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大程-文字客
刘大程-文字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401
  • 关注人气:3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九首:《夜唱》《前夜》《只有心怀敬畏者看见闪电》《还乡》《春运后遗症》《惊蛰》《父亲住院》等

(2014-10-29 11:03:49)
标签:

刘大程诗歌

分类: 诗歌

夜唱

 

不知什么时候,母亲又开始唱

自成一体的曲调悠扬,恳切而悲伤

可怜的母亲

何时成了湘西山里一名特殊的通灵者

现实中无法解决的难题

她在梦中向神诉说,祈求

 

天有多高。夜有多深

高到看不见天使的罗羽

深到看不清巷子的尽头

 

而母亲只管唱着

好像她真的飞了起来

置身美轮美奂的仙景

玉树琼花如动画般明丽

 

被母亲吵醒的父亲

叹口气,他拍着床枋

不想让母亲在虚幻中徒耗心力

回到凡尘的母亲有点失落

对着四门紧闭的漆黑

发愣

 

 

前夜

 

为此,他不得不最后

挣脱着满身的吸管

夺路狂奔

一声枪响

他停住脚步

准备告别

世界如此安静

回头

他的对手

一脸血污

躺倒在地

空气仍然那样沉闷

窗户里塞满了眼睛

闪电在天边

引导雷霆

 

 

只有心怀敬畏者看见闪电

 

不是连天的乌云,是场

有什么将要发生

警钟长鸣。只有心怀敬畏者看见

闪电的鞭子

 

他们遍布大地低处

细小的呼吸养活肉身

仰望的眼里照见第一粒雨水

 

而强盗和妖怪们自有来去

各怀异术的身影掠过头顶

巍峨洞天灯火如梦

催眠销魂蚀骨的肚皮舞

 

谁愿留意一只夜莺的歌唱?

这孤独的先知

勒不住满目狂奔的鞍辔

 

只有心怀敬畏者看见

闪电的鞭子,抽向黑暗的纵深

手抚圣洁的诗篇

百感交集

 

 

还乡

 

打工十二年,我积蓄不多

写诗十二年,我名声在外

 

回到故乡

有的人还是对我那样好

有的人却像成了仇人

包括当年玩得最好的伙伴

 

有时我真想告诉他们

我并没有如他们想象的那样,发大财

转而一想

如果他们知道我真的还那么拮据……

 

回到故乡

总感觉就像站在太阳下的冬天

有点温暖,也有点冷

 

 

春运后遗症

 

和朋友谈到春运,订票

我的心里就不由一紧

 

这个后遗症

常把我带入一种语境

但我真的无法把它准确表达出来

就像一个劫后余生的人

面对探究的目光

 

有一次在火车上

坐在对面的90后女生问我

那时候到底有多挤呢?

我给她讲着讲着,突然感到

好像自己是一位年迈的长者

在给孩子,讲那遥远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惊蛰

 

黑夜。那一声春雷

豆大的雨点砸在屋顶

 

虫子们,睁开了眼

农人们,睁开了眼

 

睁开的,只不过

动物和穷人的眼

 

 

父亲住院

 

七十多岁的父亲,从未住过院

三病两痛,都是自己解决

但这回他必须住院

连一向貌似对他心硬的母亲

都已憋不住惊慌和泪水

 

两次,飞跑的小四轮穿过夜色送父亲去医院

从村子到县城,一百多里

父亲至少得挺住一个半小时

 

第一次,他依了

第二次,在半路

他缓和着疼痛反复说

“没……没事,不用去……”

我们当然不听他的

 

漂泊在外,许多年没有陪父亲了

这次陪父亲,却是他病重住院

看着已如此衰老瘦弱的父亲

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隐痛

 

听邻床的城里病友谈起医保

父亲的脸上充满了自卑

病情一好转,就私自去找医生嚷着要出院

 

出院后,我想留父亲在城里多呆几天

带他到处走走,父亲却坐卧不安

执意要回去

家里的猪牛和禾苗,都让他不放心

 

母亲告诉我,父亲至今还常念叨

住院花掉的那些钱

我们挣起来,多不容易

 

 

眼睛和电幕

——读奥威尔《1984》

 

那双眼睛,无处不在

无论你从哪个方向看它

它都在看着你

 

那样的一双眼睛

有着怎样的目光?

可以说权威

可以说慈祥

可以说坚定

可以说专横

也可以说透着杀机

 

那样的一双眼睛

不是父母家人的

不是亲戚朋友的

不是梦中情人的

不是无聊路人的

当然也不是奥威尔的

奥威尔只是发现并刻画了它

 

仅有那样的一双眼睛是不够的

还得有一块无处不在的电幕

电幕播放相同的画面和声音

音量可大可小,但私自无法关闭

除了播放还能接收

你的一举一动,喜怒哀乐

随时可以被它摄走,一览无余

 

在那样的眼睛和电幕之下

人们都很欢乐,富足,幸福

反之,是不可能存在的

因为一切真理尽在我方手中

而战无不胜的我们重任在肩

还有那么多水深火热的国家

等着我们去解救

 

 

(附注:好久没写诗了,最近编刊物,写了几首,存在这里。惭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