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大程-文字客
刘大程-文字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401
  • 关注人气:3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到凤凰(组诗15首)

(2008-03-10 11:07:09)
标签:

我记录

我的生活梦想

文学

诗歌

湖南凤凰

分类: 诗歌
回到凤凰(组诗15首)
□ 刘大程

◎回到凤凰

对于凤凰
多年来我下落不明,唯一的线索藏在诗行
现在我回到凤凰,十八年,还是十九年?
风中的往事片片剥落

两岸青山夹沱江
昔日萧条的山城,游人如织
让一座小城变得拥塞,繁华
他们穿着酷呆的旅行装
挎着背包和大相机
说着我熟悉和不熟悉的话
走过来转过去,仿佛最想看的
仍然还藏在什么地方

就那样,远远地,一批批来
一批批去,似乎到过了凤凰
又似乎没有到过凤凰
凤凰,永远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念想


◎住店

这是春节黄金周
汹涌而至的游客摩肩接踵,川流不息
如赶春汛的过江之鲫
 
回到凤凰的第二天
我打着电话,说着方位,穿过人流
在虹桥迎接来自远方的客人
带他们满城寻找车位
最后也只能把车停在
二表哥住房的楼下
 
所有的旅馆差不多爆满了
他们背着包捏着矿泉水
随我沿江边走,逢店必问
终于找到沱江上游一家
仅剩的几个床铺
 
夜色渐渐淹没了这座山城
躺在床上,很疲倦
却久久也没能睡着
很晚了,外面的热闹还没有消停
还有人燃放烟花


◎万名塔下

万名塔下是沙湾
沱江边一个居民聚居点
那一年的那一晚
我和父亲借宿在村里人一个女婿家
租房小得像窝棚,床分上下铺
挂已有年龄的麻布帐子
这个帮人爬屋捡漏的进城农民
爱喝酒,话不多

第二天早上
我和父亲走出租房
雾濛濛的水汽打湿了一路的青石板
江面上鼓声咚咚,人声呐喊
一条龙舟摇碎万名塔的倒影飞驰而过
原来明天是端午
他们在做最后的练习

背帆布袋拿黑雨伞的父亲走在前面
我两手空空,紧随其后
我瞒得过父亲却瞒不过自己
胃部的隐痛又打开了阀门
我不动声色
我们要过虹桥,入城中
去要去的地方

多少年多少回
我和父亲就那样走着
仿佛两只满怀期冀的鼹鼠
走在一条虚构的路上


吊脚楼

吊脚楼的背面是石板街
石板街旁边立着一块“吊脚楼简介”
作为一个见惯倚山筑屋和临水而居的
湘西人,是不用看的
 
两岸的青砖,青瓦
两岸的翘角
两岸的上过桐油的木栏干,木窗
两岸的红灯笼,高挂
 
我们在吊脚楼上吃饭,饮酒
来自远方的客人兴致很高
为两葫芦的桂花香脸色酡红
 
窗外,沱水悠悠,棒槌起落
一只游船缓缓驶过


◎石板街

长长的石板街,琳琅满目
黑底金字的牌匾下
酒、腊肉、姜糖、银器、苗服
蜡染、刺绣、背篓、字画
牵引一双双猎奇的脚步
 
历史
在这些老砖墙老银号上停留
不是唐宋,也是明清
 
果然。一记锣响
面目精悍苗胞打扮的轿夫脚步乱蹿
大声吆喝
“皇帝娘娘驾到,回避!……”
轿帘抖动。轿里有女子
吃吃笑
 
两边的店家熟视无睹
游人惊奇;我,茫然


◎桃花

我又回到了这里
江水,木船,跳岩,虹桥,吊脚楼
依旧的依旧,变样的变样
 
探向江面的桃花开了,芽粒却还在等待
美丽的女子,穿上苗装
两只纤手端正着头上的银器
在树下拍照
脸上的笑比天气晴朗,比桃花妩媚
一如光阴的山脚,那远逝的芬芳
再大的春风也唤不回的怀想

她的面前,人流穿梭,熙熙攘攘
她的背后,河水缓缓,水车吱呀
无言的雕塑,立于一旁


◎放灯

“叔叔,买花吗?”
夜晚的江边挤满卖花的人,放灯的人
我们也买了几朵
外面是花瓣,中间是蜡烛
点燃,心情肃穆
仿佛真的有所寄托,祈愿
轻轻放于水面
看小小烛火摇曳
往下游慢慢漂去,直到无法辨识
只看到江面一片闪烁,飘悠
如小小心灵,逐于尘世
 
夜很黑。看不到天空
沱江两岸,灯火迷蒙


◎芦丝

在古城区
除了姜糖,银器,蜡染,刺绣
你还很容易见到芦丝
 
它凄美,淳朴,幽咽,苦涩
如一个氏族的女子,和男子
他们的爱情,或历史——
收起泪水,披荆斩棘
溯流而上
于荒山野岭间搭起茅屋
 
在“XX芦丝王”店门口
一个身着苗服的老大爷见有客来
不声不响拿着芦丝起身
鼓起腮帮,两腿微曲
呜呜咽咽吹起来
头上的丝帕垂向一边
 
有一刻我觉得他像极了我那死去的外祖父
一个幼年丧父中年丧妻晚年丧子的木匠
他也包那样的丝帕,穿那样的对襟布衣
但不吹芦丝,而他八十岁的一生
就是一支不折不扣的芦丝


