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旗语
李旗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80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记录

(2014-08-14 10:33:24)
标签:

李旗语

西北政法大学

高中时代

李小洛

文二代

  

记录

 

观点:

奔跑吧,少年

 

洪广玉

 

除了在二十岁左右看过一段时间散文,我后来就很少特意去看散文了。我以为,如果是想感知语言本身的魅力,诗歌最好,而要体会结构和故事的精妙,那么可以读小说,散文相对是两头不讨好的。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极端看法,没有太多好探讨的。在读了一组陕西90后小伙子李旗语的随笔,我开始修正这个想法了。面对具体的文本,其实我们并不会想它是什么文体,而更会看它有什么独特的东西,它是否具备一些可能性。

 

这是一个刚刚度过少年期的少年,从当下的网络语境来说,叫“骚年”。骚动的年龄,风帆满满的雨季,作为一个80后,我本能地会想,这一代“骚年”和我们会有什么不同。也许是还踩着了农业文明的尾巴,我们更为怀旧,对过去的风俗和玩物更有联结感,对于时代的转换心态更为复杂。而仅仅是10年之差,从时间上来说谈不上“代沟”,但90后确实不同了,他们更为洒脱和自由。

 

这是一个文二代。来自诗人母亲李小洛的家学基因使得他从胎教开始就得到了早早的熏陶,另一方面,成长在这样的家庭也可能会让他背负更多的期望值,会有压力和焦灼感。“但是压力一方面也是动力,‘文二代’自己不能过于依赖环境,要有自己闯荡的精神。总体来说,‘文二代’的成长环境带给他们写作上的优势要比劣势更多一些。”一个走着纯文学的道路,另一个则在消费文学的市场中驰骋。面对“文二代”的时候,“文一代”们都愿意用一种宽容且欣赏的目光去看待他们的作品,并没有要求后辈一定按照自己的道路前行,这无疑是个好事。

艾略特、王小波可以是共同的精神养分,但是网络小说、魔兽世界、《三国志11》却是新的符号。当我们偶尔在文中使用“装13”时,那是在谨慎地模仿生活,而他们使用“看几本装13的小说”“酒吧钓美女”这样的句子时,那就是生活本身。这无关低俗,这样的生活仍然是真诚的,只是站着的姿势有些不同。

 

我在20多岁才听到许巍,他们在十几岁就能听到许巍了。我坐过的火车都有明确的属性:快和慢,漂泊或抵达,而李旗语说,“孤零的小站,稀落的人群,有怎样也走不出人类构筑设计的感觉。从未发觉自己原来就隶属于这么庞大的擅于约定成俗的种群。是人,又非人。”我惊叹于如此优秀的语感,更羡慕于如此早就能够有“是人,又非人”的生命体悟,这更接近一些真相。

 

我们用了很久才想明白,写作是为了获得一点精神上的自由,而他们更为幸运,他们一开始就有自由的基因和起点,所以追求自由是如此自然而然。正因为如此,他们有条件去享受写作,去记录纯粹的生活,而不附加条件。

自由是珍贵的,可惜不能分享。少年,奔跑吧,去追求属于你的自由!

 

(洪广玉,资深媒体人,现居北京。)

 

 

 点评:

 

火车,冷散章叙述

——李旗语诗性散文阅读札记

成路

 

年轻的,出生于九十年代的李旗语用词语给自己修造了一条与外部交流的通道,在这条通道里他使用的道具为“火车”。铸造火车的钢铁是冷的,这冷的物质锻造的围栏式的车厢里是一个庞杂的流动社会。一个小青年冷静地容身在这样的空间里用散章的方式把看见的物象进行叙述,他大多数时间叙述的是由看见的物象转化的思考状态。因此,他笔下的文字往往是在散章的描述范式下跳跃出诗性的灵动和溢彩。

 

他的火车是单向道的——出发,这是处于生长期青年的心里倾向,渴望独立和自新,“只要火车还在往前开,就一定能够找到新东西。”是呓语,也是对生存环境的抗争语,是一种语言表达需要的状态。在多义表达的写作中,作者用搭乘火车穿行于生命之旅,山岗、河流、庄稼、村舍的景观,丰富着自己的灵魂。贡献给阅读者的丰富历程,释解了世间的复杂性和多样性。

 

作者就在这样纷乱的复杂中,做了两个简单的文眼:简朴的小镇车站——让人可以忽略了的破落的建筑和生锈的铁轨组成的小站,而恰在这里,干燥的空气和夕阳余辉沉默地抱紧灵魂。列车上受到老板赏识的农民工——圆滑、说教做派和霸气的NB,对知识不屑的顽疾。这两个构成矛盾的文眼,看似简单的生活现场临摹,引出了社会哲学思考——根性的追寻和现实之殇的举证。

 

《再不怀念就老了》,一篇看似怀念的文章,其实是引用了王小波的人生智慧句式,讨论一个沉重的生死问题,生活方式问题,在这里他引出一个词:“趣味”,这个词表述了作者自己对生命存在于消亡的态度:“这个日子要尽量来迟,反正我是绝对不着急的。”显然,这也是对王小波关于作文、做人的另一种复述——“不封死别人,也不封死自己”。

 

在《透过众神的眼睛———鸟瞰非洲》里,他以解读美国摄影家罗伯特·哈苏航拍非洲的摄影作品入手,解决了人们的认识惯性——非洲:蛮荒、饥荒、冲突、疾病等是“放大现实世界中不完美的事物和人”,高空观看非洲原始的神秘、物种的丰富所呈现出的魅力是“尚无人歌咏的精髓”,换句话说,对世界另换一种角度观看,它的美或许会更加直接。在赞美非洲自然美的同时,他对人类在贪欲的纵容下抢劫环境和物种表现出忧郁和愤懑。《又到中秋月明时》里,通过内心的释解,作者完成了成长期过渡到成熟期写作的自觉和自醒。在叙述和自己人生相伴相生的岁月故事时,采用记忆、插叙、折返、现实等复杂的结构,使这篇篇幅不长的短文小高潮连续出现三次,流畅,自如,得心应手,且有着很好的留白,尤为难得。

 

在简约的梳理中,李旗语的这组散章,从喜爱火车旅行开始,到远方结束。以火车为叙述链条,在冷质的钢铁媒介中寻求的是暖,是和,是平衡的美学意义,也无处不充满着绵长的诗意。

 

(成路,诗人,陕西文学院签约作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