊?况且他家离这里远,怎么到这里来盖老年房呢?”陈长贵大吃一惊。

“或许他家想再开个小卖部吧?你说晚了,说早的话,我说什么也会批给你,这样,你就能跟我表弟家屋前屋后了,我表弟家照应你也方便……”刘同波很体贴人地说。

“我前些日子可是来告诉侄媳妇了的。”陈长贵嗫嚅道。

“这个熊娘们,怎么从来没有告诉我啊?你看,表叔,这事已经定了,你看看,咱们再想想别的地方。”刘同波谦和地朝陈长贵笑着。

“刘书记,你看,你娘是我亲姨家的表妹,你看,我确实需要盖间老年房……”陈长贵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自己的表妹。

“这我知道,我知道,我娘跟我说过多次呢!你放心,你看看村里另外的地方,合适的话我一定帮你说话。你知道的,现在宅基地不能随便批,再说现在村里的事都有村委会、党小组什么的,也不是我一个人全说了算。你先回去琢磨一下,看看哪里合适。”

 

陈长贵内心很失落,觉得内心没有了着落,便懵懵懂懂地朝庄外走去。

村边有一家养鸭的,骚臭无比,这些鸭子基本一个月就可以上市了,据说都让城里人做了烤鸭。

“都喂激素呢,这些鸭岂不是祸害人么?”陈长贵心里堵得慌,便来到小水库边,水库周边青山绿水,有个小男孩独自在那里玩耍。

这座水库已经有五十多年历史了,是陈长贵推着小车跟附近几个村子的劳力一起建起来的呢。由于没人管理,这座小水库快被淤平了,但有些乱采砂的人经常挖出些大坑来,而这些大坑都被水淹没了,一般人看不出深浅来。

陈长贵觉得一个孩子在水边玩太危险,便停了下来,远远地喊:“孩子,你回家吧,这里水深,会淹着人的。”但孩子朝他看了看,一声不吭,也不搭理他,仍旧独自玩自己的。陈长贵本想离去,但觉得又不该离去,便找块石头坐下来,抽出支烟来,远远地看着孩子。

突然,孩子身子一趔趄,“扑通”一下子掉到水里去了。陈长贵腾地跳起来,飞速跑过去,跳进水中,把孩子托了出来。

陈长贵气喘吁吁地从水里爬出来,赶紧看孩子。孩子有些惊吓,脸色发白,又呛了几口水,有些咳嗽,但总体没大碍,他便让孩子赶紧回家了。

 

陈长贵想把身上的衣服晾干再回去,可感觉身上有些凉,有些受不住,便往家里赶去。

路上,王德宝家看见陈长贵的狼狈样,不禁笑了起来,嘎嘎地问:“他二大爷,你怎么了,身上都湿得像个落汤鸡了!”

陈长贵憨憨地朝她笑笑:“不小心掉水里了。”

刚进家门,儿媳妇就有些不高兴地数落起来:“下洼子地里的活还没干完呢,你就到处闲逛,你看你,丢人现眼地!”

“不碍事,不碍事,我换换衣裳就去。”说罢,陈长贵就走进小西屋。

他边换衣服,边想起自己老年房的事来,心里便有了定数。

 

几个月后,在小水库边,两间小屋盖了起来,没有拉院墙,只是用槐枝条简单圈了一下,权当院墙,槐枝墙里边,是几畦韭菜、茄子、葱什么的家常菜。

邻居王道平常来喝茶,坐在丝瓜架下,时常夸赞陈长贵:“你个老汉子,倒会选地方呢,青山绿水的!”

“我腰疼腿疼,干不了活了。”陈长贵就眯着眼朝王道平笑笑,然后朝水库上扫一眼,那里有几个孩子正在打水漂儿。

“你儿子在外边打工,你跑这么老远住,就是图自己享清福!我要种地,还要做饭,又要伺候孩子,大家说说看,他不就是为了躲开我们娘们享清福吗?”这一天,陈长贵的媳妇堵在这两间小房子外,脸拉得老长,数落着自己的公公爷,埋怨个不停。

陈长贵权当没有听见,憨憨地笑着看着围观的乡亲,手扶着门框,不时地弯下身子,捶捶腰,捶捶腿,偶尔漫不经心地朝水库扫上一眼,几个孩子正在水里游泳,欢闹声时不时地传到这边来。

 

 

2012.6.25老年房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