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沂水流韵
沂水流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2,999
  • 关注人气:4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没有给母亲买虾皮子

(2012-05-29 16:00:36)
标签:

杂谈

分类: 亲人忆语

我没有给母亲买虾皮子

 

我没有给母亲买虾皮子,我脑海中总浮现出母亲那极度失望的眼神。

这应当是二十年以前的事情了,但我记忆犹新。生活的艰苦,在那个年代尤其深化在“吃”上,一块肉,一枚鸡蛋,一顿水饺,都那么令人记忆深刻。而我当时感受最深的也是“吃”。

母亲说,那些日子,她特别想吃虾皮子,走到哪里都会闻到一股虾皮子味儿,而家中却一个也没有。于是,在一个逢诸葛大集的日子,父亲跟姐姐去赶集,她特意嘱咐了父亲,然后又嘱咐了姐姐,一定要买一点虾皮子。为了能吃上虾皮子,她连中午饭都没有吃,耐心地等待下半晌从十几里外赶集回来的亲人。然而,父亲家来了,没有买;她便把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姐姐身上,然而,姐姐也没有买!母亲是一个非常隐忍的人,她平时从不轻易开口为自己提丁点要求的,而今终于开口为自己提了点要求,满怀希望的期待后,却最终什么都没有实现!母亲难过极了,并不仅仅是没有吃上虾皮子,而是她最看中的亲情,最终却让她非常的失落。母亲什么话都没有说,回到屋里,眼泪哗哗地悄悄地吃了几口干干的煎饼。

家里吃不上,母亲希望能够在娘家能吃上虾皮子或虾酱,而那时姥娘是偶尔能够打几毛钱的虾酱的。于是,有一天,母亲便满怀希望地往姥娘家赶。刚进姥娘家院门,她便闻到了一股虾酱味儿,不禁兴冲冲地喊起来:“娘,你家炒虾酱了?”姥娘正在做针线活,探出头来,看见是自己的女儿回来了,便拉着老慢腔说:“哪里有钱打虾酱呢?”母亲的心立马凉了下去,一下子,竟然再也不想吃什么虾皮子、虾酱了。

母亲笑着说:“你说,那些日子真是怪了,怎么就是那么想吃虾皮子呢?”

我声音低低地回答说:“我看过有的书上介绍说,你想吃什么,身体上大概就是缺什么营养了。”

我的声音之所以很低,是因为在我的记忆当中,是母亲分别嘱咐父亲和我赶大集的时候买点虾皮子。所以,当母亲发现父亲没有买虾皮子来,我也没有买来时,她失望和难过极了。在我的脑海里,立马就浮现出母亲极度失望的眼神,本来像一盏明亮的灯,瞬间黯淡并熄灭下去。这种迅速的变化让人心痛无比!

我对母亲说:“我怎么记得是我忘记给你买虾皮子了?”

“不是,是你姐。是你后来给我买的虾皮子,我卷了两个煎饼吃了,后来还拿了一些给了你姥爷吃呢,你忘了么?”母亲说。

我沉默了,因为我确实不记得我小时候给母亲是否买过虾皮子。大了后,倒是买过很多次,但怎么能够弥补小时候的过失呢?

或许,是母亲不让我心里难过吧?但我眼前总是浮现出母亲那极度失望的眼神来,让我心疼不已。

 

2012.5.2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高中!高中!
后一篇:悲惨的儿童节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高中!高中!
    后一篇 >悲惨的儿童节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