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20170705唐师曾:可可西里申遗成功

2017-07-11 18:39:53评论 可可西里 科考队

和平鸭语像视频:《我的可可西里》  沙和尚编辑

 

1990年2月-8月,老鸭我在可可西里腹地。从这里开越野车到青藏公路,至少开两个星期。这里海拔5500米,寸草不生,是北京海拔的110倍。如果感冒,由于高海拔缺氧,必转肺水肿,几个小时如无高压氧舱,必死无疑。而从这里开上青藏公路,最快需要两个星期。我们的衣服、食品、装备、汽车都很落后,只有解放、北京212等,上青藏公路开2-3天,才能到西宁、拉萨。当时只有西宁、拉萨才有高压氧舱。

个子太高的平原人到青藏高原是很吃亏的,往藏区的兵都是以四川重庆贵州湖南湖北为主,这样到高原不会太缺氧,到平原不会太醉氧。党周是藏族,马千里是回族,都是西藏、青海人,比我更容易适应。

老鸭生在北京,北京海拔只有50米,个子又有一米八四。比马千里、党周都高。一下子升高了110多倍,高处不胜寒。每天睡袋、帐篷,一百多天不洗脸,因为没有淡水。可以想象我那年是怎么爬过来的。从那以后,我就不知道什么是苦,什么是死。从可可西里撤回来,作为奖励,我有机会去巴格达采访海湾战争。由于自己吃了过多的苦,牛B烘烘,狠招人讨厌。但是萨达姆为此给我签过名。海湾战争结束后,我的思维越来越不适应时尚。《民族画报》凌风摄

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高压锅蒸馒头。给炉子打气的是青海电视台编导杨宏。此后不久,在青藏高原牺牲。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青海野生动物保护协会XXX、中国科学院动物所冯作建。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马千里、凌风、李亚鹏。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野牦牛。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XXX、马千里、XXX、凌风。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穿越青藏公路的雌藏羚。 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新华社格尔木记者站站长藏人党周感冒。高心所张朝晖大夫抢救他。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在火山口的沸泉里煮鸡蛋。 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可可西里科考队队长武素功。新华社记者唐师曾摄、小玩闹扫描

1990年,不堪达坂峰,6860米。左起:新华社格尔木记者站党周(藏族)、新华社青海分社摄影记者马千里(回族)、老鸭。党周现为新华社青海分社社长,马千里现为新华社青海分社总编。 人民画报记者杜泽泉摄

1990年初-1990年8月,经过严格体检,高原适应训练,国家可可西里科学考察队进入无人区。这是人类首次进入藏北无人区“可可西里”。

记得当时队里有人用56式自动步枪射击野牦牛、白唇鹿、藏羚等国家一级动物,发现我和凌风拍照取证后,拿步枪威胁要爆我脑袋。为降低罪责,他们把打死的白唇鹿说成是马鹿,沉到冰河里。我和凌风砸开冰,拍白唇鹿的嘴唇。队长也来劝我,求不要曝光,说考察队第一。我说国家利益第一。那时我就这觉悟。搁现在,会说人民利益第一。

新华社共有三名记者参加,党周(藏族)、马千里(回族)和唐师曾。党周那时就开始让我叙述野外看到的东西,回来叙述给他,发文字稿和我联合署名。这有助于我以后自己独立写文字,写书。

事后,时任摄影部副主任的林川很拿这批底片当珍宝。因为此前我在秦岭拍摄的野生大熊猫在美国卖了很高的价格,出版了《Secret WorldOf GiantPanda是》,大猩猩专家珍妮·古德尔作序,这是迄今为止最权威的大熊猫画册,纽约出版,高学余起了很重要作用,用英、法、德文版本。

林川坚信这批上千个反转,能卖更高的的价格,因为欧洲迷信“可可西里”。为此,我和马千里一到北京,就被送到北戴河新华社疗养院疗养,我和马千里因为高原反应,在疗养院大打出手,砸了他们的餐厅。事后和疗养院领导张辉成了好朋友。张辉说,林川反复叮嘱这两个人从高原下来,脾气巨爆,没想还是把食堂砸了。

林川立即派专人接管这批胶卷,送到路南中国图片社制作。

由于我们在野外住了几个月,每天挖坑、驻帐篷,胶卷进了很多风沙,底片普遍有划痕。这批底片一直无法卖出林川想要的价格。但摄影部一直认为属于奇货可居,必能卖出高价。

不知怎么回事,此后这上千个反转片,神秘失踪。最后看过这批底片的编辑有是现任《摄影世界》总编李根兴。这一千多个胶卷冲洗完毕,被装入底片袋。其中我546卷,马千里378卷。2003年我开车去印度,途经西宁,已经是新华社青海分社总编的马千里,还和我谈起这件蹊跷的事情。党周此时已是新华社青海分社社长,与青海分社总编马千里一起请我喝白酒,酒醉后我们一起跳着脚骂娘。那天陈小波自称XXX从没丢过一张底片引起我的这段回忆。新华社青海分社总编马千里、新华社青海分社社长党周、摄影世界总编李根兴都亲历过此事。李根兴驻巴黎期间还受摄影部委托在巴黎兜售这批底片。一千多卷啊!