◎南华山

二十年前进城时独自上去一回
后来带学生春游时一起上去一回
林木深深,鸟鸣幽幽
憨厚的布谷大哥,与众不同
嗓门洪亮却不事张扬
两位老者在亭子里弈棋
对谁的造访都无动于衷
好像置身于另一世界
啊,我是多么羡慕他们

下山时,走在佛门般清净的石阶上
爱好摄影的黄淑香老师在前面转过身来
按下快门
我把这张照片分赠了多个朋友
并留存至今
那时候我还没有戴上深度眼镜
 
现在我没有上去
在旅馆阳台
我望着它苍翠的峰顶
在纷纷亮起的灯火里越来越暗
越来越暗,直到被夜色吞没


◎沈从文,黄永玉

我没有见过沈从文,黄永玉
只读过他的书,看过他的画
在我所生长的那个山村的小书斋
他们的书和画
曾经是我梦想的一部分
 
他们更不认识我,一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
生于凤凰县茶田镇和平村的农民后代
放牛,砍柴,上学,失学
固执,敏感,忧郁,少言
默默地打起行囊,离开家乡
 
人杰地灵。地以人名
人们纷纷冲他们而来
离他们而去,我不是
我是冲命运而来,离命运而去
就像《边城》里的傩送
出门归来,驾一条木船
浮江而下


◎流浪者

那些怀揣好奇涉远而来的人
住进两岸的家庭式旅馆
跑累了,就找个地方
比如临河的原始人酒吧,流浪者酒吧
听歌,唱歌,或一边喝着啤酒,咖啡
一边望着江上沉思,默想
相偎相依的
不一定是妻子,丈夫
 
我没有进去
我已经到了家门口
还做什么原始人,流浪者?
但我一样住旅馆,进饭庄
与一个外地人没有区别
数十里外,多少年我也走不回的那个村庄
现在仍然走不回
我只能一次次想象,它的荒烟,蔓草
和虫唱
 
如今我来自另一个村庄
也必将回到另一个村庄
但我已分不清故乡和异乡


◎桃花岛

桃花岛就不去了,远
去岁冬暖,今年春早
岛上的桃花应也未完全开放

而游船一艘艘下划
而游人一串串下行
 
明白人有时也愿意糊涂
多少人把这个桃花岛
当作了金庸的桃花岛
 
那就不妨做一回行踪飘忽的大侠
手握剑柄,衣袂飘飘
独行,或结伴,去桃花岛看看
上岛的方式有二,或三
木舟,板桥
武功绝佳者,当用最简便的一种
轻功


◎重逢

薄暮里,我见到了久别的付生
这个豪爽而血性的苗家汉子
当年,在那遥远的山村
我出生的地方,他任教的地方
我们画画,野游,饮酒
为人间的不平摩拳擦掌
他卧病那些天,我每晚来到半山的学校
候他睡去,搬一把木椅,拿一管竹笛
坐在空旷的操场
四周群山沉寂,山下流水隐约
一弯月亮,在云层里钻进钻出

现在,我们穿过时光走廊
握着手唏嘘不已
这个早就不再教书的人
做了一名并不安分的货车司机
这个一直想离婚而终于离了婚的人
又回到了妻儿身旁
而我,在二千里外的南方
一年年,用磨不秃的桀骜醮孤独
在机器和楼群的十面埋伏里,写下
二十一世纪初叶中国
一个堂吉诃德的歌吟和梦想


◎怀想

最偏僻的村庄,生下他
最简单的食粮,养活他

给他疾病,忧郁,善良
和爱。然后给他
一个倒春寒的四月

那一年的车票泪流满面
那一年的街巷手按腹部
那一年的风雨满楼
那一年的重门似海
给他一副背影
给他一串诗行

如果有一天你到了凤凰
别忘了打听
一个人的下落


◎照片

多年没回凤凰
二表哥田平带上摄像机
陪我和堂弟刘勇四处走走
一路上向我讲述凤凰的变化和传闻
堂弟负责拍照,这个
当年成绩优秀的武警兵现在技艺娴熟的烧烤员
非常勤快,直到把摄像机的电池用光
 
回到表哥家里
热情的表嫂接过摄像机
把照片下载,整理,拷进我的U盘
她说着天气不好
而我们剥着柚子
 
返回东莞
我取出U盘,打开电脑
所有的照片都灰蒙蒙
如烟,似雾
 
仿佛,我回到过凤凰
又未曾回到凤凰
这些照片,只不过一个冬天的恍惚
和忧伤

(2007年2月草,2008年3月重拾,2017年5月改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往事如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往事如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