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皓_皖江号子
李皓_皖江号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2,572
  • 关注人气:7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

(2016-09-15 01:12:03)
标签:

李皓

文化

散文

洪水

2016夏秋

分类: 散文

 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

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

(安徽)李皓

 

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

1

偶然,还是必然?

被命运的洪水挟裹。201673日下午,一个陌生人,沿着一场特大暴雨和上涨的洪水奔赴大漳湖。

大漳湖!这个霸气和汪洋恣肆的地名,包含了多少不羁的水元素?

大漳湖的前身是湖。后来,因为被几十公里的圩堤所围,它才变成了十万亩良田。

一道堤坝将曾经的水域隔成了两个世界:堤外,是水的王国。堤内,是人在生息繁衍。

历史之水在大漳湖拐了一个弯。


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

2

走进意味着必须融入。

73日夜至4日凌晨。夜,漆黑。天,暴雨如注。洪水暴涨。大漳湖五九圩堤段洪水蜂拥漫堤。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雨中连夜抢筑子坝。子坝,是在泥土和水的对抗中生长出来的蜿蜒长城。子坝,是包裹了人的意志的土。

搏斗。人与水作战。

堤坝上忙碌的身影穿梭如蚁。在黑夜的暴风雨中,我看到了越来越多不肯屈服的自己。


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

3

大水泱泱。

洪水的本性就是酷爱疯狂和放纵。没有咆哮和喧嚣,洪水就不能酣畅淋漓地表达自己。

肆虐的洪水被武昌湖收留,以安抚的方式。洪水不愿被安抚,洪水不想安分。它们,渴望另一种精彩的活法。它们,一直在酝酿着如何做好名副其实的自己。

当洪水凭借群体的力量横冲直撞的时候,它们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一座圩口溃破了,又一座圩口溃破了。洪水尝到了胜利的甜头,它们要继续开疆扩地。或者说,它们想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领土。因为,洪水周边的所有圩口以前都是属于它们的,只不过由于围垦造田,人和庄稼才霸占了属于它们的地盘。


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  

4

谁是真正的主宰?

天命如水。藐视是灾难之源,低估、压迫、玩弄于股掌之间都是不允许的。

大自然,总忘不了在适当的时候对人类兴风作浪,并逼迫人心生敬畏。

当命运被重重围困和挤兑。绝境之中,水便挟裹自己,飞身跃起。

滔滔浩劫——这是水在抗争。


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

5

大漳湖是武昌湖流域被围垦的最大民圩。现在,圩区里面的好几万居民都生活在低于水的位置。只有大坝抵挡住了水,人,才能真正守卫住自己的立身之土。

向上加高一米,夯实。再向上加高零点五米,再继续夯实。在蜂拥暴涨的大洪水面前,大坝,比我更深切地懂得:

挺,就是咬牙负重。

而负重,却意味着必须坚持泥土上升。

 

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

6

大坝受到了重创。大坝染上了暗疾。大坝有病在呻吟。

堤身内的千疮百孔,反复不停消耗着大坝的元气。散浸、渗漏、跌窝、管涌、内脱坡,种种疾病数不胜数。

被洪水包围的大漳湖像一个孤独的凹岛。更形象地说,像是一只在水中危险摇晃的大澡盆。

顶着风雨烈日在病怏怏的圩堤上来回奔走。丝毫不敢懈怠和轻视,我的使命,就是扮演望闻问切和救死扶伤的角色。令自己庆幸的是,我没有一次误诊。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却染上了疾病。一次是因为连续几天淋雨导致感冒,又一次是因为下湖水探险皮肤感染生疮。

我,也是一段危险的堤坝?我,是一处能走动的险情?

