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小涓
冯小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69
  • 关注人气: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师父

(2009-12-21 16:16:02)
标签:

杂谈

师   

 

          

从二十多岁至今,我一直对生死问题颇感困惑,不能解脱。又连遇亲人死亡,我觉得自己站在虚无的深渊之上,祈求一只明亮的手伸过来,搭救我。

后来我读到托尔斯泰在《忏悔录》中写道:

“五年前,我身上开始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起先,我有些迷惑不解。生命停顿了,似乎我不知道我该怎样活着,该做什么。我惶惶不安,心情很坏。……后来,这种时候越来越多,而且总是以同一种形式出现。”

“……起先只有一点儿不舒服,病人也不很注意,后来症状日益发展,变成了一种无休止的痛苦,痛苦日益加剧,不用多久,病人已经意识到,他原先以为是小毛病的征兆,对他来说竟是世界上最重大的事情,这就是死亡。”

“这一切在我身上发生了。……而一旦接触它们,并企图解决,我便确信:第一,这不是幼稚和愚蠢的问题,而是生活中最重要最深刻的问题;第二,不管我如何绞尽脑汁,我都无法解决它们。”

“我的全部生命停顿了。我能够呼吸。吃、喝、睡,而且不能不呼吸,吃、喝、睡,但生命不存在了,因为满足任何愿望在我看来都是不合理的……我似乎在经历了漫长的生活道路之后,走到了深渊的边上,并且清楚地看到,前面除了死亡以外,什么也没有……”

那些年,我也处在这样的心境之中,“不管我如何绞尽脑汁,我都无法解决它们。”

今年,又遇上了5·12特大地震,目睹了多少哀伤和眼泪啊!

于是,心情更加沉重。特别是当面对那些哀哭的人们,我觉得自己不能帮助他们,更感无奈和无助!

10月23日,我因一个殊胜的因缘,得以聆听法师开示。

一位法师和一位禅师端坐正中,大家围座周围。那天下午,因是禅师讲禅,有《禅的大智慧》和《禅门妙法》两书,禅师便叫大家随便提问,他来解答,大疑大获,不疑不获嘛!

禅师从“一拈花,一微笑”,传法完成,妙契心印讲到“禅”的最终目的是破生死大疑,了脱生死这一愚痴。我心想,追慕至此,算是找到治我心病的妙门,断我业障的师父了。

有人请禅师讲解开悟和了生死的关系?

禅师答:“开悟是在理上了生死假相,就不会再恐惧。但由于多生多世业力尚在,要真正了脱生死这一大烦恼和愚痴,在开悟后要渐修。理悟如断石,渐修若抽丝。”

研究佛教的一位博士补充说,这次地震后,他们做了一个调查,大多数佛教徒在地动山摇的那一瞬间,都从容念佛。也有对佛教抱好感的人,在那样生死攸关之际,也念起了“阿弥陀佛”。

有人问:“当下有人不以因果为实有,什么都可犯;如何理解‘戒’中不吃不犯?”

禅师答:“要证无为。不执著,不住相,斫猎,吃蛇,买酒肉,大祖师无分别,济公不因酒而乱性,祖师大德心能转物。莲花生大师讲,顿悟要像天一样广大,对因果要微细得像面粉一样。故要讲有为法,否认因果遭祸殃。”

禅师讲了白障禅师“不昧因果”的故事,又讲了一位商人做善事广积善缘,却遭到车祸丧身,原因是他在男女问题上“不清净”,犯戒之因果,可不慎之!告诫人们勿以恶小而为之,要发心忏悔,消除恶业。“随缘消旧业,不再造新殃”。

禅师在讲答时,一身僧袍的法师面色慈祥地听着,谦逊地从不插话。禅师推让法师,法师说:今天是你主讲嘛!之后,法师手机响了两声,他急忙捂住手机,生怕影响了大家,躲到另一间屋里接电话,接后又回来,依旧满面春风地面对大家。直到禅师请法师讲讲忏悔法门和当今禅堂的情况时,法师才接过话头讲下去。在讲课时,法师一直笑容可掬,庄严、仁慈而亲切。

我有一个睡午觉的恶习,那日中午因送孩子去学校便没有午睡。往日若不午睡,下午一定会呵欠连连,磕睡兮兮,倦怠不堪。不知怎么,那天下午我简直没有这种情况,反而兴奋异常,神清脑健。我心想,全仗两位法师的功力护持我这个愚痴之人!

讲习结束,我和几位师哥师姐陪两位法师进餐,是素食便饭,法师叫我们要知惜福,不要浪费一点饭菜。在刚开始吃饭时,我便端出我心中的疑惑,唯恐失去了一个难得的求教机会。我请教法师说:“地震以来,经常去灾区,我看到太多失去亲人的痛苦,尤其是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我该怎么安慰他们,让他们得以解脱,哪怕是心情稍为轻松一些?”