以上黑白照片,是我LeicaM5里面残存的一卷富士Neopan黑白底片,小玩闹张嘉健扫描。画面上的很多人已经成为烈士。我甚至回忆不起他们的姓名。

25年前,可可西里是中国最大的金矿,每立方米渣土可水洗出沙金3克,淘金热和最初的腐败导致北大学兄、格尔木市市长落马身陷囹圄。当时没人打羚羊,淘金像高原鼠兔一样,破坏高寒地区的脆弱植被。贫穷让西部充满丛林法则,我吃过的国家一级动物:野牦牛、白唇鹿、藏野驴、藏羚……,都因我代表人民参加“国家可可西里科学考察队”。至于其后陆川《可可西里》“野牦牛”队,我没有实际经验,无权置喙。

可可西里,是我亲历的比雁北地震、天安门、缉毒、金三角、海湾战争、南极长城站、珠峰……都危险上百倍的一段经经历。

杨宏是马千里最铁的哥们儿。尸体埋在西宁。杨宏等已经不在的战友千古!永垂不朽!

2014年4月22日,陆川派年轻美丽、英国留学的女助理陆菁希,开“四圈”拉老鸭去国贸看《可可西里》。庆祝该片诞生10周年,纪念老鸭首次去可可西里25周年。

“可可西里”是蒙古语,藏语念做“错仁迪迦”,意为上百座山丘、湖泊交汇的沼泽之地。“Kekexili”是自说自话的汉语拼音,当地人不懂,外国人不明白。英语、法语、德语……一概写作“Hoh Xil”。 好在该片走向世界后吸取洋人意见,改名《高山巡逻队(Mountain Patrol)》。

Patrol是类似侦察兵(Ranger)的巡逻队,老鸭 Think &Walk, 最后一次路过可可西里就是开NissanPatrol(巡逻队),中文译作“途乐”V85600。世上真正能在青藏高原肆意傲游的,据老鸭经验,除了LC只有Patrol。

老鸭1989-90年被派往可可西里有绝地反思的深意,开的是与Patral判若虹霓“北京212J”,其艰险足以让流放西伯利亚的“十二月党人”自惭形秽。

“可可西里”像“现代化”、“大跃进”、“共产主义”……一样具有招国人喜欢的广阔外延和无限内涵,易于忽悠。对这类名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肆意解释。中国没有宪法第一修正案也没有新闻法,“真实”永远无法具有“科学”、“艺术”的广泛社会影响力。 陆川戏中“记者”有句台词,大意是我是记者,必须真实,你们野牦牛队贩卖羊皮违法,你瞧着办!

老鸭、高圆圆、曹郁、陆川。沙和尚摄 D4

陆川是老鸭微博粉丝,老鸭也是陆川粉丝,两人在新浪互粉。腾讯盗版我《桑兰剖宫产子》时,陆川贤弟还转发我微博抗议盗版。

陆川既不戏说、也不上纲上线、高屋建瓴。是当代中国为数不多的、持续关注自然、社会、人的年轻导演。他涉猎的领域,一再与我这个过气的“战地记者”重合。他粉丝众多,比我这个耳目喉舌更具社会影响力。

一言以蔽之,我尊敬陆川。

可可西里·植物

沙和尚扫描

可可西里·动物

沙和尚扫描

可可西里·地貌

沙和尚扫描

1989年12月25日

1990年6月4日,可可西里山,《民族画报》 凌风 摄

自嘲、自省、自趣

六十年代初生人,生不逢时。

七十年代始读书,学业无成。

八十年代找工作,四方漂泊。

九十年代攒功名,几经生死。

如今只是混日子,雪染秃头。

说什么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浪费胶卷无数,糟蹋米面万斤。

没用的头衔很多,有用的本事没有

……

“从可可西里回来后,我就不知什么叫苦,什么是死。”

唐师曾原创作品,欢迎转发

苹果用户

热门推荐

看生活!放眼世界,目击大事。

想多远,走多远。Think& Walk。

有见地、求实证,思行合一。

我原创、我自主、我不可替代。

我喜欢,我擅长,我以此为生。

我自嘲、我自省、我自趣。

我来了,我看见了,我赢了。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