 

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

7

七月骄阳中杀出一匹黑马

在大坝走过来走过去

说:大坝矮了,新做了子坝

他似乎忘了他曾经笔间挥舞

指点江山

 

他不像,不是一个文人

是一个十足的农民

黝黑的脸庞间的眉宇

也许记得他曾为一个字词的修改

发愁

 

他曾说

对爱的事物要心怀敬畏

犹如他放下了笔杆

在武昌湖与大坝间失眠

 

——这是7月底一位外地文友为我写的诗,题目为:黑马——致抗洪“黑人”李皓。

感谢这位朋友。

 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

8

水。胸藏大善,也胸藏大恶。

霸气逼天。720日至21日,天上刮起狂风,武昌湖的水面扬起几十公里的吹程。

暴风雨中的洪水,集体奔跑,集体狂欢,集体突围。它们,无所畏惧。它们,急切想摧毁堤坝和吞噬一切。

波浪叠涌。疯狂的浪涛在湖面上翻跃起身,前赴后继。

惊涛骇浪——水在暴乱。

打桩。扎护栏。在暴雨强风中灌装碎石袋抵抗不可一世的水。

把水咆哮的力量和嚣张的气焰削减为零。在人的大智大勇面前,水,将末路埋葬在它自己的淫威里。

张牙舞爪的洪水瘫软下去。大坝粗重喘气,但是依旧巍然。

 

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

9

多么想独自清静一会儿。多么想把自己内心众多的浪涛、嘶吼、奔突和挣扎,都一股脑倾倒出来。

但是无法如愿。我身体里依旧顽固住着汹涌的水。

体内的血脉浪卷汹涌,这,就是我在大漳湖最危急时刻的状态。

我必须努力使自己平静。

 

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

10

颤颤巍巍。病险涵闸,看起来多么像病危的老人。

站在圩堤之外的深水里小心翼翼。每天,都有十几座病险涵闸,战战兢兢看护自己。

无非是要挣扎着活下来。无非是必须坚持站着不能垮。

因为:谁要是垮了,谁就是犯了深重的罪孽。谁要是垮了,谁就是比洪水更可恶的帮凶。

 

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

11

7月初,有领导和本地文友先后打来关心的电话。7月上中旬,老母亲多次在电话里反复叮嘱我注意安全。719日,儿子只身一人跑到大漳湖看望我。89日夜,我给妻子发了一条“七夕,水落的速度过于优雅”的微信:

从夏雨到秋水,因为水的一再挽留

我在这个叫大漳湖的圩口连续呆了三十八天

下午四点,你发微信问

现在,水情究竟怎么样了

我回:水落一厘是一厘,步履一直优雅

 

 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

12

退下去的水,是平静的。又仿佛是在向世人昭示一种阅历。

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退下去的水,像一个安详的老人,开始缓缓走向自己的内心。

 

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

13

关于一个人的洪水,折射的当然不是个体。实际上,抗洪就是打群架,是一个集团的人和另一个集团的水,势不两立地在一小截历史里打群架。

人与水交手的渊源绵长久远。人与水的较量呈现了对抗与生存。

洪水,汹涌的不是它自己。洪水,汹涌的是比它自身丰富和多得多的东西。

纷纭杂沓。打捞2016年大漳湖的洪水片段,着意地回味和反思一下是必须的。


大漳湖:一个人的洪水

14

在命运之中。在波涛之上。因为水,我才来到这个世上?

亦真亦幻。等待我的水,总是波涌在宿命的某处。它们,有时怀有善意,有时怀有恶意。

又一次经历大水就是又一次丰富自己。只有经历过了才有可能真正看清,只有看清了才有可能去选择亲近或者征服。现在,我已带着胜利者的姿态返回到自己安身立命之所,却又时常莫名回忆起这场大水。确切地说,很多时候,是那些关于洪水的场景和细节以幻象的方式冒出来,奔涌进了我的脑海。

消逝,或者重生。此水已经不再是彼水。

奔流不复回。当一种水以幻象的方式汇流进了另一种海,大漳湖孤独无言。

我也无需多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