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大程-文字客
刘大程-文字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290
  • 关注人气:3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一首:《水上食榭》

(2010-10-13 11:13:03)
标签:

刘大程

诗歌

水上食榭

文化

分类: 诗歌

水上食榭

 

我们在大沙田的水上食榭饮酒

我,方舟,百定安,袁仕勇,湘莲子

还有一个忘记芳名的东北姑娘

为了招待一名研究诗歌的博士朋友

 

我们占据的亭子突出在食榭之外

亭下是江水,亭外是茫茫的狮子洋

夜色包围的食榭食客不多

我们喝着酒,一次次指点栏外

其实此时的栏外一片安静,一片墨黑

需起身才能看见近处的江水漾着金箔

再细看,对岸灯火如细碎的星粒隐现

那是隶属广州的番禺

 

我不胜酒力,而方舟和百定安一杯接一杯

眼看就要打住,因为湘莲子和东北姑娘的缘故

他们又开了一瓶

连与我一样不胜酒力的博士

也频频仰脖子,那小心翼翼的姿态

却似旧戏曲里的秀士

 

江风一阵一阵,吹着这家临江搭建的食榭

吹着我们的头发和衣袂

有一刻我觉得我们是镇守海疆的晚清将士

有一刻又想起一位披头散发戴着镣铐

打这外围海上经过的南宋诗人

他在诗里不无悲凉地写下:

惶恐滩头说惶恐,伶仃洋里叹伶仃

又豪气干云道: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这不由得使我警觉起来

往伸手不见五指的江面多望了两眼

 

而我们是二十一世纪的新人

可以说骄子,可以说浪子

可以说生不逢时郁郁寡欢的边缘文人

当然还有可以说美女的两位现代女性

我们饮酒,谈诗,说段子

不管得志与不得志,都不必担心

黑漆漆江上潜藏凶险万状的敌情

至于工作生计之纠结,是酒后的事

明天的事,后天的事

不过纵使你怒发冲冠,也无剑可拔无炮可开

但可以怀远,凭吊,沉沦

在这样的食榭饮酒,壮怀激烈

把无边的暗夜吐个满脸

 

江水不波,而亭子在晃

不能再喝了,再喝

这食榭就势必坍塌在这深夜的江里

那就散吧。回程的车也像饮足了酒似的

一会儿镇区,一会儿郊野

摸索了半夜,才回到空无一人的

东莞南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