法师端坐正中,以他一惯的慈祥说:“这个问题,容我考虑几分钟,再回答你。”

坐在我旁边的那位博士说,有三种方法:按普通人之思维,可劝他们(指失去子女的父母)再生一个孩子,生命有所寄托。另一种方法,可做一些心理救助,或者将爱和兴趣转移,以减轻痛苦。最好的办法,就是学佛了生死求彻底解脱。“

法师一直认真地听着,博士讲完之后,法师讲了一个故事:

曾有一位中土求法的人,来到印度。有一天,他正在行走,碰见一个男人和他的儿子。走近后,男子告诉他,他的儿子被毒蛇咬死了。他一看,那个可怕的孩子已经躺在地上,没有生命的迹象,毒蛇早已逃之夭夭。男子的脸上一如平常那样,问他到哪里来将到哪里去,中土的人一一作答。男子知道他要路过他的家,便托他给他妻子带话说:儿子被毒蛇咬死了,叫她今天少送一碗饭来。中土的人便按男子指的路往前走,走到他家门前,对那位妇人说,你丈夫吩咐捎话给你,说,你的儿了被毒蛇咬死了,请你今天少送一碗饭来。中土的人说完,这位妇人的脸上还像先前一样,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然后说:知道了,今天少送一碗饭去。

中土求法者的内心受到极大的震撼,这位失去孩子的夫妻,在死亡面前的平静和从容,深深地嵌入他的内心。后来,他完成了求法的大业。

法师讲完后,又补充说:“这就是无常。死,是随时都可能发生的事,所以,要珍惜时间,人生太短暂了!”

法师讲的故事,一直进入了我的内心深处,我也被这个故事中那对失去孩子的夫妻因洞彻深死而达到深层的平静所震撼。这是一种因慧而生的定力,这种沉静,有抚慰灵魂、安身立命的力量。

法师讲话时,我一直看着他。他的眼睛像两盏正在发光的灯,慈祥、柔和但很有穿透力的光量。我希望接过一些力量,让我烦恼的心魂趋于安静。那夜,在我的记忆中,了幻法师坐在一团轻柔的光亮中,他剃度后的浅浅头发,眉宇间散发出的柔和光泽,以及背后照着他的灯,都使他看上去像一个透明的、正在放光发亮的、慈眉善目的菩萨。

三天后,一位师姐告诉我一个如同五雷轰顶般的消息。

“不知你注意到没,那天讲课时,法师接了两次电话?”

“是啊。”

“就是那天的第一次电话,法师接到了他的儿子自杀的消息。而第二个电话,是他出家前的妻子打来的。在电话那头,悲恸欲绝的妻子几乎失去了理智。”

“天哪!”我的脑袋因充血而发懵。理绝词穷,一时语塞!

“法师的儿子很优秀啊,在北京上完大学,又考进上海一所大学读研究生。法师在家时一直很爱儿子,经常同他玩。出家之后十年间,只见过一、两次面。”

法师在家时的妻子我认识,在机关打拼了一官半职,还辛苦养育儿子,作为一个干部和母亲也很不容易。眼下,年龄奔五,儿子长成,正该安享天伦之乐。大震之时,饱受惊吓和疲累;而现在,又遭受这样的惨事!做为一个母亲,哪受得了,情绪失控也属人之常情!

“其实,法师一直嘱我不要告诉别人。但我忍不住,还是对你说了。”

师姐的眼眶满含热泪,声音颤抖。

“师父叫我和另一位弟子去的。他很平静地说了那天电话接到的消息。我当时也懵了,不知该怎么安慰师父,只说了一句:‘师父,你要想开一些!’师父说:‘这话听上去有点轻。’但师父话锋一转说:‘我之所以请你们两位来,是想让你们了解地藏经,以后遇上事情就知道该怎么办了。’说完,法师就开始教我们诵地藏经。”

地震后,师父经常诵经,为灾区的亡灵祈祷。这三天,师父又一连诵了三天地藏经,回向给离世的儿子,也同时回向给灾区那些被地震夺去生命的孩子。

地震后,法师是最早进入九洲体育馆对灾民进行佛教心理安慰的人,他还为灾区做了大量的善事。在临悲遇变的时刻,法师由自己的孩子更多地想到了那些早走的孩子们,这就是一个法师的心界呵,像天空一样深邃、广阔!

师姐讲完后,最后悔的就是我了!我想起那天晚上那个自以为虔诚的提问,那是在往法师的心窝戳刀子呀!他刚听到那么让人惊骇的消息,而我居然……我好后悔呀!但法师只沉思片刻,脸上的笑靥一如平常,他一直微笑着,讲完从内心深处滤析出来的故事。

现在想来,他就像故事中那位沉静的伟男子!

师姐和我一同回忆着那天下午的法师,他接电话后,居然风平浪静,谈笑风生地讲了一个多小时,待课程结束,送走大家,又跟我们一起吃完素餐,回到寓居之处,脸上至始至终是慈祥、亲切的神情,就像他以往给我们开示时或在外面碰见互相招呼时一样的神情,那是深心流溢出来的宁静和慈祥啊!

师姐走后,我呆坐了一上午,一直没有从内心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我想,要是我,嚎啕大哭,泪流满面,歇斯底里,甚至……都有可能,唯独不可能像师父那样镇定!师父也有一颗心,他的心经过历炼而升华,端正地安息于莲台之上,将凡心转变为一颗焕发光明的智慧之心了。

师父,了脱生死的师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回到四川
后一篇:狗生多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回到四川
    后一篇 >狗生多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