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皓_皖江号子
李皓_皖江号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2,572
  • 关注人气:7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歌声中的旧光阴(六章)

(2016-01-24 00:49:33)
分类: 散文诗与亚散文诗

歌声中的旧光阴(六章)

歌声中的旧光阴(六章)

(安徽)李皓

 

牛知道什么速度适合黄昏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落日的小路通向暮晚。牛背上的夕阳走在归家途中。

吹竹笛的牧童像是逍遥的皇帝。

天,西边挂着夕阳,东边挂着月亮。空中有火烧云。

挑水做饭。在晚霞的映照下,鸡飞狗叫的村庄开始舀水、淘米和洗菜了。

牛的步伐迈得从容自在且富有韵致。村庄的瓦屋顶上,一杆杆烟囱,在模仿老农吧嗒吧嗒吞吐旱烟。

炊烟不喜欢走路。它们,只喜欢袅袅飘飞。

草民琐事看不见诗意也看不见失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蜿蜒的土路,被一拨又一拨扛着农具的村民踩来踩去,慢慢就踩出了晚归的气息。

牛知道什么速度适合黄昏。

 

 

蹒跚的黄昏

——《外婆的澎湖湾》

 

晚风压低黄昏。夕阳燃烧云朵。乡间小路是泥土的颜色。

一群鸭子在归家的路上摇摇摆摆。天越来越黑了,外婆的三寸金莲,一步一颠。

暮色四合。路边,一根根南瓜藤,耐心地牵着蹒跚的黄昏和歪歪斜斜的童年回家。

脑海里倒放儿时一幕幕无声的电影。和蹒跚的童年重逢?现在,我的外婆已经很老很老了。她的安详,已经高过了所有的黄昏。

 

 

一个名字覆盖旧光阴

——《小芳》

 

记忆从一把旧吉他里出走。心陷落往事。早年的爱情,青涩得如一枚躲在树林深处的毛桃。

背影早已模糊。淳朴的乡野,自己旧了,光阴也旧了。

折断的何止是目光?有些东西丢失,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回味。回眸。再现依依分别的旧景。小河边,你呆呆地站着,又似乎想叮嘱什么,眼睛里有一种令人不敢直视的美。

相爱又能如何?青涩的爱情,终究给不起承诺。

惆怅。五味杂陈。青葱的岁月经不起细捻,乌黑的麻花辫成了忧伤的音符。

聆听旧时光。一个转身,就是句号;一个名字,覆盖了旧光阴。

 

 

歌声抵达蝴蝶

——《蝴蝶泉边》

 

弯腰,洗头、梳发。保持缓和慢的节奏。

纷飞的蝴蝶沾上了湿漉漉的手指。

踮起脚尖眺望。心跳像蝴蝶泉一样叮咚。阿哥来了,歌声羽翼翩翩。

心情好得像是穿上了蝶翼做成的纱衣。阿哥!阿哥!爱情不需要约法三章,只要能像泉水一样长久流淌就好。

水质的音符泛起涟漪。养心?养颜?爱情,是曼妙的流泉。

歌声抵达蝴蝶。内心十万只爱情飞舞。

 

 

忧伤是心感染的炎症

——《琵琶语》

 

静夜,闭眼。心微微轻颤。

一粒珍珠碰响银盘。一粒粒大小不一的珍珠,玲珑有致地碰响银盘。

嗟叹?期许?守望?小忧伤,反反复复。

欲说还休。病,弥漫药香。每一粒音符都暗含苦味。

是李清照在填写晚年的慢词么?是痴情女在琵琶弦上说相思么?似乎都是。又似乎都不是。

窗外,有风吹透纱窗。一场淅淅沥沥的雨在琴弦上落。一场忧忧郁郁的雨在人心里落。

有些东西是绕也绕不过去的。人生,有诗意就会有失意和惆怅。

聆听。凝神。月光病了,旧光阴窟窿太多。琴弦上的忧伤慢慢化作挥之不去的青烟。

小忧伤,是心感染的炎症。小忧伤,也是一种静美。

 

 

梦断楼兰

——《我的楼兰》

 

风掠过。沙丘的弧度,像美女的曲线。

身穿巨大的黄绸。楼兰,如一位沉睡的美女。

飞舞的沙就是美女飘逸的秀发?抚摸历史的疼痛,枯燥的史书,因为发掘出了一个神秘的楼兰美女,顿时诗意和亮了许多。

戈壁。荒漠。风恒久地吹着,寂寥、萧瑟。

蝴蝶消失了。飞鸟消失了。古城、古国消失了。只有一堆堆沙丘,静静诉说落寞的远古。

一声叹息掩埋所有的过往。穿越千年风沙,你在想些什么,你在渴望什么?总有一些东西可望不可即。

梦断楼兰。呜呜的风里,有苍凉的歌声浮起。

抓一把流沙,看时间沿着指缝流逝。风干在历史的王朝,楼兰,成了伤感和惆怅的遗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