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皓_皖江号子
李皓_皖江号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2,572
  • 关注人气:7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在叙述中“出神”和“走神”

(2017-04-10 00:22:33)
标签:

365

分类: 我评

在叙述中“出神”和“走神”

——简评沙翁1962的诗作

 

 

沙翁1962是一位以叙述手法见长的诗人。诗歌采用叙述手法,如果拿捏得不好的话极容易丢失诗性或丧失诗意。诗歌如果仅限于叙述就会淡化甚至丢失文学性。那么以叙述手法见长的沙翁1962是如何将他的诗歌写得耐读且颇具诗味的呢?以我私见,我觉得一是因为沙翁1962深谙叙述不是叙事,因为纯粹的叙事容易陷入忠实记录,而忠实的记录是没有文学性的。二是得益于沙翁1962善于在叙述中“出神”和巧妙地“走神”。

正因为“出神”,所以沙翁1962在诗写上将叙述手法运用得比较炉火纯青和老道,并且总是从容不迫,不急不躁,让诗句淡定地冒出。正因为善于在叙述中巧妙地“走神”,所以沙翁1962在诗写上成功避免了叙述的单向维度和线性秩序。比如,他的《古雷池:最后的铁》、《在大轮码头》、《2017早春的一张黑白照片》、《小北门的雨》、《风在瓦上》、《雨后青林寺》等等,都有不同程度的“走神”甚至是故意“王顾左右而言他”。正是因为那些“走神”和故意地“王顾左右而言他”,才使他的这些诗作有了宽厚的言外意和象外之象的东西。另外,即使是像“泥塘河”系列这些关于忆旧和亲情题材方面的诗作,沙翁1962的叙述也不是细致入微和过于拘实,而是采取去繁从简、提纲挈领的写法,并且有的甚至写得很生动形象且具有意趣,读起来很有亲和力。比如《会唱戏的泥塘河》、《电影〈天仙配〉之槐荫树下》等。

此外,沙翁1962诗作的意象大多比较疏朗和淡化,或者说,意象仅仅只是引导沙翁1962诗写的一种意绪流。因此我们更应该看重的,是他诗作中诸如意念、情感和隐在字里行间里那些深沉的东西。

总的来说,沙翁1962的诗作没有繁复和玄奥的东西。他的诗大多比较平易,不动声色、暗显力道和余味,且一般比较简短。曾经看到这么一句话“大诗至简,庸诗逐繁,伪诗弄玄。”深以为然。

评价诗作最好的方式应该是让诗文本自己说话而不是由他人评说,何况他人的评说难免带着一些偏颇的成分。建议感兴趣的读者还是具体读读沙翁1962的诗作自己去思考和玩味,我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附沙翁相关诗作:

 

◎古雷池:最后的铁

 

在古雷池的入江口,我所熟悉的

面孔,正埋头修理一座泵站

他们敲打着几台沉重的铁,准备

把雨水从堤内搬至江里

 

古雷池早已消失。但水还活着

血管之上,纵横的沟道

通向圩外的河流,以及更远的湖泊

那些守望雨季的日子

我体内漫漶的水被一点点抽空

一望无际的田野,年复一年

收割一个无法收割的词

 

十万亩沧海变桑田。油菜的远方

还是油菜,麦地之后还是麦地

在这苍茫的故道,疲惫的

双手已握不住一滴传说

 

应该到了说再见的时候

当云翳在村庄滚动,一片最后的叶轮

将拓宽穿堤的雨水

而水中沉没的铁,那些

熟悉的面孔,最终也会沦为传说

但,永不为人所知

 

 

◎在大轮码头

 

时隔多年,我再次出现在这里

仿佛冬日的一团雾气

我只知道江对岸曾经消失了一座山头

但我不知道

我为什么要来这个港口

 

大轮码头的名存实亡要追索到2003

一声临近午夜的汽笛

拉断了这段喧闹数十年的江面

十余载了,江波淼淼

只有对面的帽子山

一度灯火通明,转瞬又归于沉寂

 

雾气,渐渐消散

远处的几艘货轮和岸边的露天货场

在灰黑中,透视出码头的命运

但这个诡异的冬日

我只注目对面的帽子山

隔着茫茫的一江东流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个码头

身后那个破落的候船室

正眨巴着一扇

穿透时空的窗口

 

 

2017早春的一张黑白照片

 

整整大半个上午,我都徘徊在省城的体育中心

手中的相机

宽阔静谧的弧形长廊,一排高大浑圆的立柱

在捕捉一次孤独中的爆发

 

我于黑白的世界反复走位

早春的风,静候一个人的出现

我想,那也许

就是人生的一抹亮色

 

有那么一刻,我似乎听到了来自走廊尽头的声音

像死亡悄悄接近生命

但我,又一次

按错了快门

 

 

◎小北门的雨

 

入冬以后,不大的县城

常常下着雨。不,确切地说

雨,就下在小北门

小北门沿街都是些新建或在建的楼房

雨,就下在

消失多年的青砖黑瓦上

那些完整和破碎的瓦片里

长着骨骼疏松的藤蔓

冬天的雨,就落在

琉璃瓦下一枚青葱的叶片上

你所看到的雨

来自记忆中悠长的巷道

在一扇临风的窗口

夜莺一样歌唱

 

 

风在瓦上

 

风在瓦上大声疾走

风总是用

冻僵的瓦片

困住几只渴望越冬的鸟雀

 

风在瓦上

整夜不停地

抽打着枯枝、雪粒和记忆

风,季节性地躬着背

从屋檐下

揭开油灯的一角

 

“贫穷而听到风声也是好的”*

多少年后

当我倾心这样的句子

我却丢失了

生长思想的瓦片

 

而风

已远在风上

 

 

雨后青林寺

 

  已经停了

午后木鱼

敲醒墙外的伞骨

 

一条不过两三分钟的小巷

几朵檐铃上

飘落的雨滴

 

澄澈

空明

 

你信也罢  不信也好

青林寺

就打坐在

城中的一把伞里

 

无雨  撑开

有雨  放下

 

 

◎会唱戏的泥塘河

 

那时,泥塘河只要一甩水袖

十里八村便热闹起来

 

老家的江家班,早已风光不再

那些曾经鲜活的生旦净丑

一个个,径直

将搭在村头的戏文

唱进了水里

 

多少年过去了

我的众乡亲,还依然把

青麦一样的黄梅调挂在嘴上

堤顶的风一吹

乌金记、粉妆楼就随着小河流淌

 

当你行走在泥塘河上

远道的锣鼓,偶尔仍会敲打

才子佳人和帝王将相

但泥塘河,兀自咿咿呀呀

非关死生

只念风月

 

 

◎电影《天仙配》之槐荫树下

 

一部荒诞的黑白戏曲

一个我走出老家前

最后的神话

 

因为天对地的承诺

暖春的槐花,开了一年又一年

但,每一朵

都是谎言

 

没有谎言的村庄

天不会蓝,小河不再流

——那被伤口深埋的

土地,又何以

人丁兴旺?

 

几十年了

走过老槐树的人

只要道一声“董郎——”

槐花

便落满池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